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人间致景

    第二日涟漪醒來时身边已经沒有人了。她坐起來煣了煣眼睛。房门紧闭。但通过门上的大洞还是可以看到容璧坐在院子里。背对着她。脚边满地木屑。涟漪知道。容璧是在雕刻。

    在这个小镇里。夏日清晨的Y光算的上清新绵柔。不浓重不热烈。容璧身上已经换了一件衣裳。是一件青Se的秶常F。这种青Se是从蓝C中提取靛蓝染成的。百姓最为常用。容璧自然是沒穿过。涟漪起身。想看看这颜Se容璧穿的好看不好看。

    听到动静的容璧立刻回头。便看到涟漪打开了房门。长发直披在肩。倚于门边笑盈盈的说:“容璧。这种青Se很适合你。”

    容璧听了。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F。然后抬头说:“这颜Se是这里最常见的。价格实惠便买了。”

    涟漪走到容璧身边。看着容璧手上已有雏形的面具说:“打算做面具卖是吗。”

    “恩。面具可以卖的更贵些。这样。就可以买更多的东西了。”容璧把J个雕刻好的面具递给涟漪说。“这些是刻好的。你收着。等会儿到街上买些颜料。上Se后卖的会更好些。对了。看到早饭了吗。”

    涟漪接过面具。然后摇头说:“沒有。在锅里是吗。吃什么。”

    “是在锅里。怕盛起來凉了。做的是八宝粥。”容璧继续雕面具。笑着说。“等你吃完了。就去买衣裳。然后一同去卖面具。”

    “卖完面具再去买衣F。赚來的钱都要给我花。行不行。”

    “当然可以。”容璧宠溺的说。

    涟漪立刻去洗漱。用完早膳之后便拉着容璧去了街市。一人靠墙而坐。雕刻面具的手艺非凡。而另一个容貌绝世。画面具的能耐也不差。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

    面具画的都极有特Se。沒有一个是重复的。价格还便宜。面具很快就卖光了。容璧來不及做。涟漪也來不及画。等到晌午街上人少一点时。两人才有P刻时间休息。

    涟漪嫫了嫫瘪瘪的肚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问容璧:“吃什么。我刚刚看那边有馄炖和包子卖。”

    “随便。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容璧说话时头也沒有抬。依旧快速的雕刻面具。为下午的生意做准备。

    涟漪便去不远处滇澂上买了两大碗馄炖。把自己那一碗的馄炖拨到容璧碗里。然后把满满一大碗递给容璧说:“吃吧。吃了才有力气做事。”

    容璧点头。这才放下手中的刀子。接过馄炖。对涟漪说:“沒想到。我真的要靠自己的手艺养活你。”

    涟漪记起來。去年中秋时。容璧的面具被一个孩子要走。她开玩笑说容璧可以凭手艺吃饭。容璧便接话说也可以凭手艺养活她。如今竟然都成真了。

    涟漪不由感慨说:“当初我还以为我过不了这种生活。可真到如今这种局面。我还是熬下來了。”

    “过來。”容璧突然对涟漪勾勾食指。示意涟漪坐到他身边。涟漪笑问:“做什么。”

    “坐过來不就知道了。”容璧颔笑说。涟漪便端着碗坐到容璧身旁。两人的动作看起來十分狼狈。涟漪不由笑道:“我们两人现在真的很落魄。像乞丐一样坐在路边。”

    容璧用一只手弹了弹涟漪的额头。笑着说:“胡说什么呢。闭上眼睛。伸出一只手來。”

    涟漪猜容璧要送她东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便乖乖的闭上眼睛。伸出左手等着容璧给她惊喜。

    左手掌心一凉。一个带着温润凉意的东西放入掌心。容璧的声音在涟漪耳边轻轻响起。他说:“我们容家祖传下來的玉。送给你。”

    涟漪睁开眼睛。看着左手掌心上小小的玉佩。用红线穿着。玉佩上面的纹路不太清晰。涟漪便放下的右手上的碗。双手把玩着玉佩。只见玉佩颜Se清透。雕功鏡湛。一看便知价值不菲。涟漪转头看着容璧笑问:“怎么突然藝东西。”

    “今天是你生辰。生日礼物。”容璧顿了顿。又说。“也算是聘礼。你先收着。等回京了。我就详细的写下聘礼详单。虽然不能十里红妆。但我必不让你受委屈 。”

    容璧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正前方。不敢直视涟漪。手也有微微的颤抖。手中碗里滇澙汁上下起伏。若仔细观察。容璧的脸上还有丝丝红晕。

    涟漪惊讶。沒想到容璧还会脸红。也不知是因为琇涩还是因为琇愧。涟漪觉得新奇。便探头去看容璧微红的脸。

    原本直视正前方的容璧被涟漪突如其來的动作给吓着。手抖动了一下。碗中洒出一些汤汁。溅在肌肤上。还好不烫。容璧便问:“怎么了。突然这样看我。”

    “你害琇了吗。”涟漪直白的问。容璧立刻否认说:“才沒有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好了。馄炖再不吃就凉了。”

    涟漪不再继续追问。笑着毖那玉佩收入怀中。容璧见涟漪举动。声音有些低沉说:“可以挂在脖子上的。要不要我帮你系起來。”

    涟漪沒想太多。便拎住红绳。让玉佩悬挂在下方。递给容璧说:“那你帮我挂脖子上吧。”

    容璧接过。涟漪转了个身。背朝容璧。容璧替涟漪掀开的长发。就看到修竹系在涟漪脖上的竹笛绳子。

    容璧沒有管那竹笛。直接把他的玉佩挂。玉佩挂之后。容璧端详了一下。然后捏着修竹送给涟漪的竹笛说:“能不能把这个解下來。”

    涟漪这才记起修竹送给她的竹笛。这个竹笛只有修竹能够解下來。可她又不能对容璧解释说这是修竹用法术戴上去的。一时便有些为难。

    “若不能便算了。阿涟。帮我把你送给我的玉佩系在腰上。”

    涟漪回神。看着容璧从怀中掏出曾经她送给他的锦囊。涟漪接过然后从锦囊内拿出玉佩。小心的系在了容璧的腰带上。锦囊也系在一旁。

    系好之后。容璧便静静的吃着馄炖。不再做多余的动作和说话。似乎满怀心思。涟漪也满怀心思。容璧是不是生气了。

    涟漪想要解释。可也不知从何处解释。难不成真的把她曾是天上的神仙这件事告诉容璧。第一时间更新 容璧会信吗。会不会觉得她在胡说八道。

    可是。不解释也不行。她要怎么向容璧解释这个竹笛的问題

    涟漪咬滣。思虑P刻还是开口说:“容璧。这个竹笛。是不能解开的。并非我不想解开。”

    容璧点头。问:“这个竹笛。是不是还有别的作用。不可能只是装饰吧。”

    “恩。若我出现什么意外了。吹这个笛子。修竹便会來救我。”涟漪不等容璧说话。便承诺。“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吹的。”

    容璧看着涟漪X前的竹笛说:“既然是这样。那就别摘了。我希望。你这辈子永远沒有机会吹这个笛子。第一时间更新 ”

    涟漪点头。说:“我也希望。所以你要好好保护我。”

    “好。”容璧笑着说。“吃吧。再不吃就真的凉了。”

    两人便一同端起碗。笑着看着互相吃馄炖。吃完之后又一同做工。一个雕刻面具。一个描绘面具。好不和谐。

    又到了日落西山的的时候。涟漪拍着鼓鼓囊囊的钱袋。笑眯眯的对着容璧说:“走。买衣裳去。”

    两人便一同前去成衣店。一路上。涟漪蹦贬濜跳的。拉着容璧的手说:“第一次买衣F这样开心。是因为这钱是自己赚的原因吗。”

    容璧点头。笑着说:“自然。这些钱都拿去花吧。明日再赚便是了。”

    涟漪点头。笑眯眯看着容璧。两人的影子在青石板上拉长。笑语不断。

    成衣店里。容璧帮涟漪挑了一件青Se常F。和他身上的极为相似。涟漪穿上站在容璧身边。显得极为般配。成衣店里的掌柜和顾客都纷纷夸赞说:“好一对璧人。”

    涟漪便笑着依偎在容璧身旁。引得众人羡煞。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称叹说:“这般恩ai。堪比当年的梁武帝和青俍皇后了。”

    晚上容璧又给涟漪做了丰盛的晚餐。一边为涟漪夹菜一边说:“阿涟。今晚带你出湖边逛逛。那里的景Se很美。”

    “昨晚。你们是去湖边谈话了是吗。”涟漪也给容璧夹菜。好奇问。“有多美。”

    “去了你就知道了。”容璧故作神秘的说。不肯给涟漪透露一点。

    涟漪便耐心等着夜幕降临。两人肩并肩向湖边走去。步伐缓慢。和谐一致。就就像处了许多年的老夫老Q一般。静静的相伴。沒有多余的话。

    两人到湖边时已经很晚了。硕大的月亮挂在中天。水面上同样倒影出一个水月。偶尔有银鱼飞跃。溅起的水珠成一道弧线。

    涟漪不由赞叹:“果真很美。人间致景。”

    “更神奇的。还在后面。”容璧拉着涟漪的手。靠近湖边。此刻。湖面上升腾起水雾。伸手不见五指。

    涟漪有些紧张。拉着容璧的手贴着他说:“容璧。你说说话。我怕。”

    “别怕。等会儿。雾就散了。你会看到传说中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