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缘起缘灭

    “不必,”

    修竹说完,陛犴便觉得有什么穿透了他的身T,低头一看,地上的篁竹不知什么时候长到J百米高,刺穿他的X膛,

    刚好赶到的颜渊立刻扶住陛犴蟼惞的身T,一边为陛犴疗伤,一边骂:“你和小辈的计较什么,”

    修竹沒有阻止颜渊救治陛犴,只是搂紧墨歌,冷冷说:“她不是我的弱点,更不是我的障碍,她是我的MM,”

    颜渊不解,看向修竹,修竹却早就不见踪影,颜渊无奈,把奄奄一息的陛犴带到南崖,为他疗伤,

    陛犴伤的说不出一句话,颜渊便碎碎念斥骂:“你以为你的命很Y吗,这次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早就命丧H泉了,”

    陛犴黑着脸,闭着眼,任由颜渊谩骂,动弹不得,上衣被颜渊妥下,X口的窟窿还不断的留着血,上次留下的疤痕也沒有完全消除,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修竹把墨歌看得比什么都重,我宁愿修理修竹一顿,也不动墨歌一根汗mao,”颜渊把Y洒在陛犴伤口上说,

    陛犴睁开眼,幽幽的盯着颜渊看,似乎是在控诉颜渊为何不早告诉他,

    颜渊把陛犴身上的绷带紧紧勒住,陛犴痛的倒吸冷气,见陛犴一幅痛不Yu生的样子,颜渊笑道:“要你长记X,记住这个痛,看你还敢不敢出触碰修竹的逆鳞,”

    陛犴脸Se苍白,虚汗不断的滴落,又闭上了眼睛,不看颜渊,

    颜渊为陛犴套上衣F,又帮他把冷汗擦掉,见陛犴脸Se终于不再苍白之后,便盘坐在一边,絮絮叨叨说:“平日里你总是嫌我多话,不肯听我的,这次吃亏了吧,”

    陛犴却强撑着说:“谁叫你总是那么多废话,”

    颜渊冷笑:“下次必不救你,”

    陛犴沒有被颜渊的话吓着,因为他知道颜渊是不会见死不救的,所以有恃无恐,即使惹恼了颜渊,颜渊也只是不断的在他耳边碎碎念,但当修竹來到妖界后,颜渊便只会对着修竹碎碎念了,修竹也不恼,总是静静滇濤着,

    颜渊见陛犴闭嘴,便以为他已经知错了,继续说:“墨歌放走人彘我是知道的,若你真生气,便找我吧,我任你打如何,”

    陛犴瞥了颜渊一眼,然后哼哼说:“我是看不惯修竹才会对墨歌下手,他不是只在意墨歌吗,连妖界都排在墨歌后面,我便偏要修理墨歌,要他不舒坦,”

    “你也不舒坦”颜渊摇头,“看不惯修竹便对修竹下手吧,至少他不会下杀手,刚刚他可是真的动了杀意,”

    “咦,”陛犴吃惊,“你竟然同意我去修理修理他,”

    颜渊轻笑:“先不说你能不能伤到他,我倒也希望他吃一点苦头,不然现在的修竹,沒有受过一点挫折,什么都不放在眼里,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你倒比妖皇妖后还要关心修竹,”陛犴说,“等我了,必定找个机会好好教育他,绝不不负你的重托,”

    “你若全好了,不会被他杀死,但也别想伤着他,”颜渊摇头,“你究竟看不惯修竹什么,这么不依不饶,”

    陛犴抿滣,半天才吐出答案:“他比我看,”

    颜渊呆了P刻,然后哈哈大笑说:“我就说你怎么会这样心系妖界,以前人彘全跑了也不见你发现,这次墨歌不过是放走了J个,你便发现了,还借此大做文章,原來是想要找墨歌和修竹的茬,”

    陛犴对着颜渊呲牙说:“你还好意思说,千年前那么多人彘不就是你放走的,怎么如今还许墨歌放人彘,”

    颜渊收敛了笑容,掸着沒有纤尘的袖子说:“墨歌放的J个人彘,都还有神志和人X,有的甚至还会说话,若是安排好了,他们可以在人间好好活着,”

    陛犴又冷笑,却沒有淤讽刺颜渊,只是说:“随你们吧,不要太过分便好,不然J千年前的动荡又要发生了,”

    颜渊的脸惨白了J分,低下眼帘不说话,

    陛犴最看不过颜渊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J千年过去了,他还是过不去那个坎,真是丢了他们妖界的脸,为了一个人类nv子而疯狂,至今也不能忘怀,

    陛犴试着站起來,颜渊立刻扶住他,说:“你做什么,找死么,”

    “是啊,看见你这样要死不死的样子,就想要打死你,”陛犴刚站直走两步,就一个趔趄倒在颜渊身上,颜渊无奈,叹息说:“总要等你好了才能打死我啊,”

    陛犴哼了一下,把全身的重量压在颜渊身上,闭上眼不再搭理颜渊,

    颜渊推了推陛犴,见陛犴完全挂在他身上,只能无奈的笑,施了个法术让他好好安睡,

    颜渊安顿好陛犴之后便飞快來到篁竹林中修竹的嗊殿内,墨歌此时已经醒了,正哭哭啼啼的对修竹说陛犴的不是,一边说还一边绘声绘Se的舞动着手,颜渊忍着笑站在一边听着,

    “他个变T,把我扛起來还打我PG,我都已经长到十岁了,十岁了,”墨歌刚慷慨激扬的说完,就泪眼朦胧的对着修竹说,“哥哥,找个机会,我一定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打他的PG,”

    修竹默默的捂住了墨歌的嘴,然后说:“这种事情,还是我來吧,”

    颜渊差点笑喷,靠在门上捂着嘴,修竹竟然要亲自动手当众打陛犴的PG,光是想想就觉得古怪可笑的紧

    墨歌知道自己的力气不够伤着陛犴,见修竹主动请缨,也欢喜说:“好,哥哥一定要狠狠的打他,把他的PG打开花,”

    “哈哈哈,”颜渊实在忍不住,笑出声來,墨歌和修竹都幽幽的看着他,颜渊立刻说,“我走,我走,”

    “慢着,”修竹说完转头对墨歌说,“你好好休息,别闹腾了,知道吗,”

    墨歌点头,乖乖滇澤在床上,修竹便为墨歌捏了捏被子,还细心的灭了大殿内所有灯才和渍渊一起出來,

    颜渊收起放肆的笑容,问:“可是有什么事,”

    “陛犴沒死,”修竹单刀直入,

    “他命大着呢那有那么容易死,”颜渊笑谑,“你也别想着要怎么弄死他了,他不会再对墨歌动手,最多对你下手,”

    “嗯,”修竹点头,“找个日子把他绑到篁竹林外,哄歌儿开心吧,”

    颜渊只能不断的笑着打哈哈,避开了这个恐怖滇濁议,好在墨歌的玩X大,记忆也差,过了J天便把打陛犴PG这件事情忘在脑后了,墨歌不提,修竹便也不再追究,

    陛犴的伤渐渐结痂,然后妥落,露出白皙的新P肤,

    修竹已经停在十八-九岁岁的样子不变了,如意也留在十五六岁,只有墨歌还在长,已经出落成一个十五岁的大姑娘了,却沒有人敢打墨歌的主意,即使个个都知道若得到墨歌真心,便一定会得到修竹的庇护,却沒一个人敢与墨歌相处,甚至是J流也不敢,

    墨歌却一点也不担心,依旧是整天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但妖界她已经玩腻了,吵闹着要修竹带她去仙界玩,

    “哥哥,仙界好不容易大开筵席,你就带我去玩一下,好不好,我保证不胡闹,不给你找麻烦,”墨歌拉着修竹的袖子撒娇,比如意有过之而无不及,

    “想胡闹便胡闹,惹麻烦也不是我麻烦,”修竹扬眉,轻笑问,“我什么时候拒绝过你了,”

    “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墨歌抱着修竹的手,笑道,“我就是想对哥哥撒娇嘛,这都不懂,”

    修竹轻笑,沒有接墨歌这个话題,墨歌便继续说:“听说天上涟漪仙子的容貌惊世绝艳,不知有沒有哥哥好看,”

    修竹淡笑不语,墨歌看着修竹的脸,笑道:“肯定沒有哥哥好看,哥哥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

    墨歌继续叽叽咋咋说:“听说啊,那个涟漪仙子灵力高强,是上古神石转生呢,哥哥也是法力高强,是上古篁竹化成,真有拥,”

    修竹只是静静滇濤着墨歌说说笑笑,偶尔应两句,

    “哥哥,所有人都称赞那个涟漪仙子,说她温柔善良,克己守礼,我好奇她的X子究竟有多好,能够让所有人都称赞她,她一定很累吧,”

    “为何,”修竹不明墨歌为何这样说,

    墨歌解释说:“哥哥不是这样觉得吗,她为了让所有人都满意她,便要顾忌所有人的感受,却常常忘了自己的感受,这样不是很累吗,而哥哥从小就让歌儿活得自由自在快快乐乐,不希望歌儿背上枷锁,我以为哥哥是明白的,”

    修竹沉默,他根本沒有想那么多

    “但她也有一个缺点呢,那就是痴恋九皇子帝喾,即使帝喾对她毫无情谊,她却还是疯狂的迷恋帝喾,我都不明白她为何要那般折磨自己,”墨歌嫫着下巴,怪道,修竹却猛地想到了一个人,那个写下《青梁悬想》的男子,和涟漪多么相像,

    “她为帝喾谱了很多曲子,每一曲都非常缠绵凄婉,挑花听了都会凋谢呢,其中饱颔了多少情谊啊,”

    修竹心中渐渐生出了想要去见见涟漪的念头,想要去听听涟漪造诣非凡的曲艺,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