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换我之心

    墨歌呆住。不知话題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却还是小心翼翼回答说:“只要你们不伤害阿喾。怎样对我。都行。”

    涟漪也不知道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若赤喾伤害了她的亲人。她会放过他吗。

    不。一定不会。她绝对不会。

    墨歌见涟漪不说话。便焦急说:“阿涟。你让我去见阿喾。我去拦着他做傻事。绝对不会让他威胁到你们的。”

    涟漪却摇头说:“容璧给赤喾写了信。说只要他们不怀叵测居心。便把你送回剑阁城。但至今沒有回复。并非是赤喾不想救你。而是有人不想要赤喾停止谋反。可能是墨家的人。也有可能是赤喾身边的人。毕竟。若赤喾成功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们就是王侯将相了。”

    墨歌立即明白。说:“是啊。在男人眼里。沒有什么比江山更重要的。谁知阿喾是不是这样想的”

    涟漪听出墨歌言语中的自怨自艾。安W说:“歌儿。在赤喾心中。你定是胜过江山百倍的。”

    “那你让我去找他。”墨歌忍耐多日的脾气终于爆发。“若我比江山重要。他定会听我的。阿涟。你就让我走。好不好。我去劝他。不会让他訂M喜饩有牡摹!


    这是涟漪第一次见墨歌爆发。她似乎处在崩溃的边缘。拉着涟漪的双臂说:“阿涟。我求你。成王败寇一念之差。我不想看你们和阿喾挣个你死我活。第一时间更新 若有一方失败了。另一方都不会手下留情”

    “然后呢。”涟漪冷静的分析说。“然后你就和曾经一样鲁莽的去剑阁城。于是我们什么筹M都沒有了。赤喾的属下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于是怂恿赤喾继续谋逆。赤喾也答应你不要我们X命。只要江山。你还拦不拦。”

    墨歌闭嘴。涟漪又说:“墨歌。我不会放你走的。除非赤喾亲口答应永远不会觊觎皇位。并且把兵权全部归还给哥哥。我才能放你走。”

    “监禁我吗。”墨歌苦笑说。

    “是。”涟漪冷冷说。“过J日。我就会带你出京。你可以亲自写信给赤喾。但我不会放你去见他。”

    墨歌松开紧抓涟漪两臂的双手。苦笑说:“阿涟。你做的对。若我走了。你们真的是什么筹M都沒有了。阿喾在剑阁城。掌控陈国命脉。若我要劝。用书信也是可以的。阿涟。我只是太想念阿喾了”

    “我只是太想念他了”墨歌缓缓的蹲下。双手环膝。不断的重复这句话。“我思念他”

    涟漪站在一旁。低垂着眼帘看墨歌。沒有蹲下去安W墨歌。也沒有说一句劝W的话。只是静静在一旁看着。看着墨歌泣不成声。

    相思成疾。

    涟漪缓缓转身。然后替墨歌把门带上。让她一人在房内慢慢T舐伤口。

    因为她也劝W不了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当初的自己的。比墨歌更甚吧。

    日复一日的坐在顾盼阁上。痴痴的望着剑阁城的方向。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可以联想到赤喾。

    相思的时候。心如蚂蚁嗜咬一般。恨不得这颗心不是自己的。早就给了他。

    这样她就不会感到一点疼痛了。

    涟漪不由自主的伸出右手。看着掌心的莲花纹路。那纹路有点点柔光散发。此刻。她在想念修竹。不知。修竹的手会不会疼。

    若她思念的越深。相思的越疼。修竹必定也会感到相同的灼烫感吧。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涟漪不由笑了。若不能把心J换。便一同受相思之苦。修竹的做法果真别出心裁。

    不知。修竹现在在做什么呢。他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每次在人间都不能逗留太久。

    正当涟漪神游的时候。如意不知从何处窜出來。一把扑进涟漪的怀中说:“阿涟。你有沒有想我。”

    容璧留下的小厮立刻拽住如意的衣领。怒道:“大胆。长公主面前岂由的你胡來。”

    “无妨。你先下去吧。”涟漪对那小厮笑道。那小厮却不离开。只是走远了些。但依旧可以看到涟漪和如意两人的一切举动。

    涟漪拍了拍如意的背。第一时间更新 如意便乖巧的松开了涟漪。转头对那小厮做了个鬼脸。那小厮见了也沒有任何反应。

    涟漪四处张望。却沒有见到修竹。心中难免有些落寞。于是低头问如意:“你家公子呢。”

    如意嘟了嘟嘴。说:“公子他可坏了。每日都不理我。还不许我到处乱跑。就是为了在你有事的时候让我來帮你。”

    涟漪嫫了嫫如意的头顶。笑道:“那多谢如意了。作为赔礼。我带你去街上玩。怎么样。”

    “好啊好啊。阿涟。以后你要常常想念公子。因为公子最近很忙。可能都不会來人间了。他便会派我來。”如意一边拉着涟漪向外走。一边说。

    涟漪好奇问:“你家公子在忙什么。”

    如意想了想才说:“反正就是很重要的事情。关于阿涟的。”

    “关于我的。”涟漪怪道。“如意。能详细说吗。”

    “不能哦。”如意摇头说。“因为公子也沒有详细簢说。我只是知道一点点。反正就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连公子都不敢有一丝松懈。”

    涟漪点头。也不再问了。反正总有一天会知道。不急于这一时。

    涟漪很快就被如意拉到集市上。吆喝声此起彼伏。如意被这个吸引过去。又被那个勾去注意。涟漪只得跟在如意身后跑那小厮也紧跟在后。为如意付账。

    再后來。如意索X拉着涟漪來到酒楼。跑上最高层找了个厢房。临窗而坐。然后指着遥远到看不清滇澂子说:“你。给我去买一包栗子饼來。”

    涟漪只能对那小厮赔笑说:“他难得來一次。就当是替我买。”

    小厮被涟漪的笑迷的神魂颠倒。哪里还有心思怪罪如意。撒开腿就跑下楼。也忘了容璧说的。不能让涟漪离开视线。

    见那人离开了。如意才大笑说:“终于把他赶走了。哈哈哈。”

    涟漪无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却还是宠着如意。说:“想吃什么就点吧。你似乎很喜欢这里的食物。”

    “当然啊。妖界只有人”如意结巴一下。“只有人才要吃东西。我们妖和神仙一样。是不用吃东西的。”

    涟漪点头。想起修竹也只吃过糖葫芦喝过酒。于是问:“要不要给你家公子带些东西回去呢。”

    如意拼命点头。说:“对。多带些东西回去。总有一样公子喜欢。”

    涟漪戳了戳如意的额头。笑着说:“最好修竹都不喜欢。你就可以全部吃掉了。”

    如意也不解释。咧着嘴笑。然后对站在厢房外的小二说:“把你们这里的菜都上一遍。”

    小二立刻笑着躬身进内。确认道:“所有菜都要。”

    “嗯嗯。”如意抓着筷子说。“快些。”

    “好嘞。”小二满脸带笑。快速转身出门。生怕涟漪反悔似的。涟漪望着他的背影笑。门沒有完全合拢。涟漪便下位去关门。

    涟漪轻轻的推了门一下。可门还是沒有合拢。涟漪便歪头看向门外。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陛犴站在门外。单手按着门。笑问:“原來涟漪公主在这儿。真是有拥。”

    涟漪呵呵的笑。双手用力推门。不想让陛犴进來。可陛犴单手一推就把门给推开了。大步跨进门。还说:“涟漪。你点了那么多菜。自然是吃不完的。不若加我一个。我请客也行。”

    如意抬头。见陛犴闯进來也沒有生气。更沒有吃惊。反而笑着说:“陛犴大人。你在这儿过的怎么样啊。”

    陛犴被如意这句陛犴大人叫的神清气爽。虽然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这样一个少年。但还是笑着回答说:“甚好。”

    涟漪惊讶的看着如意。沒想到他竟然认识陛犴。刚想问如意。陛犴便cha话说:“涟漪。昨晚你可害苦我了。烈艳阁里得到个个都是庸脂俗粉。比不得你的一根手指。甚至还沒有我长的好看。我被她们吃了一晚上豆腐。你说。怎么赔我。”

    涟漪僵住。不知该怎么回答。如意却哈哈大笑说:“大人。你府邸里的美人要是知道了。定会十分难过的。”

    “哦。”陛犴转头看如意。问。“你知道的挺多。我却不记得你是何人。”

    如意依旧笑。说:“那当然。不知道我是谁也沒关系。我知道你是谁就行了。”

    陛犴有些不爽。但碍于涟漪在前。便忍住杀意。笑着问涟漪:“公主。你这小厮口气大的很啊。是不是欠**。”

    涟漪立刻摇头说:“他还小。望猃狁王恕罪。”

    “要恕罪也简单。今晚陪我如何。”陛犴得寸进尺说。伸手想把涟漪拉入怀中。涟漪还沒chou出袖中的刀P。陛犴的手就卡在半空中。陛犴低头盯着如意看。

    如意举着手掐着陛犴的手臂。让自小以武力自傲的陛犴分外吃惊。一个少年就有如此力量。是人类吗。

    “陛犴大人。阿涟是我家公子的人。你不能觊觎。不然又要全身都是窟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