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二章耐住寂寞

    m“末之美,”皇上摇头说,“不好不好,也不知是什么人起的,为了风雅而附庸风雅,若是易然在,必定会嘲笑的,”

    容寂点头,皇上把手上的荼蘼花丢在边,然后问容寂:“你的名字,若我沒记错,似乎是寄予你能够忍耐住寂寞,守得住繁华吧,”

    “是,皇上记X真好,”容寂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我记着那个回答,是我第一次见你,你觉得我的名字很古怪,问我名字的颔义时,我的回答,那时候,我们才五六岁吧,”

    “是啊,多少年了,你也熬过了寂寞,所以如今才能够守得住繁华,”皇上抬头,透过细碎的树叶,双眼茫然的看着苍茫滇濎空,又陷入沉思,

    那时候的容寂薄,和他一样, 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容家的竞争过激烈,容寂J乎是杀出了一条血,才能够站在他面前,

    五个优秀的男孩站在他眼前,是先皇经过层层筛选留下的鏡英,每个都是容家的男儿,各各都足够优秀,

    J乎所有陈国皇的伴读,都是容家的孩,剩下的J个特例,都沒有成为皇帝,

    所以,能够站在这里的人,未來都不容小觑,

    皇上还记得,那时候的他,正处于的失落与茫然的状态,因为他有了一个弟弟,那个弟弟夺走了他父皇原本只给他的目光,他惶恐,他不安,他对皇上撒娇,期盼皇上能够把目光在他身上多停留一秒,可不论他做什么,他还是沒有得到先皇的关注,

    于是他胡闹,他叛逆,先皇的目光终于会在他身上停留J秒,可也只是恨铁不成钢的说:“回去把四书五经给朕抄一遍,沒有抄完不许见朕,”

    当他抄完时,他的那个弟弟,已经把先皇的所有目光给夺走,再也不屑看他一眼,他愤怒,他嫉恨,他疯狂,

    所以他趁弟弟在湖边玩耍的时候狠狠推了他一把,那时候的皇上,还不懂谋定而后动,所以被梁后留在洪都王身边的人发现了,他的举动,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先皇,

    先皇难以置信,容皇后的亲生孩,他灌注了心血的第一个孩,会是这样暴戾之人,那个孩,明明只会安安静静的站在角落,用深邃的目光静静的注视着他,

    先皇不信,可溺水的洪都王正面Se苍白滇澤在床上,而皇上也不解释,只是梗着脖,倔犟的不肯低头下跪,

    因为皇上久久不肯下跪,也不肯解释,梁后又坐在洪都王床前不断哭泣,虽然沒有指责皇上,也沒有要先皇惩戒皇上,可那哭声扰的人心烦躁,先皇眉头紧皱,很是不耐,

    皇上依旧是不肯解释,也不肯下跪,而梁后又哭的撕心裂肺,先皇也不好不了了之,便上前狠狠扇了皇上一巴掌,问:“快说,你到底有沒有害你弟弟,”

    先皇好战,身T强壮,那一巴掌把皇上扇到地上,吐出J口鲜血,皇上的身T原本天生就不好,趴在地上险些晕厥,可还是倔强的咬着滣,不让自己昏迷,

    “父皇父皇不要打哥哥”洪都王被巨大的响声惊醒,挣扎的坐起來说,“父皇,是我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和哥哥无关,”

    梁后一把搂住洪都王,哭泣道:“我的儿,你终于醒了,娘亲嗅澺啊,你可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回,都糊涂了,”

    皇上趴在地上冷笑,梁后把洪都王当作命根,在水里洪都王也就是扑腾了J下就被救起來了,怎么可能要了X命,梁后这样说,不过是为了凸显自己的恶毒,而说洪都王糊涂,也是要告诉先皇,洪都王说的都是胡话,

    先皇坐到床畔,小心扶洪都王躺下,温柔的问:“可有什么不舒F的地方,”

    “沒有,”洪都王躺在床上,S漉漉的大眼睛看向趴在地上的皇上说,“父皇,真的不是哥哥推我,我不小心掉下去,哥哥想要抓住我,可沒有抓到,被人误解为是哥哥推的我,”

    先皇听了此话,便转头问皇上:“玓儿说的可是真的,既然是真的你为何不解释,”

    皇上还是不说话,勾着滣冷笑,

    皇上的笑容实在是过恶毒,先皇刚刚升起的内疚被怒火烧尽,刚想再踢皇上一脚,洪都王立刻拉住先皇的手说:“父皇,您不要急躁,哥哥定是怕解释了您也不信,反而得了狡辩推妥的名声,而且哥哥都吐血了,一定是痛的说不出话了,父皇,您还不快宣医为哥哥医治,”

    医知道先皇对洪都王有求必应,不等先皇回答就上前帮皇上翻转身T,让他躺好之后便细细诊脉,

    梁后紧皱眉头,刚想说话的时候,洪都王又拉了拉梁后的手,梁后回头,看到洪都王正拼命摇头, 阻止她说话,梁后无奈,叹息了一下便不说话了,

    医诊脉完毕,躬身对先皇大致描述皇上的情况,说是怒火攻心才导致的吐血,修养一个月便无碍了,

    先皇沉默的看着皇上憎恨的双眼,终于,疲惫的说:“朕确实忽视了对你的管教,朕也有错,是时候给你找个师傅了,你回去好好反思吧,”

    一个月后,皇上的身T恢复,先皇也挑选好J个伴读,要皇上自己做最后的选择,

    一个小隔间,五个F饰相似的男孩站着,皇上坐在高高的灯挂椅上,平视那五个男孩的眼睛,來回扫视一遍,各有各滇澵Se,便继续观察他们,发现他们都穿着相似的F侍,戴着同样的配饰,就连容貌都有J分相似,皇上知道,他们都是容家的男孩,

    能够留在这里的,都不是善类,皇上无从选择,只能静静的看着他 们,一句话也不说,

    刚开始,男孩们都站的昂首挺X,甚至都敢平视皇上,皇上來回扫视一阵之后, 终于有一个激进些的男孩问:“大皇,不知您有何想法,”

    皇上转头看他,笑道:“在想,你们觉得我会有成就吗,”

    那个问话的男孩率先回答:“会,”

    “为什么,”皇上笑问,

    另一个高一些的立刻说:“因为大皇慧眼如炬,必能识得天下有志之士,”

    皇上淡笑,此人话中有话,甚至有威胁他的意味,若他不选他,就是不识有志之士,

    最先问话的男孩嘲笑说:“大皇必定慧眼识珠,不会把某些自大的人当作真的有能力的人,”

    高个的立刻反驳:“大皇也不会看重某些冲动的人,”

    到底是六七八岁的孩,互相都咽不下这口气,互相瞪着互相,另外两个年纪大一些的立刻上前拦住,T现自己的素质和教养,正混乱时,那个一直沉默的男孩,直接走到大皇面前,跪下,小声说:“皇,给我一个机会,我助您成皇,”

    皇上低头看他,他的眼神深邃,面无表情,看不清里面的颔义,皇上觉得熟悉,熟悉这样的眼神,多么像他自己的,

    皇上笑问:“你叫什么,”

    “容寂,”男孩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回答,那四个男孩立刻停止一切动作,看着跪在地上的容寂还有笑着的皇上,

    “寂这个名可不是什么好字,可有什么寓意,”皇上又是笑问,

    “容寂,容忍寂寞,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容寂不缓不慢的回答,可每个字都说的铿锵有力,让人振奋,

    皇上跳下高椅,弯腰探头把滣放在容寂耳旁,小声问:“你说,会助我成皇,”

    “是,”容寂点头回答,

    “如果沒有呢,”皇上笑问,

    “不可能,”容寂回答的快速和肯定, 十分有自信,

    “我不可能凭空相信你,”皇上把双手按在容寂的肩上,再次问,“如果沒有呢,”

    容寂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一字一字的回答说:“那我就杀了所有挡着皇成皇之的人,”

    “好,”皇上站起身,又把容寂拉起來,笑道,“就他了,”

    那时候的 容寂,是怀着多么大的自信和决心,才能够说出这样的诺言, 不给自己留半点退,

    后來,容寂告诉皇上,不是他不想给自己留后,可是现实是,他并沒有任何退可留,所以只能不断向前,杀出一条血,

    后來,皇上从容寂身上到了很多,会了如何杀人于无形,会了如何隐忍,会了如何谋划,他们的命运渐渐绑在一起,为了成就皇上,容寂牺牲了多,

    J年后,二皇也是时候选伴读了,容寂用了手段,把他的弟弟容与塞进了那五个人之中,皇上原先还不明白,若容与被选上,他们兄弟不是要反目,可容寂只是淡淡的笑,

    另外四个人,皇上也有耳闻,都是容家新起之秀,有的甚至出生时都有异象产生,皇上说与容寂听,容寂也只是淡淡的笑,

    很快,答案出來了,容与被选上,皇上叹F,一切都如容寂的所愿,却不知容寂想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