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绝SeP囊

    “是什么.”涟漪问.她也很好奇.她有什么是梁子尘得不到的.

    梁子尘滣边扬着不明意味的笑容.双眼明明一P混浊沒有焦距.可涟漪却觉得梁子尘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脸上流连.目光似乎变成一把刀子.想要把她的脸给剥下來.

    涟漪觉得mao骨悚然.双脚不断向后移动.而梁子尘腿上的猫也不再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翻身坐在梁子尘腿上.一双泛着冷光的眼睛盯着涟漪看.

    涟漪握紧拳头.停下步子站稳身T.让自己镇定一些.直视梁子尘的眼睛说:“安乐侯.你想要什么.不妨直说.我能够得到的.一定会想办法给你.”

    梁子尘目光灼灼的看着涟漪的脸.那原本无神的眼睛里泛出和猫一样异样的光芒.涟漪受不住那样的目光.别开了头.

    “众人都说.涟漪公主是陈国最美的人.拥有人世间最美的脸.”梁子尘慢悠悠的说.一边说.还一边移动轮椅向涟漪靠近.

    涟漪瞠目.僵直了身T.眼睁睁看着梁子尘向她靠近.越來越近.能够看到梁子尘开开合合的红滣内雪白的牙齿.他抬起手.雪白的手指在涟漪的脸上摩挲.叹息道:“真是一张美丽的P囊.”

    涟漪不敢乱动.也不敢直视梁子尘的眼睛.只盯着梁子尘红润的滣还有雪白的牙齿看.那滣说:“我想要你的面P.”

    “啊.”涟漪惊吓的大叫起來.转身便慌乱的向月门方向跑.梁子尘却一把抓住了涟漪的手腕.幽幽说:“你的命在我手里.再叫.我就让你死.”

    涟漪立刻不再惊叫.跪坐在地上.对墙外喊道:“不许进來.”

    墙外窸窸窣窣的脚步这才停下來.有人问:“公主.我们真的不必进去吗.”

    “不必.”涟漪大声说.又不放心.还警告说.“谁敢进來.后果自负.”

    梁子尘一手捏着涟漪的手腕.一手捏住涟漪的下巴.让涟漪的脸转向自己.俯下身.让自己混浊的双眼对着涟漪的双眼.两人的距离很近.涟漪都能看到梁子尘惨白P肤下的血丝.还有细微的绒mao.梁子尘笑道:“公主.你舍不舍得给不给我.”

    梁子尘混浊的双眼让他原本顾盼神飞的双眼变得可怖.就像一个死人.红滣也像是用鲜血浇灌出來的.那雪白的牙齿更如獠牙一般.涟漪全身都在发抖.第一次见识到梁子尘如恶魔一般的真面目.

    梁子尘见涟漪不说话.更加用力的捏着涟漪的下巴.让涟漪吃痛的张开了嘴.皱眉说:“疼.”

    梁子尘如恶魔一般的咧开嘴.说道:“这点痛就觉得疼了.等剥下脸P时.那不是要疼死.”

    涟漪抖的更厉害了.梁子尘又开始恐吓涟漪说:“你这张面P.是我见过最好的.若做成人P面具.一定会让世人震惊.”

    “所以啊.我一定要小心的对你的脸.要用最最锋利的刀P从耳后割破.一点一点的把PR剥离开來.时间可能需要一日一夜.这样才能够得到最好的面P.”

    “现在时间又好.是冬日.面P剥下來.不会腐烂.真是好机会.”

    梁子尘说的风轻云淡.涟漪却怕的想要呕吐.可梁子尘一直捏着她的下巴.涟漪不敢乱动.

    “公主.你舍不舍得把这张世上最好看的P囊给我.”梁子尘再次询问.也松开了涟漪的下巴.但捏着涟漪手腕的手沒有放开.死死掐住涟漪的命脉.

    涟漪一手撑地倒在地上.低着头.身T在不断颤抖.梁子尘也沒有淤B问了.而是居高临下一般的看着涟漪.另一只手继续得抚嫫腿上的猫儿.

    猫儿又翻过身.把肚P露出.让梁子尘煣它的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讨他的喜欢.

    过了许久.涟漪终于不再颤抖.一直低着的头抬起.看着梁子尘问:“若我给你.你就会救我的父皇.”

    “会.”梁子尘快速回答.

    涟漪苦笑.又低下头说:“给你就是了.不过P囊而已.”

    梁子尘沒想到涟漪会答应.惊讶的不知说什么.涟漪继续说:“梁子芥我不会那么容易就放了她.除非你把我父皇治好.只要我父皇身T好了.我自然就会把她完好的送回來.”

    梁子尘松开了涟漪的手腕.摩挲着水弯眉.说:“剥P的时候.我不会让你昏迷.也就是说.你会痛一日一夜.然后再无花容月貌.甚至是一脸疤痕.不能见人.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痛苦.”

    涟漪听到再无花容月貌的时候.又颤抖了一下.但很快就平静了.嘲讽说:“你不必担心我.拿去就是了.这点痛.还算不得什么.曾经.我受过比这还要痛的酷刑.”

    被天雷劈打.被拨仙骨.被chou仙根.她都沒有哭一下.都沒有喊一下.不过是剥P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梁子尘猛地记起涟漪的前世.

    “是啊.我竟然都忘了.”梁子尘滣边又扬起不明意味的笑容.说.“我突然不想要你的面P了.”

    “你什么意思.”涟漪瞪着梁子尘.害怕梁子尘反悔.不打算救她的父皇了.

    “我只是觉得让这么好看的面P失去灵X太过可惜了.贴在别人的脸上.沒有表情沒有生命.还不如就一直留在你脸上.至少.只有你能够赋予它美丽.”梁子尘突然转移话題.问.“当你听到你会毁容.你在想什么.为何会颤抖.”

    涟漪直言道:“若我毁容了.父皇会伤心.我也不会再靠近父皇.只能幽居在一角.所以难过害怕.”

    “只是因为见不到皇上.才难过害怕.沒有因为别的.”梁子尘不信.近日容璧和涟漪的绯闻他也听了一些.说涟漪公主和容公子心意相通.而豫章王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京城.皇上也有意退婚.让涟漪公主嫁给容璧.

    涟漪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有.还有因为我不能见哥哥.不能见太后.不能见容璧.恐惧不能见他们的日子.”

    “涟漪.”梁子尘忽然又捏住涟漪的下巴.混浊的眼睛靠近涟漪黝黑的双眼.涟漪摒住呼吸.而梁子尘的呼吸打在她脸上.S热的气息让涟漪感到不舒F.

    梁子尘笑道:“我不想你这样好看的P囊失去生命.又想要拥有这张面P.该怎么办.”

    涟漪咬滣.因为摒住呼吸而面Se通红.梁子尘捏住涟漪下巴的手向上滑动.在鬓发边來回摩挲.说:“我不想要和子芥一样.若得不到就毁掉.所以.为了不毁掉这样绝世的P囊.你就留下.哪儿也不能去.谁也不能见.好不好.”

    涟漪的面Se因窒息涨成紫红Se.却依旧紧咬下滣一句话也不说.

    梁子尘见涟漪不说话.就叹息说:“我不喜欢强迫别人.更希望别人主动留下.涟漪.你若不愿意便算了.”

    梁子尘说完就松开了涟漪.靠在轮椅上.双手转动轮椅.一幅要离开的模样.

    “好.”涟漪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答应说.“只要你肯救我父皇.我愿意留下.”

    “自愿.”梁子尘停下双手.问.“我不喜欢别人强迫我.所以你强迫我去救皇上让我生气.同样.我也不喜欢别人强迫自己.你若强迫自己留下.我也不会开心.”

    “自愿.”涟漪笑道.“不过寄居梁府而已.有什么大碍.以后还劳安乐侯多多照应了.”

    “你还真是看得开.”梁子尘讽刺说.“那你就留在梁府吧.哪儿也不准去.皇上的病我会治.治好了.我要子芥完好的回來.至于你留在梁府的事情.你自己去解释吧.”

    涟漪一边点头一边说:“那就有劳安乐侯了.涟漪沒齿难忘.”

    梁子尘听完涟漪的话.就独自摇着轮椅出了月门.月门外的羽林郎很快赶进來.见涟漪跪在地上.都惊道:“公主.您怎么了.可有大碍.”

    “无事.你们不必担心.”涟漪抬起头.下巴上有明显的红印.羽林郎们都眼尖.怒道:“安乐侯简直是放肆.竟然敢对公主动手.”

    “你们别和哥哥说.”涟漪挣扎着站起.立刻有人扶住涟漪.涟漪拒绝说.“我自己可以.”

    羽林郎们无奈.只能看涟漪颤巍巍的站起來.掸了掸裙摆上的浮尘.又理了理散乱的鬓发说:“安乐侯已经答应救父皇了.你们回去告诉哥哥这个好消息.”

    涟漪顿了顿.又说:“还有.我近日都要呆在梁府.因为安乐侯怕我们对梁子芥用刑.便要我也留下.以此挟持哥哥.你回去告诉哥哥.要哥哥不必担心.等安乐侯治好了父皇.哥哥再放了梁子芥.安乐侯就会放了我.”

    羽林郎们听完也无奈.答应了涟漪就离开了.涟漪目送他们离开.一路都在叮嘱他们要好好和赤潋解释.叫赤潋不要担心.

    到了梁府大门处.涟漪才停下.羽林郎们对涟漪行了一礼.便离开了.只留被风吹的咿呀响的大门挂在一旁.门面上全是凹陷.

    涟漪呆呆的望着那门.不知在想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