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二章 图谋不轨

    见墨契Yu言又止容璧并沒有强迫墨契说话而是揭开酒盖一口一口的喝着酒水从他嘴角流下容璧便用袖子随意的擦了擦再继续喝

    这样的容璧竟也显得有J分颓靡墨契心想

    容璧的脸上已经沒了笑容显得心事重重墨契想起墨白说的皇上既然死了那容寂也一定会死若容璧知道他父亲已经丧命该多么悲恸

    墨契以手撑地坐起轻轻拍着容璧的肩膀似乎是在安W容璧容璧瞥了墨契一眼然后站起來让墨契不能拍到他的肩膀然后继续喝酒

    墨契举在半空的手有些尴尬但还是放下了继续望着容璧心想若他是赤潋他是容璧他会怎么做

    他还是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想要阻止墨家的报F他不想要墨家戴上谋反的罪名即使做上皇帝也洗妥不了谋反的污迹

    他不想真的不想谋反那条路太过陡峭一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他不想墨家多么显赫也不想墨家陷入困境可是他要怎么做问容璧不可能若容璧知道了他们墨家要谋反一定不会放过墨家的一定不会

    墨契恼怒自己的无能便用力的捶打着地面容璧有些看不下去伸手拉起墨契叹息一声说:“若是真的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去找赤潋吧”

    墨契惊讶沒想到容璧竟然看出來他并不想对他说出真相并且提示自己去找赤潋是不是他猜出什么了

    墨契不敢告诉容璧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容家是真正的一直拥护陈国皇帝的世家每一代人J乎都会有大官出现他们容家的子弟J乎从小就要学如何在朝堂上谋生怎样混的风生水起怎么乞骸骨

    若容家知道了他们墨家想要做什么一定会不计损失的攻击他们墨家吧

    而且皇上如今已经死了容寂也死了那个杀害皇上的真凶也不知道是谁更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若他还要继续伤害赤潋他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墨契站起來紧紧握住容璧的手眼神坚定的看着他妥口而出:“我会一直站在赤潋身边护着他的”

    容璧笑了笑沒有说话似乎沒有听出墨契话中的深意

    墨契又说:“现在我就去找赤潋了你不必担心我”

    容璧挥手示意墨契离开墨契出门翻身上马留容璧一个人站在落叶满地的庭院中间静静思考

    墨契刚刚说选择站在赤潋身边也就是说有人要他选择

    而墨契被赶出墨家就是因为他选择了赤潋的原因吧

    墨家墨家到底在做什么墨契不敢告诉他真相估计是怕他对墨家不利吧

    皇上如今杳无音讯而墨白和墨皇后又暗中蓄力

    容璧手中的玉骨扇开开合合扇面上的水墨江山变得多姿多样他看着变幻不定的扇面眼中波光粼粼

    容璧联想到怀有身Y的甄哥想到不让他进书房一同谋划的赤潋还有不肯告诉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墨契容璧似乎是懂了懂了为何赤潋和墨契都防着他

    若墨皇后和墨丞相真的打算谋权篡位知道真相的赤潋和墨契一定会保守这个秘密不让他知道因为他一旦知道了就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墨家可是赤潋又太过良善绝对不舍得对他的亲生母亲墨皇后下毒手的所以才会隐瞒自己并且要他不要管这件事情全权由赤潋自己解决

    容璧觉得好笑他父亲容寂还有皇上早就怀疑墨家有谋反的想法了可赤潋却怎的也不肯相信不肯相信显而易见的真相

    赤潋身上带着墨家的血Y并且心善就算知道墨家已经开始动手做什么了赤潋也不会先下手为快还企图用温柔的方法让他们回头这样的傻气

    赤潋和皇上一点也不一样从來沒有疑心过容璧笑笑然后摇摇头说:“或许他这样才会让那么多人愿意为他赴死”

    赤潋他一点也不傻这样的帝王权谋是需要一定的勇气和实力的赤潋这样大胆的选择这样的帝王权术确实给他带來了很多忠心的人例如墨契例如自己

    若是墨家要做什么对赤潋和墨契不利的事情他容璧必定不放过他们墨家

    容璧喝完一坛酒然后把空酒坛子往旁边一摔酒坛子撞在石头小道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容璧走到C地上如小时候一般席地而躺仰望着旷阔苍茫滇濎空无力的笑道:“如今已经是风声鹤唳、C木皆兵的现状了梁家墨家究竟还有多少人有不轨的心思”

    “波云诡谲的京城”容璧轻轻闭上了眼睛似乎是非常困倦

    “好累如果睁开眼还是六岁之前该多好”容璧说完却沒有睁开眼滣角却勾起笑道“睡一觉吧醒來一切都会变好的”

    微风拂动容璧的长发一朵新开的小花不知因何落下飘飘摇摇的落在容璧的脸颊上遮盖住左眼旁下的十字伤痕

    风再次拂过有暗香盈身卷起那朵小花在空中翻腾

    马蹄起尘沙墨契快马加鞭赶至东嗊便直接向赤潋的书房奔去书房外已经沒有环环围绕的护卫了墨契便直接闯进房内就见赤潋坐在书桌旁单手撑着额头一脸疲惫

    听到声响赤潋抬头见是墨契便轻轻笑道:“何事如此之急又为何被赶出墨家”

    墨契沒有回答赤潋的问題而是直接跪下凝望赤潋的双眼说:“赤潋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墨契的眼神殷切赤潋把墨契拉起來无奈的说:“还是这般莽撞边塞这么多年怎么就沒有磨砺出什么呢”

    墨契只得站起身握紧双拳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平静些说:“赤潋如今只有你能帮我了”

    “嗯”赤潋皱眉双手也紧握面无表情的看着墨契说:“怎么怎么了”

    墨契祈求说:“我说了但但求你看在我的面上轻罚他们”

    “好”赤潋闭上眼睛等着墨契再次印证刚刚他所听到的一切

    墨契鼓足勇气说:“赤潋我叔叔墨丞相打算谋反并且已经做了好J年的计划了”

    “嗯”赤潋的反应很是平静只是面Se太过苍白还有僵直的身T暴露出他不安的内心

    墨契继续说:“赤潋阻止他们他们也是你的家人希望你手下留情”

    赤潋的面Se苍白紧抿着滣僵直的身T突然瘫软下來倒在椅子上墨契立刻惊呼道:“來人啊快传太医”

    “无碍不必惊扰别人”赤潋挥挥手又单手扶住额头沉声问:“我父皇我父皇真的已经已经被丞相”

    墨契低垂下眉眼蹲在赤潋的椅子旁额头抵在椅臂上也沉声说:“是但叔叔说皇上不是他杀的”

    赤潋沉默因为他再不敢相信墨白的一切话可是可是墨白既然敢把他要谋反的事实告诉墨契又为何怕让别人知道是他杀害了皇上

    赤潋不解于是问墨契:“你把你知道的都详细说一遍吧”

    墨契只得详细说:“我不明白叔叔为何要把歌儿送到东嗊于是问叔叔他的目的是什么然后他带我去了家庙在哪里他说我们墨家有四十位将士死于陈国皇帝手中”

    “对不起”赤潋歉意的说“若我可以我愿意承担我祖辈的所有罪责还你们墨家一个公道”

    墨契摇头说:“这并非你的错误所以我不想看你受到伤害”

    “多谢”赤潋微微笑道“继续说吧”

    “然后叔叔告诉我我父亲镇远侯墨魄是死在皇上手中”墨契断断续续的说似乎是不相信

    赤潋苦笑依旧歉意的说:“对我父皇确实是害你父亲死亡的最重要的推手那么墨契你还会选择站在我这边吗”

    “会皇上是皇上你是你我连皇上都沒有抱有多大的怨念又如何会憎恨你”墨契蹲的累了向后坐在地上抬头看着赤潋说“我被赶出墨家你应该能够猜出是为何了吧”

    “嗯大概知晓了”赤潋摇头轻笑说“你不愿参与墨家的复仇计划”

    “嗯我不愿参加”墨契又继续说“叔叔对于我父亲的死很是执念从那时就做好了要谋反的打算然后他又从家庙的一个角落拿出一个小匣子”

    “那是我父皇的头颅吧”赤潋紧闭双眼不让墨契看到他的满目凄凉

    “对”墨契不解问“你如何知道”

    赤潋依旧闭着双眼靠在椅背上缓缓说:“墨契当我父皇的头颅送到墨丞相手中时很快我也见到了我父皇的护卫”

    “那就是有线索知道是谁害死皇上了”墨契焦急问道

    “对他们簢说了真凶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