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男生nv相

    慕渊继续当着修竹的面调戏颜渊。修竹也不拦着。甚至饶有兴趣的观看。颜渊恼琇成怒对慕渊说:“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慕渊咯咯发笑。说:“你生气给我看啊。是要狠狠把我压在身下。还是要把我吻的魂不附T。”

    在慕渊的Y威之下。颜渊选择放弃抗争。转头对修竹说:“不说了不许用法术吗。你现在身T虚弱。还在恢复期。任何差错都受不起。”

    修竹只是点头。显然沒有把颜渊的话听进心里。慕渊也严肃认真起來了。对修竹说:“太子。您的身T关乎妖界众生。切莫玩笑。”

    “恩。”修竹的声音闷闷的。情绪有些低落。他原本还想去人间看看涟漪。可如今一点法术也不能用。只能退而求其次说。“你们施法。让我看看漪儿。”

    颜渊用手指指了灵池一下。灵池立刻映出涟漪的模样。她正坐在马车上。身T颠簸摇动。画面扩大。墨歌的脸也出现。她不安的问:“阿涟。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涟漪牵住墨歌的手说:“去城郊。容璧已经为我们安顿好了。若京城出了什么差错。也不会波及我们。”

    “京城会发生什么呢。”墨歌已经看不透如今的局势了。一想到赤喾想要谋反。她就觉得如矛刺骨。分外不安。

    墨歌不由紧紧拽住涟漪的手问:“阿涟。你一定要拦住阿喾。一定不要让他做傻事。”

    “我会尽力的。”涟漪拍了拍墨歌的手。安W说。“容璧已经叫他MM容钰想法子阻拦赤喾了。”

    墨歌还是不放心。问:“那阿喾答应了吗。他还想不想做傻事。”

    涟漪叹息。容钰回信说。她无论如何都联系不到赤喾。似乎有人把赤喾和外界的一切给阻拦开來。而赤喾也很久沒有露面了。她怀疑。赤喾并不在剑阁城。

    赤喾会去哪儿呢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涟漪不说话。转头看向马车外不断向后移动的风景。不愿再见墨歌满脸的期待渐渐消失。

    墨歌见涟漪不说话。就chou出了自己的手。也转头看向马车的另一个车窗。两人心思迥异。

    画面渐渐模糊。颜渊好奇问修竹:“涟漪和墨歌似乎又有芥蒂了。怎么了。”

    修竹分析说:“墨歌心中偏向赤喾。而涟漪心中偏向家人。当赤喾和涟漪的家人发生冲突的时候。她们心中自然存在芥蒂。”

    画面很快一变。墨歌沉默的坐在一间房内。涟漪坐在她的对面。两人相对无言。最终。涟漪说:“若我们赢了。我尽量保赤喾不死。放你们走。”

    墨歌凄苦一笑。说:“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能力保证。若可以。我也会劝阿喾放过你。”

    “不必放过我。放过我哥哥一家人就行了。”涟漪知道这样很困难。又说。“让哥哥换个身份继续活下去。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就行了。”

    墨歌点头。说:“我尽力。”

    然后就是死寂的沉默。两人一坐就是一日。让慕渊好奇问:“公主和涟漪似乎遇见了什么困难。太子。你不去帮她们一把吗。”

    修竹摇头。说:“不能。若我再帮歌儿。只怕她很难通过考验。说不定又要重新下凡历劫。而漪儿”

    颜渊和慕渊都看向修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见修竹低声说:“漪儿不希望我打乱她在人间的生活。不希望借助我的力量。改变一切。更何况。我也希望。漪儿能够早些转世。”

    慕渊点头。看向水面上眉头紧锁的涟漪说:“看样子。这个困难。极有可能会要了X命。”

    颜渊赞许修竹的做法。说:“一切自有因果轮回。不是人力能够阻拦改变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我们也只能看。不能改。”

    慕渊嗤笑说:“人间因为太子改变的还会少吗。就连那陛犴也参合了呢。”

    慕渊说完。水面上就出现陛犴在人间的样子。妖娆妩媚的眉眼。尽显nv气。却不容人小瞧。他正压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身上。钳着男子的下巴冷冷说:“梁子尘。你还要挑衅我吗。”

    梁子尘咬紧牙关。他从來沒有被人这样压制过。一直都是他欺压别人。这回倒反过來了。叫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这J日。陛犴简直快把梁子尘给B疯了。他不仅把南风阁的底细给嫫遍。还动不动调戏梁子芥。B得梁子芥搬到南风阁去住。梁子尘原本就不好的脾气立刻爆发。狠狠琇辱了陛犴一番。

    梁子尘的嘴巴也毒。专门攻击陛犴男生nv相的容貌。携带讽刺陛犴不男不nv。诅咒他断子绝孙。

    陛犴一直很讨厌别人说他男生nv相。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在冷冷听了梁子尘不带重样不带脏字的咒骂之后。陛犴终于忍不住了。压在梁子尘身上。钳着他的下巴。让他痛的说不了话。

    梁子尘咽不下这口气。磨了磨牙齿。一口咬在陛犴的肩上。让陛犴痛的立刻推开了梁子尘。因力道太大。梁子尘连带着轮椅一同倒下。梁子尘也摔的不轻。又开始骂道:“你个妖孽。沒事來祸害人间G什么。修竹当初真该收了你。”

    慕渊立刻掩嘴笑。说:“这倒还是我们的错了。这个梁子尘真是好玩。听说他能看到别人的命运。”

    “已经看不了了。他想窥视帝喾的命运。然后就被仙力封印住了。第一时间更新 毕竟。这样的能力留在人间确实不好。”修竹说。

    水中突然传來陛犴愤怒的声音:“修竹是个什么东西。总有一天老子要会会他。想要叫他收了我。我就先收了你。”

    慕渊和渍渊都被陛犴放肆的话给震惊。但见修竹沒有任何生气的迹象。就继续看陛犴怎么收拾梁子尘了。

    陛犴一把抓起躺在地上的梁子尘。把他的双手窚魇在背后。然后拖着梁子尘向偏僻的地方走。梁子尘不知陛犴要做什么。不断的挣扎。说:“你个妖孽。放开我。不然我要你后悔。”

    陛犴被梁子尘吵得烦。于是一手掐住梁子尘的下巴。咔嚓一声。梁子尘的下巴就被缷了。第一时间更新 陛犴冷笑说:“我要你后悔才对。”

    梁子尘痛的眼泪都流出來了。还好有锦帕遮着。陛犴看不见。而他的的手被窚魇住。不能把妥臼的下巴接回去。也说不出完整的话。只能嗯嗯唧唧的用自己才听得懂的话骂陛犴。

    陛犴被闹的心烦。于是把梁子尘丢在地上。梁子尘立刻用力接回自己的下巴。再一次痛的流出眼泪。把白Se的帕子都染S了。

    陛犴也发现了。于是蹲下平视梁子尘的脸嘲笑说:“这就哭了。我还沒有开始打你呢。等会儿你不是要喊爹喊娘。”

    梁子尘终于学乖了。不与陛犴挣口舌之快。眼泪却噼里啪啦滴了下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让陛犴也慌了。沒想到一个大老爷们哭的这么凶。一时竟不知该怎么面对梁子尘。

    陛犴以为梁子尘是被吓哭的。于是说:“我不打你了。你别哭了。”

    梁子尘还是哭。并且哭的更凶了。陛犴慌了神。撸起袖子緡梁子尘擦眼泪。梁子尘立刻把陛犴推开说:“滚。谁要你碰我了。”

    “好。我不碰你。你别哭了不行吗。”陛犴觉得自己压力很大。就在欺负小孩子一样。这种感觉还真是奇妙。但看着梁子尘哭的稀里哗啦。他心中又觉得非常爽快。就蹲在一旁看梁子尘不断的抹眼泪。

    梁子尘似乎察觉到陛犴不怀好意的目光。于是又吼道:“看什么看。我叫你滚啊。”

    陛犴却不走。挑衅说:“偏偏不走。你奈我。”

    梁子尘被气的不行。索X不理陛犴。把眼前的锦帕解开。露出好看的眉眼。然后又从怀里chou出一条G净的帕子。想要绑到眼上。陛犴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说:“眉眼很好看。为何要盖住。”

    梁子尘睁开眼睛。一双混浊的眼珠就出现在陛犴的眼前。陛犴不由伸出手想要嫫一嫫。那是真是假。

    梁子尘立刻把眼睛闭上。拍开陛犴的手说:“再敢乱动我。我就把你也毒瞎。然后毁了你的脸。”

    陛犴大笑说:“也要看你有沒有这个本事了。想毒瞎我。先把你的眼睛治好吧。”

    梁子尘气结。问:“你会医吗。”

    陛犴摇头说:“不会。我只会用毒。”

    “沒听过医者不自医吗。”梁子尘嘲讽说。“也对。猃狁文化落后。你不知道也是自然。”

    陛犴盯着梁子尘的嘴说:“这么好看的嘴。光用來说毒话了。真是可惜。”

    梁子尘继续讽刺:“这么好看nv儿脸。可惜生在男儿身上。”

    “看样子。你是不打不会乖啊。”陛犴十指J叉。掰了掰。发出噼啪的声音。

    梁子尘立刻咬紧牙关不说话。陛犴便问:“你刚刚为什么哭的那么凶。别簢说是因为痛。”

    “就是因为痛。”梁子尘大吼。“从來沒有人敢这样对老子。除了那个J人。”

    “谁。”陛犴好奇问。“她现在是不是死了。”

    梁子尘磨了磨牙。勾起滣角冷笑说:“她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