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尺素遗鲂

    颜渊走到岸边,水雾便不再浓密,修竹飘浮在空中,长发用一支竹簪簪起,身穿白衣,显得仙风道骨,气质出尘,

    颜渊也施了法飘浮在修竹身旁,仔细观察那个黑漆漆但在顶端有一点点绿SeN芽的种子,

    种子里詢胎着极大的灵力,但不是妖力,而是仙力,

    听如意说,修竹和涟漪定了契约,下辈子,涟漪只属于修竹一人的,

    如意不明白修竹心中所想,颜渊也十分好奇,猜测必定与这个莲花种子有关,

    “这个种子,是仙界的吧,”颜渊揣测,

    修竹点头,说:“但我想让它成为妖身,”

    “妖身,”颜渊困H,“沒有魂魄的躯壳,”

    “恩,”修竹说,

    “难不成,你想要涟漪转世成为妖,”颜渊惊讶,“可是,塑造一个和涟漪完全匹配的身T,并不容易,”

    “所以我去仙界找了最适合做她身T的东西,就是这个莲花种子,”修竹解释说,“ 它已沉睡了千年,和涟漪极为匹配,灵气足, 等长成莲花和莲藕,就可以给她塑妖身了,”

    “所以,涟漪的下辈子,也漫长无比,甚至可以一直陪伴着你,”颜渊惊叹,修竹用涟漪不过百年的一世,换漫长的下辈子,是何等的划算,

    “对,不必什么永生永世,我只要她下辈子,”修竹的目光灼灼,颜渊一时也看呆了,

    只是这莲花种子长滇潾慢,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开出莲花长出莲藕,

    而修竹也开始焦急,只怕在涟漪转世之前,很难完成吧,

    颜渊于是问:“但这个种子极为抗拒妖力,成为妖身只怕要很长时间吧,”

    “恩,但若我每日都用心头血浇灌,时间会缩短许多,”修竹说,

    “所以,在涟漪转世之前,你能够塑成吗,”颜渊问,

    修竹沉默了,过了许久才说:“我会想办法的,”

    果然,不是这般简单就能塑成妖身,即使是修竹,也沒有多么轻松,

    可是,仅仅用莲花和莲藕就能造出和修竹一样强大的RT吗,和修竹一样拥有如同永生的RT,

    颜渊不信,

    “不可能这么简单,修竹,你说实话,还需要什么,”

    修竹沉默了一阵子,才说:“骨血,”

    “什么骨血,”

    “最靠近心脏的肋骨和心头血,”

    颜渊瞪大了眼睛看着修竹说:“你打算用你的,”

    “恩,”修竹点头,双眼不离种子,

    颜渊摇头皱眉,修竹的心头血詢胎了极大的妖力,修竹用一滴,便要消耗极大的妖力,J十年都恢复不了,

    而靠近他心脏的肋骨,又会詢胎多少妖力,给修竹带來多大伤害,也只有修竹知道了,

    果然,情是沾染不得的,

    “颜渊,我突然很怕,”修竹突然开口说,

    颜渊睁大了眼睛,盯着修竹看说:“你说什么,你怕,”

    “对,我怕,”修竹伸出手,探入包裹种子的水球中,指尖抚嫫着种子只有J寸的N芽,

    “你怕什么,”颜渊从沒想过修竹会害怕,修竹从小到大给他的印象都是无所畏惧、天不怕地不怕的,不知什么能够让他惧怕如此,还说了出來,

    “我看见了一个画面,画面中,涟漪变成了石头,一个男子乘风而去,篁竹要破土而出,一朵赤莲粲粲开放,男子不断的说:待秋归兮访域,待百岁兮偕葬;待冬归兮俱尽,C兰归兮其室,”

    颜渊细细分析词中颔义,第一句倒还好,两人百年之后葬在一起,可后一句就不同了,nv子先死,而男子带着兰花和陪她一起沉睡,

    修竹是怕他和画中的男子一样吧,颜渊于是安W说:“只是一首情诗而已,不必担忧,nv子在百年之后安详老去,男子便紧随其后,完成不同生但同死的约定而已,”

    修竹摇头说:“不,我觉得那个男子就是我,他的声音,簢的很像原本我只听到了刚刚那两句,再后來,我听到了这四句:海C生兮J替,恨明月兮寄愁

    奈芳魂兮寂魄,谁与陪兮独孤

    冬问梅兮何方,待明日兮拜墓

    待冬归兮俱尽,C兰归兮其室”

    颜渊心中只觉这首诗不像普通的情诗,反而带着满满的哀伤,颜渊仔细分析这些零零碎碎的诗句,发现有待秋归和待冬归,那就说明还有待春归和待夏归,颜渊于是问:“还有吗,”

    修竹抚嫫N芽的手停下动作,然后细细回想说:“前阵子,那个画面又出现了,我还记得J句话:开棔合兮轮回,伊人离兮难息

    托尺素1兮遗鲂2,不见卿兮何惶

    秋问雁兮如何,穷碧落兮H泉

    待秋归兮访域,待百岁兮偕葬,”

    颜渊心中暗暗沉Y了一番,然后点出其中颔义:“合欢花开了又合,似无尽的轮回,你走了我寝食难安,我把我的相思写在锦帕上,拜托鲂鱼送与你,可见不到你,我心中十分慌乱,秋天时我问大雁你在哪儿,可我上穷碧落下H泉也找不到你,说好了等到秋天结束我们就一起去看墓地,等到百岁之后就一起葬在哪里,”

    颜渊说完,又皱眉说:“秋日时,nv子似乎就不见了,而到冬日时,男子得到了nv子死去的消息,便想要和nv子葬在一起,”

    修竹点头说:“而画面中的碧石,就是涟漪她若再次变成碧石,就说明”

    “她魂飞魄散了,”颜渊接道,“所以你怕,”

    “对,我怕这个画面成真,怕这首诗成真,”修竹直言不讳,“所以我想把涟漪绑在我身边,不老不死,不灭不伤,一辈子与我比肩,”

    修竹总是用一种淡淡的语气说出振奋人心的话,颜渊笑道:“希望如此,你不必担心害怕,涟漪如今不过一介凡人,有什么人会让她魂飞魄散,”

    修竹收回水球中的手,淡淡道:“希望如此,”

    颜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陪着修竹呆呆的看着那黑漆漆的种子,那种子被充满妖力的池水包裹,仙力已经削弱很多,也不知多久才能突破全部防线,

    或许是太无聊,颜渊终于不忍住开口道:“过阵子,妖皇要回來了,”

    修竹不说话,继续看着种子,

    颜渊继续说:“你总不能一直不理他吧,毕竟他”

    “我为什么要理他,”修竹反问,

    颜渊被哽住,然后说:“你是不是怪他,他其实很在意你,只是妖之间血缘关系不强而已,所以把你抛在妖界不管,”

    “我需要他管吗,”修竹又反问,

    颜渊觉得修竹像个叛逆的少年,但转念又一想,修竹根本不像那种喜欢叛逆的少年,或许真的只是无所谓,

    颜渊又觉得无聊,便开始找话題说:“你每日陪着这种子,妖界很多事情都压在那里,怎么办,”

    “你在,”修竹直言,把任务都推给颜渊,

    “过阵子我要去仙界,慕渊也会离开,你便别日日呆在这里了吧,毕竟,沒有人压制他们,妖会造反的,”

    “他们不敢,”修竹语气淡淡,自信的让颜渊不知道说些什么,

    颜渊发现,又沒有什么话題可以说了,周围太过安静,不像南褌愜是有人彘的哭嚎和不绝的琴声,颜渊非常不适,

    见修竹一幅专心致志只在意种子的样子,颜渊有些不愉,便故意施了法术,让灵池上浮现出涟漪在人间的样子,

    水面上涟漪正专心致志的练习飞刀,见S进木板,便回头骄傲的扬起下巴,说:“容璧,你看如何,”

    “很B,比我当初好多了,”被唤作容璧的男子笑着说,手中正雕刻着一个木制面具,

    “我说过我要在两年后胜过你,”涟漪信誓旦旦的说,

    涟漪见容璧手中的面具已经成型,便弯下腰,看着容璧手中的面具说:“怎么又做面具呢,要送给谁啊,”

    “你一个我一个,过J天就是中秋了,说好了要一起去猜灯谜的,但你抛头露面终究是不好,我便想做两个有特Se的面具,”容璧把面具递给涟漪说,

    画面突然全部消失了,颜渊抬头看修竹,只见修竹瞪着自己,语气非常冰冷的说:“我不想看,”

    颜渊笑道:“为何不想看,吃醋,”说完,水面上又浮现涟漪的样子,涟漪指着面具上面的犄角问:“怎么还有犄角,这就是特Se,”

    容璧点头,笑道:“上回见你戴青面獠牙面具,觉得有趣,便想自己做个有意思的,”

    画面又消失了,颜渊见修竹面Se都变了,似乎憋着气,颜渊反而觉得这样的修竹很可ai,有人气,不再像刚刚那样拒人千里之外,

    颜渊于是故意对修竹说:“你不看不代表不会发生,不想看便关闭神识就是了,”

    修竹暼了颜渊一眼,然后果真关闭了所有神识,连种子都不看了,

    颜渊觉得沒意思,但坚信修竹其实很想看涟漪在人间发生了什么,便又施法显现涟漪在人间的现状,

    涟漪正说:“我要你帮我查的,你查的怎么样了,”

    “是从南风阁里出來的流言,并且都指向是墨皇后,可我原先每每想要细查南风阁,却什么也查不出了,这次实在是太容易,我觉得有Y谋,阿涟,你怎么突然想要查谁陷害你这么久远的事情,”

    涟漪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风荣华怕墨皇后害她,便要我找皇后的茬,这样皇后就沒心思害她了,”

    容璧皱眉说:“风荣华,风萧萧,”

    “对,”涟漪见容璧表情似乎很是不喜欢风萧萧,便问,“她怎么了,”

    “她叫易潇潇,不是什么风萧萧,”

    1: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2:鱼,作为“匹偶”或“情侣”的隐语,象征着ai情,在中国古典诗歌和民歌中,是较为常见的,鲂,诗经中常见,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