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皇上之死

    m泌山上的火龙吐出一丈高的火舌任何东西T上就着上山的小道上流下滚烫的鲜血汇聚成河

    一群覀惻守卫F侍的人站在山脚下围秱悺下山的必经之戒备的看着小径因为他们不确定杀下來的是他们的队友还是敌人

    厮杀的声音渐渐近了依稀能够听到皇上大声唤道:“容寂”PP树叶被震落

    杀手立刻戒备起來拿起了手中的刀剑警惕的看着小道就如警惕有猛兽出现一般可等了半日也不见人影出现只有不断流淌的血Y

    终于有沙沙的声音出现众人不知是什么声音都面面相觑近了才分辨出是鞋在地上摩挲的声音然后一个奇怪的人影从Y影中出现众人定睛一看只见皇上挪动着步蹒跚的移动佝偻着背身上背着一个高瘦的男两人身上都鲜血淋漓

    皇上低着头一点一点的移动挪步时不小心踩到地上的石两人都向前倾倒摔向在地面皇上立刻用自己的身T护住背上的人缓冲了大部分的冲击

    两人趴在地上皇上依旧紧紧握住身后人的手努力的想要站起來背上的男终于微微抬起了头是容寂他的脸上沾着不知是谁的鲜血面无表情的说:“皇上放臣下來”

    皇上沒有松手也抬起了头看着不远处的众人摇头说:“你的腿受伤了走不动”

    “皇上我们都走不了了放臣下來吧我们说会儿话”容寂挣扎着下來皇上这才松开了手把容寂缓缓放在地上两人背靠着背不断的喘X

    杀手们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们要杀的人是皇上而且还有以足智多谋的容大人在身边他们害怕会有埋伏便举着刀剑静静的观察皇上还有容寂

    容寂摇头道:“沒想到臣算计了一辈如今就要被人算计死了”

    皇上吐出一口长叹然后笑道:“我们做最后一次推算你觉得是谁要谋害朕”

    容寂沉Y了一会儿然后笑道:“易潇潇不见了又是她怂恿你來泌泉的她应该是一个推手而背后之人我猜不到”

    皇上也点头说:“是啊那背后之人藏得够深算计的如此巧妙我死在他手里也不亏”

    容寂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语气愧疚的说:“皇上对不起臣沒有护好你”

    “是我了你才对”皇上转头看向容寂说“就是为了朕你才跟來若你留在京城一定可以免受这无妄之灾的”

    不等容寂回答皇上就站起來把容寂护在身后爽朗的笑道:“这么多年都是你替朕躲过明刀暗箭这次就换我护着你吧”

    容寂也笑道:“臣遵旨”

    容寂说完皇上就灵敏的扑上前要了一个人的X命众人立刻防备刀剑相向发出翁鸣的声音让树叶为之颤抖

    即使皇上再怎么努力护住容寂还有有人对容寂发出攻击而皇上身上已经血R模糊伤口深处可见白骨

    容寂坐在地上尽力躲过袭向他的攻击两人都在做垂死挣扎不肯轻易F输

    终于也不知震落了多少树叶见骨的伤口终于不再撕裂跌落在地上静静的渗出血Y

    容寂也不再挣扎轻轻闭上了眼睛叹息说:“可惜我还沒有助你成为千古帝王”

    又不知过了多久血Y也凝固了

    杀手们终于松了一口气有人说:“皇上不愧就是皇上身T有疾全身上下还都是伤口却还能坚持这么久”

    “别感慨了快些把消息传递给丞相吧丞相等这一刻很久了我去把皇上的头砍下來”那人说完就走向躺在地上的尸T

    那人在尸首前蹲下迟疑了P刻还是chou出了短刀

    山间传來一阵哀鸣在郁郁葱葱的树林深处是类似野兽嘶嚎的声音那人转头看向声音传來的方向震惊的说:“不愧是皇上死了都会有异象产生”然后提着头快速离开

    哀鸣的声音响了好一阵 才渐渐息了在不远的地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发出然后J个人影出现他们都猫着腰缓缓的向皇上和容寂的尸首靠近确定周围沒有人之后才噗通一下跪在皇上尸T前一齐磕头说:“皇上臣绝不会放过丞相”

    磕了J个响头他们忍着泪水在商讨了一阵之后决定留下J个人收殓皇上和容寂的尸首另外的人快马加鞭回京城把真相告诉和容家灭了墨家为皇上报仇

    决定了之后J个人分道扬镳还有一个人深入山谷那里还有断断续续嘶鸣那人听了立刻加快速声音渐渐近了便分辨出那并非是野兽的鸣叫而是nv人的哭嚎

    只见一个覀惻华丽的大肚nv人跪在地上掩面哭泣声音断断续续忽高忽低渗人的很好J个护卫F侍的人也都满面愁容不管怎么劝说也沒有用

    回來的那个人沒有劝说而是直接吩咐说:“有五个人回京城送信了还有两个在给皇上收殓尸骨我们现在护送风荣华到剑阁城在哪里墨丞相的势力还控制不了一定要护住风荣华和她腹中的孩”

    易潇潇听完终于停止哭嚎而是啜泣道:“丞相竟然是丞相害死了皇上对还有墨皇后墨皇后一定也参与了谋反墨家要造反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你们绝不允许墨家逍法外对不对你们一定会毁了墨家对不对”

    “一定”所有人都承诺不仅是因为他们确定他们有能力毁灭墨家更因为他们不忍心让风荣华失望就在刚刚风荣华对皇上的ai意让他们震撼

    当山顶烧起烈火时风荣华想都沒想就跑向山顶一个怀Y五詡愺右的YF沒有顾忌的身跑的快他们都沒拦住就在他们J人快要赶上易潇潇的时候身后却发生了暴动上个杀手围秱悺那些护卫割C一样收割他们的X命

    他们J人立刻拉住风荣华向森林深处狂奔只有这样才能保住X命他们的任务就是护住风荣华不能有任何差错

    那些杀手也沒有追他们只怕目标并不在风荣华而在皇上此次出游只怕早就被人监控住了

    他们想不明白皇上此次出游只有知道谁能够算计的如此完美若想要算计的好此次出行之人之中肯定有内应才能把皇上的行程知道的如此详细每个细节都沒有漏洞

    内应是谁呢他们想不明因为只要有容大人在就不会有任何差错产生沒人能够在容大人的眼P低下传递消息

    他们想知道究竟是谁要谋害皇上便又派了J个人折回想要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可风荣华也执意要去甚至说死也要和皇上死在一起沒了皇上她也活不下去了

    他们怎么也拦不住无奈只能让她跟在最后然后躲在灌木丛中缓缓移动

    很快他们就看见了围堵在下山必经之上密密麻麻的人那些人都警惕的看着小径等着敌人或者同伴下來

    风荣华全身都不断的颤抖眼泪如流水一般哗啦啦的流众人心中也满是凄凉因为眼前的局面只怕凶多吉少皇上就算逃出了烈火也战胜了兰亭上的杀手最后也很难杀出这样的重围

    过了一阵小径上终于出现沙沙的声音近了才分辨出是鞋在地上摩挲移动的声音然后是皇上背着容大人以一种悲壮的姿态出现在他们面前

    风荣华伸手想要站起來他们立刻拉住风荣华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任何声音

    风荣华的眼泪不断打在他的手背上他们都不忍心又捂住了风荣华的眼睛让她的泪水从指缝流出

    皇上最后还是轰然倒地如玉山倾倒风荣华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掌他们不忍心让风荣华在听到任何残酷的声音便拖着风荣华离开风荣华也如死人一般任由他们摆布只是紧紧咬住他的手掌不哭不闹眼泪大颗大颗的流

    只是突然风荣华突然松开K爆发出野兽一般的哀嚎他们震惊一时也沒有反应过來捂住风荣华的嘴让哭嚎响彻了整个山谷

    当他们反应过來时也沒有必要捂住风荣华的嘴了只能劝告她注意身要为了腹中的孩着想可风荣华还是不停的哭怎么劝说也沒用

    如今谋害皇上真凶已经知道就是那把掌握重权的丞相大人墨白而风荣华又执意认定墨皇后也是主谋誓言要为皇上报仇绝对不轻易死去这才渐渐停止了哭泣每日都是静静的坐在马车上等着召唤她作证作证是墨丞相害死了皇上

    他们很快就到了距离泌水城不远的剑阁城在确定了豫章王把剑阁城守护的如铜墙铁壁不会被猃狁侵犯之后才寄居了下來等着京城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