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当街殴打

    时间还早。天刚露出鱼肚白。一切都沒有沾染人气。豫章王府。易水寒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汗水。然后用帕子仔细的擦拭他的银Se长枪。怕汗水腐蚀长枪。

    汗水渗透了易水寒的麻布短打。他已经练了一个多时辰的长枪。而整个豫章王府还笼罩在沉睡中。

    擦拭完长枪之后。易水寒才提着长枪打算回房。沿途路过赤喾的房间。便听到一声声的呼唤:“歌儿歌儿”

    易水寒停下步子。转头问守夜的丫鬟:“王爷又说了一整夜的梦话。”

    “是。”丫鬟担忧说。“已经连着好J夜了”

    易水寒把长枪递到丫鬟面前。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丫鬟不懂。茫然的看着易水寒。易水寒便把长枪塞到丫鬟手中。丫鬟立刻被十J斤重的银枪给压弯腰。愁眉苦脸的看着易水寒。易水寒却不管丫鬟的身量是否拿的动长枪。推开房门便走了进去。

    房内有淡淡的薰衣C香味。看样子。赤喾燃了安神香。却还是睡不安稳。

    易水寒走到赤喾床畔。便看到赤喾大汗淋漓。比自己更甚。易水寒皱眉。伸手放在赤喾额头上。滚烫的温度让易水寒心惊。他立刻唤道:“快去传大夫。”

    门口的丫鬟抱着银枪。一时犯了难。不知该做什么。因为这银枪是易水寒最喜欢的。不可以随随便便丢在地上。

    而易水寒见赤喾T温实在太高。便想打盆冷水为赤喾降温。一出门便看到丫鬟抱着银枪一脸的纠结。却迟迟不肯去传太医。易水寒立刻吼道:“还愣着做什么。去传大夫。”

    那丫鬟吓得立刻把银枪抛在地上。撒腿向外跑。易水寒也沒有捡起平日里最最在意的银枪。而是先去打水。然后端着冷水跨过银枪。再次來到赤喾的床畔。

    赤喾依旧在不断的呢喃。但声音已经小了很多。易水寒听不清赤喾在说什么。也不想听。便浸S了帕子。然后拧G贴在赤喾的额头。

    易水寒再拧了一块帕子。第一时间更新 为赤喾擦了擦汗S的脸颊。做完一切。大夫也到了。匆匆忙忙的跪下。说:“C民來晚了。望赎罪。”

    “为王爷诊脉。”易水寒起身。让大夫更好的观察赤喾的状态。但依旧不放心。又唤丫鬟把全剑阁城的大夫都给叫过來。毕竟。剑阁城的一切都比不得京城。也不知赤喾鏡贵的身T挨得挨不住。

    望着赤喾苍白的脸。站在一旁的易水寒不禁联想到洪都王死时的脸庞。两人的容貌太过相似。 易水寒一时竟分不清。

    易水寒记得。刚來剑阁城时。他也常常发烧生病。都是洪都王日日夜夜守在床边照顾他。每当他睁眼时。看到的都是洪都王憔悴的脸。他忍不住的痛恨他这样孱弱的身T。

    是了。他曾经也是穿着纨绔吃着膏粱的贵族子弟。如今。他已经被打磨成边塞铁骨铮铮的儿郎。

    在京城的日子。养尊处优、钟鸣鼎食。浮华的就像是一场梦。易水寒偶尔回想。会都觉得不真实。或许。真的只是浮生一梦。

    大夫也为赤喾诊好了脉。然后颤巍巍的说:“王爷似乎是染了风寒。但又不像。C民也不能够确定。”

    “嗯。等别的大夫看了。你们商讨一下再做结论吧。”易水寒又打S帕子。盖在赤喾额头上。只见赤喾的嘴滣已经烧了G裂了。易水寒又用G净的手帕润S赤喾的嘴滣。而赤喾依旧在喃喃。声音大了一些。他说:“天雷洗髓露阿涟歌儿”

    易水寒不懂。却好奇赤喾说的是什么。便俯下身。仔细听赤喾的梦呓。

    赤喾的声音忽高忽低。易水寒只能断断续续滇濤到:“为什么要引天雷为什么要用洗髓露我不想当帝子了歌儿。我们走”

    易水寒皱眉。完全听不懂赤喾在说什么。引天雷。洗髓露。是什么东西。为何他从來都沒有听过。

    这时。别的大夫也來了。易水寒只能退开。然后细细咀嚼赤喾刚刚说的话。第一时间更新 赤喾说。他不想当帝子了。要和墨歌走。

    易水寒情不自禁的用鼻子哼气。心中暗讽。不当帝王。为了墨歌愿意放弃皇位。可笑。真是可笑。

    前J日。容璧的书信便送到了豫章王府内。他瞒着赤喾把这封信给压下。然后悄悄的处理掉。不仅这封信要被他处理掉。就连墨歌他都要处理掉。因为。她实在是太会阻碍赤喾了。

    只要和墨歌有关。赤喾就可以抛弃一切。别说皇位。就连生命都愿意放弃。他易水寒怎么可能允许赤喾在最后一步。在算计了那么多的前提下。牺牲了那么多的情况下。因为一个墨歌而满盘皆输。

    易水寒的心底难以遏制的升起了杀意。要杀掉墨歌。只有这样。才能B迫赤喾一直厮杀下去。直到到达终点。

    杀了墨歌那个眉眼弯弯。笑颜如花的nv子。

    易水寒的心不自主疼了一下。那个少nv。拥有一双G净的眼眸。疾恶如仇。明辨是非。而今看过无数的污秽。也不知是否染上了俗尘。

    他还记得。刚十三岁的他被墨歌给暴打过一顿。原因不过是他的一群狐朋狗友看中了一个平民姑娘。借着送他生辰礼物为由想要占那姑娘的便宜。他站在一旁不发一言。看着他们不断调戏姑娘。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墨歌不知从那里窜出來。二话不说便抬脚踹上易水寒的肚子。易水寒沒有防备。被踹倒在地。捂住肚子蜷缩成一团。墨歌的举动震惊住在场所有人。

    在踹了易水寒一脚之后墨歌还不解气。继续挥着粉拳攻击易水寒。那群狐朋狗友也不敢惹丞相的宝贝nv儿。只能在旁边G巴巴的劝架。最后还是墨家的奴仆看不下去了。架起墨歌想要把墨歌送回墨府。

    暴打易水寒一顿的墨歌还不解气。不断的挣扎着。转头恶狠狠瞪着易水寒。还骂骂咧咧道:“你个人渣。就知道欺男霸nv。下次再见到你这样。我一定打死你。”

    街上所有人都目送着墨歌离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沒有人扶起躺在地上的易水寒。在墨歌离开之后。那些狐朋狗友才记起易水寒。但易水寒已经被墨家的人给送回易家了。

    敷Y时疼的嗷嗷叫的易水寒永远记住了墨歌。记住了她那双疾恶如仇的双眼。还有恶狠狠的拳头。易水寒不禁握紧双拳。 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定要好好锻炼身T。然后把墨歌打到哭。要她哭着求着。求他愿谅她。

    看到一身伤的易水寒。易夫人很是生气。说要找墨家理论。墨歌那小蹄子竟然敢当街殴打她的宝贝儿子。这要易水寒怎么有脸做人。怎么娶媳F。

    刚过十三岁生辰的易水寒早就懂了男nv之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那些酒R朋友不是拉着他去赌坊就是去青楼。但易水寒只偏ai赌。喜欢那种刺激的感觉。博上所有。不留退路。看是粉身碎骨还是凤凰涅槃。

    而另一些人更加偏ai上青楼。易水寒偶尔也会跟去。却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任由那些nv子对他施尽诱H。却也沒有一点想法。

    因为实在是太无趣了。赶着扑上來的nv人。一点意思也沒有。

    他是京城中炙手可热的易家大少爷。沒人不想巴结笼络他。沒有哪个nv人不想嫁给他。易夫人是这样告诉他的。他也深信不疑。直到被墨歌暴打一顿。

    每当他想起被当街殴打的屈辱时。墨歌疾恶如仇的双眼就会出现在他脑海中。沒有仰慕。沒有娇琇。反而是满满的厌恶和不屑。当时的易水寒感到不可思议。

    那时的他打赌。他定要让墨歌为此付上代价。

    平日里易夫人常问易水寒。喜欢怎样的nv子。好给他留意介绍。等年纪到了就成家。生一个大胖娃娃。然后立业。

    原先易水寒听到这样的话。都极为反感。那些nv子有什么好的。而这次。他想起了那双疾恶如仇的双眼。他忍不住想。若是把她娶回來。nv子以夫为天。她不是任他欺负。

    只可惜。沒过多久。易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再也沒有可能娶墨歌。甚至连看一眼墨歌的可能都极小。

    在剑阁城的J年里。他渐渐把京城的日子给遗忘。墨歌自然也被抛在脑后。但沒想到。墨歌自己跑來剑阁城。唤起了他曾经所有的回忆。

    站在城阙上的他。拿着叶子吹奏《易水送别》。这是在來到剑阁城之后学的。是一些老兵教他的。而那些老兵也不知魂归何处了。J年一晃而过。

    赤喾知道他在回忆过去。也拿着叶子吹奏 《击筑歌》。似乎是想把易水寒引为知己。但那时候的易水寒却在嘲笑。嘲笑荆轲真的值得高渐离这个知己隐忍负重,为故人遗志不惜拼命刺杀秦始皇。最后命丧H泉吗。

    而今。易水寒依旧觉得不值得。但对于赤喾。他愿意拼劲全力推他坐上那个至高位。让他睥睨众生。站在权力的颠峰。

    所以。他绝对不会允许墨歌这个绊脚石存在。他甚至要墨歌成为赤喾向前浴血拼搏的助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