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青骢马鸣

    日暮H昏。街上的行人渐渐稀少。而劳碌了一天的两人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容璧靠着墙坐下。用手背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对涟漪说:“阿涟。想买些什么吗。”

    涟漪一枚一枚的数着赚來的铜钱。装钱的布袋子越來越重。涟漪脸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大。数完之后。涟漪学着容璧席地而坐。把布袋子递给容璧说:“想要把门修一修。然后买个蚊帐。晚上很多蚊子会咬人。”

    容璧立刻握住涟漪的手。然后把长袖拉上去。见上面还是白白净净的。沒有红肿的痕迹才放了心。说:“好。我们现在就去买蚊帐。”

    涟漪笑着问:“你是不是觉得我会用自己喂饱蚊子。第一时间更新 让它们不來咬你啊。”

    容璧捏了捏涟漪的脸。搂过涟漪的肩膀说:“是啊。我怕你那么笨。”

    “你才笨。”涟漪用力掐容璧的腰。赌气说。“就该让蚊子咬死你。”

    容璧愁眉苦脸。凄苦的说:“阿涟。疼。你竟舍得”

    涟漪这才松了手。依偎在容璧怀里说:“我舍不得。”

    容璧搭在涟漪肩上的手捏住一缕发丝。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还有。你到底是怎么做到让蚊子不咬我的。”

    “也沒什么难得。就是一晚上不睡觉罢了。再说。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怕晚上出什么意外。”涟漪也笑着说。似乎连着好J晚不睡觉并非难事。容璧缠绕涟漪发丝的手却顿了顿。

    容璧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于是拉着涟漪站起來。说:“走吧。先去买蚊帐。然后再好好吃一顿。想吃什么。”

    涟漪摇头说:“这里并沒有酒楼一类的。我们只能用金币J换食材。然后自己做。”

    容璧听了。立刻撸起袖子说:“是时候大显身手了。想不想吃我做的菜。”

    涟漪立刻点头。眼中都泛着光。容璧便知道涟漪这J日吃的十分不好。于是用金币周围的居民换了许多食材和柴火。然后亲自上阵。在厨房里大显神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容璧先是把菜洗。涟漪不好G看着。想要帮忙。容璧却阻拦说:“还是我來吧。你坐在一旁等着吃就行了。”

    涟漪摇头。尽自己所能。学着洗菜。容璧知道拦不住涟漪。便接过涟漪洗好的菜细细切好。那刀功让涟漪叹F。容璧不仅会用刀防御。会用刀雕刻小玩意。还会用刀切菜。刀功比她一个nv子还要好上十分。

    涟漪不由庆幸。这样的男子。竟然会ai上自己。

    切好菜之后。容璧把易燃的GC点着。放入灶中。然后把耐烧的木柴放入其中。涟漪看容璧做的十分自然流畅。便好奇问:“容璧。你曾烧过火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容璧摇头。说:“沒有。但看过。也不难学。”

    涟漪便仔仔细细看容璧烧火。火烧旺之后锅也烧热了。再把油倒进锅里。不一会儿。锅里腾起了油滋。发出“嗞嗞”的声响。

    容璧便把菜倒入锅里上下翻炒。动作快速。让涟漪觉得眼花缭乱。很快一道Se香味俱全的菜就做好了。涟漪立刻把洗好的盘子递给容璧。容璧接过。装盘。再递给涟漪。涟漪不由深吸气。闻着让人食指大动的香气。默默吞咽口水。

    容璧继续做下一盘菜。知道涟漪饿了。便说:“饿了就先吃吧。不用等我。”

    涟漪也不忸怩。夹起菜就往嘴里塞。然后还塞给正在做菜的容璧吃。容璧咬了一口。笑着说:“还让不让我安心做菜了。乖乖过去自己吃。不然下J盘菜都要毁掉。”

    涟漪嘟嘟嘴。哦了一下就真的坐在一旁吃起独食了。看着容璧做的汗流浃背。还不时去添柴。涟漪不好再继续一个人吃。便做到灶台边。给灶里扇风。让火势更旺一些。

    第一次扇火的涟漪觉得挺好玩的。便拼命的打着蒲扇。看着火势越扇越大。而灰也扑腾的飞。落在涟漪的发上、脸上。涟漪的脸立刻变得灰不溜秋的。

    容璧见涟漪扇风扇的欢腾。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也不打算制止了。笑着看涟漪的脸越來越黑。汗珠携滚着飞灰落下。在涟漪灰灰的脸上留下一道白痕。

    “阿涟。加柴。”容璧突然说。

    涟漪立刻把买來的柴火丢进灶中。 然后又开始拼命的扇。容璧立刻制止说:“别扇了。再扇火就灭了。”

    涟漪立刻停止扇风。用手背擦了擦快要落到眼里的汗水。原本就黑眉乌嘴的脸立刻变得惨不忍睹。容璧不禁哈哈大笑说:“阿涟。快去洗把脸吧。洗完就差不多可以吃饭了。”

    涟漪立刻用手指抹了抹脸。白N的手指上有乌黑一块。涟漪立刻红了脸。但好在脸上布满黑灰。看不到她赧然的样子。第一时间更新 她立刻丢了蒲扇。走到院子里洗脸。

    等涟漪洗好时。容璧也把菜做好了。为涟漪添好饭。再把筷子递给涟漪说:“尝尝。”

    涟漪瞪了容璧一眼。然后夹起一口蔬菜塞在嘴里。恶狠狠的咀嚼着。容璧也不怕涟漪要杀人的眼光。看着涟漪一边吃。一边问:“是我做的好吃还是墨歌做的好吃。”

    “歌儿。”涟漪想也沒想就说。只是吃完嘴里的又开始夹桌上的。

    容璧知道涟漪故意这样说。便把桌上的菜都夹进涟漪碗里。说:“慢些吃。我不和你抢。”

    涟漪又瞪着容璧。说:“我吃相很难看吗。”

    “不会。”容璧也咬进一口蔬菜。一边吃一边说。“比我看。”

    涟漪这才满意的笑了。继续吃饭。原本粗茶淡饭都因容璧醒來而变得不一样。在嘴里化成甜。一直融入脾胃。在心底绽开了花。

    两人吃完饭之后又一同洗碗洗锅。直到日光全部消退。天地都笼上夜Se时。这一餐饭才算真正结束。

    涟漪嫫着因饱而微微鼓起的肚子。不停走动消食。即使吃的有些撑。但还是比前J日饿着要强上许多。

    可涟漪还沒舒坦一会儿。就想起她放在湖边的衣裳还沒洗。涟漪立刻说:“我衣裳还沒洗呢。放在湖边有可能会被湖水带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去洗衣裳了。”

    容璧却拦着涟漪说:“明日买新的。这些衣F你穿着也不舒F。”

    涟漪知道容璧有能力把花出去的都赚回來。便不再纠结于衣裳了。而是开始纠结床铺。因为这间房屋只有一张床榻。但容璧只买了一个蚊帐。蚊帐已经被容璧挂上C的四角。他正站在床边。镇定的说:“睡吧。时候不早了。”

    涟漪想起前J日她都与容璧同榻而眠。就连衣F都替他换过了。如今再琇涩也沒有什么意义。便大大方方的上了床。躺在内侧。看着容璧和衣躺在她身侧。月Se从门上的破洞漏进屋内。容璧的侧脸轮廓清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看着容璧藏在月光下的左脸颊。涟漪不禁记起容璧左眼旁的十字伤疤。不由开口道:“容璧。”

    “嗯。”容璧偏头。看着涟漪说。“怎么了。”

    涟漪也不知道想说什么。只是想叫一叫容璧而已。叫叫他。听他的回答。让自己安心。

    涟漪看着容璧融在月Se里的脸庞。两人相视无言。远处传來J声马的嘶鸣。拴在院中的青骢马也立刻鸣了一声。容璧和涟漪立刻警觉。一同坐起來。看着门外。等着不速之客的到來。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马蹄声渐渐B近。变得清晰可闻。有两匹马。马的速度极快。绝非普通人能够驾驭的了的。

    容璧立刻起身。chou出袖中的玉骨扇。然后递给涟漪JP刀P。说:“若有危险。你找机会骑上青骢马离开。不用管我。”

    涟漪表面答应着。心中却不认可。也仔细听着门外的动静。心中隐隐猜出是谁向这里赶了。

    终于。两匹马在院里停下。然后是一个轻盈的人翻身下马的落地声。其次就是一个略显笨拙的人的落地声。涟漪猜测。后面那人极有可能是梁子尘。

    果然。门外传來梁子尘的声音。他说:“出來吧。我的青骢马已经告诉我你们在这儿了。”

    容璧这才缓缓收起玉骨扇。但依旧把涟漪挡在身后说:“不许出來。知不知道。”

    涟漪点头。可梁子尘的声音却又传來。说:“两个人都出來。容璧。涟漪。”

    涟漪无奈。容璧也沒办法。只能让涟漪跟在自己身后。打开门。

    门外又两道人影。却又三个人。其中一个人见到容璧立刻跪下说:“属下來迟。望丞相恕罪。”

    “起來。”容璧示意那人起來。说。“你求安乐侯來找我的。”

    “是。属下无能。只能求安乐侯确定您的位置。属下该死。”那人的头低的深深的。显得极为自责。涟漪记得他是容璧的小厮。上次还被如意耍弄过。

    容璧挥手。说:“无妨”还沒说完。站在一旁的梁子尘却沒有耐心继续听他们寒暄了。打断说:“你们还要废话多久。”

    涟漪立刻上前安抚梁子尘说:“谢安乐侯大恩大德。若我们逃过此劫。必重谢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