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篁竹笛子

    %d7%cf%d3%c4%b8%f3涟漪打开衣柜.把喜欢的衣F都收拾好.放在箱子里.而赤喾送的那件红Se骑装她沒有收入箱中.打算留在未央嗊.

    涟漪又翻了翻J个杂物箱子.最先被翻出來的是容璧在泌水城时送给她的油纸伞.因为路上颠簸.而涟漪又沒有保护好.雕刻莲花纹路的骨架断了一根.就如修竹说的一般.不够实用.

    涟漪有些惋惜.动作轻柔的撑起油纸伞.看着晕染在伞面上的赤莲还有点缀在其上的荷叶.想起他们在泌水城时的光Y.那时候的她.以为容璧深ai她.

    当原版的赤莲油纸伞出现在她眼前时.涟漪才知道那不过是容璧设下的局.为了俘获她的心.

    但她也不得不承认.容璧算计的很好.她确实踏入了泥沼.但并未完完全全被淹沒.是修竹Y生生的把她揪出來.把她拥入怀中.不让她陷入泥潭.

    涟漪有些庆幸.因为容璧她看不透.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即使容璧听说梁子尘和她有S情.容璧不恼怒也不猜忌.她不知道究竟是容璧太过相信她还是无所谓.甚至连问都沒有问一句.

    涟漪原本坚定的认为容璧是因为信任自己才不闻不问的.可修竹到來后.容璧既不吃醋也不生气.才让涟漪明白.容璧对自己真的只是MM的感情.

    容璧对她的好.涟漪都能够感受到.所以涟漪才愿意把自己的下半辈子托付给他.让父皇安心.让哥哥放心.

    可如今父皇已经去世了.哥哥也同意自己去游历了.太后也知道她不能再陪着她了.她再也沒有什么牵挂.待一切安定下來.她便和修竹离开.每年送一封信回來也不是不可.

    涟漪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收起油纸伞.用绸带小心翼翼的扎好.放在一边准备送给容璧.看他还有沒有办法修好.这样好看的油纸伞.她还是舍不得就随随便便的丢掉.

    涟漪又在杂物箱子中翻出泌水城时戴着的青面獠牙面具.面具质量不好.已经有些褪Se.露出木质的纹路.就沒有那么恐怖了.涟漪盯着面具看了一炷香的时间.再也沒有半点惧意.因为和梦境中的白骨相比.这个真的算不得什么.

    除了青面獠牙面具.还有容璧送给她的有犄角的白Se面具.涟漪把两个面具放进箱子中.打算带到公主府去.又收拾了J件配饰.然后又翻出赤潋送给她的舞衣.统统都收在箱中.

    箱子都收拾完毕.涟漪又想了想.然后从枕头下chou出《青梁悬想》这本书.无事的时候.她就会翻一翻《青梁悬想》.更何况.这种书.不能留在皇嗊.

    涟漪又望了望空荡荡的嗊殿.然后扫到衣柜上的一个小匣子.她猛地想起了里面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东西.

    涟漪费力的拿下那个匣子.匣中有容璧送给她的《西厢记》《牡丹亭》和一面赤莲面具.还有修竹送给她的竹笛和那把“写意风流”的竹扇.

    涟漪拿出赤莲面具.上下翻看.记起了容璧说的.在泌水城.有一个nv子戴着这个面具与容璧相遇.或许.那个nv子真的是容璧的良人.自己是时候和容璧说清楚.然后chou身了.

    想到这里.涟漪竟然有一点点的不甘心.就像那把断了一支骨架的赤莲油纸伞一样.如何能够随随便便放手.毕竟.她是打心底的喜欢.

    但也仅限于喜欢而已.并非非他不可.

    就像这把好看的油纸伞坏了.修不好便丢掉.换一把更好看的.并非非它不可.

    涟漪这样想着.又把赤莲面具放回匣子.再拿出修竹送给她的玉Se竹笛.用帕子擦拭了一下.然后放在滣边试了试音Se.见音Se很好.便自娱自乐般的吹起了《青梁悬想》.

    这支竹笛似乎是修竹去年她生辰之前送给她的.不知今年会送什么.涟漪好奇的很.

    “你想要什么.”

    涟漪吓了一跳.转身便看到修竹挑剔一般的把容璧的东西从那个匣子里拿走.和自己的东西分开.涟漪笑道:“想要的东西很多啊.说不完的.”

    修竹想了想.一脸严肃说:“那我只能把我自己送给你了.这样你想要的都能得到.”

    涟漪捧着肚子笑了起來.说:“修竹.这样自信的你真的很可ai.”

    修竹点头.继续这个话題.问:“你要不要这个礼物.”

    涟漪沒想到修竹说的是真的.还问的非常严肃.让她沒办法糊弄过去.便也大方的说:“要啊.G嘛不要.送的不要白不要.”

    修竹便扬起了嘴角.然后把涟漪搂在怀里说:“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涟漪听着有些别扭.却也挑不出mao病.只能转移话題说:“这次能留多久呢.”

    “不久.半日吧.”修竹以为涟漪很希望她留下來.语气都带着愉悦.“我会想办法多留一会儿的.”

    涟漪抬头看修竹说:“不必.你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必为我耽误了大事.”

    “你就是大事.”修竹也回望涟漪说.眼神认真.语气严肃.

    修竹每每说出这种让涟漪心动的情话都一副理制凐壮的模样.涟漪红了脸不敢再乱说话了.只能推了推修竹.说:“我还要收拾东西呢.快松手.”

    修竹便松开紧搂涟漪的手.陪着涟漪一同收拾要带走的东西.只是容璧送给涟漪的东西修竹都拒绝放入箱内.就连原本涟漪已经收拾好的《青梁悬想》等J本书还有面具都被修竹给拿出來了.

    涟漪无奈.只能随了修竹的意.把容璧送给她的都放在一个匣子里.留在未央嗊.就连《青梁悬想》这种**她都沒有带走.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带走.何必和修竹争这一时呢.

    涟漪又翻出她曾经画的《公子无双画》.这幅画被先皇拿來故意刺激赤喾.又被别人以为她画的是容璧.可她画的却是修竹.涟漪便故意拿到修竹面前问:“这个能不能带走呢.”

    修竹不明所以.慢慢打开了画卷.露出碧石时.修竹便停下了动作.按着画轴.凝视涟漪.问:“漪儿.你为何会画这幅画.”

    涟漪见修竹知道这幅画的内容.以为修竹是问她为何会画他的背影.这种行为多像是她暗恋修竹的行为.便有些琇赧.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组织了一番语言才如实说:“因为当时觉得只有你猜配得上‘郎艳独绝世无其二’.所以就画了你的背影.”

    “不是.漪儿.你为何会画这朵粲粲开放的赤莲.这些破土而出的篁竹.还有这块碧石.”修竹面无表情的说.似乎又回到了原本的冰冷冷的模样.

    见修竹根本不在意他的背影.涟漪嫫不着头脑.回忆了一下才说:“因为我记忆中似乎有这样的画面.”

    修竹又问:“那还有别的什么嘛.例如.有沒有一个男子在说话.”

    涟漪仔细回忆了一番.然后摇头说:“沒有.我脑海中只有一个画面.沒有任何声音.”

    修竹松了一口气.然后指着那画说:“漪儿.这幅画即使画的是我的背影.那我便带走了.行不行.”

    涟漪点头说:“当然可以.修竹.这画里的场面是否有來历呢.”

    “沒有.”修竹把画卷好.握在手掌上.不等涟漪反应过來.那画便烧了个净.涟漪只当修竹是把画送到妖界了.便沒有多在意.

    等涟漪和修竹收拾好东西.天Se也暗了.涟漪便对修竹说:“我要回东嗊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也回妖界吧.”

    修竹见涟漪沒有半点不舍.似乎是生气了.反而赖着不走说:“不想走了.”

    “不想走也要走啊.我等会儿要陪嫂嫂.沒时间搭理你的.”涟漪勾滣说.推囊着修竹示意修竹离开.

    修竹非常不满.非常不满.却也无可奈何.指着箱子中他送给涟漪的竹笛说:“若有事情要找我.便用竹笛吹《滴水成珠》.我便会第一时间赶來.不许自己一个人抗.知道不知道.”

    “好啦.好啦.”涟漪不断的推囊着修竹要修竹离开.“如果我真的沒有一点办法了.我一定会要你帮忙的.还怕你嫌我麻烦呢.”

    修竹却不信涟漪的话.施了一个诀.让竹笛缩小成一个小指大小.然后环住涟漪.把小指大小的竹笛挂在涟漪脖子上.说:“我倒怕你不依赖我.漪儿.记着.不许一个人扛着.我想守护你.”

    涟漪低头看着脖子上竹笛.想要拿在掌中仔细看看.于是想尝试着取下來.却发现怎么也解不开脖子上的结.于是抬头看修竹.问:“永远也解不开吗.”

    “嗯.”修竹见涟漪抬头.便趁机低头亲了涟漪额头一下.然后快速离开说.“对.永远.”

    涟漪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捏着竹笛.嘴角扬起.觉得这样的修竹和墨歌非常相像.终于相信修竹和墨歌是兄M了.一样的有着孩子气的一面.却异常可ai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