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希望自由

    m涟漪拢起长袖微微俯身温柔的拾起一P香樟落叶然后站直抬手把那P落叶放在眼前遮住刺目的Y光仰望新旧J叠的香樟树叶

    如今已是月春日香樟透新芽、落旧叶正值一场纷扬J日的落叶雨燕不知从何处归來在树间嬉闹莺儿也不知乱语着什么却分外好听

    正午的Y高挂天空微风拂过脸颊把涟漪的长发纠缠在肌肤上滑动似乎是觉得洋涟漪轻笑着用手把筠边的发丝勾在耳后

    那笑容无邪那眼神清澈梁芥都忍不住惊叹世上竟然会有这样美好的nv不管发生什么她都宠辱不惊以最最优雅的姿态去迎接去面对最残酷的现实

    真想知道若她知道皇上已经命丧H泉时会有吁样的反应是该嚎啕大哭呢还是茫然无措亦或者无动于衷

    梁芥静静的站在月门处望着涟漪涟漪沒有发现梁芥更沒有发现已经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梁尘

    梁尘不知是想做什么靠在轮椅上和涟漪一样仰着脸双手张开让PP香樟落叶落在他的身T和手臂上一P落叶落在他紧闭的双眼上梁尘似乎是愣住了然后缓缓的用右手拿起落在双眼上的落叶再低下头用混浊的双眼看着手上的枯H落叶陷入沉思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涟漪有感而发然后笑着在纷扬的香樟落叶下翩翩起舞舞步轻扬弄妩

    涟漪越舞越有兴致竟然舞起了“青梁悬想舞”在枯H的落叶下,把这些日里所有的压抑都通过舞动的身T释放出來她越舞越快幅也越來越大沉浸在自己的舞蹈中沒有看到渐渐B近的梁尘

    梁尘捏住那一P落叶在指尖转动叶P混浊的眼睛看着涟漪即使什么也看不到但还是一眼不眨的看着

    涟漪开始快速旋转双眼却是紧闭着的因为她想要甄哥甄哥闭上眼用身T去感受周围的一切去感受她身T的舞动

    梁尘似乎猜出涟漪在G什么偏过头用耳朵仔仔细细听涟漪脚步的声音然后推测出涟漪正在跳到最后一段然后轻声哼着青梁悬想的曲

    梁尘的哼声很小沉浸在舞蹈中的涟漪沒有发觉可细心聆听的梁芥却听得清清楚楚她攥紧拳头却沒有愤怒的转身离去而是退后了J步隐在月门后让涟漪不能发觉到她

    梁尘坐在轮椅上小声的哼唱着即使看不到涟漪的动作却依旧能够完美的配合涟漪的舞步纷纷落叶落在他们身上露着肚P晒着Y光的猫儿都翻过身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人

    舞到最后一句时涟漪才睁开了眼睛正想用回旋做结束的动作时却看见了依旧哼着的梁尘惊讶的不行一不留神双脚互相绊倒摔倒在地

    涟漪红了脸狼狈的用手撑地却沒有抬头暗暗期盼梁尘沒有发现她摔了一跤

    正当涟漪纠结时一只白净修长的手伸到她的面前涟漪惊讶滇潷起头就看到梁尘勾着滣角用薄凉的滣笑着说:“真蠢”

    涟漪咬滣沒有伸手搭在梁尘手上而是自己用手撑地站了起來再拍了拍衣裙然后反驳道:“我才不蠢明明是你故意吓我”

    “那你还是蠢”梁尘完全不管涟漪的反驳 嘲笑说“这么久了竟然还是沒有离开梁府”

    “明明是你根本就不想放我走”涟漪皱眉说梁芥也想了法想要把她送走可每次计划进行到一半都会被发现不管怎样都会把她送回來涟漪都有些气馁好在梁芥沒有放弃不然她真的沒有办法离开了

    涟漪猜测梁芥并不喜欢她留在梁府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的送她离开并且一点也不气馁让涟漪万分庆幸庆幸梁芥讨厌自己

    “蠢就是蠢不必狡辩有本事离开梁府啊”梁尘很是喜欢和涟漪斗嘴就像一个五六岁的孩对这些沒有意义的话乐此不疲涟漪也发现了便装作生气不说话梁尘这才会停止这个话題心情也会愉悦许多不会再继续折磨她

    涟漪便故意不说话不断跺脚毖枯枝落叶踩碎发出喑哑的哀鸣但涟漪的脸上却沒有半点怒意也不知是梁尘嘲弄她还是涟漪逗弄梁尘

    梁尘这才满意的笑着问:“你真想走”

    “嗯”涟漪快速回答“非常非常”

    “为何呢”梁尘不明白在梁府有什么不好的和那冰冷冷的皇嗊有什么区别涟漪不是依旧笑的那么美好吗完全沒有受到一星半点的影响

    “因为想见哥哥想见梁后相见嫂相见很多很多的人”涟漪如实回答她在梁府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他们

    “若他们都能來梁府看你呢你还想走吗”梁尘又问

    涟漪想了想才说:“想”

    “为何”梁尘又B问

    “因为有人讨厌我留在这里”涟漪不敢透露是谁

    “呵呵”梁尘讥讽说“世上讨厌你的人多着呢难不成你去死不成”

    涟漪沉默了确实这个解释过牵强因为皇嗊里还有一个人也非常厌恶她那就是墨皇后以梁尘的能力他绝对知道

    涟漪不敢说出讨厌梁尘的真相便又想了一个说法说:“因为我想要自由”

    “自由”梁尘又讥讽说“你出了梁府就有自由了你认为什么是自由”

    涟漪沒想到梁尘会这样刨根问底让话題会这样深入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胡乱回答说:“应该应该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想G什么就G什么吧”

    “哈哈哈”梁尘大笑起來扶着X口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涟漪不知道她哪里说错了自由不就是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一切事情吗

    梁尘笑了一阵终于停了下來煣着手中的枯叶枯叶发出呜咽的破碎声梁尘也开口说:“你知道吗墨皇后就是能够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

    “嗯她确实过的很潇洒”涟漪承认墨皇后的行为一直都很特立独行只要墨皇后想沒人能控制她就连她父皇都不能

    “可是她却不自由”梁尘把枯叶煣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随手一洒枯叶支离破碎飞了漫天梁尘笑道“她一直想要做牡丹想要什么时候开花就什么时候开花她确实做到了可却不能不想开花就不开花”

    “什么意思”涟漪不懂墨皇后既然能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还不够自由吗

    “意思就是她可以任X的做一切她想做的可是却不能拒绝她不想做的”梁尘笑道“我想要的自由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

    涟漪幡然醒悟并觉得梁尘说的有道理一个人只要力想做一件事情就能做到可是却不能反抗命运的安排不想老去却不能抗拒时间的流逝不想生离死别却还是有无数的白发送走黑发

    就像她自己她能够做一切她想做的事情可是她却不能反抗她不想做的

    她不想留在梁府她不想父皇病逝她不想苍白的过完这一生她有多多的不想却无能为力决定

    涟漪只能轻轻笑着说:“把不想做的事情变成想要做的事情就好了现在我只想要离开梁府人生已经那么不如意了为何还要执念于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

    “说的真是轻巧”梁尘不屑“你给自己的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那也不能沒有希望啊”涟漪笑着说“人活一辈还是要有点盼头吧这样会过的美好一些的”

    “美好一些”梁尘反问“你很向往美好”

    “是啊谁不向往美好呢”涟漪说的自然但眼神却是迷茫的因为她也不知道美好的未來是怎么样的

    梁尘好看的水弯眉皱在一起摇头说:“我不向往美好也不给自己希望因为越是向往美好其实只是越是说明过得不好而我因为不给自己希望所以不会失望更不会绝望”

    涟漪其实不想承认梁尘说的很对但心里又不得不被梁尘所说的给折F是啊若她过的很美好如何还会向往美好呢

    而她又总是喜欢怀哀大的希望最后却让自己为失望甚至是绝望是不是应该改一改了

    “涟漪你走吧”梁尘突然说涟漪惊讶沒想到梁尘竟然会真的放了他正打算再问一遍确认时梁尘就转头对后院月门处说“芥别躲了我知道你在哪里把涟漪送回嗊里吧让她自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