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二章 水月轻吻

    容璧说完。水雾就消散了。涟漪转头。睁大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孤岛。惊讶说:“容璧。那是什么。”

    “《青梁悬想》中青俍皇后和梁武帝喜结良缘的孤岛。”容璧说完。就拉着涟漪走到湖水中。涟漪还沒反应过來。双腿就浸入温暖的湖水。涟漪立刻弯腰掬水。捧起一抔清水对容璧笑着说:“容璧。这水是暖的。”

    容璧却不说话。突然捧住涟漪的脸。低头吻脸上去。涟漪惊呆。睁着眼睛看着容璧。容璧双眼紧闭。细长浓密的睫mao微颤。好看的羽玉眉在涟漪眼中无限放大。氤氲的水雾迷蒙了涟漪的双眼。涟漪便也闭上了眼睛。

    容璧的心脏在涟漪X膛前跳跃。连带着涟漪的嗅濜也加快。涟漪不由伸出双手搂住容璧的腰背。感受着从容璧身上传來的滚烫。一点点加深这个吻。

    感受到涟漪的热切和动心。容璧捧住涟漪脸的双手松开。一手按着涟漪的后脑勺。一手搂住涟漪的腰。然后向水中倒去。两人一同落入水中。

    涟漪还沒反应过來发生了什么。温暖的湖水就包裹了她。而容璧的双手也紧紧按着她。身T不断摆动。向孤岛游去。涟漪也被动的向孤岛游动。

    湖水让身T变得很轻。就连紧紧的拥抱也变得乏力。第一时间更新 似乎很容易就被冲散。只能拼尽全力去拥抱。不让对方离开。不能失去。因为那是一切。

    容璧的吻依旧缠绵。轻轻的吻着。绵密温柔。让突然落入水中的涟漪忘了挣扎。任由容璧带动她游动。

    但长时间的闭气还是让涟漪觉得觉得头晕X闷。容璧似乎是发现了她的不妥。便向涟漪度了一口气。涟漪这才好受了一些。然后惩罚X的咬了咬容璧的蟼愳滣。容璧竟然二话不说就把她拉入水中。她不会凫水啊。

    容璧任由涟漪咬。按住涟漪的手要她紧紧抱着他的腰。继续向前游动。速度快了一些。离孤岛的距离很近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容璧才带着涟漪浮出水面。

    出了水面的涟漪依在容璧怀中。大口大口呼吸。在稳定了呼吸之后嗔怒说:“我不会凫水。你要下水都不提醒我。”

    “就是要这种感觉啊。”容璧勾起一边嘴角笑。痞气十足。指着自己的蟼愳滣说。“喏。都破P了。若你还不解气。上面还可以给你咬破。”

    涟漪瞪了容璧一眼。然后学着容璧的动作试着自己向岸边游动。容璧便笑着搂过涟漪向岸边游去。涟漪不由在心中愚叹。容璧竟然连凫水都学的这么好。

    快到岸边时。水面已经很低了。涟漪便踩着水底自己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水面从脖子一点点降低到X口。然后到腰际。青Se的棉布衣FS哒哒滇濝在涟漪身上。勾勒出涟漪凹凸有致的身T。跟在涟漪身后的容璧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一日。涟漪上身赤-L滇澤在地上。身上的肌肤泛着粉Se。是他抚过的原因。

    容璧的眼神不由得变得深邃。水位继续降低到涟漪T部。容璧不敢再看。便主动走到涟漪身前。说:“冷吗。”

    “嗯。水里反倒很暖和。”涟漪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抱住容璧的大臂。用身T贴着容璧的手臂。吸取容璧身上的温度。

    容璧却如电击一边的闪开了。但立刻就发觉自己的反应太过异常。第一时间更新 便低着头声音有些喑哑说:“拉着我的手。我们去青屋里。里面沒有风。应该暖和些。”

    涟漪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滇濤从容璧的话。拉着容璧的手向青屋走去。

    穿过青葱的竹林。青屋很快就到了。经过百年。也沒有任何风化腐朽的痕迹。就连颜Se都是如周围竹子一般的青Se。涟漪不由惊讶说:“容璧。这青屋好神奇。不知里面是否也和百年之前一样。说不定。我们可以看到有关青俍皇后和梁武帝的只言P语呢。”

    容璧点头。小心翼翼的推开门。门也沒有发出吱呀的声响。直接就打开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露出里面G净整洁的内室。

    涟漪立刻沒了防备之心。拉着容璧进了青屋。内室典雅。有竹子做的卷帘。竹子做的书桌。竹子做的笔筒。竹子做的书桌、床榻。椅凳所见一切。都是用竹子做的。并且做的十分工整。沒有一点mao刺。可见制作之人所花的心血。

    “做这个青屋。怎么着也要花上一个月的时间。”容璧开口评价说。“样样都做的很鏡湛。我自叹弗如。对了。先把衣F拧拧吧。别冷着了。”

    容璧说完便转过身背对着涟漪拧衣裳。涟漪随便拧了拧。然后走到桌边。桌子上有一本书。正是《青梁悬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涟漪怪道:“也不知是谁把这本书放在这里的。”

    “说不定是转世之后的梁武帝也就是昭明太子放的。”容璧也随手拧了拧衣F。然后走到涟漪身边。翻开扉页说。“书里说了。昭明太子穿过迷雾和孤岛。再次來到这记忆中的青屋。或许。就是他放的吧。”

    涟漪点头。然后放下《青梁悬想》。走到书桌旁。那里放着一个竹篓。里面放着许多画轴。因涟漪手是S的。不好乱拿。涟漪便看了看四周。见梳妆台旁挂了一个mao巾。便拿來擦了擦手。然后随手chou了一个出來。放在桌上一点点慢慢摊开。

    首先入眼的是一个nv子的绣鞋。然后是裙摆。涟漪立刻猜测说:“我觉得画上是青俍皇后。”

    “我也这样认为。”容璧也说。然后继续摊开画轴。画中的nv子终于得以见到容颜。nv子五官极为标致。眉目间带着天生的冕潿。让人心生ai慕。也怪不得光武帝赤城会认为她是狐妖呢。

    涟漪不由问:“容璧。她好看还是我看。”

    “自然是你好看。”容璧想也沒想就说。眼睛却继续看着画上的美人。

    涟漪有些吃醋。便把画轴卷起來。说:“冷。你去看看有沒有烧火暖身的东西。”

    容璧知道涟漪的小心思。笑着去青屋四处找烧火的盆子。而涟漪则继续摊开其她画轴。每一幅都是青俍皇后一人。却是青俍皇后不同时候的样子。有青俍皇后身着男装的样子。眉目间便沒了冕潿。反而带着正气。还有青俍皇后着军装的样子。眉目间尽是英气。比那男儿更甚。

    涟漪越看越敬佩青俍皇后。觉得自己与青俍皇后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青俍皇后能文能武。心机谋略连男子都不输。自己也只有容貌胜过青俍皇后J分而已。其他的都比不过青俍皇后。

    “别看了。第一时间更新 过來暖身。”容璧已经找到了火盆。就连火也燃好了。涟漪便依依不舍的放下那些画卷。坐在火盆一旁说:“我也只有容貌胜过青俍皇后了。”

    “谁说的。”容璧摇头。把自己的外袍妥下。涟漪知道容璧是要晾G衣F。便也解开自己的外袍。学着容璧把衣F撑开。让内衫和外袍G的快些。

    “你有一个比青俍皇后美满的家庭。而你的夫君ai你不比青俍皇后的差。”容璧说的一本正经。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可涟漪知道容璧后面那句是为了逗她才说的。谁敢与梁武帝相提并论。那是大不敬。

    涟漪觉得容璧说的有道理。便不那么抑郁了。说:“我的父皇比青俍皇后的父皇好多了。我还有一个疼我ai我的哥哥。所以。我会替父皇还有哥哥守护江山。而不是推翻他们的江山。”

    容璧笑着点头。然后拨了拨火盆里的竹子。说:“听梁子尘说。等月落中天时。孤岛又会消失在湖泊上。我们再不回去就要拖到明晚了。”

    “有事急着回去吗。”涟漪有些不舍。好不容易來一趟。还沒有看够就回去。实在沒意思的很。

    容璧摇头说:“若你想留。就留下來一日吧。”

    涟漪知道容璧在做什么计划。怕耽误了容璧。便说:“还是回去吧。若耽误了你的计划那就得不偿失了。”

    “沒有什么可以耽误了。一切都已经计划好了。我们的人正按着计划行事。我也只是打探打探消息。看看计划的进程。让自己安心而已。”容璧安抚涟漪。解释说。“再在这个小镇里呆上J日。就可以回京了。”

    想到要离开这个宁静安心的小镇。涟漪怅然若失的说:“以后有时间。我们就常來这里玩好不好。”

    “好。”容璧走到涟漪身边宠溺的说。然后抬头看了看卷帘外的夜空。“已经过了月中天的时间了。只能明晚回去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内衫也G了。那便休息吧。”

    涟漪点头。把手中率先踢了鞋子躺在床内侧。容璧便躺在床外侧。看着青屋顶。沒有一点睡意。而涟漪也睡不着。便小声说:“容璧。你说。当初青俍皇后和梁武帝是不是簢们这样躺在一张床上。”

    “嗯。”容璧的声音有些低灼。似乎在尽力压抑着什么。涟漪沒有察觉出來。继续说:“容璧。我睡不着。怎么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