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五章心上之人

    m风翻动书页发出沙沙的响声把正在发呆的墨契惊醒他拿起砚台压在书页一角不经意间便撇到了有关陈国的历史

    陈国开国皇帝赤城本是梁国的大将军却从梁家手上夺來皇位所以陈国皇帝都天X多疑提防武将还有梁家

    梁家在陈国是个很特殊的存在陈国历代的皇帝都想要灭了梁家可是梁家的人都不傻要不是闲悠散鹤要不就是放L江湖亦或者是把梁家的nv嫁给陈国的皇帝这样也可以护住梁家J时

    在姓的眼里陈国皇帝的血统不纯而梁家才是正统的皇族所以陈国皇帝娶梁家nv两方得利

    至今梁家在姓眼里依旧拥有至高的地位大部分的原因便是那本《青梁悬想》让大家都记住了那一对不凡的男nv使姓们对梁家一直抱有一种景仰滇潿

    即使如今梁家早已衰败只剩一个梁尘能够撑住台面但姓还是为向往梁家若还要沾亲带故算算梁家有能耐的人那便是豫章王赤喾和后能够撑住梁家了

    墨契有些难受梁府的衰败刺激到了他不安的内心墨家如今也是一P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景象姑姑是皇后叔叔是丞相表M是良娣而他又是镇远侯这样荣耀的场景让他心中咏发的慌乱

    繁花似锦中常常蕴藏着危机然后一步步走向崩溃多少大家世族就是这样毁灭曾经红一时的易家不是如此吗

    满门抄斩只剩易水寒一人而易水寒心中的痛他不想感受他不想要墨家毁灭

    “瞎想什么呢”墨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然后把书合拢走出书房便又见墨白站在香樟树下静静的观察着他

    墨契红了脸颊因为他刚刚一直在发呆J乎沒有繙鼬去一个字可墨白即使发现了也不骂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让墨契自己觉得那堪想要好好看一会儿书但发呆的mao病却怎么也改不掉

    “契儿”墨白突然唤道“你过來”

    墨契立刻大跨步走向墨白问:“叔叔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也沒什么就是想说你可以出府了”墨白微微笑道也只有于墨契面前他的脸上才有丝丝笑容

    “果真”墨契惊喜因为自从他向皇上提出想要回剑阁城这个想法之后他便被锁在了墨府哪儿也不许去每日都要看一大堆的书如果是野史也就罢了可全都是《菜根谭》《围炉夜话》一类的修身养X的书再然后就是《十六计》等权谋之类的书他如何看得下去如今听到能够出府恨不得如妥缰野马一般围着京城跑一圈

    “嗯每日把你关在墨府也沒有什么用处你若是发呆还不如去京城逛一逛看看姓们的生活”墨白提议道正中墨契下怀墨契笑道:“叔叔说的是不能纸上谈兵要多看多问才能更进一步”

    “嗯”墨白也沒有多废话了直说“我知道你的心思早就不在这里了想出去就出去吧我去后院”

    “是叔叔”墨契点头在墨白转身的瞬间便奔向墨府大门留下一阵疾风

    墨白转头看着墨契的背影无奈的笑然后摇摇头继续向后院走去

    墨契一出了墨府就大口大口的呼吸似乎墨府的空气就要污浊一些比不得外面的清新

    在深吸了J十下之后墨契站直身T伸了个懒腰然后踏着欢快的脚步向集市走去一边走一边看觉得有趣的时候还会停下來问问价格爽快的买下

    买东西的老婆婆见墨契出手大方为人又爽快便拉着墨契东问问西问问最后才奔向主題问:“不知公可有家室”

    墨契红了脸颊老婆婆见墨契沒有快速回答便知墨契并沒有婚配立刻开始夸赞她家的孙nv有多么美丽娇艳就比那涟漪公主差一点又多么的温柔懂礼也只是比涟漪公主差那么一丁点儿

    墨契无奈便指着远方一个nv的背影说:“喂等我啊”然后落荒而逃

    “别跑啊我家姑娘那真真是好的”老婆婆还在背后大喊“别错过这么好的一段姻缘错过了那真是可惜可叹啊”

    墨契又加快了速生怕老婆婆追上來似的而原先随意指到的nv也转了头容貌不算致但神Se足够光采照人眉目间的英气更让她显得明媚夺目墨契一时竟然痴了他很少看见这样英姿飒爽的nv除了墨皇后如今便是眼前这个 nv了

    那nv见墨契大跨步的向她奔來双眼也直勾勾的看着她竟沒有惊慌大呼而是灵敏的退后并开口道:“墨契”

    声音比不得平常nv的婉转柔美却如泉水一般清澈甘冽墨契说不出话來又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倒一个趔趄身T向前扑去

    那nv立刻伸手扶住墨契的手臂让墨契免于狗吃屎的难堪

    墨契拉住nv的手抬起头看着nv紧紧抿住的滣很明显她是在克制笑意

    墨契愈发的慌乱拉着nv的手就开始解释说:“我你”

    nv沒有因为墨契沒有松开她的手而生气而是大方的说:“墨契我是容钰还记得吗上回梁后摆宴时我坐在涟漪公主身边”

    “记得当然记得但那时候坐的远沒怎么看清你”墨契说“七八年沒见你的变化虽然大但轮廓我还记得何况你和容璧长得有J分相似”

    “你的变化很大但我也记得你” 容钰微微的挣扎了被墨契紧握在手中的手墨契立刻松开手不好意思的把双手放在背后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容钰见墨契尴尬便转移话題问:“我哥哥说你被关在墨府了怎么还能够出府呢莫不是偷偷跑出來的”

    “不是是叔叔让我出來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嘛”墨契笑道一只手习惯X的抓了抓脑袋另一只手已经自然的放在身侧

    容钰这才噗呲的笑出了声说:“果然士别日必当刮目相看你都会用谚语了我可记得你小时候成语都常常用错呢”

    墨契自然的红了脸颊不好意思的说:“你竟然还记得”

    “都记得”容钰沒有解释还记得什么便问墨契“你跑什么后面有人追你吗”

    “沒有”墨契摇头说“就是有个老婆婆为我介绍她家的姑娘我自然就跑了”

    容钰的眼神稍稍有些暗淡然后笑道:“那nv与你无缘谁叫她來晚了你都有心上人了”

    “嗯”墨契怪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有心上人了我都不记得了”

    容钰刚刚暗淡下去的眼神立刻明亮起來 问:“你回京的时候不是和皇上说你有心ai的人了吗”

    “啊”墨契惊讶解释说“我不过随口敷衍因为怕皇上下旨赐婚啊容璧沒有告诉你真相吗”

    容钰惊讶然后咬了咬滣摇头说:“沒有哥哥沒有告诉我”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啦他当然不会和你说”墨契大大咧咧的说然后指着一旁滇澂问“刚刚多谢你了你想要什么我送给你以此來答谢你”

    容钰想了想然后说:“我也不知道先欠着鄙等我想要了你再送给我如何”

    “好”墨契回答的爽快又问“你是要去哪儿呢我刚好无事陪你逛逛行不行”

    “行啊”容钰说“我去南风阁你愿不愿意來”

    墨契犹豫了因为南风阁是卖胭脂水粉的地方他一个大男吁么好意思跟进去 可刚刚又答应了容钰要一起去如今倒进退两难了

    容钰见墨契犹豫不决便笑道:“你若不愿意來便不來吧來了也沒有关系其实南风阁里平日也是有男于的他们都会特意去南风阁挑选上好的胭脂送给中意的nv”

    “我还以为只有nv会去胭脂水粉店呢”墨契这才松了一口气跟上容钰容钰也加快了步伐就是为了配合默契已经成为习惯的大跨步又兼墨契照顾她才沒有落在后面

    南风阁很快就到了里面人声鼎沸各种各样的nv声音传來有的如H莺出谷婉转悠扬有的呢喃软语S软人心有的清脆嘹亮让人神怡唯一沒有的就是如容钰一般刚柔并济的声音

    进了阁内又是扑鼻的脂粉气味里面确实有零零碎碎的男散布在阁内不断比较着手中的胭脂挑选出最中意的胭脂水粉送给心上人

    阁内并沒有因为墨契的出现而造成多大的喧哗但有J个贵F眼尖认出了墨契的身份上前盈盈拜道:“妾身拜见镇远侯”

    “不必多礼”墨契立刻虚扶起她们那些nv站直扫了扫站在墨契身后的容钰笑问:“这位是镇远侯拒绝皇上赐婚时所说的心上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