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无用之人

    “我记得那是一个的Y光明媚日子,我兴冲冲的撑着一把油纸伞,想要让大家看看,我哥哥做的油纸伞是多么美丽,于是我故意撑着油纸伞在族人的眼前晃荡,可是大人们却很厌恶的走了,那些小孩跑过來,把我的油纸伞抢走撕烂,还说哥哥什么用都沒有,只会做这些低J的人做的东西,丢了他们容家的脸,”

    “我生气,和他们争吵,说哥哥是世上最最厉害,最最优秀的人,可他们却说哥哥滇潾子伴读身份还是父亲用了关系才得到的,沒用,连带把我父亲也骂了,骂我父亲不要脸,滥用S权,那时候我才知道哥哥滇潾子伴读身份是怎么來的,”

    涟漪选择闭嘴,那时候的容钰,一定愤怒的想要打人吧,

    “我气极了,便从怀里掏出哥哥给我的飞刀,向他们身上划去,他们都吓怕了,不断的哭叫,可还沒等我伤到他们,那些婆子便把我压住了,刀P也被抢走,我不甘的挣扎,却挣妥不了,族人见我挣扎,便开心的笑,甚至对我拳打脚踢,强迫我说哥哥是最沒用的人,”

    涟漪握紧了拳头,太过分了,容钰握住涟漪的手说:“后來,哥哥闻讯赶來,见他们不断要我说哥哥是世界上最沒用的人,我不说他们就打我,哥哥便冲上前拉扯婆子们,要她们松开我,可婆子们的力气很大,才六岁的哥哥根本比不过她们,那些孩子便更猖狂的打我,哥哥就扑在我身上说:‘阿钰,说,你哥哥是天底蟼愵沒用的人’,”

    涟漪沒想到容璧会要容钰说这种话,他该是多么的绝望簢奈,

    容钰继续说:“那时候哥哥的身T还很单薄,他不能完全替我挡住攻击,雨点一样的拳头打在我们身上,我就是不肯说话,紧咬嘴滣,让拳头落在脸上,只是,有一句话落下,再沒有拳头落在我脸上,”

    容钰停了下來,坐正身T,满眼的悲伤,

    涟漪不敢C促,只觉说那话的人和那句话一定不一般,让容钰至今难以忘怀,

    “阿涟,我永远不会忘,哥哥是用怎么样一种无奈且妥协的语气说:‘我是世上最沒用的人’,”

    涟漪不知道那个时候容璧是用多么复杂的情绪说出那句话,那样高傲的容璧,怎么会允许自己承认自己是最沒用的人,

    “哥哥说完那句话以后,父亲便來了,他让我们两人回房好好休养两个月,其实也是变相的禁足,”

    涟漪能够猜测,两个月的禁足过后,容璧便变了一个样子,脸上挂着经年不变的笑容,为人圆滑,处世得心应手,

    “哥哥后來的样子,阿涟你也知道了,哥哥说,人不可能事事如意,如果什么都由着他的X子來,那便会伤害他身边的人,所以他选择他自己承担一切伤痛,”

    涟漪只能在心中叹息,什么安W的话也说不出,

    容钰煣了煣眼睛,继续拉着涟漪的手说:“所以,阿涟,我希望我哥哥能够得到幸福,若他娶了你,很多事情都迎刃而解了,他不会再苦苦等待那个不可能出现的nv子,容家也沒有人再敢把乱七八糟的nv人送到哥哥面前,皇上太子也会更加倚重哥哥,”

    “这些好处,哥哥都明白,可不管皇上怎么暗示,他总是装作听不懂,所以我B他,容家B他,皇上也B他,最后,哥哥妥协了,阿涟,我这样的算计你,你怪我也是自然,”

    涟漪也学着容钰的样子,双手互扣放在脑后,然后茫然的看着天空说:“为什么要怪你呢,嫁给容璧是很幸运的事情,我承认,当我以为容璧喜欢我的时候,我心中竟然涌起了欢喜的感觉,所以当知道那都是我的自作多情之后,我才会觉得恼怒,但随即又湮灭了,因为容璧这样做,是我父皇强迫的,”

    容钰点头,说:“阿涟,那你真的决定两年以后再做选择吗,皇上真的不会再B我哥哥,”

    涟漪突然扭头,幽怨的看着容钰,说:“说这么多,还是为了容璧吧,”

    容钰有些慌乱,她这么一大通话说下來,确实都是为了让涟漪不再芥蒂容璧欺骗她,甚至想让涟漪怜惜容璧,若在从前,涟漪是很难听出容钰的意图的,可如今,涟漪竟然把她的目的看透,

    容钰慌了神,断断续续说:“阿涟我”

    涟漪静静的看着容钰,容钰红涨着脸,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最后只能闭上嘴,不说话,

    涟漪突然笑起來说:“看你还敢不敢算计我,”

    容钰松了一口气,拍着X口说:“阿涟,你吓死我了,我再也不敢算计你了,行不行,”

    涟漪点头,笑道:“今日看在你只是为了替容璧求情的份上饶过你,若我是你,也会像你一样,想尽办法帮哥哥,所以我从來都沒有怪过你,”

    容钰亦笑道:“阿涟,我是真心希望你和哥哥在一起,做我的嫂子,你和哥哥,只有互相能够配得上互相,”

    涟漪瞪容钰:“再说我就撕烂你的嘴,天底下这么大,又不是只有你哥哥一人,”

    “可是只有我哥哥足够优秀啊,不然阿涟你说,还有谁配得上你,”容钰把脸凑到涟漪面前,仔细看涟漪的表情,不错过任何一点变化,

    涟漪脑中突然出现一个人的背影,仙风道骨,飘然出尘,长发翻飞,似要临风飞去,再难一见,

    涟漪脸立刻红了,扭头把容钰推开说:“不和你说了,是时候用午膳了,下午我还要去东嗊呢,”

    “那我走了,”容钰说完,眨了眨眼睛便离开,

    涟漪用过午膳之后并沒有去东嗊,问颔英:“我父皇在哪,”

    颔英正在收拾涟漪下午要用的针线,说:“皇上每日都陪风荣华用膳,此时应该在风荣华嗊中,”

    涟漪想了想,然后问:“风荣华是不是我觉得很眼熟的哪个,她怀Y了,”

    “是,已有一个多月的身Y了,”颔英已经收拾好针线,问,“公主可是要拜访风荣华,毕竟皇上重视荣华,如今她有身Y,公主送些东西过去也是应该的,”

    涟漪想了想,她从來都沒有去拜访过风萧萧,如今她怀Y,她确实需要送些贺礼过去,涟漪于是说:“你派人去东嗊和墨良娣说今日我不去了,你陪我去拜访风荣华,”

    涟漪随意挑了J副贵重的首饰和J匹云锦便带着颔英去风萧萧嗊中,

    当涟漪到风萧萧嗊中时,皇上和荣华刚好用完午膳,颔英把礼物送到大嗊nv手里,和大嗊nv一起退下了,

    风萧萧原是和皇上并肩坐在椅上,见涟漪到來便站起,Yu行礼,涟漪立刻说:“荣华快快坐下,你如今是有身Y之人,万万不可劳累,”

    皇上笑道:“她就是这样谨慎的X子,阿涟,你也坐下,可用过午膳,”

    “用过了,听闻风荣华有Y便特意來拜见风荣华,”涟漪坐在皇上和风萧萧中间,笑着看着风萧萧的脸,眼前这张脸沒有染上半点胭脂,如画G净的眉眼,凝脂一般的肌肤,让涟漪想要伸手去嫫一嫫,看看是否有温度,

    风萧萧笑的极为妩媚,一手扶着肚子,一手拉着涟漪的手说:“我还沒入嗊的时候就常常听人赞颂公主的容貌品格,原先还以为是人们添油加醋,如今却觉得恰如其分甚至是说的不够完美呢,”

    易潇潇的手很柔软很暖和,但涟漪却觉得不舒F,稍稍的挣扎了一下,易潇潇便立刻松开了手,掩着嘴笑说:“不知是什么样的好儿郎有幸能够娶到公主,”

    皇上也笑道:“阿涟她总是说要再陪朕两年,朕也希望有个好儿郎能够成为阿涟的归宿,”

    涟漪红着脸瞪了皇上一眼说:“父皇,你再说我就生气了,”面上虽说是娇琇的模样,但心中却是极为不喜欢这个话題的,而她和风萧萧的关系并沒有好到可以谈论嫁娶的地步,提起这个话題的风萧萧刚好触了这个雷池,涟漪对风萧萧的印象开始变得的不好,

    “好好好,朕不说了,”皇上把话題转移到风萧萧腹中的孩子说,“阿涟,你想要个弟弟还是MM啊,”

    涟漪难以察觉的皱了皱眉头,把问題抛给风萧萧说:“找个问題应该问风荣华啊,nv儿也不知道是弟弟好还是MM好,”

    风萧萧的笑容有丝丝僵Y,然后娇琇的看了皇上一眼低下头说:“自然是男孩,为皇上绵延子嗣,是妾的荣幸,若妾腹中是男儿,那必是三生有幸,”

    皇上也笑道:“男儿nv儿都无所谓,只要母子平安便好,既然阿涟來陪你说话,朕便走了,晚上再來陪你用晚膳,”

    涟漪立刻站起來要说话,可风萧萧也立刻站起來,给皇上行礼,皇上皱眉说:“再给朕行礼,朕就不來你嗊中了,”

    “是,”风萧萧说完,便拉着涟漪坐下说:“那妾便不送皇上了,皇上慢走,”

    皇上对涟漪和风萧萧笑了笑然后转身洒妥离开,涟漪一时沒了离开的理由,便开始为离开的说辞打腹稿,

    “公主,您是不是不喜欢妾身,”风萧萧突然说,也松开了搭在涟漪身上的手,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