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吐露痴情

    容璧缓缓睁开眼。沒有看到每日醒來所看到的六尺宽的沉香木承尘顶。更沒有悬在房梁上的鲛绡宝罗帐。 闯入眼中的是茅C所做的屋顶。

    容璧抬起左臂。便看到已经结痂的手臂。而臂上套着麻布制成的衣袖。容璧再低头看身上。便看到自己穿着贫民最常穿的麻布短打。

    容璧闭上眼。仔仔细细回忆了一番他昏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却只隐隐记得。涟漪说。“容璧。你要了我吧”

    他全身的血Y立刻沸腾。让身T燃烧。似乎只有涟漪能够灭火。连同涟漪一起烧尽。同登极乐。

    容璧全身忍不住的颤抖了起來。左臂滇澺痛也掩盖不了**了。第一时间更新 他知道。再这样下去。他定会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庆幸的是。他疼的晕了过去。

    也不知。涟漪是如何带着他逃出嗊的。

    容璧迟缓的坐起來。靠着木板墙。正对着一个有大大破洞的木门。破洞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身穿麻布衣F的瘦弱nv子。正搂着J根粗大的木柴。向房内走來。

    容璧立刻下床推开门。涟漪见容璧醒了。惊喜说:“容璧。你身T觉得怎么样。”

    容璧沒有回答涟漪的话。径直走到涟漪身边。然后用双手抓住涟漪怀中搂着的J根木柴。转身走进房内。

    房内的角落有一堆被劈的支离破碎的木柴。第一时间更新 容璧皱了一下眉。涟漪以为容璧要嘲笑她。便红着脸说:“那个我第一次劈柴”

    “这种事情。应该我们男儿做。”容璧转身。凝视涟漪说。

    涟漪见容璧沒有嘲笑她。便微笑点头说:“是啊。那你把这些柴劈了吧。我去洗衣裳。”

    容璧立刻把手中的木柴都给丟了。然后一把搂过涟漪说:“阿涟。对不起。”

    “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从实招來。不然我饶不了你。”涟漪也抱着容璧。紧紧的抱着。不同于以往的轻轻搭扣。

    容璧感受到涟漪不同寻常的拥抱。也加深了手臂的力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说:“这J日。苦了你了。”

    涟漪点头。然后推开容璧。抬起长了薄茧的手掌放在容璧眼前说:“确实。那你说。你要怎么赔我。”

    “用我的心。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够不够。”容璧抓住涟漪带着薄茧的手。不同于以往的细N。甚至有好J个伤口。都彰显了涟漪这J日的艰辛。容璧的心止不住的绞痛。比割手臂P肤还痛。

    涟漪摇头。容璧怕涟漪不答应。刚想问时。涟漪便说:“这辈子就够了。我不贪心。”

    “我贪心。”容璧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因为涟漪的掌心有隐隐的纹路在泛光。涟漪似乎沒有发觉。可容璧却可以清晰的看到JP竹叶围绕着莲花。

    这是。修竹在涟漪掌心留下的吗。

    容璧不禁抓住涟漪的右掌让其完完全全滇澂开。掌心的莲花竹叶纹路更亮。容璧不由用手指去描绘。描绘那朵盛开的莲花。

    涟漪见容璧的动作。不由惊讶想。容璧在做什么。画修竹在她掌心留下的契约。他看得到。

    容璧一边画。一边问:“阿涟。这朵莲花。好看不好看。”

    涟漪点头。知道容璧真的能够看到掌心的契约。于是坦白说:“修竹留下的。”

    “做什么用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容璧看得出。这个纹路必定不简单。那修竹更不是什么普通人。

    涟漪继续坦白说:“为了下辈子早些找到到我。我说。下辈子。只要他先找到了我。让我ai上他。我就和他在一起。”

    “不用这个。下辈子。我也能先找到你。”容璧低头吻上涟漪的掌心。一点点滑过涟漪掌心的薄茧。涟漪觉得洋。然后笑着说:“你做什么。很洋知不知道啊。”

    容璧放开涟漪的手。转而吻上涟漪的滣。动作温柔。万分虔诚。涟漪却反搂着容璧的脖子。加深这个吻。容璧被涟漪的热情惊住。但更多的是惊喜。于是更加加深这个吻。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为止。

    容璧紧紧搂着涟漪。贴着涟漪的耳蜗问:“说好了。逃过了这场劫难就嫁给我。”

    “对。那你什么时候娶我。”涟漪丝毫不琇涩。甚至是热情。这样的涟漪让容璧吃惊。他从來沒有想过涟漪会有这样热烈的一面。不。曾经对赤喾时。她就是这样火热。如烈火一般熊熊燃烧自己來点燃赤喾。

    若涟漪对自己和对赤喾一般热烈。那就说明。自己的地位。已经不输于曾经的赤喾了吧。

    容璧不由的狂喜。紧搂着涟漪说:“等你哥哥醒了。我就娶你。让他來主持婚礼。好不好。”

    “好。”涟漪的声音有些低沉。但很快就中气十足的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若你不救醒哥哥。你就别想娶我了。”

    “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救他的。阿涟。你放心。”

    涟漪点头。然后笑说:“该劈柴了。我还有好多衣裳要洗呢。”

    容璧却也摇头说:“我沒劈过。不会。但我能让别人为我劈。阿涟。你先说说这是哪里。”

    涟漪捂着嘴笑。说:“我还以为你样样都行。谁知。竟然还有你容璧不会的事情。”

    容璧捏了捏涟漪的脸。笑着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样样都行了。快把你怎么逃出皇嗊和这里的情况一一说明。”

    涟漪长话短说:“你晕了的时候。梁子尘就來了。我求他救我们。他答应了。然后我们就坐上他的马车离开皇嗊了。马还被我拴在院里呢。”

    “你不是答应他什么了吧。”容璧激动的问。生怕梁子尘又对涟漪提出什么奇怪恶心的要求。他完全不信梁子尘会随随便便帮他们。涟漪定是答应了他什么条件。才肯帮他们。

    涟漪摇头。说:“他只要了陛犴给我的J支毒针。好用來医治墨太后的毒。看样子。墨太后还是沒有死。”

    容璧松了一口气。然后嫫了嫫涟漪的发顶说:“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也J给我们男人吧。这里究竟是何处呢。”

    涟漪拉着容璧走出屋内。一边走一边说:“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就是不停的鞭马。它就带我们跑到这里來了。”

    容璧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发现这里非常幽闭。前被山环绕。而后被湖水裹着。而这里的百姓都穿着前朝梁国常常穿的F饰。房屋结构也都是梁国常见的形式。

    看样子。这里的人已经很久沒有和外界接触了。所以才会保留着前朝的一些习惯。涟漪不由问:“阿涟。他们欢迎我们吗。”

    涟漪想了想才说:“还好吧。有些人欢迎。有些人无所谓。还有些人讨厌我们。觉得我们扰了他们的安宁。”

    “那你是如何留下來的呢。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容璧好奇。涟漪莫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才留下來的吧。

    “就是把我们身上的银子给他们。求他们留下我们。给我们一间屋子就行了。但我们陈国的银子他们不收。说只要梁国的金币。但好在我们身上的饰品他们喜欢。于是我就换了这一间茅C屋。听他们说啊。《青梁悬想》这本书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呢。”

    见涟漪一幅兴奋的模样。容璧也不想毁了涟漪的幻想。于是说:“那你怎脺麾蕠们的关系呢。兄M。父nv。夫Q。”

    涟漪瞪了容璧一眼。然后红着脸说:“夫Q。”

    “哦。那我衣F谁换的。”容璧状似不经意的问。但涟漪却窘迫的不行。低头不说话。

    “你要负责了。”容璧厚颜无耻的说。涟漪立刻扭头。与一老婆婆寒暄了起來。那老婆婆见容璧站在他们身后。立刻指着涟漪对容璧夸赞说:“这姑娘人好。你昏迷了J天J夜。也沒见她休息一会儿。一直陪着你。男子的活也做。长的也这般俊俏。公子。你今后定要好好待她。”

    容璧点头。转头对涟漪郑重许诺说:“我今生。必定会做到抱柱桥下的许诺。一生一世。永不相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涟漪也笑。笑得明媚。皓齿微微露出來。说:“拭目以待。”

    容璧紧牵涟漪的手。向集市走去说:“阿涟。先让你过的舒F一些。”

    涟漪不知容璧要做什么。直到容璧在闹市的街道靠墙坐下。手中拿着那些被涟漪劈的不成样子的木柴。一刀一刀的刻画着碎木。那碎木很快就形成了一个个活灵活现的小动物。涟漪ai不释手。说:“最好看的我要留着。行不行。”

    “当然行。你要多少都可以。”容璧笑着说。却沒有抬头。继续刻木雕。

    涟漪便把容璧做好的木雕放在地上。却不好意思吆喝叫卖。但因容璧的雕功惊人。很快就引的行人驻足观看。木雕也卖出去了许多。

    很快。容璧带來的碎木头就不够用了。涟漪立刻跑回去拿。让容璧看着摊子。容璧也不顾面子。学些对面滇澂子就吆喝了起來。木雕卖的更快了。

    等涟漪回來时。木雕已经卖完了。涟漪不由得赞叹容璧的能力。只要容璧在。就沒有什么事情完不成吧。

    这次动荡。容璧一定也可以抚平的。涟漪这样坚信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