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章 潇潇有Y

    时维九月,秋高气爽, 青梁殿十分凉爽, 墨皇后弹了弹指甲,对琴心说:“听说歌儿最近心情不错,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不成,”

    琴心为墨皇后套上护甲,说:“自从涟漪公主去找过良娣以后,良娣便不再糟蹋自己的身T了,也不知公主说了些什么,”

    “本嗊倒想要听听涟漪是如何劝说歌儿的,这般会迷H人,和她母亲一样,”墨皇后嘲讽,从美人塌上起來,琴心扶住墨皇后的手,说:“娘娘,太子杀了墨良娣身边的一个嗊人,可要再添一个,”

    “不必,阿潋那个孩子是在向本嗊示威反抗呢,本嗊自然不能再和他对着G,由着他吧,”墨皇后走出青梁殿说,“再说,歌儿身边的眼线又不止那一个,”

    琴心紧跟在墨皇后身后,向未央嗊走去,

    墨皇后说:“本嗊多久沒有去太后嗊中了,”

    “十三年左右,”琴心回答,

    “似乎,是涟漪住进未央嗊的时候开始吧,”墨皇后回忆道,

    “是,”琴心说,“公主现在正在容府向容璧学飞刀,”

    “真是好情致,”墨皇后嘲讽,“她竟然会去学刀,比当初向赤喾学骑马还要让本嗊吃惊,可怜她身娇T弱,还去学些男子学的玩意,可见现如今容璧比赤喾对她的影响还要大,”

    “听说,皇上想要为公主和容公子赐婚,”琴心扶着墨皇后,踏进未央嗊的嗊墙内,

    “哦,郎情妾意啊”墨皇后幽幽的说,刚说完,梁太后的声音便传來:“什么风把皇后吹來了啊,”

    “南风,”墨皇后转身笑道,“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哀家可不知道皇后的意呢,”梁太后扶着梁子芥的手,走向墨皇后,“不知皇后可否愿意告知哀家,”

    “前阵子太后宴请了京城适龄少nv,本嗊个个都观察了,却都不如子芥优秀,”墨皇后走近梁太后和梁子芥,一把拉住梁子芥的手,拍道:“子芥如今已十六了,是时候嫁个好男儿了,”

    梁太后冷笑,把梁子芥的手夺回來,说:“劳皇后挂念了,哀家自有主张,”

    “太后,放眼整个京城所有适龄nv子,本嗊真的只中意子芥,”墨皇后笑得自然大方,“她小小年纪就把整个南风阁管理的有条不紊,本嗊十分敬佩,”

    “不是什么拿的出台面的事情,nv孩子,终究是要嫁出去的,可子芥却一心扑在生意上,哀家也拦不住,”梁太后说,

    墨皇后摇头说:“这做生意抛头露面的,终究不得长远,还是要找个靠得住的人嫁了,镇远侯墨契长的是一表人才,脾气才G也是上等,不知”

    “哀家乏了,子芥,我们走,”梁太后越过墨皇后,不给皇后半点情面,毫不犹豫的走了,

    琴心皱眉,恻YY的说:“娘娘,何必看太后脸Se,梁家如今也颓废了,不过是空有一个前朝皇室血脉的名声罢了,”

    “不,他们并非空有虚名,”墨皇后领着琴心往回走,“他们有神医安乐侯,还有南风阁这样大的基业,你可知南风阁有多大的作用么,怎么能说空有虚名呢,”

    墨皇后继续说:“原先我也忽视梁家的作用了,导致风萧萧现在还活着,如果把梁子尘这个神医笼络在我们身边,便可以舒心许多,而南风阁掌控着京中的舆论和话題,当初本嗊也借用过他们的能力,制造了多少舆论,若是掌握在手里,绝对是一把好刀,”

    琴心问:“那为何要镇远侯娶梁小姐呢,”

    “因为我发觉,梁子芥的用处不比梁子尘小,如今是她掌管着南风阁,能力和本嗊当年有的一比,而且,”墨皇后笑得狡诈,仿如十八岁时的模样,“只有控制她才能够控制梁子尘啊,”

    琴心顿悟,却忧心忡忡的说:“太后似乎对娘娘成见很深,只怕很难答应,”

    “本嗊当初年轻气盛,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谁知如今倒反过來求她,”墨皇后说,“她怎么活了这么久还沒死,”

    琴心不说话,当初洪都王去世的时候,梁太后都沒有死,现如今那就更不可能了,何况梁子尘那个神医在,

    墨皇后继续说:“罢了,不必管太后了,随本嗊去找皇上,可知皇上现在在哪,”

    “在风荣华嗊中,”琴心说,

    墨皇后微微皱眉,然后勾起嘴角说:“走,去看看风荣华,”

    当墨皇后到易潇潇嗊中时,便听到里面传來皇上爽朗的笑声,然后是嗊人们齐声说:“恭喜皇上,恭喜风荣华,”

    墨皇后猛地拽紧琴心的手,瞪着琴心,琴心也慌乱的说:“娘娘,进去看看再说,”

    墨皇后深吸一口气,然后理了理妆容,款款走进殿内说:“恭喜皇上,不知有什么喜事,本嗊能否听听沾沾喜气,”

    皇上正站着拉着易潇潇的手,易潇潇娇琇的低着头坐在椅子上,皇上听到墨皇后的声音后便松了易潇潇的手,收敛了笑容说:“萧萧已有了一个月的身Y,希望皇后好好照看,如果出了什么差错,朕决不轻饶你,”

    墨皇后沒有于意皇上的防备,走到易潇潇面前,易潇潇立即站起來说:“萧萧见过皇后娘娘,”

    “你身子重,以后都不必见礼了,”皇后拉着易潇潇的手,说,“MM是嗊里的功臣,一定要注重身子,若有什么不适,第一时间告诉本嗊,万万不可大意,”

    “吃的用的,如果有需要便去拿,一定要太医看过之后才能接触,一些花儿C儿的也碰不到,香料更是别用了,”

    “别的妃嫔來找你,若是不想见便叫她们來陪本嗊,本嗊也乏味的很,”

    易潇潇频频点头,却不时的偷瞟皇上,皇上站在一边听皇后说了许久怀Y应注意的事项之后,终于不奈的说:“你來这里有何事,”

    “不过是看看MM罢了,皇上以为妾所谓何事,”皇后松开了握着易潇潇的手,转头看皇上说,

    皇上说:“既然看过了,那便走吧,正好朕有事要与你说,”

    皇上说完,又转头对易潇潇说:“吃的用的朕会派太医专门为你负责,你只需好好养胎便是,不必担心忧虑,朕有时间便会來看你的,”

    易潇潇娇琇点头,然后拜送说:“萧萧恭送皇上皇后,”

    墨皇后立刻扶起易潇潇说:“都说了,身子为重,谁若要你拜她,本嗊便要她跪你,”墨皇后说的霸道,皇上也笑说:“便按皇后说的做,”

    易潇潇只是笑,依旧送皇上和皇后到了殿门外才停下,看着皇上和皇后的背影消失才转身坐下,

    卧蚕端來一碗汤Y到易潇潇面前说:“娘娘,该喝Y了,”

    易潇潇仰头便灌下,然后问:“安乐侯能够保我们母子平安,”

    “娘娘,您放心,想要在侯爷眼P子底下下毒,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可他不可能时时照看我,”易潇潇越想越急躁,“皇后刚刚握着我的手,我便觉得全身冰凉,mao骨悚然,”

    “皇上定会要侯爷每日都來为娘娘诊脉的,”卧蚕说,

    易潇潇嫫着微微有些隆起的腹部,说:“这个孩子,究竟是为什么要來呢,”

    “娘娘,若您不喜欢,有的是法子把他弄掉,再推卸给皇后,”卧蚕见易潇潇沒有半丝笑容,便以为她并不喜欢肚子中这个仇人的孩子,

    “不,不必,”易潇潇嫫着肚子,说,“我终于明白为何原本懦弱不堪的nv子在有了孩子之后便有了斗志和勇气,因为她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她要为了孩子去拼,为了孩子去斗,而我,也是如此,”

    “娘娘心中明白便好,”琴心端走碗,说,“奴婢便不打扰了,娘娘您好好歇息,”

    易潇潇继续感受着腹中的小生命,轻轻叹息,这个孩子,极有可能会被梁家利用,作为赤喾登基的有力道具,

    若皇上死了,太子也死了,便只有成年的赤喾和襁褓婴儿有继承的资格了,

    或许这个孩子会死,又或许会被赤喾立为傀儡皇帝,等一切稳定下來再H袍加身,

    易潇潇不希望这个孩子死,因为当知道她肚子里有一个小生命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这世上,她不再是一个人了,她再不孤单寂寞,孑然一身,

    即使腹中的这个孩子是她的仇人的孩子,即使很有可能活不久,她还是想要拼尽全力护他安生,

    她已经沒有退路了,这就是梁子芥要她怀上孩子的目的,绝对不能松懈和后退,因为后面便是万丈深渊,

    墨皇后现在一定在算计怎么打掉她腹中的孩子,而皇上也在与皇后周旋,才会说若她出事便要向皇后问罪,只是皇后根本就不忌惮皇上的恐吓鄙,

    与其防着墨皇后对她下手,还不如依旧是她先出手,或许还能取得先机,

    易潇潇卸掉脸上浓丽的妆容,看着镜中咏來越神似容贵妃的脸,笑了起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