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颠覆天地

    中秋月夜,花市亮如白昼,少nv们仰着娇艳的容颜,从一排排花灯下穿过,暧昧的红光照在她们的脸上,映成桃花妆,

    圆月爬上了梧桐梢头,多情儿郎们都忐忑的站在树下等着心ai的少nv,远处有J个少nv互相推囊着向少年们走去,面容桃花,颔情带意,

    涟漪和容璧并排走着,两人都戴着有犄角的面具,面具的眼角上提,显得无比J邪,嘴上还有尖尖的獠牙,就如恶魔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容璧的面具是全黑的,涟漪的是全白的,

    两人奇特的面具引得路人频频回头,一个穿戴讲究的小男孩甚至看得双眼放光,跑到容璧面前拉着他的衣摆说:“哥哥,你们的面具在哪里买的啊,我也想买,”

    容璧蹲下,平视男孩,一边捏着男孩的脸一边笑道:“买不到,我做的,”

    “那你卖给我不好,”男孩双手猛地抓住容璧面具的犄角,容璧窘迫道:“快松手,角很容易断的,”

    小男孩却摇头说:“你卖给我,我就松手,”

    涟漪见状,忍不住的笑,对容璧说:“你以后可以凭手艺混饭吃了,”

    “以我的手艺还可以养活你,”容璧把面具摘下來,递给小男孩说:“送给你,”

    那小男孩笑嘻嘻的戴在脸上,说:“谢谢大哥哥,”说完便飞快的跑了,

    涟漪望着那小男孩蹦贬濜跳离去的背影说: “被你这样一说,我倒真想过一过凭自己双手生活的日子,但却又不敢,因为艂愒己养不活自己,”

    “若想活,怎么也可以养活自己的,”容璧指着花灯说,“抄抄写写,画些山水,编些诗句,织布绣花,一定可以养活自己,就怕过惯了奢华的日子之后不肯过这样清贫的日子,”

    涟漪点头说:“确实,若此刻要我去过那样清贫的日子,J日我还是可以接受的,可若今后都是那样,只怕我会奔溃,但若真到那个时候,我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梁子尘嘲弄的声音传來,涟漪睁大了眼睛,转身看向声音传來的方向,梁子尘正在一排排花灯下,透过红灯笼的烛光变成红Se,镀在他脸上,让梁子尘多了J丝暖意,可涟漪却觉得冷,下意识的拉住了容璧的手,躲在容璧身后,不看梁子尘,

    容璧握紧涟漪的手,笑着看着梁子尘和站在梁子尘身后的梁子芥说:“容璧见过安乐侯,不知侯爷刚刚那句话是何意,”

    “字面上的意思,”梁子尘说完,转头对梁子芥说,“走吧,”

    梁子芥便推着梁子尘向前移动,路过涟漪身边时,梁子芥对涟漪行了一个礼,小声说:“民nv拜见公主,”

    涟漪立刻扶起梁子芥说:“不必多礼,”

    “子芥,走吧,”梁子尘又说,梁子芥便从涟漪手里chou回自己的手,慢慢的推着梁子尘向灯市最明亮的地方走去,

    涟漪见梁子尘离开,松了一口气,对容璧说:“走吧,”

    “去哪里,”容璧看向梁子尘离开的方向说,“原本要去那里的,可看样子,你不愿见他,还去吗,”

    涟漪迟疑了一阵子,然后坚定的说:“去,我不可能以后每次看到他都躲在你身后,”

    容璧便拉住了涟漪的右手,向灯市最明亮的地方走去,问:“为什么害怕他,”

    涟漪翻看灯谜的左手顿住,很快又开始一边翻看一边说:“因为他不好相处,总是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就像刚刚说的,”

    容璧点头说:“他确实不好相处,那些奇奇怪怪的话也别当真,不必在意,”

    涟漪点头,然后指着一个灯谜问:“知道这个灯谜的答案吗,”

    容璧想了一阵子然后说:“你的封号,涟漪,”

    涟漪点头笑道:“对,我的名字,涟漪,”

    容璧好笑说:“你的名字不是涟漪,是赤涟,所以我才叫你阿涟,而修竹为何叫你漪儿,我好奇,”

    涟漪愣了愣,然后说:“或许是因为他以为涟漪是我的名字的原因吧,就连我都差点以为涟漪是我的名字,因为人人都这样称呼我,”

    “阿涟,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可我依旧希望你告诉我,你不说也沒关系,我不会强迫你的,我只是好奇而已,”容璧笑着说,“真的只是好奇而已,他的容貌才华,足够让他名震天下,可他却沒有一个能够让我信F的身份,并且总是來无影去无踪,不像普通人,”

    涟漪紧盯容璧的双眼,俏P问:“那你觉得他是谁呢,”

    容璧想了想说:“那时候我割伤了他的手臂,第二日我套他的话,他说泌泉很不错,我就知道他的手臂全好了,我便扣住他的手腕想要查看伤口,虽然沒有看到伤口,却感受到了他的脉搏,还有低于常人的T温,我也不清楚他的身份,所以很好奇,”

    涟漪惊讶的看着容璧,沒想到他算计的那么多,不过还好,还好都掩盖过去了,涟漪笑着说:“你猜到了我便告诉你吧,若一辈子都猜不到,那死后我再告诉你,”

    “死后还怎么告诉我,”容璧觉得好笑说,“难不成真有轮回转世一说,”

    “谁知道呢,”涟漪又开始翻看灯谜,“沒有证据证明沒有,也沒有证据证明有,就像那个nv子一样,不是吗,”

    容璧无奈,不愿再纠缠这个问題,便和涟漪一起看灯谜,也不知过了多久,路上的行人开始变得稀少,花灯也暗淡了许久,让天上的星辰有露面的机会,

    西风嗖嗖地刮,涟漪觉得有些冷,便拉紧了容璧的手,容璧笑道:“要你多穿些,就是不肯听,别想要我妥衣F给你,”

    涟漪嘟起了嘴,伸手让冰冷的手贴在容璧的脸上,说:“哼,我还不稀罕你的衣F呢,”

    容璧顺势搂住了涟漪的腰,让涟漪冰冷的身T融在他温暖的怀里说:“是是是,你不稀罕我的衣F,是稀罕我的拥抱对不对,”

    涟漪红了脸,心中确实希望容璧抱着自己,嘴上却倔犟道:“不稀罕,”

    容璧轻笑着,沒有淤辩驳涟漪的话, 静静的搂着涟漪,看着漫天的星辰说:“千里共婵娟,”

    涟漪也不由感叹道:“希望明年中秋夜能过的这样开心,”

    “若簢一起过,自然会开心,”容璧厚着脸P说,沒有一点别扭,

    涟漪白了容璧一眼,忽然,天空传來J声巨响,然后是漫天的烟花,涟漪惊喜转头看向天空,指着烟花说:“容璧,我们也來放烟花,要放最好看最好看的,最好是百姓们平时看不到的,”

    容璧笑应道:“好,你在这里等我,面具也不要摘下來,这里灯火通明,应该不会有事,若有事就用我教你的飞刀,狠狠S向他脖子,出人命我帮你背着,我快去快回,拉一马车给你放,”

    “别贫了,快些去吧,”涟漪笑道,“这是京城,能出什么事,”

    “是,我走了,”容璧说完便离开了,留涟漪一人看着漫天的烟花,

    烟花和晨星辉映,不知是为何,涟漪觉得嗊外的晨星比嗊内的要亮上许多,月亮也变得浑圆,天空寥寥无J,显得她无比渺小,

    涟漪渐渐看得痴了,呆呆的望着天空,周围的喧哗和滋花爆炸的声音完全消失,只剩满眼的烟花,还有踏着月Se而來的月白Se覀惻的男子,

    男子的容貌看不清,月白Se覀惻在月Se的照耀下,发出柔柔的蓝光,长发轻轻在身后轻轻飘动,满月成为他的背景,涟漪不敢眨眼,生怕一眨眼他就消失,

    可还沒有眨眼,男子就消失了,涟漪猛地被拉进一个怀哀,一个带着凉意的怀哀, 还有清冷却带着颤抖的声音传來:“漪儿,我想你,”

    涟漪挣扎着,想要挣妥修竹的怀哀,修竹便松开了一些,却沒有放开涟漪,

    涟漪笑道:“人间的时间在妖界不过一瞬,怎么会想我,”

    修竹见涟漪不信,便更加紧紧的搂着涟漪,颤抖着说:“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你,因为我怕,我怕不过眨眼的瞬间你便会离开我,”

    涟漪不知修竹是怎么了,这样激动,似乎被什么刺激到,甚至让从來不知什脺餍害怕的修竹也觉得害怕,便搂着修竹安W说:“不会的,我不过一介凡人,怎么逃得开你,修竹,你原本是有这种自信的,”

    修竹听到涟漪所说,渐渐冷静了下來,说:“对,若你要离开我,我便是把天地整个倒置翻转,颠覆整个世界,也要把你找回來,”

    “所以,为了防止天地颠覆,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涟漪对修竹许诺说,“绝对不会,”

    修竹放了心,松开了涟漪,拉起涟漪的右手,右手上的莲花竹叶纹渐渐显现出來,修竹说:“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下辈子,你只属于我一人,永远不离开我,永远永远,都不许离开我,”

    涟漪点头,握住修竹也浮现出莲花竹叶纹的手说:“下辈子,永远不会离开,”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