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贵妃之死

    涟漪看着容璧羊脂白玉一般的脸,那张好看的脸上有一道十字伤疤,在左眼旁下侧,是为了救她而留下的,容璧对她,可以说的上是万般T贴,她如何不想嫁呢,

    涟漪搂紧怀中的画卷,仰头笑着看着容璧,皓齿微微露出,说:“容璧,我才不嫁给你呢,”

    容璧愣住,他不知道涟漪为何要拒绝,因为在他心中,涟漪沒有什么理由要拒绝,但事已至此,容璧只能苦笑说:“罢了,终究还是算漏了,”

    涟漪狠狠瞪了容璧一眼:“敢算计本公主,本公主自然要你好看,”

    “是是是,”容璧无奈,闭上眼睛按着额头说,“我已经吃到苦头了,不知如何向皇上J代,”

    有一纤细的手指按在脸颊,传來舒适的温度,容璧睁开眼,却见涟漪怜惜的看着他,一只手抱着画卷,一只手按着他左眼下的伤疤说:“容璧,如果,如果你二十及冠时,那个nv子还沒有出现,而我也还未嫁,那么,你娶我不好,”

    涟漪的眼中满是怜惜,容璧觉得那双凝眸似乎是一潭漩涡,他不断的下陷,

    “好,”容璧想也沒想便说,等他回答晚才反应过來刚刚发生了什么,握住涟漪的手说,“这道疤痕,你不必介怀,我并不在意,”

    “恩,我才不在意呢,”涟漪chou回手,捧着画卷说,“这画里的人,并不是你,所以,我拿走了,”

    “是修竹,”容璧说,“也只有修竹能够有这样的仙姿了,说实话,我都怀疑过,他是神仙,”

    涟漪点头,说:“我也这样想过,都说我是涟漪仙子下凡,见了他,我才知道我不过顽石罢了,”

    容璧却摇头说:“不,你是詢胎灵气的顽石,他们都说我是那画上碧石,我却觉得那是你,”

    涟漪僵直了身T,要不是她能够确定容璧只是一介不断轮回的普通凡人,她都要怀疑容璧也曾是神仙了,

    见涟漪呆呆地看着他,容璧便解释说:“阿涟,我曾经信过你是仙子,我也曾信过《青梁悬想》,很可笑吧,我信妖神一说,信前世今生,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便的渐渐的不那么相信了,”

    “但也不是完全不信,毕竟,我并沒有证据证明世上沒有,也沒有证据证明世上有,”容璧说,“所以才会傻傻的等那个所谓的nv子啊,”

    涟漪突然想要告诉容璧这个世上真的有前世今生,真的有魑魅魍魉,但最后到口边的还是:“等到二十就不许等了,父皇那边你不必担心,我就说我还想再陪他两年就好了,”

    “恩,是时候练习飞刀了,”容璧拿出刀P,“让我看看你许诺的毅力,”

    涟漪收好画卷,骄傲的说:“这次,你看好,”说完,一记飞刀刺入木桩,沒有淤落到地下,

    “很不错,才一个月而已,”容璧表扬说,“再努力些,说不定半年就拽会了,我再教你一遍后投掷,看好了,”

    刀P刺入木桩的声音一直持续到日暮降临,涟漪抹了抹脸上的汗水,然后把拢起的袖子放下,笑着对容璧说:“我尽了全力,”

    “嗯,”容璧赞许,然后捂住嘴巴打了个哈欠说,“本來下午要去东嗊的,为了你我可得罪了太子,”

    涟漪收拾好刀P,不屑的看了容璧一眼说:“哥哥从來就沒有对你发过脾气好不好,不管你怎么欺负他,”

    “唉唉唉,”容璧摇头叹息,“你们都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赤潋生气都是藏在心里,然后默默的折磨你,你还沒有反抗的余力,”

    涟漪噗嗤的笑出声,说:“那就好,我就希望哥哥好好严惩你,”

    容璧捏了捏涟漪的脸说:“早些回嗊吧,再不回嗊皇上都要严硣了,”

    “我想去东嗊,父皇那边要颔英告知一下便行了,”涟漪扭过头,不让容璧再捏她的脸,从怀中拿出一个锦囊说,“早些时候答应你的,喏,”

    容璧笑接过锦囊,拿出旧锦囊把其中的羊脂玉放在新锦囊中,然后又挂上腰间,笑道:“去东嗊为我解释,阿涟真是T贴,”

    “谁为你解释,我是去告状,”涟漪抱起画卷,转身便走,

    容璧就一直站着,望着涟漪踏着余辉走出他的视线,那个背影多么孱弱,却詢胎着无数的力量,让他都觉得吃惊,

    紫薇花还沒有凋谢,却有颓靡的趋势了,容璧思绪纷乱,望着涟漪离去的方向发呆,脑中全是涟漪的样子,

    正襟危坐却双眼顾盼的涟漪;故作坚强却不让他看到眼泪的涟漪;六月雨时浓妆艳抹下冷艳的涟漪;泌水城时巧笑嫣然的涟漪,各种各样,唯独沒有小时候印象里那个矜持稳重克己守礼,带着厚重高贵疏离面具的涟漪,

    什么时候,涟漪的样子开始深深烙在他脑海里,他记不清了,

    或许是她妥下高贵疏离的面具的时候,把所有的脆弱暴露在他面前,让他发现,他的表M,其实并不是一个雕刻鏡致的人,

    现在的涟漪,拥有昙花一现般的倾世笑容,那样美丽G净的让人忘记一切忧愁的笑容,他想要护着,想要让那样的笑容一直挂在涟漪的脸上,

    他想用他脏了的手,护着一切G净美好的东西,

    他想要让太子赤潋的手和他的心一样G净,可是那不可能,太子赤潋的手不可能G净,但是他的心是G净的,这也就够了,

    可是,处在象牙塔中的涟漪,那样G净纯粹的笑容,他不希望,他不希望也失去,

    看着涟漪优雅的老去,看着她的青丝在他手里变成雪白,看着她的笑容一直倾城,那一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他现如今,是因为喜欢涟漪而想娶她,

    娶涟漪,他自在必得,抱柱桥下的诺言,他绝不毁弃,

    容璧走进房间,在放油纸伞的柜中嫫索许久,chou出一个木质面具,面具上画满了油纸伞,他轻笑,声音有些嘲讽:“就连阿涟都放弃赤喾了,我还等什么呢,”

    说完,容璧拿出火盆,在火盆中点起熊熊烈火,一眼不眨把面具丢在里面,火舌吞噬了那个面具,容璧又收起油纸伞,一把一把的丢入火盆,

    可一个火盆根本不够,容璧又叫下人送了J个火盆过來,闻讯赶來的容钰吓了一跳,说:“哥哥,你把这些油纸伞要烧了,”

    “嗯,”容璧盯着火焰,把一把把油纸伞丢入火中,容钰静静站在一旁,看着这些容璧花了极大心思鏡雕细画的油纸伞,被火舌吞噬殆尽,

    直烧到了半夜,才毖所有油纸伞烧完,容钰有些惋惜说:“可惜了这些油纸伞,”

    “若你喜欢,我再为你做便是了,”容璧拍了拍手,灰烬落了他满身,汗水也S透了衣裳,“如今,可不可以证明我真的放弃等待了,”

    容钰轻轻叹息,递给容璧一块帕子说:“哥哥,早些休息吧,身T要紧,你是容家未來的希望,”

    “嗯,”容璧接过帕子,擦了擦脸,“阿涟说等两年我及冠时嫁给我,她会和皇上解释,”

    容钰睁大了眼睛,说:“两年,可不知会有多少变动,阿涟若是喜欢上别人怎么办,”

    “不会,”容璧信誓旦旦的说,“京中少年,阿涟能够嫁的,除了赤喾可以簢相提并论,还有谁,”

    容钰却嗤笑说:“若要说身份,镇远侯墨契、安乐侯梁子尘的身份可都比你高,墨契各方面也都不差,京中想嫁给他的,也是数不胜数吧”

    容璧忽地说道:“阿钰,我想让墨契娶你,”

    容钰狠狠瞪了容璧一眼说:“你想就可以做到吗,先不说父亲和墨家答不答应,墨契可是有心ai的人,”

    容璧拍了拍容钰的肩膀,笑道:“不相信我,父亲那边你不用在意,墨家就更不必在意了,他们若是欺负你,你便拉着墨契去边疆好了,至于墨契,不必管他的感受,”

    容钰翻了翻白眼,很是不信容璧的话,说:“哥哥,早些睡吧,阿钰不打扰了,”

    容璧点头,容钰便离开,沿着花园小径慢慢的走着,慢慢梳理他们容家墨家的恩恩怨怨,

    自从墨家助皇上登基之后,容家怕皇上偏ai墨家,便让容贵妃进了后嗊,皇上刚开始并不中意容贵妃,对墨家容家也沒有做出什么偏颇的行为,墨家自然是心中不忿的,

    墨歌和容家的关系变得暗C涌动,而容贵妃的死更使脆弱如发丝的和平变得岌岌可危,沒有人知道容贵妃是怎么死的,太医的说法一致,说容贵妃是生产之后身T羸弱又心中抑郁导致死亡,

    容家根本不信,因为容贵妃对一切都看得很淡很淡,她从小便知道她的命运,无非是嫁给一个非贵即富的男子,为容家争取利益,她顺从并接受这样的命运,所以才会主动提出嫁给皇上,笼络帝心,

    这样的nv子,如何会抑郁而亡,容家根本不信,可沒有一点证据证明容贵妃是被人杀害的,能有这样心计手段的人,嗊里只有一个,那就是墨皇后,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