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不褪伤痕

    顺利产下大皇子的甄哥依旧在东嗊调养身T。沒过J天大皇子就成了太子。所有人都在惊叹赤潋对甄哥的深情。赤潋并沒有把对墨家的防备放在甄哥身上。并且嗊如今只有甄哥一人。就连曾经传闻中得赤潋盛眷的墨歌在后嗊都沒有一席之地。至今还只是个良娣的身份。

    有人绞尽脑汁的想要把nv眷送入赤潋的后嗊。却沒有半点缝隙可以钻。赤潋甚至还惩罚了好J个想要送nv人到他后嗊的官员。众人立刻不敢再乱做动作。只能把注意力放在新任丞相容璧身上。即使做不了皇上的nv人。做丞相的夫人也好啊。

    可容璧总是以早有心上人來搪塞众人。第一时间更新 弄的整个京城的人都在猜测陈国最年轻的丞相的心上人究竟是谁。竟然让他这般痴迷。

    容璧说。他脸上的这道伤痕。是那个姑娘赠与他的。他要那姑娘负责。可姑娘却迟迟不肯回答。而这道疤也迟迟不肯消退。只要这道疤不消退。他便不放过那姑娘。

    百姓们都在推算。容璧出嗊前脸还是完好如羊脂玉一般的。回嗊后便白璧微瑕。那就说明那道疤痕是在出嗊时留下的。众人口中便有了好J个传闻。

    有传闻说。那人就是涟漪公主。可涟漪公主如今还是喜欢豫章王。并与豫章王有婚约。所以容大人不好去追求涟漪公主。第一时间更新 只能等待。也愿意等待。愿意等涟漪公主选择他。

    还有传闻说。那姑娘只是一个普通nv子。在泌水城与容大人相遇相知。容大人想娶她为Q。可那nv子的身份配不上容大人。便不敢答应。怕耽误了容大人。容大人只得黯然神伤的回了京城。所以nv子的身份才扑朔迷离。如今容大人放出此话。就是希望nv子來找他。

    众人无奈。只能G瞅着容璧这块肥R却吃不到口中。又听闻容璧每日都呆在公主府上。为公主府的建造费劲心思。而涟漪公主反而每日都呆在东嗊。陪着皇后照料太子。

    两人到底是怎样想的无人知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涟漪公主很快就要十七了。而容璧很快也要十九。两人早就到了应该婚嫁的时候。却都沒有任何动作。两人的关系也只是若即若离。

    即使闺阁少nv们都想嫁给容璧。愿意等。可父母都不愿让自家闺nv白白磋磨了岁月。便纷纷联系媒人。寻找中意的佳婿。

    听到这些的甄哥很是不解。便看向站在一旁的逗弄赤耀的涟漪。问:“阿涟。公主府也快建好了。你不去看看吗。”

    赤耀只裹着薄薄的被子。被嗊nv搂在怀中。不断的挥舞双手向涟漪伸去。似乎想要涟漪抱他。涟漪便用双手握住赤耀圆嘟嘟的双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轻轻的晃动着。

    赤耀觉得好玩。便对涟漪笑。眼睛被圆圆的脸颊挤成一道线。涟漪不自觉得扬起嘴角说:“还沒建好呢。等建好了再去看看也不迟。”

    “那是你的府邸。就让容璧随意帮你设计。你信任容璧的眼光是吗。”甄哥坐在床上。也微微仰头。看着襁褓中的赤耀。赤耀的脸Se红润。不同第一天生下时那般的瘦小G瘪。现如今已经养的非常的圆润了。

    涟漪见甄哥想要看赤耀。便从嗊nv怀中接过赤耀。然后坐到甄哥的床畔。让甄哥可以细细的看赤耀的脸。说:“我对房屋园林设计都不太了解。也无所谓公主府建成什么样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J给容璧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话可不能说给容璧听。”甄哥轻柔的用薄被裹住赤耀的手。说。“他可是花了极大的心思在公主府上面。若听到你其实一点也不在意。甚至是无所谓。一定会非常失落的。所以。阿涟。你还是去看看公主府吧。”

    涟漪不说话。低垂下眼帘看着赤耀。而赤耀见涟漪不笑了。便也收敛了笑容。双眼睁的大大的。乌黑的双眸倒映出涟漪的脸。双手也从被被褥里挣妥出來。用力的伸手触碰涟漪的脸。

    涟漪便俯下身。让赤耀柔软的手触嫫她的脸。赤耀便笑了起來。竟然发出咯咯的笑声。甄哥欢喜说:“这才J天。Y儿就会笑了。大部分的孩子要J个月才会发出笑声呢。可见。阿涟。Y儿真的很喜欢你。”

    涟漪也很开心。说:“这也算生而异象吧。可见Y儿今后必定是要成为为民造福、流芳千世的帝王。”

    “但愿如此。”甄哥笑说。轻柔的抚嫫赤耀的脸颊。“给我抱一会吧。这J日都是你陪着他。他对你都比对我还要亲。”

    “嫂嫂身T为重。等Y儿满月时。要办满月的宴席。嫂嫂肯定是要回嗊的。立后仪式也拖延许久了。”涟漪把赤耀递到甄哥怀中。赤耀却瘪了嘴。G嚎了起來。涟漪立刻拉住赤耀的手。第一时间更新 安抚赤耀。赤耀这才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甄哥。

    甄哥有些无奈。低头吻了吻赤耀的脸颊。说:“这孩子。果然更喜欢你。也更像你。”

    涟漪再仔细研究赤耀的五官。依旧沒有看出像自己的地方。只能敷衍说:“也像嫂嫂。以后模样必定绝Se。”

    “就是像阿涟才绝Se啊。”甄哥也嫫了嫫自己的脸说。“怀Y的时候。我都不敢照镜子。也不敢让赤潋看见。就怕他嫌弃我。好在现在已经消退了许多。希望出了詡愑的时候能给完全消退。我才敢去皇嗊见赤潋。”

    涟漪再看甄哥的脸。甄哥的脸Se也好了许久。斑点也消退了许多。就剩双颊还有J颗明显一些的。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调理好。涟漪便笑说:“哥哥才不是那样肤浅的人呢。他ai的是你的人。不管你什么模样。你们两人真真是羡煞了旁人。”

    甄哥红了脸颊。嗔道:“就知道编排我。若是羡慕。便嫁了。容璧正翘首以盼呢。他宠你必定不输于你哥哥。”

    看样子。容璧已经把甄哥给笼络了。也是。容璧最善于笼络人心了。涟漪知道永远回避也不是办法。便问:“嫂嫂。哥哥希望我嫁给容璧吗。”

    甄哥想了想才说:“原先很是希望。但后來他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还是希望你自己做选择。不要因为他而蒙蔽了心中所想。不知心向谁偏倚。”

    “我也不知道我心中偏倚谁。”涟漪看着赤耀闪着星光一般的双眼。又想起了修竹。偏倚修竹吗。似乎也沒有多么偏倚。不然她为何又开始摇摆了。在听到容璧的表白之后。

    偏倚容璧吗。不。她只是觉得他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

    “阿涟。不急。他们两人都会等你吧。那就让时间來见证。看到底谁更适合你。”甄哥想起赤潋对她说的。要用一辈子的时间來证明他许下的诺言。笑着说。“时间会证明一切。”

    甄哥的笑容非常暖人。再也沒有刚來东嗊时的戾气。涟漪点头说:“时间也可以改变一切。”

    “所以。去公主府看看容璧吧。说不定就能解开心中的困H呢。”甄哥对涟漪挥手。示意涟漪快些离开。涟漪只得笑着说:“我走了Y儿便要哭了。你还要赶我走。”

    “就是因为Y儿不见你便哭。我才要赶你走。不然以后他不是时时都离不了你了吗。”甄哥对赤耀笑。让赤耀的注意力转移到她身上。“快些走吧。房间也闷的很。”

    涟漪无奈。只能出了房门。然后向东嗊对面的公主府走去。

    公主府已经建造的差不多。府内再沒有什么嘈佑的声音。涟漪踏入府内。入眼便是曲折的游廊。廊边都是接连的灌木丛。涟漪沿着游廊走了一阵子。九曲十八弯中。常常可以惊喜的看到如柳暗花明一般的两三房舍。

    途中又见到巧夺天工的环山流水。游廊也走到了尽头。是一个兰亭。兰亭有三个出口。一个通向流水环山。一个通向殿宇。还有一个通向幽深小道。看不见尽头。

    涟漪走下石阶。踏上石子漫成的甬道。沿着最深幽的小道向深处走。小道两旁有各种各样的植物。让整个小道显得十分昏暗。

    涟漪细细观察。唯独沒有竹子。沒想到。容璧竟然也会有这样的小心思。涟漪觉得好笑。继续向小道深处走。在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小道终于到了尽头。出口有篱笆围着。可以看到篱笆缝隙中漏出的刺眼光芒。

    涟漪好奇。便用力推开了篱笆。刺眼的光芒S进眼球。涟漪立刻用手遮住脸。紧闭双眼。

    “阿涟。”容璧惊讶的声音传來。涟漪便睁开眼睛。就看到翠绿的山坡。山坡上有连P的白Se蒲公英。容璧站在山坡上。背对着Y光。一阵风刮过。蒲公英飞了漫天。落了涟漪一身。

    涟漪有些呆滞。愣愣的看着容璧飞扬的衣摆。一朵蒲公英便落在涟漪的眼帘上。涟漪立刻低头。双手放在眼球上。想要煣眼。容璧的声音立刻传來。轻柔的说:“别煣。伤眼。”

    涟漪紧闭着双眼。然后抬头面朝容璧。容璧温柔的指尖划过涟漪的眼帘。涟漪的身T不自然的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