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七章怨气冲天

    m墨契赶到青梁殿,却被人拦下说:“安乐侯,墨良娣不喜见生人,”

    “那你去找,说我有急事找他,”墨契无奈,只能站在外殿等待,

    墨契有些坐立不安,双手放于身后,來回的走动,

    终于,墨契等的不耐烦,趁嗊nv松懈的时候,快速的向青梁殿偏殿跑去,如无头苍蝇,到处乱撞,希望撞到赤潋,

    找了许久也沒遇见赤潋,墨契有些失望,便停了下來,沒想到,一停下,就听见赤潋的声音,他的声音温柔,如潺潺的流水,正说着:“歌儿,那我走了,你好好安胎,”

    墨契寻声而去,就看到赤潋靠在窗边,大声的说话,而紧闭的窗内传來一个柔弱的nv的声音,她说:“好,你早些回去吧,多注意身T,不要熬夜批改奏章,”

    “好,”赤潋说,“那我走了,你安心养胎,”

    赤潋说完,敲了敲窗,转身离开就看到墨契站在廊边,静静的看着他,

    赤潋惊讶说:“墨契,”

    墨契刚刚抛在一边的怒意又升起,但尽量忍住怒气,沉声说:“到偏殿内说,”

    赤潋只得带墨契去一个偏殿, 疑H问道:“何事如此之急,”

    墨契关上门窗,便猛地对着赤潋跪下说:“,我表M墨歌的X比较冲,希望您看在我们的情分上,饶过她,”

    赤潋吃惊的拉起墨契问:“她怎么了,我并未惩罚她,”

    墨契依旧跪着说:“如果不是歌儿做错了什么,你为何要娶另一个nv,还让她怀了你的孩,你想过歌儿的感受吗,”

    赤潋叹息,看着墨契的眼睛,用力把墨契拉起,墨契见赤潋眼神赤诚,竟情不自禁的站起來了,然后听赤潋解释说:“不是因为我她喜欢的是赤喾”

    墨契突然醒悟过來,然后沉默了,他回想起墨歌在边塞所做之事,还有墨歌和赤喾之间的J流互动,一切便都明白了,墨歌是真的很喜欢赤喾,

    “为何叔叔不让歌儿嫁给赤喾呢,”墨契想不明白,豫章王赤喾人很好,十岁便名动京城,身份地位,容貌实力,在京城都是数一数二的好男儿,更何况他们两情相悦,

    赤潋也沉默了,他叹息一口气,然后看着墨契,眼神清明的说:“或许,是为了墨家,歌儿嫁给我的话,墨家或许又有一个皇后,”

    “那也不可以牺牲歌儿啊,”墨契恼怒道,他很生气,想要立刻去见墨白,问问他到底为何要把歌儿送进嗊中,

    赤潋低着头,沒有说话,他不敢承认心中所想,也不敢告诉墨契,他心中所想,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墨契抓抓自己的头发,恼怒的说,他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京城的一切都让他不舒F,每个人的笑脸俺后藏了什么,他不知道,

    墨白不让他回剑阁城,又强迫墨歌嫁给,当墨歌一直不肯接受赤潋的时候,墨家又把另一个nv塞给赤潋,并成功的让她怀上了赤潋的孩,为何要这般执念呢,

    墨契突然想到,皇上如今只有一个男儿,其他的孩不知为何死去

    墨契拍拍自己的脑袋,只觉得一切都越发奇怪,他不愿去想是他的姑姑做了那些事情姑姑不会做那种事情的或许只是巧合,

    他不知怎脺麾开心中的疑窦,只能去东嗊回墨府,问墨白,

    墨契借了匹马,在街道飞驰着,好在一上沒有撞到什么人,但他依旧可以听到有人在骂骂咧咧的说:“赶去投胎啊”

    猛然人群中一人喊道:“是镇远侯墨契,”大家都立刻安静下來,主动让出一条大道,让墨契飞驰而过,

    他无心去管周围人的看法,或许明日市井便会疯传他墨契嚣张毕扈、目中无人,他不在意那些虚名,

    墨府的大门越來越近,他沒有让马减速,反而加速,在快到门口的时候一个翻身跳下马,然后直奔后院,

    墨府后园有J棵年樟树,四季常青,墨白正站在树下,手放在香樟粗糙的躯G上,沉思着,

    墨契气喘吁吁的跑到墨白面前,直奔主題问道:“叔叔,为何要让歌儿嫁给,”

    墨白放下按在香樟树上的手,双手J叉放在身后,背对着墨契说:“因为好,她嫁给有何不妥,”

    “可是她喜欢的是豫章王赤喾,叔叔,你沒看到歌儿她消瘦J多,她现在很痛苦,”墨契不能想象一个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的表M,变成这样一个沉默寡言郁郁不安的陌生人,

    墨白沉默一会儿,然后转头,眼神深沉的看着墨契,墨契打了一个寒战,他知道墨白并不是如表面一般温尔雅,而是喋血之人,当初因他的父亲墨魄之死而血洗过朝堂,

    墨契紧握拳头,让自己直视墨白的双眼,眼神坚定的说:“叔叔,告诉我,为什么,我觉得你们好像有很多事情瞒着我,”

    “你若真想知道,也不是不可,跟我來吧,”墨白步履稳重,而墨契却觉得如履薄冰,他的掌心全是汗水,真相要出现的时候,他反而有些害怕,

    墨白带着墨契穿越过墨府的花园,來到了墨府最偏远一个小屋,屋虽小,却很鏡致,里面摆满了牌位,白纱轻轻飘荡,淡淡的烟气一点点升入空中,然后消失不见,

    墨契皱眉,他知道这是墨家的家庙,摆放祖先的牌位,

    “这是老祖的牌位,磕个头吧,”墨白跪下,墨契也跪下随着墨白一起磕头,

    “这位是第一任镇远侯,这位是”墨白一个个解释着牌位是谁的,墨契点头答应,却不知道墨白想说什么,心中渗得慌,

    “这个,是你父亲墨魄的牌位,磕头吧,”墨白和墨契一齐磕头,墨契重重的把头磕在地,一缕血丝滑下,

    墨白点燃J只香递给墨契说,“J年沒回來,这次一起拜了吧,”

    墨契点头,认真的进香烛,墨白就站在一旁,看着长明灯,灯火闪耀,房中的白纱布轻轻飘荡,

    烟气袅袅,还未看清它们的纹,就消失不见,一切都那么安静,墨白就那样看着长明灯摇曳的火焰,墨契则是静静的跪着,额头的血迹也G了,留下渗人的血迹,

    墨白终于开口,他背对墨契说道:“你知道,我们墨家有多少将士战死边疆的吗,”

    “二十七人,”墨契挺起X膛骄傲答道,

    “那么,有多少人,死在皇上手上,”墨白转过身,眼睛紧紧抓住墨契的眼睛,语气淡然的问:“被皇上莫名的罪名杀死,其亦或者,像你父亲一样死去,”

    墨契瞪大眼睛,站起來,颤抖的问:“我父亲他他不是被人陷害而死的,”

    “也与他们的陷害有关系,”墨白递给墨契一杯山茶,说,“喝口茶,坐下缓缓吧,”

    墨契立马坐下,急切的问:“我父亲他的死,与皇上有关,”

    墨白轻轻的吹着山茶,墨契看着青花瓷杯内的水面泛起的涟漪,还有起起浮浮的山茶花,

    “你父亲啊”墨白喝了一口茶,终于缓缓的说,“他好,好的让皇上嫉妒,让很多人嫉妒,所以,在你父亲被围困的时候,皇上派兵救人的时候迟疑了,之后,便是一连串的迟疑,导致你父亲重伤回來之后不久便死了,”

    “啪”墨契手上的杯凋落在地,他沒有想到他景仰的皇帝是杀害他父亲的间接凶手,他一时难以接受,说:“不可能的,叔叔,皇上怎么会嫉妒父亲呢,他是皇上啊,”

    墨白有些可惜那些L费的山茶,他叹息道:“你若是还是这样浮躁,如何做皇上呢,”

    墨契目眦尽裂,他怒道:“叔叔,你在说什么,我才不要做皇上,你们打算做什么,”

    “你说呢,”墨白也摔碎手中的瓷杯,站起來平视墨契,他和墨契一样高,只是很消瘦,显得为虚弱,但这时他的气势却不输常年在战场的墨契,“他们陈国皇帝,无端杀死我们墨家的将士十九人,如今加上你父亲,便是四十人了,”

    “我们墨家,把怨恨藏在心底,忍气吞声的为陈国做了那么多贡献,而他们呢,他们怎么对我们,”

    “这些祖先,现在都在看着你呢,”墨白指着那些牌位,瞪着墨契,墨契却怒道:“若是失败了,你们会死无葬身之地的,我也不要做什么皇帝,我不稀罕,”

    墨白走到镇远侯墨魄的牌位面前,用袖轻轻的擦拭着,对墨契说:“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不知道吗,你父亲的仇,谁來报,”

    墨契沉默了,他若是不报仇,则是不孝,可是报仇,却是不忠报仇了,赤潋又怎么办,他们会不会反目,还有容璧,容璧会护着赤潋的吧,他如何肯选择一个虚无的皇位而失去友谊,失去美好的一切,

    墨白抓着墨契的肩膀,眼神犀利的看着他说:“你沒有感受到他们的怨气吗,你真的不想为你父亲报仇,你真的不要那个人人觊觎的皇位,”

    墨契转头看向那些斑驳的牌位,那些牌位似乎都长了眼睛,正怨气冲天的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等他为他们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