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三章 皇上昏迷

    香樟树上已经挂满了黑Se的蜡果.引來鸟儿啄食.果雨纷纷.再沒有一双白净修长的手温柔的拾起它们.

    涟漪每日都会去陪梁太后说说话.然后写信给墨歌、练习飞刀还有青梁悬想舞.剩下的时间便是为皇上做暖和的衣裳.因为皇上今年不知怎的总觉得冷.穿多少衣裳也不够.

    今年的冬天确实非常冷.异常的就像今年炽热的夏日.而皇上的身T自小就不怎脺麽实.涟漪只觉是衣裳做的不够厚实.便窝在寝殿内亲手为皇上做衣裳.

    皇上穿着涟漪做的衣裳才觉得暖和了些.涟漪觉得开心.于是又开始为太子还有太后做衣裳.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着.很快就到立冬时节.

    立冬是大节.这天.皇帝要亲自率领文武百官.到京城的北郊设坛祭祀. 迎接冬气.迎冬的仪式非常隆重.皇帝要在立冬前三天就开始斋戒.以表诚意.

    皇上的身T本身就有些虚弱.涟漪嗅澺皇上斋戒三日.还要站在高坛上参加繁文缛节的祭祀.那上面的风那么大.也不知皇上受得住受不住.

    涟漪又想方设法的为皇上做了J件暖和滇濝身衣物.因为皇上那天要穿冕F .再穿涟漪做的大披风于理不合.

    贴身的衣物还不够.涟漪特意准备了好J个手炉.嘱咐贴身F侍皇上滇潾监找着机会便让皇上拿着暖暖身子.让皇上哭笑不得.说涟漪太大題小作了.

    涟漪却一本正经说了一大通.让皇上也奈何不得.随了涟漪.

    斋戒三日之后.皇上领着文武百官去了北郊.沉寂了好一阵子的墨皇后也要和皇上一同祭天.同去的人还有太子、容璧等.涟漪不能跟去.便留在未央嗊中陪梁太后说话.

    祭祀之后.皇上赐群臣冬衣、赐孤寡之人衣物、食品等.并对为国捐躯的烈士及其家小进行表彰与抚恤.以告W逝者在天之灵.请求死者保护生者.

    皇上还鼓励民众抵御外敌或恶寇的掠夺与侵袭 .鼓舞了在场所有的文臣武将.所有人都表示绝不让猃狁染指陈国的土地.

    墨契和一众回京的武将都当场宣誓.以表达对国家的忠贞.引得在场的史官都纷纷赞许.赞许墨契的文采竟然好了许久.当真是士别三日真当刮目相看.

    皇上又祈求上苍赐予來年的丰收.希望通过这些活动感动上苍.赐福天下.

    祭祀礼结束之后.皇上妥下冕F.换上涟漪为他准备的大髦.随着辟官到郊外的百姓家中参与民间的祭祀.

    冬至民间除了祭天问卜之外.还要演戏谢神庆丰收.杀J宰鹅举行庆祝晚宴.辛劳快一年了.乡邻们聚在一起喝点酒.耍耍游戏.也算放松犒劳自己.

    他们见有一群穿着不俗的人盯着他们看.也沒有懊恼.反而是大方的迎接.拿出佳品美酒宴请外來之人.

    皇上也入乡随俗.和百姓们一起吃起了饺子.沒有半点怀疑里面有毒的意思.众官见皇上吃的欢腾.都面面相觑.墨契却大大咧咧的和皇上抢着饺子吃.墨皇后和墨白也沒有吁么推辞.大方的接过了百姓端给他们的饺子.

    容璧见百官迟疑的模样.便解释说:“ 因为立冬标志着冬天的开始.天冷了露在外边的耳朵容易被冻伤.所以.吃外形与耳朵相似的饺子.还有以形补形的说法.寓意冬天耳朵不怕冻了. ”

    容璧说完.端了两碗饺子.一碗给太子.一碗自己吃了起來.

    气氛开始活络.胆大的孩子都围着皇上太子他们看.说:“你们长的真好看.穿的也好看.”

    太子淡笑不语.皇上却爽朗的笑道:“等你们长大了.也会长的很好看.穿漂亮的衣裳.”

    “骗人呢.”孩子们都聪明极了.道.“除非我们像易然一样考上状元.才可以穿的像你们一样吧.可是状元只有一个啊.”

    皇上的笑容微微收敛说:“不一定是文状元.武状元也行啊.”

    “我想要当武状元.当将军.”一个壮实些的孩子猛地说.“要比洪都王更英勇.比镇远侯更受大家尊重.”

    在一旁吃饺子的墨契抬起头.吞下饺子说:“多练练拳脚.可以的.”

    那孩子憨厚的笑起來.墨契便把那孩子拉到角落.开始教他如何发力.如何攻击.

    大家吃完了饺子.便有百姓演戏谢神.皇上一边看一边问一个灵气B人的小孩子:“你觉得这样的日子好吗.”

    “好啊.”那孩子的眼睛乌溜溜的.盯着皇上腰间的玉佩说.“但只有今天这样好.我想要每天都这样好.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

    皇上嫫着那孩子的头.问:“平日里吃的饱吗.”

    “吃的饱.”那孩子笑起來.雪白的牙齿和黝黑的肌肤有明显的反差.他说.“我爹说.我过的比他好多了.他小时候不仅吃不饱.还要提心吊胆怕被抓去做壮丁.”

    先帝喜欢征战.导致国库空虚.皇上知道百姓是不怎么喜欢先帝的.

    皇上解下腰间的玉佩递给小孩.笑着问: “那你爹满意现在的生活吗.”

    那孩子点头.又摇头说:“我爹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玉佩我不要.我只是觉得好看.看看就好了.若你要藝东西.就送银子好了.因为爹爹说今年的收成不好.明年我读S塾的钱不够.”

    皇上听完便把玉佩挂回腰间.嫫了嫫那孩子的头说:“你可以上S塾的.”

    大家又热热闹闹的闹了一阵子.直到夜幕快要降临.皇上与百姓们分别.百姓们都目送着皇上离开.在走了百米的时候.皇上突然转头.看向和百姓分别的地方.所有的百姓都已经散开了.只有那个小孩子还站在原地.见皇上回头.便挥手大声呼喊说:“记得你说的.我要读S塾.”

    皇上爽朗的笑道:“会的.你一定能够读S塾.”

    百官们都纷纷赞叹那孩子的上进心.还有皇上的好心.因为皇上说到做到.一定会让那孩子上S塾.

    回嗊的一路上.皇上闲庭信步的走在最前面.黑Se箿黟丝龙纹披风被北风吹的翻动.太监立刻把手炉递到皇上手里说:“皇上.天凉.公主嘱咐奴才要皇上保重身T.”

    皇上却不接.望着不远处的京城城墙说:“谁第一个到.朕重重有赏.”

    皇上说完.沒等百官反应过來.自己便开始跑了起來.速度不算飞快.却也不慢.

    容璧和太子赤潋立刻跟上.却沒有要追上皇上的意思.在快要接近皇上的时候放慢了速度.

    “尽全力.”皇上突然回头对容璧和赤潋说.可不等说完.墨契便追上了皇上.众人望尘莫及.

    很快.墨契就到了城墙处.笑道:“我是第一.”

    皇上很快也到了.容璧和赤潋紧随其后.到了城墙处停下來回头看身后的百官.他们都慢悠悠的跑着.墨皇后和墨丞相竟然慢悠悠的走着.沒有参与皇上兴致大发的游戏.

    皇上也沒有等墨皇后和墨丞相到城墙.便拍着墨契的肩膀说:“第一是属于你的.可有什么想要的.”

    墨契沉思了一会儿.便说:“我想早些回剑阁城.我想兄弟们了.可以回去吗.”

    皇上沒想到墨契的要求竟然是这个.沒有拒绝的理由.便答应说:“你若想去.便去吧.朕只是觉得你是时候成家了.”

    墨契嫫了嫫头顶.然后憨厚笑着说:“劳皇上挂念.墨契晓得.”

    这时墨皇后和墨丞相也到了.听到墨契的话.墨皇后刚想对皇上说什么的时候.皇上却猛地蜷缩在地.全身瑟瑟发抖.

    太子和容璧立刻惊呼道:“快扶皇上到最近的客栈.再去请安乐侯來.”

    百官们都惊呆了.生怕是那饺子有毒.个个脸Se发白.说:“莫不是那饺子有问題吧.”

    正瑟瑟发抖的皇上却强行开口说:“不是那饺子的问題.你们别伤了那些百姓.还有那个孩子说的.京中所有贫穷的孩子上S塾的钱都由嗊里出”

    皇上说完.便晕了过去.面Se惨白.

    太子和容璧立刻护送皇上回嗊.在安乐侯沒來之前便由太医诊治一番.

    皇上昏迷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京城.涟漪也闻讯赶到皇上的寝嗊.只见一群太医都围在外面面面相觑.面露苦Se.

    涟漪怒道:“我父皇怎么了.不是叫你们好好照顾皇上吗.你们都G什么去了.”

    太医和F侍皇上滇潾监忙着跪下.磕头不止.太子赤潋安W说:“阿涟.你别急.等安乐侯來.”

    涟漪立刻冷静了下來.拉着赤潋的衣袖说:“对.安乐侯.还有梁子尘.”

    赤潋拍了拍涟漪的手背.然后问太医:“皇上究竟是中毒还是如何.”

    太医们又面面相觑.最后探讨一番才说:“臣等无能.只知皇上T内有积聚的寒毒.因皇上今日天凉又吹风.T内的寒毒便快要发作.而皇上又跑步剧烈运动.更使得病情來势凶猛.臣一时也无能为力.”

    赤潋和涟漪皱紧眉头.赤潋问:“我父皇怎么会有积聚的寒毒.太医之前诊脉都白诊了吗.”

    太医们都立刻跪下说:“臣等无能.这寒毒似乎是皇上从胎里就带着的.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涟漪听不下去.想要进殿看看皇上.而身后传來太监的声音.声音颓靡:“安乐侯眼疾犯了.说來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