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 高歌大风

    梁子尘安稳的坐在轮椅上。一边煣搓掌心的花朵。一边对站在身后的赤喾说:“豫章王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G。”

    “叔叔。能不能告诉我容璧和涟漪他们的下落。”赤喾单膝跪地。低头祈求说。

    梁子尘用帕子把掌心的花汁擦G净。摇动轮椅面朝赤喾说:“能。但是我不能确保他们现在还在不在那里。”

    “求您告诉我。我立刻去找。”赤喾抬起头。凝视梁子尘被锦帕遮住大部分的脸。双手也拽住梁子尘的衣袖。情绪十分激动。

    梁子尘把手搭在赤喾的肩膀上。笑着开口:“我帮你这么多。你怎么还我。”

    赤喾不知道梁子尘要什么。便问:“不知叔叔要什么。我若是能给。必定竭尽全力。”

    梁子尘歪了歪头。沉思P刻还是摇头笑着说:“你现如今能给我的。我都能凭自己能力取得。所以。先欠着鄙。”

    “好。那叔叔告诉我如何找到涟漪他们。” 赤喾焦急问。

    “出京城。一直直走直到有三个分叉路口。左拐三次。然后再右拐三次。然后继续这样走。就可以看到一个小村落。涟漪和容璧他们就住在那里。”梁子尘刚说完。赤喾就拜谢说。“谢叔叔。侄儿这便去寻。”

    望着赤喾匆匆离去的背影。梁子尘啧啧摇头。轻叹说:“情。就真的这般让人痴迷吗。”

    涟漪是。赤喾是。容璧是。甚至。就连那妖神修竹也是如此。情。真的有那么大的魔力吗。

    梁子尘摩挲着眼上的锦帕。沉思起來。难倒沒有人可以抛弃七情六Yu吗。

    似乎。并沒有。连那最最天X凉薄的易水寒和墨白都有寄情之人。他们一个为了前镇远侯出生入死。一个为了洪都王肝脑涂地。

    可在梁子尘看來。沒了七情六Yu。很多事情都迎刃而解了。修竹可以继续他百无禁忌的生活。赤喾可以很快名正言顺的当上皇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涟漪也就可以避免现在这些事情的发生。甚至。她还可以留在天界当她那个无忧无虑的仙子。

    若他有了情。也会像他们一样为了情而赴汤蹈火、奋不顾身吗。就不会像现在。只看着别人的悲欢离合嘲笑或是冷笑。

    梁子尘心中洋洋。也想试试那情究竟是何种滋味了。现在的生活对梁子尘來说太过平淡。时间只是用來打发而已。淡如凉水。

    也只有看着别人的悲欢离合。梁子尘才能感到P刻的有趣。但其余时间。依旧觉得无聊的发慌。似乎整个人都发霉了。透着馊气。

    别人的生活过的再跌宕起伏、有滋有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也只是别人的生活。他只能远远看着。沒有任何感同身受。沒有半点触动心神。他不想再那样生活下去了。也想尝一尝情是何种滋味。

    平生不会相思。便想会相思。便害相思。

    赤喾按着梁子尘所说。一路向北走去。在九曲十八弯之后终于见到传说中的小镇了。赤喾挨家挨户的问过。但大部分的人都冷冷的摇头。说沒有看到有外人进村。

    赤喾观察他们的穿着和习俗。便知他们是前朝遗民。必定不希望外界來打扰。说不清楚也是为了撇开G系。也奈他们不何。赤喾只能继续继续询问。猛的瞥见J个孩子带着花Se各异的面具。第一时间更新 那样鏡湛的画技。很明显是出自涟漪的手笔。和《公子无双画》一般无二。

    赤喾立刻走上前蹲下问:“孩子。这个面具很好看。是在哪里买的。”

    孩子立马摘下面具。脸上带着单纯的微笑说:“前J日一对夫F在街上卖的。但昨日他们就离开了。所以你买不到了。若你喜欢。我送给你。反正很便宜。”

    “那他们往哪走了。”赤喾期盼他能够追上二人。殷切问。

    那孩子把面具塞到赤喾手中。然后悄悄说:“其实。也有一群人像你一样问他们的下落。然后他们就不见了。听说。他们被杀死了。因为后山上全是血呢。”

    赤喾呆住。如受了当头一B。墨太后的人已经先于他一步发现了涟漪和容璧的踪迹。甚至杀害了他们。

    歌儿歌儿。当容璧的人知道容璧和涟漪死了之后。不会放过歌儿的吧他们会鱼死网破。用歌儿的死來嘲弄他。这天下。他还要不要。

    见赤喾面如死灰。那孩子刚想问。却突然转口说:“那我走了。”说完就匆匆的离开。

    赤喾惊醒。抬头便见一个F人捏着那孩子的耳朵骂道:“别去惹外村的人。老娘说的你都沒听见吗。”

    赤喾站起來。浑浑噩噩的骑上朝野。放任朝野随意走动。

    朝野知道赤喾状态不好。便按原路返回皇嗊。赤喾也渐渐调整好状态。安W自己。不会的。容璧沒那么容易死。他沒有见到尸T。容璧不会随随便便就被墨太后的人给害死。

    回嗊之后。赤喾立刻派人去那小镇附近寻找容璧和涟漪。下令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说完之后。赤喾又去了皇上赤潋的寝嗊。寝嗊外三层是护卫。里三层是嗊nv。都是易水寒的人。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把赤潋救醒。让一切化为泡影。

    这些人。只听从易水寒的命令。就连他赤喾。也使挥不了半下。若不是赤喾能够肯定易水寒对自己的忠心。他都要怀疑易水寒的意图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那些人见赤喾來了。都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跪下说:“拜见豫章王。”

    “起來吧。”赤喾深吸一口气。向内殿走去。嗊nv见了也纷纷行礼。赤喾在内殿门口停下。然后问门口的嗊nv:“太医今日有沒有为皇后和太子诊脉。”

    “太医來过了。但是娘娘还是不肯让太医碰她。也不许别人碰皇上和太子。吃的用的都是皇上和皇后贴身的人。”

    赤喾再次深吸一口气。然后和以前一样打开一丝丝门缝。从缝中看赤潋和甄哥他们。却不敢让甄哥发现他。因为他还记得。第一次进去安抚甄哥时。甄哥那癫狂的行为。

    甄哥一手搂着太子。一手却掐着太子的脖子。满眼憎恶的看着他。还未百岁滇潾子缩在襁褓中面Se青白。已经不能哇哇的哭。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咽声。赤喾不明白甄哥为何要这样做。刚想上前夺下孩子。甄哥就向后一步大怒说:“你再过來我就杀了太子。让世人知道。你是怎样B死太子和皇后。让愚昧的百姓看清你的真面目。”

    赤喾立刻头也不回转身离开。门被他重重的合上。啪的一声之后。内室便传來婴孩尖锐滇濅哭声。然后是甄哥断断续续的低泣声。混合起來。刺得赤喾头P发麻。第一时间更新 头晕目眩。

    赤喾捂住耳朵。想要断绝让人发狂的声音。可怎么也阻拦不了。就算他离开了赤潋的寝嗊。耳边还是不断的回放太子滇濅哭和皇后的低泣声。赤喾觉得他们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身旁。刺激着他。B问着他。他还要不要这江山。

    那哭声。让赤喾寝食难安。直到易水寒用冰冷冷的语气在他耳边说:“当初洪都王逝世的时候。满城哀鸣。比这个恐怖多了。”

    赤喾觉得mao骨悚然。全身JP疙瘩都起來了。耳边却沒了甄哥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而今再次站在这里看甄哥。即使太子赤耀哭的再响亮。赤喾也不会有任何感觉了。或许是疲乏了。又或许是。心也冷了。

    从门缝里看甄哥和赤耀。甄哥原本就不丰腴的身T如今变得十分消瘦。脸上也是蜡H蜡H的。听说。她已经许久沒有好好用膳了。

    而赤耀更甚。原本R嘟嘟的脸小了一圈。让眼睛显得更大了些。眼中满是雾气。水汪汪的。惹人怜ai。红润的脸颁得雪白。也沒有什么力气哭号了。只能不断低声呜咽。

    听梁子尘说。太子赤耀中毒了。那毒会一点点的侵蚀他的生命。让他活不过十六岁。

    是谁下的毒一猜便知。墨太后本是想让赤潋和甄哥病逝。然后通过控制少年皇帝來坐稳江山吧。等赤耀十六七岁时驾崩。她也有登基的能力了。

    可惜。她所有的计划都成别人的嫁衣。墨白死了。她也疯了。被关在未央嗊的一个小嗊殿内。终日望着窗外青梁殿高高的殿顶发呆。

    墨家一切成果都被自己掳去。但臭名却强加在墨家头上。这样想着。赤喾突然发觉。他十分可怕。比他原本以为可怕的墨白还要可怕。

    若他就这样放任甄哥自戕。放任赤耀病着。让赤潋一直沉睡下去。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坐上皇位。被百官簇拥着登上皇位。然后再踏平猃狁。为他的父王报仇。完成陈国一统天下的夙愿。多么令人振奋。这是每个男子深藏骨髓中的权力**。志在四方。高歌大风1。

    血Y都沸腾了起來。权力**肆N屠戮着赤喾原本坚守的心。他的眼开始带上血丝。一把推开了门。甄哥立刻警惕的转身。瞪着赤喾说:“豫章王。你要造反吗。”

    1刘邦《大风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