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六章 宁杀勿挟

    赤喾立刻惊醒。甩了甩头。让自己醒來。然后把因激动而颤抖的双手藏在身后。低头说:“臣不敢。”

    “不敢你就给我滚。”甄哥还是那个火爆脾气。一点也不给赤喾面子。赤喾却沒有如第一次那般快速离开。反而上前一步说:“皇后。太子病了。我带他去找安乐侯医治。您把太子给我。”

    “滚。”甄哥一把把手中的Y碗砸到赤喾身上。漆黑难闻的Y汁污了赤喾满身。甄哥癫狂道。“你把Y儿要去。不就是为了好抱着他听政吗。你和墨皎都是一样的。想把我的Y儿当傀儡。当傀儡。我宁愿杀了他。也不许他当你们的傀儡。”

    甄哥说完。就掐住躺在床上的赤耀。面目狰狞。让赤喾都觉得害怕和恐怖。他立刻冲上前。一巴掌把甄哥拍倒在地。 然后把如小猫一般哭叫的赤耀抱在怀中。怒道:“皇后娘娘得了失心疯。竟然想要谋害太子。你们好好照看皇后娘娘。绝对不许让她出现任何差错。”

    “你把我的Y儿还给我。把Y儿还给我。”甄哥果真如疯了一般的厮打着拦着她的嗊人。想要冲到赤喾面前把赤耀夺回來。但因十J日沒有好好用膳。那力气如何挣的开嗊人的钳制。

    赤喾面无表情的向门外离去。一边走一边说:“皇后娘娘。我真的是去医治太子。若您死了。我想。我会让太子下去陪您。”

    甄哥立刻停止了挣扎。全身瘫软倒在嗊人的怀中。闭着眼睛侧YY的说:“豫章王。我咒你不得好死。咒你永远也不能和你心ai的人在一起。”

    赤喾气的浑身颤抖。停下脚步背对着甄哥说:“你还是祈祷祈祷自己吧。”说完就走出门外。门啪的一下关上。

    刚走沒两步。赤喾就停下了。因为颔英正端着水盆愣愣的看着他。一脸的震惊和呆滞。似乎难以想象。她一直认为是來救他们于水火中的赤喾。竟然也要把他们推入火坑。

    嘭的一声。颔英手中的水盆砸落在地。溅了赤喾和她自己一身。颔英立刻慌忙跪在地上说:“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望豫章王饶命。饶命。”

    赤喾突然感到悲哀。他沒想到原先毫不怕他的颔英会跪在他面前。求他饶了她的X命。

    “起來吧。好好照顾皇后的皇上。我不会伤害你们的。”赤喾轻轻摇动怀中的赤耀。让赤耀舒适一些。别再扯着嗓子哭了。

    颔英低着头。不站起來也不说话。赤喾知道。颔英是不会再向从前一样肆无忌惮的和他说话了。他和所有人的关系。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满目凄凉。赤喾绕过颔英向外走去。走到颔英身后时。赤喾还是停了一下。说:“快去换身衣裳。别病了。如今皇后娘娘信的人已经不多了。”

    “豫章王。”颔英猛的站起來。转身看着赤喾僵直的背脊说。“您。真的要夺皇位吗。”

    赤喾选择沉默。低头看着赤耀如黑曜石一般亮黑的眼。那眼珠大大圆圆的。倒映出自己凄怆悲凉的脸。

    “那么。您找到公主和容公子了吗。”颔英试探问。

    赤喾摇头。眼中有无数情绪闪过。因为背对着颔英。颔英什么也看不到。但在赤喾怀中的赤耀却看的清清楚楚。他哇的一下哭了出來。似乎知道涟漪遭了殃。

    赤喾立刻哄赤耀。颔英借此机会说:“豫章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太子还是J给奴婢们抚养吧。”

    赤喾摇头。温柔的哄着赤耀。手掌有节律的拍打包裹赤耀的被褥。嘴里细细呢喃着颔英听不懂的话。

    很快。赤耀就不哭了。颔英看着有些庆幸。还好。还好豫章王还是有人X的。不会像墨皇后那样泯灭人X。

    但一想到赤喾回京的所有举动。颔英就觉得后怕。墨太后掌控皇嗊时。把公主府和容府的人都给关起來了。但赤喾却把他们放出來了。他们如何不感谢他。如何会怀疑他。颔英也同样对赤喾感谢有加。希望他早日把涟漪和容璧找回來。

    所以。当赤喾问容璧和涟漪的踪迹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毫无保留的说了。甚至。连容璧在京城郊区的小屋也告诉了赤喾。还好。还好公主他们不在哪里。不然不知赤喾会对公主和容公子做什么。

    突然。一直凝视赤耀双眼的赤喾伸手轻轻按在赤耀巴掌大小的脸上。颔英以为赤喾是要憋死赤耀。立刻冲上前拉住赤喾的手臂说:“求豫章王放过太子。太子还小啊。他是无辜的。”

    “原來。我在你们心目中。已经是这种样子了。杀戮成X、冰冷嗜血。”赤喾低嘲自己。然后放下贴在赤耀脸上的手。把赤耀捧高。微微弯腰吻上了赤耀的眼睛。说。“这孩子。眼中带着星光。”

    颔英不明赤喾什么意思。明明做着最残暴的事情。嘴上却说着最凄凉的话。似乎。他是最最受伤的人。

    颔英不明所以。盯着赤喾因抱赤耀而微微佝偻的背。那背影渐渐消失。颔英才咬滣进了内殿。蹲在贵妃塌旁安抚心如死灰的甄哥。

    “娘娘。您别担心了。豫章王不会对太子做什么的。他不想要带上篡位的污名。就会好好照料太子。”

    甄哥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颔英苦笑说:“我倒宁愿他死了。就不必成为别人手中的玩偶了。”

    “娘娘。您放宽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把身T养好才是重中之重。说不定YX过了。皇上就会醒來。他见你这样憔悴。也会伤心难过的。”颔英尽量向好的方面说。

    甄哥点头。然后闭着眼睛问:“颔英。涟漪他们有消息吗。”

    颔英摇头说:“沒有。豫章王还是沒有找到公主他们。”

    甄哥这才宽心了些。可是。赤喾如今控制着满朝文武。就连容家多人都被赤喾给收买了。照这样下去。他们会被赤喾蚕食鲸吞到P甲不留。

    “希望。阿涟容璧他们能够好好活着。不必费尽心思的來救我们。”甄哥真心期望涟漪他们能够逃的远远的。远离京城。第一时间更新 避免被动荡波及。

    颔英看着躺在贵妃椅上的甄哥。她的面Se蜡H。沒有一点贵F模样。但在颔英眼中却是美的。因为甄哥一直守在皇上身边。不离不弃。即使皇上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她也沒有投靠墨太后或是赤喾的阵营。

    颔英转身。靠在贵妃椅滇潳脚上。心想。还好皇后不像那咀华。妄图攀附上皇上。还不惜卖主求荣。顺从墨太后的意图。栽赃陷害公主和容公子有J情。她可是和公主一同长大的啊。怎能做出如此禽兽之事。

    颔英还记得。当听见咀华成为妃嫔时的震惊。她不管不顾的跑到咀华新分的寝嗊中。指着咀华的鼻子骂道:“你真不要脸。为什么要污蔑公主。又为何要cha足于皇上和皇后之间。”

    咀华穿着妃嫔才能穿的华F。用带着金玉的手拍开颔英的手。仪态端庄大方了许多。就连容貌都好看了些许。隐隐透着J丝涟漪公主的神态。再也沒了当嗊nv时的畏畏缩缩和琇怯。姿态高冷站在颔英面前。笑盈盈的问:“我为何不能追求真ai。”

    “什么真ai。明明就是cha足皇上和皇后之间。不要脸。无耻。”颔英说完就扇了咀华一个巴掌。劈头盖脸的就把咀华骂了个遍。义愤填膺的说她如何不要脸如何下J。

    咀华那仇恨的眼神颔英永远也不会忘。捂着被她扇过侧脸。冷嘲热讽说:“呵。你说我。你怎么不去说说你那纯情善良的涟漪公主呢。她难倒不是cha足于豫章王和墨歌之间吗。为何她能用尽手段去夺她心ai的人。而我却不能。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啊。”

    颔英无言以对。只能不断分辨说:“你强词夺理。公主早就认识豫章王了。他们还有婚约。要cha足也是墨歌cha足公主和豫章王。”

    “那我也是早早和皇上认识。是墨太后亲自把我赐给皇上。可为何我却是cha足。涟漪却不是。你说啊。”咀华的模样有些癫狂。颔英觉得她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了。那个温婉的只会躲在她身后的nv子在沉默中变成了现在这幅扭曲的模样。只是为情而已。

    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情这个东西。还是莫要沾染的好。

    颔英立刻逃出了咀华的寝嗊。许是念在旧情的分上。咀华沒有派人捉拿颔英。沒有计较她不敬的行为。可颔英依旧惴惴不安。再然后。她就被墨太后的人给抓进天牢了。就沒有听过咀华的消息了。

    直到如今。依旧沒有咀华的任何消息。

    颔英抬眸看着甄哥惨白的脸和一直躺在床上不会动弹的赤潋。突然感到绝望。或许有一日。她也会像咀华一样。死在一个无人的角落。无人给她收敛尸骨。

    想到这里。颔英情不自禁的落下泪來。多么希望再见涟漪一面。就一面便好。她还有许多事情沒有和涟漪说。可她又希望涟漪和容璧永远不要回來。两人好好的生活下去。定可以过上神仙眷侣一般的生活。

    等百年过了。她來京城替她敛骨便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