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扺掌而谈

    “确实符合你的行为。”陛犴笑着说。“她现在还活着。”

    “当然。”梁子尘摩挲着眼上的锦帕。笑问。“想不想看看她现在的模样。”

    “这是自然。想看看你的手段多么恶毒。”陛犴猜测。梁子尘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必然是因为那个nv人。

    梁子尘便抬起手。扬起脸。对陛犴傲然说:“去把我的轮椅搬來。然后扶我上去。”

    陛犴上下打量了梁子尘一眼。然后揽住梁子尘。把他横抱起來。梁子尘立刻挣扎说:“谁许你抱我了。放手放手。”

    “真放手。”陛犴询问说。“摔死了怎么办。”

    梁子尘立刻转口说:“放我下來。我要坐轮椅。”

    “轮椅被你压坏了。”陛犴瞎说道。梁子尘不信。质疑说:“为何我沒听到木头断裂的声音。还有。府内还有备用的轮椅。”

    陛犴听梁子尘这样不开窍。于是手一松。梁子尘就啪的一声落在地上。PG先着地。梁子尘呆了好一会儿才哭道:“陛犴你个妖孽。你竟然敢放手。”

    陛犴蹲下。无奈说:“不好意思。听说府内还有轮椅。就不想抱你了。一不小心就松了手。”

    梁子尘用手撑地翻了个身。PG火辣辣滇澺。看样子。这J日都坐不了轮椅了。梁子尘便恶狠狠对陛犴吼道:“你滚。滚远些。”

    陛犴依旧蹲在一旁。用怜惜的语气说:“我伤了你。第一时间更新 怎么好意思就这样随随便便走了呢。不如这样。我为你上Y。权当赔罪。”

    “滚。”梁子尘捂住PG。脸上有可疑的红晕。然后大喊说。“來人啊。给我把他拖出去。”

    听到呼唤的护卫立刻从四面八方涌出來。刀剑指在陛犴的四周。陛犴眯了眯眼。笑说:“沒想到啊。一个小小的安乐侯府就有这么好的防卫。”

    “滚吧。”梁子尘抬起手。立刻有人扶起梁子尘双臂。让梁子尘艰难的站起來。而陛犴依旧蹲着。梁子尘便居高临下说。“饶你不死。还不快谢恩然后自己滚。”

    陛犴无奈。站起來苦笑。刀剑立刻上移。对着他的心脏。陛犴向梁子尘走近一步。刀剑也立刻移动。不敢真伤了猃狁王。

    陛犴又向梁子尘走近一步。梁子尘怒道:“你再动一下。我就在你脸上划上一刀。”

    陛犴停下。对着梁子尘幽幽说:“子尘。我沒想到你竟有这么恨的心。枉我对你一P深情。”

    梁子尘呆住。周围的护卫也呆住。陛犴立刻推开身前的刀剑。一把抓住梁子尘的脖子。转身对那些护卫说:“还想留你们侯爷的命就立刻滚。”

    梁子尘离了护卫的托举。只能依靠陛犴握住自己脖子的手立在地上。连呼吸都困难。立刻挥手。示意他们都离开。

    护卫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快速消失。陛犴这才用另一手搂住梁子尘的腰。让他贴着自己站好。但还是不松开捏着梁子尘脖子的手。

    梁子尘的仰头看陛犴。眼神被锦帕遮盖 看不到。但可以看到他不断磨动的下颌。陛犴便笑说:“又想咬我。我劝你死了这个心。不然我就摔死你。”

    梁子尘便停了磨动牙齿。一张紧绷的脸正对陛犴。陛犴笑着说:“可惜。你的眼神再有杀伤力我也看不到。”

    梁子尘立刻拉下眼上的锦帕。让混浊的双眼对着陛犴。眼中还带泪水。似乎刚刚那一摔伤的不轻。水弯眉紧紧蹙起。在眉心留下一道纹路。和头顶的美人尖处在同一条线上。

    陛犴细细打量着梁子尘的脸。一点也不觉得梁子尘混浊的双眼恶心。第一时间更新 甚至有着异样的美感。所以一直盯着梁子尘的眉眼看。

    梁子尘狠狠瞪着陛犴。陛犴却沒有半点反应。眼神甚至一直在自己脸上流连。让梁子尘又升起一G无名怒火。恶狠狠说:“看什么看。老子又不是nv人。”

    “确实不是。比不得我涟漪公主。”陛犴幽幽说。“不知男人是何种滋味。”

    梁子尘立刻僵直了背脊。刚想大喊。陛犴就掐了掐他的脖子说:“闭嘴。想活命就回答我的问題。”

    梁子尘听出陛犴话中内涵。冷笑说:“你的目的终于说出來了啊。想要陈国的土地。”

    “别簢说什么你忠贞ai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天底下。最不在意这些东西的就只有你梁子尘了。”陛犴抓住梁子尘脖子的手向下移。放在梁子尘背后。问。“赤喾谋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梁子尘也不敷衍。全盘托出: “不多也不少。之前他借助我南风阁的力量。一切我都知道。之后赤喾会怎么做。谁知道呢。”

    “那如今你是在帮墨家吗。”陛犴好奇。“你到底怎么想的。难不成想两头讨好。”

    “呵。我讨好他们。”梁子尘冷笑说。“我ai做什么做什么。由得你管吗。”

    陛犴突然拉起锦帕。勒在梁子尘的嘴上。说:“真讨厌你这张嘴。”

    梁子尘用手扯开嘴上的锦帕说:“你还留在梁府做什么。第一时间更新 我对你并沒有什么用处。”

    “无聊罢了。”陛犴再次横抱起梁子尘说。“说好了去看看那个nv人。怎么走。”

    梁子尘这次沒有淤抗拒了。双手环在X前。就当是捣Y搂着他。指挥陛犴向何处走。

    在七拐八拐之后。陛犴终于來到一个小屋子前。门口的J个婆子见了梁子尘便跪下说:“拜见侯爷。”

    梁子尘问:“她怎么样。”

    “还是每日都闹。嘴里说胡话。”

    陛犴搂着梁子尘走到窗边。便看到一个疯nv人不停的拍打着床上的两个男子说:“醒來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快醒來啊。”

    陛犴低头问梁子尘:“那两人是谁。”

    “我弟弟。”梁子尘冷笑说。“我把他们弄成活死人了。”

    陛犴饶有趣味的看了梁子尘两眼。然后继续看房内。疯nv人拍打了好一阵子。见沒有任何反应又开始扇自己的脸。说:“我快醒來。快醒來。”

    房内传來啪啪啪的打脸声。一声比一声响。梁子尘的笑容也就越大些。说:“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來这里看他们。心情就会好上许多。”

    “够恶毒。”陛犴笑着说。“但我喜欢。”

    “彼此彼此。”梁子尘继续听房内的动静。nv人在打了自己J十下也沒有反应之后。就停止了自N。而是抚弄着床上的两人说:“儿啊。疼不疼。娘刚刚不该打你们的。”

    梁子尘哼了一下。然后拉了拉陛犴的衣襟说:“走吧。也沒有什么好看的了。过会儿。她又要开始打人了。”

    陛犴也觉得沒什么好看的。就抱着梁子尘向回走。一边走一边问:“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我的腿。”梁子尘言简意赅。

    “那眼睛呢。”陛犴好奇问。

    “也有他们的原因。”梁子尘不愿再谈这个话題。于是说。“你什么时候走。”

    “舍不得。”陛犴调笑说。“你舍不得我就晚些回去。”

    “不必了。你早些回去吧。”梁子尘不留面子。赶着陛犴离开。

    “明日清晨便走。”

    梁子尘惊讶。他还以为陛犴会继续赖着不走。陛犴果断的离去让他有些不太啊适应。便讽刺说:“我还以为你的脸P还能厚到多住J日。”

    “若是舍不得。簢一同走便是。”陛犴绕过Y园。常有猫儿跑到他脚边蹭一下。陛犴却不搭理。

    梁子尘懒得理陛犴。陛犴又说:“你若不愿意。我打进京城也是一样的。你说。好不好。”

    “也要看你有沒有那个本事了。”梁子尘不信陛犴能够随随便便就攻入皇城。一点也不掩饰心中的不屑。

    “为了你和涟漪两个美人。也要攻到这里才行啊。”陛犴又半开玩笑的说。向梁子尘的房间走去。

    梁子尘哼了一声。然后细细听周围的声音。有许多猫叫的声音。便知道自己的房间快到了。于是说:“你放我下來吧。我叫捣Y藝回去。”

    “明日我就走了。你不与我彻夜长谈一番。”陛犴又开始提第一日见面说的话。梁子尘于是开喉喊道:“捣Y。扶我回房。”

    捣Y打开门就看到陛犴搂着梁子尘跨进房内。说:“今晚我你家爷扺掌而谈。你可以走了。”

    捣Y怀疑的看了梁子尘两眼。见梁子尘沒有反对就信了梁子尘的话。为他们关上门就离去。

    陛犴这才松开抵在梁子尘脖子后面的手。让梁子尘趴在床上。自己坐在踏脚上说:“來谈谈你的曾经吧。”

    “为何不是你先來。”梁子尘反问说。反正也不能把陛犴赶出房间。就只能陪他说话了。

    “我的。也沒什么好说的。”陛犴想了想。说。“无非就是什么天之骄子。天姿聪慧。天纵奇才一类的词加在我身上。”

    梁子尘无语。还有这样自恋的一个人。也不信陛犴的曾经一直这样一帆风顺。便问:“就沒遇到什么挫折。”

    “挫折自然也有。在很小的时候。”陛犴脸上沒有半点忧伤。平铺直叙说。“我们猃狁被你们陈国的武帝打个七零八碎。我就随我父王飘荡了一阵子。最后在猃狁一部安居。”

    “再后來呢。”

    “家人都死了。就剩我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