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四章 陛犴进京

    涟漪见容璧似乎很是在意这个问題。便笑道:“不必在意这个问題。天下苍生怎么可能需要我去拯救呢。所以容璧。你不必如此介怀这个问題。”

    容寂依旧沉默。墨歌也开玩笑说:“天下苍生自然是你们男人负责。怎么也轮不到阿涟牺牲。”

    容璧终于点头说:“恩。我知道了。那今日叨唠良娣了。我阿涟这便离开。”

    容璧说完。就拉着涟漪的手离开。涟漪不明所以。见容璧表情严肃。便也不挣扎。直到两人到了公主府内部。容璧才停下。凝视涟漪。半日不说话。

    涟漪被容璧看的全身发麻。于是主动问:“容璧。怎么了。”

    “为了防止那种事情发生。你还是远离这趟浑水吧。”容璧单手揽住涟漪的肩膀。在涟漪耳边低语说。“立刻带着墨歌一同离开。因为有人要行动了。”

    “为何这样说。”涟漪心中也隐隐约约猜到一些。“是墨家。想通过墨歌的死來刺激赤喾。好让赤喾对付哥哥。”

    “我也不清楚。但能够确定赤喾已有反骨。我送与他的信至今沒有回应。看样子。墨歌在他心中并沒有多大的分量。”容璧另一只手也揽住涟漪的肩。紧紧搂着涟漪。让涟漪不得不扬起头。从还未开花的紫薇树下仰望星空。

    星空之上。是她前世的回忆。在哪里。她ai帝喾ai的疯狂。可以放弃生命。帝喾也ai墨歌。可以为她放弃一切资本。

    帝喾是修为最高的帝子。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天帝。可是他却ai上了妖nv墨歌。多么讽刺。愿意放弃这些引以为傲的资本。只为和墨歌在一起。

    墨歌也同样不让。愿意抛弃所有修为。放弃妖界公主的身份。喝下九死一生的洗髓露。只为成一个小仙。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帝喾身边。

    转世之后。她忘不了。墨歌也沒忘。帝喾那就更不可能忘了。

    所以。赤喾的心中。天下比墨歌重要的多。

    涟漪小声说:“容璧。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你错了。墨歌在赤喾心中的分量不是你我能够想象的。赤喾可以为了墨歌做到那一步。绝对超乎我们的想象。”

    听涟漪如此说。容璧便趁机接道:“那么阿涟。墨歌就由你來看护了。你以出去散心为由。悄悄带墨歌离开京城。剩下的。我会为你们安排妥当。”

    容璧又说:“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们两人离开了京城。也不要参与京城的一切。若有消息。我会派人來找你的。”

    涟漪听完。便用力的推了推容璧。容璧松开了手。静静的看着涟漪。也不再劝告了。似乎已经能够预测涟漪会答应。

    涟漪咬滣。最后还是妥协说:“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京城若出了什么意外。你定要通知我。我会尽全力帮忙。绝对不添乱。”

    “只要看好墨歌。就是最大的忙了。”容璧笑道。然后看了看天Se说。“最近。我会去准备你们在京城外的一切。你可以和墨歌多出东嗊走动一下。防止大家起疑。”

    涟漪点头。说:“不要离京城太远。也不要让我们在那里呆太久。行不行。”

    “行。”容璧脸上又挂着经年不变的笑容。然后把涟漪送回了东嗊。毕竟。他今晚有事。不能守在公主府。而公主府的防备还不算强。还是把涟漪送到东嗊更合适些。

    站在东嗊门口的涟漪望着容璧离开的背影发呆。第一时间更新 容璧。定是更在意江山天下吧。

    容璧的背影消失在不远的Y影处。涟漪盯着那P昏暗发呆。

    若是为了天下人牺牲。也算是有意义的

    突然。Y影处走出一个人。光线S在他的脚上。不同于平常百姓穿的布料材质。而是P革一般的长靴。涟漪皱眉。猜测此人不是普通人。

    他又跨出一步。可以看到他衣摆上繁琐的饰品。但走路却不带一点声音。涟漪警惕的退后两步。而东嗊的护卫也chou出了佩剑。盯着那个人。

    那人再走一步。上半身也露出。只有一个头还处在Y影中。涟漪上下打量此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的衣F配饰一看便知不是陈国的人。涟漪皱眉。猜不出此人來历。

    终于。这人再跨一步。妖媚的脸从暴露在光线下。涟漪立刻记起他是谁。是陛犴。

    听说。陛犴已经是猃狁国的王了。他怎么会來陈国京城。难不成有什么图谋。

    想到这里。涟漪立刻捏住袖中藏好的刀P。笑着问陛犴:“不知猃狁国国王何时來陈国。我们竟不知。真是有失远迎。望恕罪。”

    陛犴继续向涟漪走。步履轻缓。笑着说:“來见一见涟漪公主而已。公主艳绝天下。在下一见倾心。导致寝食难安。如今一來。只为见公主天颜而已。”

    涟漪只是淡淡的笑。然后说:“既已看见。那请回吧。”

    陛犴却摇头说:“我才刚來京城。若就离开。很是不妥。而我越是见公主天颜。就越是不想离去。思君之心。日月可鉴。”

    涟漪却不想和陛犴继续袭掰了。于是说:“既然您不辞辛劳大驾光临。我们陈国必定是要好好款待您的。我这便去通知皇上。让皇上为您安排洗尘宴。”

    “不必。”陛犴笑着说。“不必叨唠皇上。我只为公主一人而已。”

    “那可不行”涟漪还沒说完。陛犴就凑到涟漪身边说:“信不信我把你身边的人都杀光。”

    涟漪立刻闭了嘴。陛犴又笑了起來。说:“我也就是在京城玩J天。J天之后就走。毕竟。很快京城就会一P混乱。我可不想伤了自己。”

    涟漪紧盯陛犴。若陛犴知道京城会一P混乱。那他必会趁乱攻击陈国。不行。绝对不能让猃狁有机可乘。

    陛犴又笑着说:“公主。你在想什么。是不是也怕受到波折。其实。我这次來的最终目的。就是带你走。不让你收到半点伤害。”

    涟漪被陛犴妩媚的表情弄的JP疙瘩全起來。于是搓了搓双臂说:“您想多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现天Se已晚。更深露重。我就不陪您了。”

    涟漪说完就要关门。陛犴却按着门说:“不留我吗。我刚來京城。只认得这里了。若你不留我。只怕我今夜是要露宿街头了。难不成这就是你们陈国的待客之道。”

    涟漪被陛犴折磨的不耐烦。便对一个护卫说:“你带猃狁王去京城内最好的客栈。若他还是不满意。就带他去烈艳阁。实在不行。就送入皇嗊。”

    “烈艳阁是什么。”陛犴好奇问。涟漪立刻笑道:“好地方。男子都很喜欢那儿。我想猃狁王您是男子中的男子。必定也会喜欢哪儿的。”

    “哦。是吗。”陛犴猜出烈艳阁是什么地方。但还是笑道。“既然涟漪公主赞我是个真汉子。那我必定是要在那儿住上一晚才行。”

    陛犴说完。就跟着护卫离开。让涟漪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向东嗊内走去。东嗊的门也缓缓关上。

    也不知。那陛犴打了什么算盘。为何要提醒自己。他知道京城的一切。这样不是让陈国防备着他吗。

    但是。即使她知道了又能如何。能够阻止京城发生暴乱吗。不能。她只能远远躲开。不妨碍别人。

    看样子。陛犴已经把所有情势给掌控了。自然是有恃无恐。

    这也说明。陛犴在陈国安cha了多少探子。定是数不胜数吧。

    如果真是那样。陈国真是岌岌可危。

    可是涟漪知道。她无能为力。知道这些又如何。能够阻止吗。不能。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G看G等。

    涟漪突然敬佩起青俍皇后。在那个动乱的年月里。她以一当十。深谋远虑。不仅不会给梁武帝添麻烦。甚至是为梁武帝出谋划策解决问題。

    涟漪觉得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愈在心中。

    涟漪突然想起多年前的容璧。看着容钰被欺负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感觉。想护着容钰却无能为力。最后只能承认自己是天底蟼愵无用的人。然后从此改变自己。变成世上最有用的人。可以承担所有羽任。

    躺在床上的涟漪睡不着。只能看着细心雕绘的红木床发呆。在快要破晓时才沉沉睡去。

    第二日涟漪醒來时。都已经到了晌午。墨歌好奇问:“怎么起的这么晚。容公子说要带我们逛京城呢。”

    涟漪煣了煣酸胀的眼睛。疲惫说:“那他人呢。”

    “他说不打扰你休息了。他有事便离开了。但留了个小厮为我们付账。”墨歌指着不远处恭恭敬敬的小厮说。

    涟漪点头。然后问墨歌:“歌儿。我们过J日出城吧。每日呆在京城也腻味了。就当陪我行不行。”

    “自然可以。”墨歌说完。就拉着涟漪的袖子。小声问。“阿涟。如今我身T也好了。什么时候才能去剑阁城找阿喾呢。”

    涟漪看着墨歌满怀期待的双眼。不知该怎么回答。墨歌至今还不知道赤喾要谋反。要为了她而谋反。

    涟漪不由问:“歌儿。若赤喾要谋反。我们要利用你挟持他呢。你会不会怪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