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 陛犴行动

    “那可不一定。”易水寒摇头。走下台阶來到赤喾身边。轻声说。“墨太后的手腕可不一般。即使她现在神志不清了。也不可小觑。你打算拿她怎么办。”

    赤喾想都沒想就说:“J给梁太后。她自会处理。”

    赤喾说完。就牵着朝野面无表情的离开。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沒有因为拥有半壁江山而产生半点喜悦。甚至是一幅事不关己的模样。

    易水寒皱眉。一把拉住赤喾的手臂说:“墨太后J给梁太后。容家J给梁府。什么都推给别人。你做什么。难不成还是去找墨歌。”

    “对。”赤喾把易水寒的手推开。继续面不改Se的向外走。易水寒急了。拼命拽着赤喾的衣袖说:“解决墨白之后。你看看你还做过什么正事。除了找墨歌就是发呆。你还要不要这江山了。”

    赤喾背对着易水寒。手指紧拽着缰绳。指节突出。泛着青白。赤喾低头闭着眼。似乎陷入了沉思。

    易水寒以为赤喾听进他的话。便继续说:“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停滞P刻。容家有梁太后帮你处理。可文武百官对你的看法只能靠你自己。你还有时间去想墨歌。”

    “易水寒。我在想。沒有墨歌。我要这江山有何用。”赤喾突然说。头也抬起來了。仰望天空。“这如画江山也沒人陪我一同看尽了。”

    易水寒气极。一拳打在赤喾的肩背部。怒骂说:“当然沒有用。你只不过是会被戴上枷锁。压进天牢。然后五马分尸。就可以陪你的墨歌了。而我们这些追随你的人也会人头落地。你觉得。这江山。还有沒有用。”

    赤喾Y生生的受了易水寒一拳。闷哼了一声。然后说:“有用。”

    “既然知道有用。那就去做你该做的。”易水寒冷静下來。说。“如今皇上昏迷。墨太后神志不清。太子年龄尚小。只有皇后还清醒着。赤喾。你需要去安抚皇后。把她笼络为我们的人。要么。杀了她。自己控制太子。”

    赤喾不说话。第一时间更新 易水寒说的。他都明白。可他看到甄哥日夜守在赤潋床边的痴情模样。他就狠不下心。下不了毒手。

    他们也是被Y生生拆散的ai侣。与他和歌儿多么像。赤喾不想再看一对恩ai的情侣分离。

    赤喾深吸气。然后沉声问:“易水寒。一定要做的这么绝吗。我们明明可以一点点來。让一切损伤降到最低”

    “可笑。”易水寒打断说。“容璧是好相与的人吗。只有趁现在容家还沒有恢复。我们一举把他们歼灭。他们才沒有死灰复燃的可能。你想要饶过容家。可容璧当初受皇帝的命令谋害你的父亲时。他为何不想想你。第一时间更新 ”

    赤喾再次沉默。容璧他还记得容寂在他凯旋时言笑晏晏的样子。看不出一点端倪。根本想不到。他在出手杀了自己的父亲之后。还能毫无压力的与他相处这样的人。太可怕了。

    “易水寒。那么你告诉我。你打算怎么做。”赤喾依旧背对着容璧。“让我听听。你心中完美无缺的计划。”

    “你自己心中明白。不过是你不愿做罢了。”易水寒细细分析说。“既然你不想有篡位这个污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皇上。太子。还有易潇潇腹中的男孩给杀了。然后嫁祸给别人。而最好滇濇罪羊就是容府的人。”

    赤喾沉默。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易水寒继续说:“梁太后手中有许多当初从墨太后手中夺走的容府的人。那些人与墨府狼狈为J。污蔑涟漪公主。梁太后想要还涟漪公主清白便把他们掳來。假言被全部杀死让墨太后放松警惕。好严加拷问。而今这些人也有用处了。直接栽赃到他们身上。容府便活不长久了。”

    赤喾点头。怅然若失一般说:“易水寒。我们回京救了容府。而今又要毁了容府。是不是造化弄人”

    易水寒的脸有微微扭曲。可见有多么在意当年洪都王逝去的事实。易水寒说:“这还要多谢墨白在死前说出的真相。不然。容璧就逍遥法外了。我说过。当年任何一个参加过谋害洪都王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赤喾选择沉默。他挺敬佩容璧。容璧在各方面的造诣都不低于他。却总是低调的很。为人也随和。怎么不叫人喜欢。

    容璧对自己也很好。小时候知道他和涟漪两个人一同孤零零留在未央嗊里。沒有母亲。沒事便会送些小玩意给他们。又或许。是专门给涟漪。涟漪分给他的罢了。

    杀。还是不杀。

    赤喾不愿再想。于是说:“随你吧。”

    见赤喾又要走。还是沒有半点图强的意思。易水寒终于忍不住了。突然大声说:“赤喾。我在梁子尘身旁安cha了监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赤喾不明所以。转身疑H的看着易水寒。

    易水寒勾滣Y冷的笑:“我一直都不信任梁子尘。果真。他发现了容璧和涟漪在哪里。却沒有告诉我们。”

    “那也就是说。你知道他们在哪里。”赤喾激动了起來。只要找到涟漪和容璧。墨歌的下落自然也就明了了。

    “对。我知道。所以我指引墨太后的人前去寻找他们。利用别人的手解决我们的麻烦。你说。划算不划算。”易水寒冷笑说。似乎在等赤喾的夸奖。双眼发光的看着赤喾。

    赤喾激动不起來了。甚至感到冷。若墨太后的人发现了涟漪他们。一定不会留下活口的。那么。墨歌将永远失去下落。或许。会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凄惨死去。

    赤喾的眼神突然变得冰冷残暴。用比易水寒还要冷上十倍的眼神看着易水寒。全身都充满善凐。朝野也感觉到。猛地踏起蹄子挣开了缰绳。缩在一旁。S漉漉的大眼睛悄悄窥视赤喾。不知他的主人怎么了。

    易水寒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J步。感到mao骨悚然。这样的赤喾他是第一次见。眼中带着血丝。再不带任何感情。似乎变了一个人。

    易水寒高度警惕。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全身的肌R都绷紧。好躲开赤喾的攻击。

    “易水寒。我说过了。你不许S自行动。你把我说的话当耳边风了吗。”赤喾声音Y冷。比易水寒故作玄虚的时候还要让人渗得慌。

    见赤喾如此在意墨歌的消息。甚至不惜与自己翻脸。易水寒也十分恼火。恨不得立刻杀了墨歌。让赤喾死了心。易水寒刚想争辩的时。有人急匆匆的走到两人面前。礼也不做了。快速说:“豫章王。不好了。陛犴正围攻剑阁城。”

    “什么。”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陛犴竟然在这种紧急状态下攻击陈国。他们不可能坐以待毙。不然。会让百官不屑。会让百姓寒心。

    “现在剑阁城情况怎么样。”

    “镇远侯力挽狂澜。因为做好了防备。沒有让城中百姓受到一点伤害。如今正等着王爷的支援。”

    “易水寒。你带兵前去支援。”赤喾转头对易水寒说。易水寒却拒绝说:“我不去。若我带兵走了。你怎么办。你能够压制满朝文武吗。”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赤喾大吼。又变成一幅冰冷冷的样子。易水寒却不怕了。分辨说:“我怎么可能不管。我可是把身家X命都赌在你身上。你若是出了一点差错。我就死无葬身之地。”

    赤喾咬紧牙关。让自己冷静下來。然后说:“你若是不带兵支援剑阁城。你让天下人怎么看我。当初我是以清君侧的名义來到京城。而今墨家也灭了。我留兵也沒有意义。若不出兵支援剑阁城。那我不是目的立显。”

    “就算我去了又有什么用。路途遥远。怎么也要二十多天。剑阁城能够熬那么久吗。”易水寒开始找理由推妥。他一点儿也不想走。因为他一旦走了。赤喾说不定就放弃这唾手可得的江山了。他绝对不允许这种事实发生。

    赤喾转头问來人:“剑阁城内可说明能够支撑多久。”

    “一个詡愺右。镇远侯说要王爷您多带着兵。因为陛犴发了狠。出动了许多人。对于剑阁城势在必得。”

    赤喾又转头看易水寒。易水寒只能咬紧牙关不松口。

    “易水寒。你若不去。那我自己去。”赤喾见易水寒如此执拗。便落下重雷。刺的易水寒立刻答应说:“我去。”

    赤喾这才露出一点微笑。说:“陛犴应该是以为我们还沒有完全稳固住地位。想要趁机攻击沾点油水。绝对不能让他得逞。知道吗。”

    易水寒面无表情。盯着赤喾看了P刻然后说:“我不希望。在剑阁城听到你命丧H泉的消息。不然。我有可能让剑阁城失守。让陛犴直捣京城。”

    “我不会死的。”赤喾拍了拍易水寒的肩膀。“你快些去吧。不必担心我。”

    易水寒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赤喾看着易水寒离开的背影。脸Se冷下來。然后对另一人说:“去安乐侯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