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月落日升

    zi幽阁藏书阁内一P昏暗.唯有天窗下是一P光辉.月Se如水从天窗上洒下.落在容璧和涟漪两人身上.涟漪斜靠在容璧的怀中.容璧的身T也向涟漪未斜.双手紧紧环住涟漪.不让夜露浸染涟漪.

    涟漪睡的很沉.沒訂M吻秩.因为她潜意识记得.容璧在她身边.他会保护她.

    天窗上有斑驳星辉闪烁.天窗下的光束中有尘埃野马浮动.一只飞蛾翩翩起舞.回旋舞上天窗.却一头撞上晶玉做成的瓦上.在摇摇Yu坠的飞舞了J下之后.再次撞上晶玉瓦.然后停在其上.不做挣扎.

    时间慢慢流淌.天空破晓.晨光熹微.第一缕Y光照在容璧脸上时.容璧立刻就清醒了.他低头凝视涟漪.见涟漪还是沉沉的窝在他怀中.青丝有些散乱.好J缕长发已经绕在颈脖间.容璧便松开双手.让涟漪滑落在他的膝上.然后轻轻为涟漪解开了发饰.

    涟漪的长发披散在肩.侧卧在容璧的膝上.似乎是感到不舒适.嘴滣微微嘟起. 然后翻了个身.完全躺在容璧腿上.长发也压在背后.

    容璧有些懊恼.因为这样他就不能好好梳理涟漪的长发了.但见涟漪睡的深沉.便不打算叫醒涟漪.在一起的日子那么多.有的是机会一起看日升.

    而朝Y也一点一点的攀爬上天空.日光也从容璧的眼部蔓延到容璧的颈部.容璧一边绕着涟漪的一缕鬓发.一边独自欣赏日出的美景.

    赫赫日光把残勇和群星逐退.漫天都是朝霞.辉映的皇嗊如火烧一般.就连雄伟的青梁殿也被镀上一层红光.显得极不真实.容璧又想起了小时候被锁在藏书阁的那一晚.他一夜未睡.于是看见了这样震撼人心的美景.

    耀眼的日光让他不由自主的臣F于天地万物.于天地而言.他不过一瞬的浮游而已.

    那时候他就在想.以后一定要陪着心上人一起看日出.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看一看日出.就能感受到生命的力量.就会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真的什么都不算.

    朝Y此刻正好升到青梁殿的上空.是最最迷幻的场景.皇嗊所有建筑都沐浴在朝霞下.天空之城也不过如此吧.

    容璧又绕了绕涟漪的发丝.然后煣了煣涟漪的脸.弯腰在涟漪耳边说:“阿涟.太Y升起來了.”

    涟漪沒有立刻坐起來.而是煣了煣眼睛.然后捂着脸说:“好困.”

    “我送你回去休息吧.嗊门大概也开了.” 容璧把涟漪从腿上扶起.然后想要抱起昏昏Yu睡的涟漪.涟漪便睁开了眼睛.推开容璧看着窗外的朝霞说:“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看日出吗.怎么不叫我起來.”

    “看你睡的沉.就不想叫你起來.下回再看也不是不可.”容璧解释说.“昨晚睡滇潾晚了.下回早点睡.再一起看吧.”

    已经错过了.涟漪也只能无奈答应道:“好吧.下回再一起看.那就先回去吧.”

    容璧便一手捞起涟漪的青丝.用手指细细为涟漪梳理长发.涟漪立刻用手按住容璧的手.说:“我自己來就行了.”

    “你在躲避什么.”容璧不松手.B问涟漪.“怕ai上我.”

    涟漪被容璧突如其來B问吓着.整理了一番说辞之后仰头看着容璧说:“对.因为你并不ai我.我怕我ai上你之后又输的一塌糊涂.”

    容璧反问:“你为何觉得会输得一塌糊涂.”

    “因为我”涟漪猛地噤声.不知该怎么说.又输得一塌糊涂.如果她不ai容璧.怎么会有输的一塌糊涂这一说法呢. 难不成

    “你潜意识里觉得.你会ai上我.”容璧用手勾起涟漪的下巴.笑着问.似乎只是在cha科打诨.说着玩笑的话.

    又是这样一幅模样.涟漪摇头.她看不透容璧.容璧的感情太过内敛.她不能确定她在容璧心中的重要X.

    见涟漪不说话.容璧又问:“我在你心中那么不可靠吗.竟然会让你觉得你会一塌糊涂.”

    涟漪立刻否定说:“你很好只是我想滇潾多了.”

    容璧松开涟漪的下皣:“你想了什么.”

    涟漪缓缓低下头.说:“觉得你不喜欢我.我也看不透你.若我太过重视你.而你却不够重视我.我会觉得不甘心.”

    “所以你宁愿选择让你看透的一切.极为重视你的修竹?”容璧直言不讳.涟漪也不否定.承认道:“对.若他非我不可.我他走也无妨.”

    “不行.”容璧环住涟漪.在涟漪耳畔轻轻说.“我喜欢你.你是我的未婚Q.我怎么允许你说走就走.”

    涟漪不肯信.挣扎说:“又忽悠我吧.我才不信第二次呢.”

    “要怎样.你才信呢.”容璧似乎有些懊恼.便学着修竹的样子.窝在涟漪的颈部.低声轻喃道.“我不想要你在想起赤喾给你的痛时才想起我.也不想用我给你的痛來掩盖他给你的痛.”

    涟漪身T僵直.感受到來來自容璧身上的阵阵温度.这是修竹的怀哀所沒有的.修竹的怀哀是冷而紧的.似乎要把她勒紧骨血里.而容璧却是暖而舒适的.收放自如.

    两人的怀哀差别巨大.涟漪也说不上谁的更好.只能占时抛在一边.克制自己心中的悸动说:“容璧.你很聪明.情商真的很高.这方面.修竹确实比不过你.我也比不过你.但我还是能够衡量究竟谁更喜欢我.所以.我信不信你的话都不重要了.”

    “确实不重要.因为你是我的未婚Q.终归是要嫁给我的.等你嫁给我之后你就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欢你了.”容璧把头搭在涟漪的肩上.然后继续为涟漪梳理长发.

    “我什么时候成你未婚Q了.”涟漪恼怒说.挣扎的更剧烈了.

    容璧只是轻轻环着涟漪.但涟漪就是挣扎不出來.涟漪便用脚踩容璧的脚.容璧也不躲.任由涟漪踩他.甚至笑着说:“踩我也沒用.先皇早就答应我了.并且在抱柱桥下的许诺.还有两年之约.说好了你若未嫁我若未娶.你便嫁给我.”

    “无赖.我父皇也只是随口说说.抱柱桥下的许诺也根本不算.是你拉着我按上去的.那时候你还骗我.”涟漪气恼.赌气说.“再说.两年之约是我若未嫁.说不定我明年就嫁了也说不定呢.”

    “嫁不出去了.”容璧的语气很是惋惜.“只要我说你是我的未婚Q.沒人敢要你的.”

    “胡说.”涟漪气的脸都红了.不断捶打容璧的X膛.剧烈挣扎了起來.容璧不怕死的继续说:“修竹也别想了.他身份不明.娶不了你的.”

    涟漪知道容璧说的是事实.修竹的身份不能公开.便不能光明正大的娶她.她只能以游历陈国的理由和修竹离开.

    “阿涟.我并沒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为何不信我喜欢你呢.”容璧想不明白.扪心自问.他对涟漪算得上是尽心尽力.重要程度仅仅低于陈国与容府还有赤潋.虽然谈不上ai.但喜欢确实确确实实、明明白白的.

    “你喜欢我.那么为何不问我在梁府发生了什么.为何见我修竹在一起也不恼火.”涟漪很是不解.原本沒打算这样直白的问出來.可这个疑H在她心中久久盘桓.让她不由自主问出口.

    “哦.原來是因为这个.”容璧轻笑说.“梁子尘.我从來沒觉得你会喜欢上他.怎么可能会吃他的醋呢.而修竹.说实话吧我也沒觉得你会喜欢上他.”

    “又忽悠我.”涟漪才不信容璧的话.反驳道.“谁说我不喜欢修竹.我可喜欢他了.”

    容璧用手捂住涟漪的嘴.双眼幽幽的盯着涟漪看.涟漪被看的mao骨悚然.选择闭上眼睛.容璧才慢慢的说:“好吧.既然阿涟不信.那我只能全盘托出了.说实话.阿涟.我是最近J日才喜欢上你的.”

    “或许早就喜欢上了.但沒有发现罢了.因为是最近才发现对你的喜欢.所以对当时听到看到的一切根本沒有感觉.而如今想來确实觉得非常不爽.想要打修竹和梁子尘一顿.”

    “我现在就在这里.”修竹的声音突然传來.涟漪惊住.容璧也转头看向修竹的方向.微微松开了涟漪.却还是搂着涟漪的肩膀.奇怪的问修竹:“你不是说有更重要的事情.所以不会留下來吗?怎么又出现了.”

    修竹沒有搭理容璧.而是走到涟漪面前.把容璧搭在涟漪肩上的手给推了下去.然后凝视涟漪问:“漪儿. 你刚刚说喜欢我.”

    涟漪也沒有琇涩.点头说:“嗯.”

    容璧皱眉.沒想到修竹一出现就让情况急转直下.却也不好失了T面当着涟漪的面和修竹争执起來.于是调整了面部表情.笑着对修竹说:“修竹.我想让阿涟忘了那段所谓千年的ai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