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相约百年

    “好了。可以睁开眼了。”容璧的声音带着笑。“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我还想给你一个惊喜。”

    涟漪睁开眼睛。便看到容璧指尖捏着蒲公英的白Se绒mao。双目颔笑的着看着她。涟漪环顾四周。看着漫坡的蒲公英说:“沿着小径就到了。为何要在这里建一个坡呢。还有这么多的蒲公英。”

    “这里本來就是一个坡。开满了蒲公英。我不舍得毁掉。便留了下來。是不是很好看。”容璧挥手。举目示意涟漪看山顶。山顶上有十J棵紫薇树。树下全是雪白的蒲公英。

    涟漪慢慢走上坡顶。衣袖衣摆轻抚过蒲公英的花朵。沾染上数不尽的白Se绒mao。又有一阵风刮过。第一时间更新 让蒲公英的种子飞了漫天。

    容璧突然说:“阿涟。听过蒲公英的传说吗。”

    还沒爬上山坡的涟漪停下步子。然后蹲下。轻轻抚弄蒲公英白Se的冠mao说:“沒有。但想來应该很悲伤吧。毕竟。它的花语是不能停留的ai。”

    “也不全是。有好有坏。”容璧也蹲下。看着微风下的蒲公英。蒲公英轻轻的摇动。似乎很快就要妥离痉叶。“但我只清楚的记得一个传说。确实是个悲伤的故事。”

    “说來听听。”涟漪很是好奇。什么传说竟然让容璧为之动容、记忆深刻。

    容璧扶住蒲公英摇摇Yu坠的痉叶。说:“这个传说并不出名。若你喜欢。我可以为它加上一个美好的结局。然后让它永传于世。”

    “你先说。有些故事。也只有悲剧才美丽。”涟漪抬眸。看着容璧认真的说。“就如《青梁悬想》。我沒觉得那个结局很美好。”

    容璧不自禁的捏了捏涟漪的脸。说:“你更喜欢光武帝是吗。”

    “嗯。”涟漪点头。即使她知道光武帝赤城是不对的。但她还是更喜欢赤城那样的男子。

    “我懂了。”容璧笑着点头。也沒有指责赤城的不对。也沒有问涟漪为何。便转移话題说。“好了。我开始说蒲公英的故事了。”

    容璧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才说:“传说啊。有一个姑娘。叫公英。父亲姓蒲。连起來便是叫蒲公英。蒲公英的家境普通。但蒲公英深ai着一个少年。而那个少年的家境却十分优渥。蒲公英觉得自己配不上。便总是躲在角落里。窥视少年。”

    “她原是想这样一直看着他。等他有一天发现自己。发现有一个傻傻的姑娘这么深ai她。可那少年却得了一种怪病。如不及时治疗就会死。想要治病就必须去遥远滇濎山。采那冰峰上的雪莲才行。这势冄公英不顾所有人的坚决反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毅然决然滇潳上了艰难的征程。为了救回心上人的生命。她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

    “何必。”涟漪突然说。“何必牺牲了一切。不顾家人的感受。她竟如此愚昧。”

    容璧惊讶于涟漪的见解。竟一时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气氛有些尴尬。蒲公英也停止了摇摆。风也歇了步子。

    见容璧不继续说话了。涟漪似乎也觉得自己太过较真。于是接口问:“然后呢。她拿到了天山雪莲吗。”

    容璧点头继续说:“她经历千幸万苦终于到了天山脚下。却遇到了守护雪莲的神nv。神nv告诉她:你要拿走雪莲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从此L迹天涯。不能在一个地方多做停留。”

    “她必定是答应了吧。”涟漪笑着摇头。说。“不能在一个地方多做停留。也不能在少年的心里永远驻扎吧。”

    “是。她答应了。为了自己挚ai的少年。蒲公英答应了神nv滇濙件。从此开始了漂泊的旅程。而少年也因此得救。却不知有一个少nv为了自己做出了如此大的牺牲。于是娶了别的少nv。从此过上了平静却美满的生活。”

    “美满吗。”涟漪茫然。“他会不会记得。有一个姑娘会躲在角落里窥视他。而今却再也见不得了。”

    容璧只是笑。继续讲蒲公英的故事:“蒲公英一直在流L。偶尔会回到少年。不。已经不是少年了。而是垂垂老矣的老头身边。听着老头说曾经的故事。然后送上虔诚的笑容。再次远去。”

    “老头会望着蒲公英的背影说:怎生得这般眼熟。等老头去世的时候。听到消息的蒲公英化成了一株植物。她的种子在风的吹拂下四处飘散。花儿开边了大江南北。成为最最普通的路边野花。”

    涟漪嗤之以鼻说:“又是为了再见那个男子吧。也幸亏了她要到处奔波。才有可能遇见那个男子。”

    容璧听出涟漪的不屑。很是好奇问:“阿涟。你不觉得感动吗。”

    “不觉得。”涟漪摇头说。“我只是想问一问蒲公英。她有沒有想过要留在蒲公身边尽孝。”

    容璧若有所思。但很快就想清楚了。于是说:“蒲公英就算不救少年。也要嫁人。还是不能在蒲公身边尽全孝的。”

    涟漪也想起來了。nv儿终归是要嫁人的。父母心中清楚。便不会对蒲公英的行为有太多的怨念。涟漪只得随意的哦了过去。不再纠结这个话題。

    容璧拉着涟漪站起來。继续向坡上走。说:“容府的紫薇花我都移到公主府了。第一时间更新 你觉得如何。”

    涟漪刚想回答无所谓。便想起甄哥所说的。不能说无所谓。不然会伤了容璧的心。毕竟。他花了如此多的心思在公主府上面。她应该感谢他。

    “很好。我喜欢。”涟漪兴致缺缺。只觉近距离接触的山坡。不如第一眼看到时那般惊艳 。但因容璧拉着。涟漪不好拂了容璧的面子。便跟着容璧上坡。

    很快。坡顶就要低于头顶。涟漪加快了步子。想要看看山坡后面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坡顶越來越靠近。视线也越來愈宽广。山坡后面发出刺眼的白光。涟漪用手遮住眼睛。然后从指缝看山后的景Se。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见波光粼粼的湖泊上开了好J朵莲花。JP荷叶围着荷花。最为新奇的是。湖泊旁有一块硕大的碧石。和涟漪画中的场景非常相似。

    涟漪惊讶回头看容璧。容璧也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把油纸伞。打开撑在涟漪的头顶说:“油纸伞我已经给你修好了。既然收了我的油纸伞。是不是要嫁给我了。”

    涟漪摇头说:“不好。说好了。再等两年。”

    容璧也不气馁。笑说:“也就是说。你不会随随便便和修竹离开。要再等两年对吗。”

    涟漪点头。说:“我还想再陪哥哥嫂嫂两年。以后再做打算吧。”

    “好。”容璧把油纸伞收起來。递给涟漪说。“这次记得收的仔细些。不要再压断了。它很美好同样也很脆弱。”

    涟漪搂着油纸伞。向湖泊走去。容璧立刻跟上。问:“和你的画相比。如何。”

    “还差一个临风飞去的男子。”涟漪笑道。“待你有这样的背影了。我也为你画一幅。”

    容璧摇头。从涟漪身后环住涟漪的腰。头搭在涟漪的肩上说:“我來画你。”

    涟漪注视泛着日光的湖泊。看见了水中自己和容璧的倒影。思绪不自主的回到了前世在天庭时的日子。 帝喾也曾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她身后。她满怀心思的说: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阿涟。阿怜。修竹说她不必自怜。所以叫她漪儿。

    涟漪不禁又想起修竹。如今。只要她一想到赤喾。很快就能联想到修竹。他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涟漪心中刚刚涌起的酸涩很快就被平复。

    容璧见涟漪望着水中的倒影发呆。便说:“想到了什么。这般痴迷。”

    “沒什么。就是在想。这样安宁的日子。还能多过久。”涟漪掩盖了心中的真实想法。却说出心中另一个担忧。“最近总觉得心慌不安。”

    “我也是。但还是尽量让自己安静下來。毕竟那样的感觉确实不好受。”容璧又想起赤喾。信寄出去已经过了快十日。却沒有任何消息回复回來。也不知赤喾是沒有看到还是在做思考。甚至是不打算答应他们滇濁议

    涟漪轻轻挣扎了一下。便从容璧怀中挣妥出來。转身看着容璧说:“我不知道我在不安什么。你呢。”

    “沒什么。”容璧不想涟漪为国事担忧。便说。“估计是平日里狐疑惯了。 现在安宁了心中反而觉得不舒坦罢了。”

    “多虑伤肝。耗气血。所以容璧。以后别想那么多。”涟漪担忧说。容璧却反过來嘲笑涟漪。笑道:“你想的不比我少。也不知谁活的更久些。”

    “怎么也要百岁。”涟漪笑着说。“所以。现在就要好好ai护身T。才能活到百岁。”

    “那好。我们约定活到百岁。即使九十七岁死。也要在奈何桥上等三年。相约定百年。好不好。”容璧的双眼紧盯涟漪。等着涟漪肯定的回答。

    涟漪不忍让容璧的双眼染上不虞。便斟酌用词说:“好。定百年。都要活到百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