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疼痛为忆

    涟漪不是不懂人事的少nv她曾经两次要嫁给赤喾自然是知道一些男nv之事的而修竹却似懵然无知毕竟沒人敢教修竹那些事情

    涟漪便释然了修竹应该不是故意的只是因为她挣扎太过不小心才

    想到这里涟漪还是觉得琇涩不已修竹莫名G嘛要咬她耳垂咬出习惯了吗

    涟漪想起昨晚修竹出现时她说疼就说明还活着修竹就咬了她耳垂一口那时候她沒想那么多现在想來修竹似乎非常介意什么

    修竹那句“耳洞沒了”让涟漪记起她曾经为赤喾打了两次耳洞第一次是要嫁给赤喾之前第二次是要去见赤喾之前可每次耳洞都烂的可艂愵后在修竹的阻拦下她才沒有继续执念于耳坠执念于赤喾

    修竹是介意赤喾吧比介意容璧更甚

    毕竟她曾经那样的纠缠执迷于他修竹在意也是正常可她并沒有吁么表现出对赤喾的难忘修竹为何会不开心呢

    涟漪仔细回想了一下猛地记起了她在墨皇后面前的反应那时的她是最最真实的表现暴露出她的内心深处的想法

    不管怎么让人绝望恼怒的话从墨皎口中说出來她都沒有被气的吐血可是当她听到赤喾要为墨歌谋反时她怒火攻心一口鲜血吐出來

    她还是在意赤喾的所以听到赤喾竟然会为了墨歌造反时她怎么也不能接受不能容忍心中的怅然失落更是难以忽视

    赤喾他果然是深ai墨歌ai到和她一样疯魔了

    涟漪现在想來还是觉得心酸沉下身T让水面漫过头顶温暖的水包裹着她就像修竹的怀哀涟漪这才觉得好过了些

    泡了一会儿澡涟漪觉得有些晕就穿好衣F去找赤潋还有很多事情要解决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在书房见到赤潋时他也换了一件G净的衣F整齐的衣冠掩不住赤潋的憔悴平日里仪容特T的赤潋如今却显得有些邋遢下巴上有稀稀疏疏的胡渣涟漪从來沒有见过这样的赤潋她的哥哥一夜成了一个男人

    见涟漪來了赤潋问:“不休息一下吗”

    涟漪摇头说:“哥哥我想为你分担一点我觉得墨家不会这样简单的放弃所以我们需要防备”

    涟漪的语气很严肃赤潋点头让涟漪坐下说:“不止是墨家要防备就连梁家赤喾也要阿涟能不能告诉我墨家为何会说是赤喾杀害了父皇”

    涟漪沒想到赤潋竟然不知道是皇上害死了洪都王若他知道了真相一定会失望的吧

    涟漪斟酌了一蟼愵后还是决定告诉赤潋真相却还是替皇上掩盖了一些真相说:“洪都王的死与父皇有关”

    赤潋并沒有涟漪想的那么大的反应只是呆了呆然后说:“镇远侯的死也与父皇有关”

    涟漪听完也呆住了与父皇有关就是父皇是杀害了镇远侯怪不得墨家会这么疯狂的要谋反

    “好了不提这些了”赤潋不愿涟漪再知道那么多残忍的真相便转移话題说: “父皇的死究竟是谁造成的我们也不能听信墨家一人的而赤喾在剑阁城那里关系到我们陈国的生死”

    “哥哥”涟漪突然打断说赤潋看她只见涟漪平静的说“把墨歌看好只要墨歌在赤喾就不会怎么样所以占时不要对他做什么”

    赤潋微微皱眉明白涟漪的意思只要控制了墨歌就能控制赤喾就如墨皇后控制了甄哥就能控制住他一样

    涟漪还是舍不得对赤喾做什么但自己何尝又不是狠不下心对墨家下毒手

    “哥哥东嗊的人也要清洗一下了等登基之后皇嗊里的人也都要换掉甚至连朝堂上的都要一点一点换掉”涟漪慢慢的说背脊挺得很直再也沒有一点娇弱不堪的样子甚至有一点点气势

    赤潋惊异于涟漪的变化却也能够理解涟漪的变化不过是一日一夜的动荡让他变了被关在青梁殿的涟漪如何不会成长

    赤潋嗅澺涟漪这样的变化变得坚强是好事又不是好事他多么希望涟漪能够被保护的不懂一点世事不懂人心险恶可是他做不到不知道那个男子能不能做到

    赤潋便说:“这些你不必担心但哥哥要拜托你两件事第一帮我照顾甄哥第二帮我看护好墨歌第三若京中出现意外你定要好好活着”

    涟漪点头 却还是倔强说:“前两条我一定做到但你若出了什么意外我即不会报仇也一定不会苟活的”

    赤潋叹息嫫着涟漪的发顶说:“何苦那个男子那般喜欢你你和他生活在一起有什么不好的”

    “好很好”涟漪想都沒想就说“但是还是家人更重要”

    “家人和ai人又不是不可以兼得”赤潋笑着说不明白涟漪为何这样说但转念又思考到修竹的身份修竹一定不是普通人若涟漪要和他在一起只怕就要离开京城离开自己

    涟漪也淡淡笑说:“那等天下都太平了我就嫁人把陈国看遍定期给哥哥寄信可不可以”

    “可以”赤潋的猜想被验证若涟漪要和他在一起就要离开自己赤潋如此想着心中也觉得有淡淡的悲伤便说“只要阿涟开心就好哥哥沒关系的”

    涟漪却拼命摇头说:“哥哥很重要哥哥要开心要永远开心这样阿涟才能放心的走”

    赤潋被涟漪的举动逗笑笑说:“应该是安心嫁人”

    涟漪嘟起了嘴双颊微红气鼓鼓说:“不和你说了你忙吧”说完便撒腿跑了出去

    赤潋看着涟漪的背影笑因为有事便也出了书房就见修竹又拉着涟漪的手向偏殿走去涟漪满脸通红不肯和修竹走修竹就直接埋头在涟漪的颈窝处涟漪就不再乱动了

    涟漪看到赤潋站在一旁看她脸上如飞霞一般红赤潋就对着涟漪笑了笑然后转身就离开了不打搅他们

    涟漪见赤潋走远了才轻轻推了推修竹小声说:“修竹你再咬我我就不理你了”

    修竹这次松开了牙齿却还是沒有松开搂着涟漪的手幽幽的问:“漪儿疼吗”

    涟漪捏了捏耳垂想了想才说:“还好吧我不怎么怕疼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因为我想要你记住我”修竹俯视涟漪深深的注视着那张脸只消一眼就能让任何人心甘情愿的入地狱H泉“你为赤喾伤了耳垂很疼你永远都忘不了那么每当你想到这个疼时也会想起我”

    涟漪一时痴了凝望修竹的双眼双滣微开似乎想要说什么却总是停在滣间流连半日最后什么都沒有说出來

    修竹见涟漪走神便缓缓低下了头而涟漪就如受了蛊H沒有半点躲闪依旧凝望修竹的双眼鼻尖的热气可以吹到对方脸颊上可以看到微微颤抖的睫mao

    “咳咳”突然一声咳嗽声从一旁传來涟漪立刻惊醒推开修竹然后和修竹拉开一些距离慌乱的说:“容璧你醒了什么时候醒來的醒來多久了刚刚”

    “问的都是废话”容璧笑道“挺久了至少刚刚都看到都听到了”

    涟漪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瞥一眼修竹便见修竹一脸无所谓似乎刚刚做的是最正常最天经地义的事情一般

    容璧也不想打趣涟漪了便转移话題说:“昨日多谢你和修竹了不然我们容府也不知道会怎样我容璧沒齿难忘”

    涟漪知道她根本沒有做什么不好意思的说:“不必谢我就连我都是被修竹救出來的谢他就行了”

    容璧便转身对修竹行大礼谢道:“修竹多谢你不知能够用什么报答你”

    修竹对容璧的行为很是满意于是虚扶了容璧一下让容璧站起來然后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容璧也笑着与修竹寒暄关系融洽涟漪见他们两人相处甚欢便沒有淤搀和他们与他们打过招呼之后就离开了

    等涟漪离开之后两人立刻换了脸修竹满脸谤冷容璧一脸防备

    修竹率先开口:“你说你会照顾好漪儿的”

    容璧感受到修竹身上的善凐斟酌了一番才说: “你也说你不会再來打扰雹涟的生活的”

    修竹微微眯眼然后说:“我不觉得我是打扰因为我救了漪儿你却是真的沒有护好她”

    “确实” 容璧承认手在袖中摩挲捏着他的玉骨扇说“你想做什么呢”

    修竹瞥了瞥容璧的长袖容璧立刻mao骨悚然起來更加用力的捏着玉骨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