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末路之美

    m泌水城,C长莺飞,N绿自梢头微微露脸,花开的犹豫不决,一切都是春暖花开的模样,

    因为泌水城四季如春,此刻又正是正午,日头毒的很,姓们都穿着夏日才穿的短打,在街上吆喝贩卖着,额上甚至还有汗珠流出,

    但却有这样一对男nv,吸引着众人的眼球,男人披着厚厚的大髦,身旁是一个素面朝天的nv,与男不同的是,nv身上穿的甚至清凉,半臂抹X齐X襦裙,也掩不住高高隆起的腹部,看样,已经怀Y好J个月了,

    男的五官凌厉,英气B人,但鬓发微白,却不影响他浑然一身的霸气,

    nv的五官不算美丽,但让人舒心,让人瞩目的是她那如凝脂一般的肌肤,还有那红Se牡丹抹X下的饱满,让人难以移开视线,

    男发现了人的视线,便霸道的把nv搂在怀中,让厚厚的大髦把她包裹住,不让nv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下,

    nv娇嗔说:“很热啊,我不想披着,”

    “不行,”男霸道的说,“我不许他们看你,”

    nv巧笑嫣然,也沒有和男辩驳,在众人的目视下离开了,身后也浩浩荡荡跟着一群人,

    那群人中有一人气宇轩昂,如鹤立J群一般,气质和容貌都胜过旁人一筹,见男把nv搂在大髦中,他便大跨步走到男身边说:“主上,夫人有Y,这样对她的身不好,不若快些去泌泉,”

    男点头,却依旧沒有放开nv,而是加快了步,向城外奔去,城门处有好J辆装饰华美的马车, 男先扶着nv上了马车,自己再上马车,让姓们啧啧称奇,恩ai如此,

    马车缓缓的动了起來,速非常缓慢,姓们都知道这必是为了照顾有Ynv, 即使这般不便,男还是把有Ynv带出來了,可见恩ai,

    看男的F侍和气,一看便知男的身份不凡,而这样大热滇濎却还披着大髦,应该是身T有恙的原因,所以才会來泌水城这样的小城镇,只为了利用泌泉疗养身T吧,

    姓们都窃窃S语,说:“泌泉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别说嫫到泉水,就连看都看不到,因为有嗊殿围着呢,”

    “可不是吗,最近不仅不让进那泌水殿,就连泌山都不让上了,”

    “为何山都不让我们上了,真是过分了,”

    “应该,就是这个贵人要來的原因吧,”

    姓们都窃窃S语着,也不敢多言,在聊了J句之后就各自散开了,

    马车缓缓的行驶着,在走了快一个时辰的时候终于到了有泌泉的山下,有一排覀惻讲究的人堵在泌水的必经之上,见马车到了之后,便快速闪开让,

    马车却沒有直接上坡,而是停了下來,又是男先下马车,然后小心翼翼扶着nv下來,动作温柔,视如珍宝,

    “皇上,是乘步辇上去还是,∑凐宇轩昂的男走上前问,

    皇上抬头看了看泌山,见并不高,山的坡也很小,便笑道:“我们走上去吧,这样好的美景,错过了可惜,潇潇,你说是不是,”

    被唤作潇潇的nv亦点头笑道:“对,我们走上去,皇上,你可要看仔细了,这泌山的美景绝对是鬼斧神功,不是人力所能及的,”

    “是吗,那年之后,葬于此处,定是好的,”皇上拉着易潇潇的手,便开始向山顶走去, 众人立即跟上,不敢落下半分,

    刚开始,易潇潇和皇上边说边笑, 走的十分轻快,可渐渐的,不管旁的景Se多么美好,易潇潇都提不起兴致了,拉着皇上的手,艰难的挪动着步,

    皇上见易潇潇走不动了,便说:“先休息一阵吧,派人去把步辇送上來,抬荣华上去,”

    易潇潇摇头,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兰亭说:“皇上,不必了,我们已经到了半山腰,前面就有一座兰亭,我在哪里休息,你们上去便是了,我是YF,并不能泡温泉,”

    “不管怎样,既然來了,就去看看泌泉吧,坐步辇上去,你在步辇上休息也一样的,”皇上见易潇潇面Se微白,便提议说,

    易潇潇却不领皇上好意,摇头说:“我不喜欢泉水的味道,如今怀有身Y,那就更加敏感了,我还是在兰亭休息吧,”

    皇上见易潇潇打定主意不去,也不好勉强,便说:“那我们先去兰亭,你在哪里好好休息,等朕下來,若不愿等,就乘步辇回去,怎么样,”

    “好,”易潇潇扶着腰,又开始挪动步,向不远处的兰亭移动,

    兰亭修在山腰,可以俯瞰山下的满山野花,可以听到山上燕归來,莺语乱的声音, 春意盎然,四五月才会开的荼蘼花如今已经燦燦开放,昭示着泌水城春季的漫长,

    皇上和易潇潇站在兰亭内,俯视变得渺小的泌水城,泌水城内有袅袅炊烟升起,姓们都在做午膳,街上的人却不见少,依旧是人头攒动,把街道塞满了,

    皇上搂着易潇潇,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然后缓缓的吐出,叹息道:“我陈国大好河山,如此多娇,泌水城民风纯朴,山清水秀,是疗养身T的好地方,朕都有些乐不思蜀了,”

    易潇潇匍伏在皇上怀中,笑道:“是啊,如画江山,江山如画,也只有皇上能够拥有,若皇上愿意,一直留在泌水城也不是不可,”

    “不可,自然是不可,”皇上微微叹息说,“朝堂上还有多事情要朕去解决了,朕不可能留在这里享乐,把所有担都压在赤潋身上,”

    “皇上不必担心,是您一手带大的孩,依最近京中反馈回來的情况來看,如今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您只需适时提点一番便行,”易潇潇的声音说的很大,惹得站在亭外的容寂转头瞩目她,

    容寂紧皱眉头,第一是不满易潇潇评论,第二是不满皇上把京中的情况都说与易潇潇听,

    易潇潇的声音渐渐又低了,容寂便低下头不看易潇潇,因为易潇潇是皇上的嫔妃,他是沒有资格直视的, 但并不妨碍他观察易潇潇,通过近一个月的观察,易潇潇确实是为关心T贴皇上,也沒有任何要毒害皇上的嫌疑,可容寂还是不放心,因为这里是嗊外,出了嗊,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容寂打心里的不希望皇上出嗊,第一是担心皇上的安危,第二便是担心朝堂的局势,怕一人抵制不住墨家的压迫,所以才隐瞒了皇上出嗊养病的事实,就是怕朝堂人心动乱,被墨家迷H了去,

    只希望,这次出嗊,皇上的身T能够完全康复,也不负此次出行了,容寂期盼到,

    “容寂,我们上去吧,”皇上的声音从身后传來,容寂转头,便看到易潇潇依依不舍的看着皇上的眼神,

    容寂又开始皱眉,转头看向皇上,说:“皇上,为了保护风荣华,留下分之一的护卫如何,”

    “一半吧,”皇上不等容寂抗议,就下达命令说:“你们一半留下,剩下的跟朕走,”

    容寂不好再反驳皇上,就低下眉眼跟在皇上身后向山顶走去,

    皇上的步渐渐的放满,与容寂并肩,开口道:“容寂,我们认识的时间,也快十五年了吧,”

    “是,十年了,”容寂说,

    “大半辈就这样过了,”皇上叹息说,“朕只怕是熬不到半的年纪了,”

    “皇上,您需保重龙T,”容寂沒有说一大堆恭维的话,而是提醒皇上说,“很多事情,是时候放手让做了,也需要历练,”

    “朕知道了,”皇上点头应道,然后指着绵延开在旁的一丛丛小白花,问,“这是什么花,”

    容寂低头,仔细分辨了一会儿,然后说:“荼蘼花,”

    皇上不断点头,陷入沉思,喃喃说:“朕记着,似乎有一个人很是喜欢荼蘼花,容寂,你记着吗,”

    容寂沉默了一会儿,过了一阵才说:“易然,”

    “对,易然,他很喜欢,” 皇上转头对容寂笑道,表情分外欢喜,似乎是记起什么美好的事情,“他和朕说,荼蘼在春天末尾开花,众人都当她不吉利,认为是伤感之物,可易然却说,荼蘼花开送春,迎來热烈的夏日,如何会是伤感之物呢,”

    容寂却也赞同易然的话,于是说:“我也记着,他送给易水寒一匹白马,就叫荼碧,”

    “碧Se的荼蘼花吗,明明荼蘼只有白Se的,可他却偏偏要用碧Se來形容,真是别致的名字,”皇上赞许说,“也只有他能够起出这样别致的名字了,就如他的一双儿nv,不雨亦潇潇,易不语,易潇潇,但沒想到,易不语给自己起的名字更加惊艳,易水寒,风萧萧兮易水寒啊,”

    “好倒是好,就是不够吉利,整个名字都充满戾气,沒有一点美好的寓意,”容寂摇头说,并不是很喜欢易水寒的名字,

    “这倒也是,”皇上随意摘下一朵旁的荼蘼,问,“荼蘼的花语是什么,我记不清了,”

    “似乎是,末之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