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章 刀剑相向

    zi幽阁涟漪惊讶沒想到容璧会选择牺牲自己救这些“亲人”刚想出声阻拦时容钰就冲到容璧面前张开手臂拦着容璧说:“哥哥你不能”

    容璧拉过容钰的肩膀把她推向身后藏在暗处的墨契立刻搂住容钰容璧对容钰说:“钰儿和墨契去剑阁城别回來了”

    容钰摇头说:“哥哥这个时候你要我怎么走”

    容璧沒有接容钰的话看向墨契说:“墨契我MM就J给你了我父亲已经去了长兄如父我便把MM许配与你你要好好待她”

    “好”墨契单手放在X口郑重许诺“我用X命许下承诺必定不负她”

    “好”容璧扬起嘴角再看了看容钰说“钰儿哥哥的担子很重一时不能照顾你了便由墨契照顾你从此相夫教子等哥哥卸下重担时你就可以來看哥哥了好不好”

    “不好”容钰想要挣妥墨契的双手但墨契的手劲很大容钰挣妥不开便一口咬住墨契的手掌墨契紧咬牙却不放手

    容璧看到这一幕便笑着对墨契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向那些御林军容钰就松开了口哭道:“哥哥你去了能怎么样呢已经注定了啊”

    容璧停下步子低下头叹息一口气沉声说:“因为注定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父亲J给我的任务我一样也沒有做到那我更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容府的人被带走我却躲在角落庆幸庆幸自己逃过此劫唯一能够做到的就是嘱托一个人好好照顾你”

    “好我懂了”容钰终于不再挣扎猛地跪下对着容府的方向说“今日容钰永生不忘必定要墨家”

    “不必”容璧秱悺容钰的话说“忘了在京城的所有不要活在仇恨下永远不要想要报仇好好活下去”

    容璧的话刚落下便有J个F人大闹说:“我们活不成了你还想要苟且偷生吗将军快把她抓住她是容璧的亲MM她也是容府的人”

    墨契恶狠狠的瞪着那些人身上的善凐瞬间爆发那些F人立刻噤了声都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再胡言乱语

    “墨契钰儿走吧别回來了”

    墨契狠下心拉着容钰走了听到两人离开的声音容璧才丢下手中的刀P平举双手说“走吧墨丞相等今日很久了吧”

    御林军立刻上前围住容璧然后绑住容璧的双手涟漪实在憋不住了松开环在修竹脖子上的手要修竹放她下來修竹便放涟漪下來说:“不要伤了自己”

    “好”涟漪尝试着动了动脚腕发现只是被铁环拷的红肿并沒有多大的伤害还能走动便冲上前弯腰拾起容璧丢下的刀P就S向正在绑容璧的御林军的喉咙可惜不够鏡准划破了那人的喉咙那人立刻松开了容璧捂住脖子

    容璧躲开沒有让一滴鲜血洒在自己身上涟漪立刻把刀P塞在容璧手上说:“不要放弃沒有什么是注定的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要说绝望”

    容璧惊讶的看着涟漪而御林军已经乱成一团捂着脖子的御林军指着涟漪却说不出一句话

    涟漪秀眉紧蹙怒道:“指什么指本公主是你能指的吗信不信本公主剁了你的手”

    “哈哈”容璧紧抿着嘴却还是忍不住的笑了出來涟漪便恶狠狠的瞪了容璧两眼小声说:“能不能给我长点士气”

    “可以”容璧立刻严肃了起來瞥见涟漪身上和脸上的鲜血问“受伤了吗这么多血”

    “沒有别人的血”涟漪不再解释指着容府的人对那些御林军说“还不快放开他们谁给你们的狗胆在容府放肆”

    御林军却沒有任何动静反而笑道:“公主您知不知道容府犯了抄家之罪我们是听从丞相的命令來缉拿容璧等人的”

    “证据呢”涟漪刚说完容璧就变了脸Se拉着涟漪说:“我们走不要和他们再L费时间了”

    “容大公子你心虚了怕了”御林军的人笑道“等看完证据再走也不急啊”

    不等涟漪和容璧离开便有人从容府内拿出一个匣子那个匣子不大不小暗红的花纹在黑Se底纹上盘旋勾勒大方贵气但在容府惨白的灯光下显得无比诡异

    涟漪目眦尽裂她颤巍巍的伸手容璧立刻抓住涟漪的手拖着涟漪离开说:“走不要看”

    涟漪任由容璧拖着她跑视线却凝固在那个匣子上御林军见容璧拖着涟漪离开便大笑说:“容大公子不要跑啊这不是你们容家的战利品吗皇上的头颅啊”

    “不要信他涟漪我们容家沒有”容璧停下焦急向涟漪解释涟漪也惊醒对那些人反驳说:“混淆是非你们这些墨家的走狗明明是墨家要造反是你们墨家杀了我的父皇”

    “公主你莫不是和容家的人狼狈为J了吧”那些人大笑“人证物证俱在你却还是要为容璧辩解不是早就与容璧行苟且之事了吧”

    那人说完就全身痉挛一般倒在地上匣子也摔在地上一只G净的手小心翼翼的抱起然后冷漠的从那人身上跨过把匣子递给涟漪说:“你先走吧我把他们解决了就來”

    涟漪紧紧的搂着匣子摇头说:“我不走我要看着他们死”

    修竹无奈点头说:“那我快些”

    容璧也打开玉骨扇与修竹相视一眼在不伤害容府的人的前提下进行杀戮涟漪紧搂匣子看着漫天鲜血和求饶声心中默默说:“父皇nv儿无用先用这些人的血祭奠您”

    杀戮声一直响到破晓容璧身上如浴血一般唯有修竹身上依旧不染一泥容府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他们两个

    涟漪知道他们是被吓怕了这样真实的杀戮他们一时半会都不能够接受涟漪却不觉得恐怖了因为怀中就是她父亲的头颅还有什么是不能够接受的呢

    容璧似乎是累了躺在地上鲜血把他月白Se的衣F染成血红Se那玉骨扇就如喝饱了鲜血散发着红光

    涟漪放下怀中的匣子走到一个稍微镇定一些的老人身旁拼力的扶起他然后说:“老公公好好安抚大家吧”

    那老人点头虚弱的声音在空旷的街道上显得无比苍凉他说:“回去吧别丢人了”

    那声音落下就有陆陆续续喑哑滇濅哭声男人们扶起老人F人孩子在回容府之前经过容璧身旁时说了一句:“多谢”

    容璧躺在地上眼睛紧阖因为非常累便沒有回复涟漪就站在容璧身旁为容璧回答:“沒事你们早些回去休息吧”

    修竹站在一旁冷冷看着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了把容璧从血里拖出來问涟漪:“去哪里安顿”

    涟漪见容璧身上的血染到修竹身上修竹有微微皱眉便抱起匣子说:“去东嗊”

    修竹便粗鲁的扛起容璧跟着涟漪去东嗊容璧竟然睡着了沒有任何反应

    身后容府的人还是不断的说着感谢的话涟漪却不能确定有多少人是真心实意的感谢所以她都不敢去扶那些F人怕她们伺机攻击她

    父皇的头颅会出现在容府而府内又有那么多质疑容璧和容寂的声音只怕容府内也有墨府的内J吧

    皇嗊里也满是墨家的人那么东嗊也一定J乎都是墨家的人

    涟漪停下步子问修竹:“修竹你能在人间呆多久呢”

    修竹想了想说:“两三日吧”因为莲花种子需要无时无刻的照顾不然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差错

    “好我们直接去东嗊若有墨府的人直接铲除”涟漪见鲜血从修竹袖子上滴下而修竹的表情非常纠结便知道修竹现在非常不舒F便有些愧疚的说“修竹给你添麻烦了多谢你”

    “不必谢”修竹转头看着涟漪的眼睛说“永远都不必对我说谢谢因为你是用下辈子做代价与我换的为你做些什么也是应该的”

    “哪里是代价我也很期待下一辈子”涟漪笑说“但是我还是要好好过完这辈子”

    “我懂”修竹用我懂來回答涟漪的话涟漪惊讶修竹的生命长到可以算作永生他竟然也会懂她对于生命的执念

    原來作为神石转世的她也是永生的存在所以她根本沒有多么在意过生命觉得任何东西都要比生命更加重要可如今成为一个人她却懂了沒有什么比有韧X的活着更重要的

    这时东嗊也到了大门紧闭不等涟漪叫开门修竹就施了个诀让门打开而嗊内全是戴盔披甲的士兵对涟漪等人拔剑相向

    涟漪沒想到墨府已经把东嗊都给控制了立刻观察着东嗊内的形势只觉得剑拔弩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