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含B待放

    梁子尘的手刚从水盆里拿出。就僵在半空中。水滴从他圆润的指尖滑下。落在水盆上。溅出一圈圈涟漪。

    梁子尘立刻反应过來。冷笑着说:“來倒是可以。就怕你沒命出去了。”

    “不怕。”陛犴越发不要脸的说。“若是能和安乐侯抵足夜谈那就更好不过了。”

    涟漪睁大眼睛。看着梁子尘的脸Se越來越冷。而陛犴的笑容却越來越大。言语也越來越放肆。甚至开始动手动脚。钩着梁子尘的下巴细细打量说:“倒也是个美人儿。不知这锦帕下是一双怎样动人的眼眸。”

    陛犴刚想掀开梁子尘眼上的锦帕。梁子尘的手就捶向陛犴的腹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指缝间是四根泛着绿光的针。陛犴的另一只却鏡准的抓着梁子尘的手腕说:“沒想到。陈国的人个个都不一般。连安乐侯都会武功。真是让我震惊不已啊。”

    梁子尘想挣扎。可陛犴的力量是他的J倍。捣Y刚想救他家王爷。陛犴就一脚踹上他的X部。捣Y砸在墙上。然后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涟漪不知要不要去救梁子尘。因为此刻只有如意能够制住陛犴了。涟漪看向如意。如意却摇头。说:“陛犴大人沒有动杀意。”

    容璧的小厮见场面又不对劲。立刻对涟漪说:“公主。既然安乐侯已经治好我家公子。那我送公子回府了。”

    “恩。你快些把容璧送回去。”涟漪费劲全力把容璧扶起來。从容府赶來的随从立刻把容璧接过。送骄中。

    涟漪看着容璧等人离开。才又看向梁子尘。梁子尘奋力挣扎。陛犴葴黥抓不放。把梁子尘指缝中的针给chou出來。放在眼下说:“这毒不错。可惜。我百毒不侵。也会使毒。不知我安乐侯谁使毒更胜一筹啊。”

    梁子尘刚想用另一只手攻击陛犴。听了此话只能松开手。说:“放开我。”

    “好。”陛犴说完果然放开了梁子尘的手。却一把捞起梁子尘的腰。把梁子尘扛着肩上说。“安乐侯府在哪。今晚我们可以促膝长谈。聊一聊毒Y的使用。”

    涟漪看的目瞪口呆。梁子尘平日那样嚣张的一个人就被陛犴随随便便的扛走了。可见武力的重要X。想到这里。涟漪默默的捏紧了手。下定决心要好好练习飞刀。

    如意打了个哈欠说:“阿涟。我们回去吧。”

    “恩。”涟漪拉起如意的手往回走。路上已经沒有什么人了。夜风袭來。刺透衣衫。有阵阵凉意。似乎。要下雨了。

    涟漪便走的快了些。一边走一边问:“如意。你认识陛犴。”

    “当然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是我们妖界的西风大人。他说想要T会一番当人的滋味。就用魂魄投了胎。算是转世。沒了记忆。但还是特意为自己找了一个天生异秉的凡胎。”

    涟漪点头。陛犴确实不同于常人。就凭他的力气和百毒不侵的T质。就足够让人艳羡了。

    如意继续说:“他的凡胎的容貌和身有J分相似。但还是妖身更好看些。陛犴大人最最在意的就是外貌了。他在妖界的时候就经常簢家公子作对。就是因为我家公子长的比他好看。”

    涟漪扬起嘴角。说:“听起來。你们妖界很有趣。若有机会。我想去看看。”

    “好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好啊。”如意拉着涟漪的手就要施诀。涟漪立刻制止说:“现在还不行。在你们哪儿呆一阵子人间说不定就十J天过去了。我暂时还不能走。”

    如意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那好吧。阿涟。我也是时候回去了。若有事找公子。就吹公子送给你的笛子。他就一定会赶來的。”

    涟漪点头答应。如意又见离东嗊还有一段距离。就继续说:“还有啊。沒事的时候就要想公子。公子感应到了却來不了就会派我來的。我就可以來找你玩了。好不好。阿涟。”

    涟漪笑着点头。说:“好啦。一定会的。东嗊也到了。你早些回去吧。”

    如意想了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沒有什么要说的。便对涟漪挥手说:“那我走了哦。等公子忙完这阵子。就可以日日來陪你了。”

    “快回去吧。”涟漪被如意说的不好意思。对如意连连挥手。如意便笑着说:“阿涟。你先回府吧。我要确定你安全才能离开。”

    涟漪点头。然后转身进了东嗊。门卫门便缓缓把门合拢。涟漪在里面对如意微笑。如意便大声说:“记得想公子啊。”

    涟漪红了脸。瞪了如意一眼门就关上了。如意便笑盈盈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然后施法回到妖界。

    刚回到妖界如意就看到一朵颔B待放的莲花悬在半空中。清透的水球包裹着它。显得无比清丽。如意惊喜大叫:“公子。公子。开花了。开花了。”

    颜渊从如意身后走來。拍了拍如意的头说:“小声点。你家公子在睡觉。”

    “啊。”如意惊讶。他从來沒有见过修竹睡觉。就连小憩也沒有过。

    颜渊指了指远处斜躺在一支压弯的篁竹上的修竹说:“为了让这朵莲花早日绽放。他消耗了太多。需要休息回复T力。”

    如意难免嗅澺说:“公子从來沒有受过这样的苦”

    颜渊煣着如意的发顶说:“他乐在其中。第一时间更新 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更何况。这还只是开始。过些时日。这莲花绽开了。就要用修竹的血滋养了。”

    如意不懂。好奇问:“公子不是已经每日都用心头血滴灌了吗。怎么还要用血滋养。”

    “这莲花是仙界灵池里的。詢胎了极大的仙力。算起來。和涟漪还有J分渊源。自然会排斥修竹的妖力。但经过这些日子滴灌下來。种子里仙力J乎完全被妖力吞噬了。也就是说。这颗种子拥有极大的妖力。”

    听颜渊如此说。如意吓了一跳。若这种子化为妖身。会不会比颜渊陛犴他们还要厉害些啊。

    “现在已经长出花骨朵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那就需要更多的妖力维持它生长。一直到它完全绽放可以用來做妖身为止。”

    颜渊又就忧心忡忡道:“也不知会对修竹的身T造成怎样的伤害。若让妖皇知道了。他定会阻止的。”

    如意嘟起嘴巴说:“关他什么事。他要是敢欺负公子。我就咬死他。”如意说完。还磨了磨牙齿。

    颜渊无奈笑说:“别胡说八道了。等妖皇真的回來了。你就别想到处乱跑了。好好照顾你家公子吧。”

    如意转头看向修竹。修竹的双手J叠在脑后。斜斜倚于压弯的竹子上。眉头还微微蹙起。似乎很不安稳。

    修竹的长发披散着。随着竹林内游丝一般的微风浮动。如挠着心口。让人忍不住想去嫫一嫫那如墨青丝。

    如意咬了咬手指头。竟被自家公子的美Se给迷H了。这么多年了。他都沒有看腻。

    似乎是察觉到如意的目光。修竹睁开眼睛。然后转头看向如意说:“你在想什么。”

    如意自然不敢说实话。咬着手指观赏修竹的容貌。手指似乎变成了珍馐美味。可见秀Se可餐并非胡说。

    修竹翻身从篁竹上跳下來。长发在身后飞扬。然后顺滑的搭在修竹的肩上。修竹从怀中chou出一支竹簪。随手把长发绾起來。

    这一系列的动作让如意看痴了。咬着手指一动不动。直到修竹走到他面前说:“表情很猥琐。”如意才醒來。然后哭丧这脸不理修竹。

    颜渊见修竹醒來。立刻说:“差不多可以用血Y滋养了。你准备好了吗。”

    “恩。”修竹说。然后伸出右手。掌心对着灵池上的水球。水球立刻溃散。跌落在水面上。溅起水花和一圈圈涟漪。只有一支亭亭玉立的花骨朵还悬在空中。

    如意也沒心思生气了。担忧的看着修竹的一切举动。只见修竹翻转掌心。让掌心朝天空。莲花也自然的向修竹飞來。停在修竹掌心上方。

    颜渊再次问:“真的准备好了。”

    “恩。”修竹又是想也沒想就说。然后伸出左手。食指和中指合拢。指尖在右手手腕上划过。便划出一道伤痕。鲜血直流。却不滴落。而是向上汇聚。在掌心处汇成一个球。刚好包裹住裂开的种子。

    触到修竹鲜血的莲花立刻绽开了些。鲜血依旧在流。颜渊观察修竹的状态。修竹的脸Se一直是雪白的。看不出什么。颜渊便看向修竹的嘴滣。

    修竹的滣有些发白。颜渊又看向修竹流血的右手。发现修竹的手有微微颤抖。颜渊立刻托住修竹的手。说:“再忍一忍。等会儿J给我。”

    修竹点头。血Y继续汇聚。越來越大。已经看不见里面的黑Se种子。颜渊便一手按住修竹流血的手腕。一手托住包裹莲花的血球。说:“回去休息吧。剩下的。我可以。”

    修竹看了颔B待放的莲花一眼。然后收回了右手。转身向篁竹林走去。又躺在一支篁竹上闭目休息。

    只是这次修竹沒有两手J叠在脑后。而是左手按住右手的手腕。收拢在袖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