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 修竹出现

    “你什么意思”涟漪立刻抬头问“你们要造反还怪我不成”

    “我们要造反”墨皇后向前走一步B近涟漪笑说“明明是公主要造反啊”

    涟漪不懂争辩道:“可笑父皇对我的好人尽皆知我如何会对父皇下毒手沒有人会信的”

    “就是因为皇上对你好才显得你禽兽不如啊”墨皎不愿再与涟漪争辩了看着青梁殿外的谢晖打了个哈欠说:“已经H昏了啊一日又这样过去了”

    涟漪挣扎着站起來B问:“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沒有人会信你们的胡言乱语的”

    涟漪不断否认可心中也实在沒有底墨家做了J年的谋划或许自己早就落在他们的陷阱里了

    “公主回去睡一觉吧很快你就会知道本嗊是什么意思了”墨皎打开殿门倚于门上对守在外面的琴心说“送涟漪公主到偏殿休息好好照看绝对不能出半点意外”

    “是”琴心便走到涟漪身边扶着涟漪向外走涟漪挣妥开自己向外走当她走到墨皎身边时斜着眼冷冷看墨皎

    墨皎捂着嘴巴笑了笑说:“哦对了公主本嗊劝你最好不要自杀不然本嗊不知道会怎么污蔑你呢”

    “呵”涟漪停下语气冷漠的说“我不会死至少不会随随便便死”

    “好果然你比你那懦弱的母亲要强上许多本嗊原先也是小瞧你了”墨皎倚于门上笑着看着涟漪强撑着颤抖的双腿向偏殿走去

    当到偏殿时琴心站在门外对涟漪说:“公主房内一应具备您好好在里面休憩晚饭等会儿送过來”

    “我知道了”涟漪深吸一口气然后跨进房内门立刻关上涟漪惊慌回头最后一抹谢晖刚好S在她眼上涟漪紧紧闭上眼再睁开时门已经合拢了

    门外传來锁钥响动的声音涟漪轻笑原來自己这个弱nv子都要这样防备着墨家也不是完全的信心十足啊

    涟漪环顾房内的摆设发现再简单不过只有一桌椅和一张床榻涟漪便坐在床畔闭目养神等着晚饭送來

    很快门外又传來开锁的声音门再打开时涟漪望向青梁殿上滇濎空发现已经昏暗黑压压一P就像快要压倒青梁殿一样

    涟漪再看琴心发现琴心身后跟着两个婆子婆子一起抱着一条粗粗滇濟链涟漪皱眉似乎懂了她们要G嘛

    琴心把手上的饭菜放在桌上又把一旁灯台上的蜡烛点燃Y暗的房间立刻灯火通明琴心走到涟漪身边说:“公主奴婢给您解开双手但是要在您脚上拷上锁链请您配合”

    “好我不动”涟漪沒有做多余的挣扎伸出脚琴心便蹲下把铁环圈在涟漪细细的脚踝上那铁环做的很小就是怕涟漪想尽办法妥开

    涟漪皱紧眉头这铁环硌着她的脚踝很疼并且十分沉重走起路來都很麻烦而铁链的长度只够她从床边到桌子旁

    看样子墨家准备了很久啊就差她自己入瓮了只是梁子尘不让她出梁府打乱了他们的计划谁又曾想梁子尘突然又把她送回來了

    而梁子尘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在涟漪脑中回放他说她回去了会后悔他说给父皇做的外袍不必带回去了因为父皇用不着了她以为是父皇的病好了谁曾想是父皇已经

    梁子尘是在保护自己吗

    涟漪随即摇头摒弃这个可笑的想法若是保护自己他就不会把她再放走梁子尘现在一定在嘲笑她

    琴心又把铁链另一边锁在床脚再试了试会不会松开确认涟漪不可能逃离之后便对涟漪说:“公主若有什么需要可以到门边与门外的嗊nv说她们会尽力而为的”

    涟漪轻笑问:“我都已经是阶下囚了还有什么要求你是皇后贴身侍nv这样对我倒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

    “奴婢是奴不敢放肆何况娘娘已经答应了太子会保你X命”琴心直言说“公主只要您配合您可以过着和曾经一模一样的生活甚至是离开皇嗊只要不过分丞相会答应的娘娘也不会忤逆丞相的话”

    “要我配合你们谋反然后把所有黑锅背在我身上”涟漪笑问

    “差不多”琴心沒有把所有墨家计划都说给涟漪听

    “休想”涟漪平静的说然后坐到桌旁埋头吃饭一幅懒得搭理琴心的样子

    琴心知道涟漪非常执拗便沒有淤劝涟漪低下头领着另外两个婆子离开了

    房门再次合拢只剩涟漪一人涟漪不顾形象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米饭眼眶通红却怎么也落不下一滴泪

    喉咙很疼X口是翻腾的呕吐感涟漪再也吃不下了一手挥开了桌上的饭碗瓷碗摔落在地在静谧的夜晚发出刺人的碎裂声门外传來一个婆子的骂声:“不吃死了拉倒还要我们伺候你还以为自己是公主吗自己收拾”

    涟漪捂着X口觉得一阵又一阵的吐意在X口翻滚太恶心了太恶心了这个世界太恶心了

    太子和皇后约定了约定了饶她一命饶她一命又如何还不如杀了她

    局势已经注定了吗父皇死了哥哥被墨家用甄哥束缚住自己被皇后囚禁再也沒有办法扭转了吗

    涟漪第一时间想到了容家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墨家造反的第二时间又想到了梁家梁太后是个什么态度呢父皇死了梁太后应该会很开心吧杀害她亲生孩子的恶人终于死了

    而赤喾又与墨家结盟梁太后知道不知道还是梁太后默许了

    涟漪觉得头疼Yu裂即想不明白也沒有办法逃离这里只能坐以待毙

    涟漪弯下腰拼了命的想要让铁环从脚上妥离可是不管怎么拨弄就是卡在脚踝上直到纤细白N的脚踝红了一P涟漪才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如被困住的野猫挠着笼子想要出去但不同的是猫宁死也不留可她不会死绝对不能死

    涟漪看着脚后跟一个可怕的想法涌起心头若是若是把脚后跟剁了

    涟漪被自己吓了一跳白日她杀的人惊恐的表情出现在她面前涟漪猛地想起了曾经经常做的梦那些白骨那些无头尸T

    刀P刀P涟漪上下翻找着袖中的刀P可是一P也沒有都被墨皇后的人给收走了涟漪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勇气尖叫着向墙边跑去而沉重的枷锁让她的行动非常笨拙涟漪一不小心摔倒撞倒了灯台蜡烛忽的一下全部灭了房间陷入死寂的黑暗

    涟漪害怕的闭上了眼睛蜷缩起來环抱住双膝心中不断的念着涟漪不怕父皇会保佑你的母妃也会保佑你的

    死寂的黑暗中突然有了刺眼的光芒即使涟漪闭着眼也能够感受到她茫然的睁开眼睛 房门依旧是关着的而她的掌心发出刺眼的光芒涟漪摊开掌心便看到修竹和她定下的契约发出灼眼的光芒就连纹路都看不清了

    涟漪用左手紧紧握住右手放在X前无声的哭泣了起來把近日所有的委屈给哭了出來泪水从内眼角滑到鼻梁再流到另一侧眼睛里最后汇成一道清流从发丝中流淌

    她好累好累这一辈子为何会这么累

    X口右手掌心传來舒适温度涟漪再次摊开右手看着掌心的花纹说:“修竹你是在安W我吗”

    涟漪突然笑了坐起來抹着眼泪说:“谢谢”

    “不必谢”突然 一个温暖的怀哀从涟漪背后涌來环抱住她清冷的声音在涟漪耳畔萦绕涟漪张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也不敢回头

    “漪儿对不起我还是放心不下你”微冷的滣瓣抵着涟漪的耳蜗那声漪儿和清冷的声音都明确的告诉涟漪身后的人是谁

    “漪儿你瘦了”修竹环着涟漪的腰不同于容璧松松的环抱修竹抱的很用力似乎要把涟漪拥进骨子里

    涟漪稍稍用力掰开修竹的右手修竹立刻松开了右手掌心中的莲花竹叶印只有淡淡的光芒涟漪伸出右手和修竹的右手十指相扣两人的掌心都发出耀眼的光芒

    修竹不解其意涟漪靠在修竹的怀里看着他们互扣的双手突然笑道:“还好契约还在说明我还沒死”

    修竹沉默 只能拼了命的把涟漪嵌入骨子里涟漪又说:“能够感受到疼还沒死”

    修竹突然咬了涟漪的耳垂一口说:“疼不疼”

    “疼”涟漪扭头看修竹便看到修竹的双眼在两人掌心的光芒下变得异常诡异

    修竹的语气很冷说:“漪儿怎么办我想让你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