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一章等待消息

    m[;sp;98小说酒吧]84涟漪把头深埋在容璧X口感受容璧身上传來的舒适的温小声说:“容璧我不怕我不怕我只是有些不安”

    “我担心会失去最最重要的亲人父皇还有后”涟漪小声说容璧明白若梁府对皇上图谋不轨涟漪一定不知如何与梁后相处

    容璧轻轻拍着涟漪的背沒有半点旖旎柔声说:“对不起我本不应该告诉你的”

    “不你应该告诉我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提防谁”涟漪咬牙低声说“容璧我想我应该告诉你洪都王是被谁害死的了”

    容璧惊住轻轻拍打涟漪背脊的手也在空中停顿了但依旧笑问:“你知道”

    “嗯我父皇簢说的”涟漪拽紧容璧X前的衣襟说“他说就是他自己故意害死了洪都王”

    容璧不说话也不知该说什么因为杀了洪都王的人就是他自己似乎是前年的七月他听从皇上的旨意想方设法的害死了洪都王让涟漪和赤喾的婚期无期

    “容璧梁后早就知道是我父皇害死了洪都王若她想要报仇”涟漪感受到容璧的不适于是松开了容璧看着容璧的眼睛说“只是梁后并沒有表现出多大的憎恨而梁尘的行为还有多多的疑点我们不能乱下判决”

    “确实再等J日吧等消息传來我们再做打算”容璧别开双眼不看涟漪也尝试着强迫自己不要多想或许就如赤潋所说的一样他就是过多虑了梁尘的X古怪沒人知道他是不是一时兴起

    “嗯那我回嗊了一旦有消息你第一时间通知我”涟漪退后J步对容璧道别

    “好”容璧看着涟漪离开突然说“你还是提防着梁后一点她并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慈ai”

    涟漪的步顿了顿轻轻点头然后又快速离开了

    容璧看着涟漪离开后双手握拳用手狠狠捶打了墙面一下不甘心的摇头说:“我还是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啊”

    这样无能为力的感觉有多久沒有出现过了他曾经发誓发誓再也不让亲人受到一点伤害发誓再也不让亲人陷入困境发誓再也不会成为无能无用之人

    可是如今他还是做不到保护所有想要保护的人

    又要等待等待等待比痛苦还要难熬

    容璧松开双手再次走到赤潋的书房外书房外依旧包围着一群护卫容璧尝试着要他们向赤潋通告可总是被告知说:有令任何人都不得打扰

    容璧不死心他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赤潋连他也提防着便板着脸冷冷说:“我不信你们进去帮我传告把的亲笔书信给我我才信不让我入内”

    那些侍卫无奈只得随了容璧很快就把一封薄薄的纸P递给容璧只见纸P上写着:容璧此事你不必知晓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最近你过劳碌了剩下的J给我就是了

    容璧仔仔细细打量这张薄薄的纸P确认这是赤潋的字并且是安安稳稳时写下的书信沒有半点歪斜可见赤潋的情况很好沒有什么异样

    容璧安了心便道歉说:“打扰了望恕罪我这就离开”

    羽林郎也都纷纷表示无妨劝容璧回去休息

    容璧笑着应了然后转身就走却沒有回容府而是去了在京城外的镇远侯府

    这是自古镇远侯“寄居”的侯府因为每一任镇远侯要么是在剑阁城要么就是在墨府很少有住在镇远侯府的时候所以称作“寄居”

    容璧站在镇远侯府外思绪飘忽到了七八岁的时候那时候的墨魄偶尔会住在这里墨契便也跟着留在镇远侯府因为这是京城外荒芜的很无趣时墨契就会邀请赤潋和容璧一起來玩

    小时候他们闹也不知做过多少胡事镇远侯墨魄却不生气只是用温柔的语气劝诫他们要他们改过

    那时候他就很敬佩镇远侯墨魄后來听说他因战而死还难过了许久为这样完美的人惋惜

    再大些的时候他才隐隐发觉镇远侯的死沒有那么简单墨白緡了墨魄的死血洗了朝堂让容璧明白过洁世同嫌

    问父亲父亲也是说那些人都嫉恨墨魄才会污蔑墨魄才会延迟救援才会导致墨魄的死

    而墨契如今又陷入同样的境地被墨家赶出家谱然后被污蔑成一个暴戾不孝之人只会借酒消愁日日颓靡不堪

    容璧从腰间chou出玉骨扇跨进镇远侯府循着舞剑的声音走到后院明明还是新发绿芽的季节镇远侯府的花叶却都落了纷纷扬扬落了一地落了那个挥剑的黑衣男一身

    男一剑刺向茂密的枝叶一PP新叶还未呜咽便失去生命

    “啊”男手握剑仰天长啸一声惊得四处的鸟儿胡乱的飞

    黑衣男喊完便一下跪坐在地手上的剑被丢的老远

    “怎么想要杀我”容璧闪身躲开那飞來的剑手上的玉骨扇不停的煽动皱眉看着跪坐在地的墨契说“为何被赶出墨府”

    墨契沒有搭理容璧只是低着头手掌紧握成拳撑在地上容璧就站在一边皱眉看着墨契

    见墨契还是沒有动静容璧便走进镇远侯府内过了好一阵提出两大坛酒丢给墨契说:“这酒可是我们小时候偷偷藏的呢你父亲都不知道”

    发觉有东西袭來的墨契随手接住了那酒壶看了容璧两眼又看了那酒坛两眼然后揭开盖便灌起酒來容璧则是蹲在旁边看戏一般看着墨契灌水一般灌酒

    墨契咕噜咕噜的就喝完了一半的酒 容璧皱眉说:“牛饮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酒”

    墨契瞪了容璧两眼然后继续灌酒容璧蹲在旁边一边看一边问:“以后你便住镇远侯府了”

    墨契又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酒用袖胡乱的擦了擦嘴巴说:“嗯无家可归了只能寄居在这里”

    “为何”容璧笑问“你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让丞相这么生气都把你移出家谱了”

    墨契沉默了然后把容璧手中的酒坛抢过來刚想揭开酒盖就被容璧抢回去了容璧把酒坛哀在怀中皱眉说:“当初就埋了两坛你这样喝不就全糟蹋了若想借酒消愁我带你去逆旅喝酒”

    “行”墨契用手撑地想要站起來可刚刚喝了多陈酿一开始不觉得晕如今猛地站起來便觉头晕目眩沒站稳一下扑倒在地

    “哈哈哈”容璧大笑道“这可是十J年的陈酿叫你逞能”

    墨契幽怨的看着容璧容璧这才不笑了从袖中chou出帕轻飘飘的丢在墨契面前说:“擦擦脸脸上都是酒还有泥”

    墨契挣扎着坐起來却觉得全身乏力便翻了个身面朝天胡乱的擦拭着脸部然后抬手说:“扶我起來”

    容璧抱着酒坛笑着站在旁边看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沒有还说:“你住这里我倒是可以天天找你喝酒了”

    墨契怒火滔天被容璧看戏滇潿刺激到他瞪着容璧说:“你说要是我赤潋打架的话你帮谁”

    容璧歪头奇道:“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題你敢打他”

    墨契甩掉那帕说:“你就在旁边看戏一样的看我赤潋要是这样你早就”

    “早就什么”容璧眯着眼睛笑笑说“他可沒有这样的时候他是我可不许他这样他若是这样的话我会动手打他的不用你出手”

    墨契想了想觉得确实如此只得叹息道:“我若是聪明一点便好了”

    容璧蹲下來用扇敲打着墨契的头说:“好好的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若是有事不明白你可以问我也可以问赤潋我们会帮你解决的”

    墨契明明可以躲开容璧的敲打但是他却沒有闪开任由容璧玩笑似的敲打憨笑着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幕幕

    小的时候容璧便是最厉害的就连作为的赤潋也不怕甚至敢欺负赤潋而赤潋则是万般容忍有时候他都看不下去了冲上去与容璧打架而容璧却是随意的拨弄就把他打倒在地

    他瞬间被震惊了容璧这样厉害的人武双全却常常一个人坐在一旁沉思他不懂容璧的无奈

    问赤潋赤潋则是笑着摇头什么也不告诉他

    墨契看着容璧白如羊脂玉的容颜只是白璧微瑕左眼下有一道浅浅的十字伤痕让容璧一下英气了许多不单单只是从前那般的温润佳公

    墨契有些恍惚若是他为了父亲报仇回到墨家去夺什么所谓的皇位和赤潋反目成仇容璧会厌恶他吧

    赤潋也会恨他吧

    在亲人和挚友之间选择墨契不想放弃任何一个只能凝望容璧的双眼说:“我”

    然后再也说不出一个字

    本站访问地址http//nbsp;任意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上小`说`巴`士;sp;84书名看本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