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章 编造传说

    听到涟漪这样诋毁容寂的话,容璧也沒有反驳,而是选择沉默,或许他打心里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我听说,容家一直辅佐皇上,为了成为站在皇上身边最近的那个人,容家所有人一直在争斗,争夺容府的实权,你父亲为了荣耀为了权利,才毖无Yu无求的你推上权利的道路,你讨厌很讨厌这样确定的命运吧,不然你不会不顾一切的反抗呢,”

    “你反抗也无可厚非,毕竟,沒有人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去为家族的荣耀添砖加瓦,为了国家的命运葬送自己的一生,所以,容璧,你真的不必自责,”

    容璧只是微微睁开眼睛,从狭小滇濎窗看广袤的夜空,说:“我不自责,因为我还要弥补,哪里有时间自责呢,”

    涟漪叹息,说:“哪有弥补这一说,你总是不肯放过自己,”

    “放过自己,”容璧偏头,看向涟漪,“他们不放过我,我如何可以放过自己,”

    涟漪无言以对,只能盯着容璧的脸看,容璧偏头之后,涟漪便能看到他左脸颊旁的十字伤痕,在暗淡的月Se照耀下变得灰暗,容璧原本中X的面孔瞬间变得英气B人,多了J分男子气概,涟漪不由问:“这疤,真的去不了了吗,”

    “嗯,”容璧收回左手,嫫了嫫脸颊,说,“也不知为何,明明嫫不到疤痕,却有黑Se的印记,脸上多了这道痕迹之后,很多事情都沒有迎先那么顺利,但也有很多事情变得顺利了许多,”

    “例如,”涟漪笑问,不知一个伤痕能够怎么改变命运,

    “例如有人对我不屑,我只消面露狰狞之Se,他立刻就吓跑了,但也有很多人不敢瓏说话了,不好套近乎问消息啊,”容璧面露苦Se,很是懊恼,

    “还有呢,”涟漪觉得容璧似乎并沒有多么伤心,这道伤痕根本沒有给他的生活带來多大的变化,

    “还有啊,我想想”容璧又把左手放置脑后,双手互扣,护着后脑勺,说,“有姑娘拉着我不放手的时候,我只要利用这个伤痕,胡诌一个故事就能把她吓跑了,”

    涟漪笑的眼睛眯起,坐正问:“例如呢?怎样一个凄婉动人的故事,”

    “若我不说我是怎么忽悠她们的,阿涟你必不信我说的吧,”容璧信手拈來一个故事,说,“我就说我ai上了一个姑娘,她也ai我,可是还有一个人也ai那个姑娘,为了阻止我们两人相ai,他就让我中毒,脸上的伤痕会一点点的扩散,加重,溃烂,当整个脸都烂了的时候,就是我的死期了,”

    涟漪呆呆的看着容璧,容璧也看着涟漪,等着涟漪做出反应,

    涟漪说:“这个故事编的真不吉利,以后不准这样解释了,”她不仅沒有被容璧胡诌的故事给感动,反而觉得不开心,不喜欢容璧说这样不吉利的话,

    容璧也坐正说:“可如果不这样说,如何能够吓跑她们,但若阿涟不喜欢,我不说便是了,”

    “重新编一个,要吉利些的,以后每次都这样回答,”涟漪说完,也觉得自己是否太过迷信,但一语成谶这种事情不是沒有发生过,甚至总是发生,她不由害怕,不得不防备,

    容璧也惊讶于涟漪对这件事的重视度,但还是顺从了涟漪的意,改了改故事,说:“我ai上了一个姑娘,姑娘也很ai我,但别人也ai上了她,我那人展开殊死搏斗,不但沒有护住心ai的姑娘,就连脸也被划伤了,所以,我想要凭着这道伤痕去找她,若她看见了,一定会想起我,然后奔向我,”

    涟漪还是不满,觉得这样的未满的结局太过凄怆,于是自顾自得添道:“那姑娘也划上了自己的脸颊,然后那个人手中逃离,两人凭借着脸上的伤痕找到了互相”

    “越说越像神话了,”容璧打断涟漪说,“旁人一听便知是胡编的,就连自己都不信,如何能够忽悠别人信呢,”

    涟漪也觉得好笑,面露尴尬之Se,知道自己添加的结局太过传奇,现实生活中如何能够看到,比《青梁悬想》的故事还要扯一些,

    容璧见涟漪尴尬,便转移话題说:“阿涟,你还喜欢赤喾吗,”

    这个话題一落,涟漪所有的注意力立刻转移,她想也沒想就说:“不,”然后陷入死寂一样的沉默,双眼空洞茫然,

    容璧突然觉得自己真的一直在B迫涟漪成长,让她不断的变强大,而赤喾就是最好用,并且YX最大的Y物了,他一直在使用,用赤喾刺激着涟漪成长,

    涟漪很快就调整好情绪,解释说:“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他是杀害我父皇的嫌疑犯,我他还來不及,”

    “嗯,”容璧点头敷衍回答,知道涟漪心中还是有些放不下赤喾的,突然便记起了修竹说的,涟漪ai了赤喾上千年,如何会随随便便忘记,

    容璧很是好奇涟漪如何会ai赤喾千年,而小时候那个一直相信的梦也突然浮起,他曾经是信涟漪是天上的赤莲仙子的,

    但容璧还是沒有冒冒失失的问出口,而是问:“阿涟,你曾经说,若我猜到了修竹的身份,你就告诉我,若我沒有猜到,你就死后告诉我,还记得吗,”

    涟漪回忆了一番,记起在中秋节时,她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但她绝对不信容璧能够猜到修竹的身份,于是笑说:“对啊,你猜到了我就告诉你,若你猜不到,我就死后再告诉你,”

    “他不是凡人,”容璧果断回答,但这个答案也模棱两可,涟漪便不做反应,不回答也不做动作,

    “他,是不是神仙,”容璧有些迟疑的问,涟漪依旧不做反应,容璧便开始胡猜说,“不是神仙,难不成是妖魔,”

    涟漪犯了难,因为容璧确实猜到了,可是她如何能够和容璧说实话,若他们知道修竹是妖,一定不会再允许她和修竹來往了,

    涟漪便不满说:“你说的都太广泛了,随便说J个就能说对,所以不算,一定要猜到他的准确身份才行,”

    容璧无奈,说:“天上的神仙那么多,如何是我能够猜到的,更何况还有很多无名的仙子仙nv,若阿涟真是仙nv转世的话,那前世一定是叫涟漪仙子,但人间流传的仙子中并沒有涟漪仙子这号人物,所以,要我猜到绝对难如登天,除非我有升仙的机缘,”

    涟漪呆滞,觉得容璧确实有升仙的机缘,很多事情他只需靠猜就能猜对,第六感准确的让人害怕,

    “还是不猜了,那么多神仙,一个个数过來也要半天了,我坚信总有一日我会发现修竹的身份的,”容璧笑着说,“等我自己发现了,你就老老实实J代所有真相吧,”

    涟漪不信容璧能够发现,于是爽快的答应说:“好,若你发现了修竹的身份,我就全盘托出,绝不隐瞒一丝一毫,”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涟漪和容璧又继续仰头看着漫天的星空,皇嗊深处传來J声打更的声音,此刻已经四更了,天也快要破晓,熬了许久的涟漪再也熬不住了,便深深的睡了过去,头歪在一边,

    容璧不经意一个扭头便看到涟漪用这样一种古怪的姿态睡觉,这个姿势睡久了,醒來时脖子必定非常痛,

    容璧便向涟漪靠近了些,让涟漪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涟漪似乎是觉得冷,也向容璧怀里挪了挪,容璧又主动搂住涟漪,让涟漪靠在他怀中睡,

    容璧低头便能看到涟漪沉睡的容颜,还有X前的白Se竹笛,在缕缕青丝中显得格外刺眼,容璧情不自禁的再次拿起看了看,然后说:“修竹,我如今是真的喜欢涟漪,想要娶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再來比一场吧,”

    容璧说完便放下了竹笛,看着涟漪沉睡的脸,一手不自主的放在涟漪的脸上,捏了捏,然后说:“也不知道你是真沒听出來我说的故事中的深意,还是假装听不出來,”

    “看你表现,似乎是沒有听出來,但以你的聪明才智,你不可能听不出來”

    “刚开始也是,我问你以后娶亲之时难不成也要这么折磨我,你也是一幅沒有听懂的模样”

    “甚至,把修竹送你的东西出來,明明可以藏起來,还故意躲开我的怀哀”

    这一系列事情串联起來,容璧立刻就明白了,涟漪是在回避自己,是在提醒自己,她选择了修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良人了,要他也去找他心中所谓的良人,

    容璧不得不叹F修竹的变化,不过J日便把涟漪的心给拉拢了过去,他可是一直把涟漪当作未婚Q來对待,也诚心的想要娶她,可沒想到竟被修竹给半路拦截住,差点心血付之东流,但还好,还好他还有时间挽回,涟漪还并沒有ai上修竹,

    容璧轻轻捏了捏涟漪的脸,笑说:“我假戏真做喜欢上你了,怎么可能轻易放你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