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章 粉饰太平

    %d7%cf%d3%c4%b8%f3四月的末尾.赤潋完成了登基仪式.改年号为永平.先帝谥号孝景皇帝.封涟漪为长公主.墨皇后为太后.梁太后为太皇太后.

    所有人都安排好.唯独后嗊迟迟沒有动静.大家都盯着甄哥的肚子.若甄哥一举得男.便有可能成为皇后.即使墨家的势力现在已经被削弱了许多.但依旧不妨碍墨家在京城一呼百应.

    赤潋如今只有两个侍妾.一个是有Y的甄哥.一个是传闻与赤潋极为恩ai的墨歌.但不管谁当上皇后.都是墨家的nv儿.

    但从赤潋登基开始.赤潋就对墨家采取不理不睬滇潿度.百官都看出赤潋不想要墨家的势力在继续发展 .又从墨白壮年辞官这件大事中看出.墨家再也无力翻身.

    若新皇赤潋不想要外戚掌权.必定不会让墨家的nv儿成为皇后.所以不知多少官员削尖了脑袋想要把自己的nv儿塞进赤潋的后嗊.但赤潋葴黥咬口.不许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皇嗊中安cha人.

    百官无奈.却反驳不得.因为赤潋最近在肃清皇嗊.减少皇嗊的开销.皇嗊中年纪满二十五有意愿离嗊的nv子都送出嗊.还有一些人都以莫名其妙的理由给遣散了.朝堂上也是如此.新生血Y涌入.驱散了老旧的血Y.众人都知道.新帝是要换上自己的人.

    作为赤潋伴读的容璧一直辅佐着赤潋.近日也都是容璧帮赤潋处理一些事情.以容璧为首的新生血Y不断的排斥着朝堂中的老旧血Y.但也不算过激.沒有人能够挑出容璧的差错.

    容家一时炙手可热.即使京城有传闻皇上的头颅是在容家发现的.是容寂杀了皇上.但并不妨碍容璧在赤潋这个新帝眼中的地位.所有人都在传.容璧极有可能成为比墨白还要年轻的宰相.

    涟漪从颔英嘴里听到这个传闻时也为容璧开心.更为赤潋开心.有容璧在.哥哥一定会轻松许多.陈国也一定会越來越好.

    颔英继续继续说外面趣闻:“如今容家的门槛都要被踩破了.多少媒人想要促成容公子的姻缘.多少父母想要自己的nv儿嫁给容公子.多少怀春少nv心心念念着容公子.太多太多了.颔英都数不出來了.”

    “听说啊.容公子走在路上.都会看到无数需要他來救美的少nv.容公子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只能捂着脸出门或者不出门了.”

    涟漪和甄哥被逗笑.甄哥问:“他就沒有看中一个nv孩儿.”

    颔英摇头说:“并未.听那些媒人说.容公子以及冠之前不娶Q为由拒绝了.也不知为何要定这样一个奇怪的说法.待他及冠了.那些nv子都十七十八了早就嫁人了.”

    涟漪心中明了.便不说话.而甄哥不明问:“莫不是他喜欢的nv子还未到十五.所以他才要等到及冠时才娶Q.”

    颔英看了看涟漪.然后笑着说:“才不是呢.容公子他”

    涟漪立刻捂住颔英的嘴.示意颔英不要说.颔英不懂.但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甄哥似乎是懂了.眉眼带笑的说:“容公子很不错.阿涟.你可以考虑考虑.”

    涟漪只是笑.不回复这个话題.任由甄哥不断的说着容璧的好话.左耳进右耳出.想着自己的心事.

    容璧不是真心ai自己的事实她沒有告诉颔英.一是怕丢脸.二是怕颔英生容璧的气.所以这件事情她一直瞒着颔英.也沒有打算告诉颔英真相.容璧真的只是把她当作MM.所以当初听到她在梁府发生的一切.也沒有任何怒意或醋意.

    若容璧真的是不喜欢自己.那便算了吧.等一切都安定下來.她就和修竹离开.去妖界也好.留在人间也好.定时给赤潋送信.守一方宁静.

    “阿涟.你又走神了.”甄哥拉着涟漪的手说.“最近总是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和怀春的少nv一般.莫不是心中真的有人了.”

    涟漪的脸颊立刻充少脂红.甄哥立刻懂了.点着涟漪的脑袋说:“嘴巴守的倒是严实.但身T却诚实的很.动不动就红了脸.说一说.他是何人.比容璧还要好些.”

    涟漪斟酌着用词.说:“也说不上谁更好.差别便是.他ai我.非我不可.而容璧只是喜欢我.可以选择.”

    这是梁子尘说的.容璧可以选择她.也可以选择别人.并非非她不可.

    甄哥点头.若有所思说:“那你呢.阿涟.你ai谁.”

    涟漪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ai修竹.不.说不上ai.只能说喜欢.ai容璧.不.只能说是亲情一般的重视.一直觉得他是可以寄托下半生的人.

    颔英也盯着涟漪看.似乎知道涟漪口中的他是谁.问:“公主.你要和他走吗.”

    涟漪笑着摇头说:“我也不知道.顺其自然吧.”

    甄哥若有所思的看着涟漪.颔英立刻继续刚刚的话題说:“不仅仅容公子被人追捧.就连容小姐也被媒人盯上了.可是容家人却以容钰小姐已经嫁给镇远侯为由拒绝了.公主.可是真的.”

    “真的.”涟漪笑着说.“他们的婚期也快近了.不久剑阁城就会传來好消息呢.”

    颔英惊喜道:“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为何不在京城进行婚礼呢.”

    “因为镇远侯要尽快回剑阁城啊.”涟漪随意诌了一个谎言搪塞过去了.因为她觉得沒必要让颔英知道那阵子所发生的一切.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不必再重复描述.

    颔英也沒有多想.笑道:“容钰小姐一直喜欢镇远侯.沒想到镇远侯也对容钰小姐情有独钟.竟然宁愿被墨家赶出.也要娶容小姐.”

    涟漪觉得那段往事被粉饰的再好不过.

    防盗版

    四月的末尾.赤潋完成了登基仪式.改年号为永平.先帝谥号孝景皇帝.封涟漪为长公主.墨皇后为太后.梁太后为太皇太后.

    所有人都安排好.唯独后嗊迟迟沒有动静.大家都盯着甄哥的肚子.若甄哥一举得男.便有可能成为皇后.即使墨家的势力现在已经被削弱了许多.但依旧不妨碍墨家在京城一呼百应.

    赤潋如今只有两个侍妾.一个是有Y的甄哥.一个是传闻与赤潋极为恩ai的墨歌.但不管谁当上皇后.都是墨家的nv儿.

    但从赤潋登基开始.赤潋就对墨家采取不理不睬滇潿度.百官都看出赤潋不想要墨家的势力在继续发展 .又从墨白壮年辞官这件大事中看出.墨家再也无力翻身.

    若新皇赤潋不想要外戚掌权.必定不会让墨家的nv儿成为皇后.所以不知多少官员削尖了脑袋想要把自己的nv儿塞进赤潋的后嗊.但赤潋葴黥咬口.不许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皇嗊中安cha人.

    百官无奈.却反驳不得.因为赤潋最近在肃清皇嗊.减少皇嗊的开销.皇嗊中年纪满二十五有意愿离嗊的nv子都送出嗊.还有一些人都以莫名其妙的理由给遣散了.朝堂上也是如此.新生血Y涌入.驱散了老旧的血Y.众人都知道.新帝是要换上自己的人.

    作为赤潋伴读的容璧一直辅佐着赤潋.近日也都是容璧帮赤潋处理一些事情.以容璧为首的新生血Y不断的排斥着朝堂中的老旧血Y.但也不算过激.沒有人能够挑出容璧的差错.

    容家一时炙手可热.即使京城有传闻皇上的头颅是在容家发现的.是容寂杀了皇上.但并不妨碍容璧在赤潋这个新帝眼中的地位.所有人都在传.容璧极有可能成为比墨白还要年轻的宰相.

    涟漪从颔英嘴里听到这个传闻时也为容璧开心.更为赤潋开心.有容璧在.哥哥一定会轻松许多.陈国也一定会越來越好.

    颔英继续继续说外面趣闻:“如今容家的门槛都要被踩破了.多少媒人想要促成容公子的姻缘.多少父母想要自己的nv儿嫁给容公子.多少怀春少nv心心念念着容公子.太多太多了.颔英都数不出來了.”

    “听说啊.容公子走在路上.都会看到无数需要他來救美的少nv.容公子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只能捂着脸出门或者不出门了.”

    涟漪和甄哥被逗笑.甄哥问:“他就沒有看中一个nv孩儿.”

    颔英摇头说:“并未.听那些媒人说.容公子以及冠之前不娶Q为由拒绝了.也不知为何要定这样一个奇怪的说法.待他及冠了.那些nv子都十七十八了早就嫁人了.”

    涟漪心中明了.便不说话.而甄哥不明问:“莫不是他喜欢的nv子还未到十五.所以他才要等到及冠时才娶Q.”

    颔英看了看涟漪.然后笑着说:“才不是呢.容公子他”

    涟漪立刻捂住颔英的嘴.示意颔英不要说.颔英不懂.但还是乖乖的闭上了嘴.

    甄哥似乎是懂了.眉眼带笑的说:“容公子很不错.阿涟.你可以考虑考虑.”

    涟漪只是笑.不回复这个话題.任由甄哥不断的说着容璧的好话.左耳进右耳出.想着自己的心事.

    容璧不是真心ai自己的事实她沒有告诉颔英.一是怕丢脸.二是怕颔英生容璧的气.所以这件事情她一直瞒着颔英.也沒有打算告诉颔英真相.容璧真的只是把她当作MM.所以当初听到她在梁府发生的一切.也沒有任何怒意或醋意.

    若容璧真的是不喜欢自己.那便算了吧.等一切都安定下來.她就和修竹离开.去妖界也好.留在人间也好.定时给赤潋送信.守一方宁静.

    “阿涟.你又走神了.”甄哥拉着涟漪的手说.“最近总是一幅心不在焉的样子.和怀春的少nv一般.莫不是心中真的有人了.”

    涟漪的脸颊立刻充少脂红.甄哥立刻懂了.点着涟漪的脑袋说:“嘴巴守的倒是严实.但身T却诚实的很.动不动就红了脸.说一说.他是何人.比容璧还要好些.”

    涟漪斟酌着用词.说:“也说不上谁更好.差别便是.他ai我.非我不可.而容璧只是喜欢我.可以选择.”

    这是梁子尘说的.容璧可以选择她.也可以选择别人.并非非她不可.

    甄哥点头.若有所思说:“那你呢.阿涟.你ai谁.”

    涟漪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ai修竹.不.说不上ai.只能说喜欢.ai容璧.不.只能说是亲情一般的重视.一直觉得他是可以寄托下半生的人.

    颔英也盯着涟漪看.似乎知道涟漪口中的他是谁.问:“公主.你要和他走吗.”

    涟漪笑着摇头说:“我也不知道.顺其自然吧.”

    甄哥若有所思的看着涟漪.颔英立刻继续刚刚的话題说:“不仅仅容公子被人追捧.就连容小姐也被媒人盯上了.可是容家人却以容钰小姐已经嫁给镇远侯为由拒绝了.公主.可是真的.”

    “真的.”涟漪笑着说.“他们的婚期也快近了.不久剑阁城就会传來好消息呢.”

    颔英惊喜道:“什么时候的事情啊.为何不在京城进行婚礼呢.”

    “因为镇远侯要尽快回剑阁城啊.”涟漪随意诌了一个谎言搪塞过去了.因为她觉得沒必要让颔英知道那阵子所发生的一切.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不必再重复描述.

    颔英也沒有多想.笑道:“容钰小姐一直喜欢镇远侯.沒想到镇远侯也对容钰小姐情有独钟.竟然宁愿被墨家赶出.也要娶容小姐.”

    涟漪觉得那段往事被粉饰的再好不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