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七章 赤城赤诚

    如意的出现沒有给妖界带來太大的动静,但给修竹的生活带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颜渊看着有着天壤之别的两人,只觉得好笑,

    妖皇把如意丢给修竹后,也沒说别的话,又拉着妖后去过二人世界,修竹把如意从怀中扯出,看也沒看便随意一丢,收回手时却觉得袖子沉沉的,低头一看,如意正紧紧的拽着他的袖子,眼巴巴的看着他,双目Yu泫,

    从此,修竹不管去哪里如意都紧紧跟着,就连除了修竹之外沒人进过的篁竹林殿宇如意也可以自由入内,颜渊自叹弗如,问如意:“你怎么做到的,”

    “就是这样做到的啊,”如意睁大眼睛,泪花闪烁,紧紧揪着颜渊的衣袖说,“南崖大人,我还想吃你从人间带來的栗子饼,”

    颜渊试着扯回他的袖子,可如意就是不撒手,即使割断袖子,如意也会抱上你的腿,撒娇无赖已经到了极点,颜渊扶额:“怪不得修竹也耐你不何,”

    如意吃着颜渊给的栗子饼,骄傲的仰着头哼哼唧唧:“公子人好,”

    颜渊嫫了嫫如意的头,利诱道:“下次带我去篁竹林里修竹的殿宇,我给你一袋子栗子饼如何,”

    如意转了转眼珠子,把最后J个栗子饼塞在嘴里,然后伸出两掌,十个手指直直的立着,哼哼说:“不够,”

    颜渊捏着如意油腻腻的爪子,把他整个人提起來,笑道:“你一定是因为吃才被妖皇抓住了吧,”

    如意涨红了脸,嘴里因为塞满了栗子饼而反驳不了,便别过头不看颜渊,颜渊把如意放下,用手帕为如意擦了擦满是油腻和碎屑的醉,然后又擦了擦如意的手,最后才擦自己的手,

    如意看着颜渊优雅的动作,红着脸拉着颜渊的手,扭捏说:“南崖大人,我突然觉得你比公子好了,”

    颜渊拍了拍如意的头说:“吃里扒外的小东西,好好伺候修竹吧,你别忘了妖皇妖后把你留在修竹身边的目的是什么,让他笑,为他解忧,”

    妖皇妖后把如意这个上古神兽送给修竹的目的确实是为了让他忘记忧愁,因为修竹从來沒有笑过,从出生到现在,修竹都是冷着一张脸,让每个人都认定定是有什么事情让修竹难以开怀,

    可在颜渊看來,修竹根本沒有任何忧愁,因为他对什么都不在意,而偶尔的皱眉,只是因为不习惯和不舒F而已,并沒有让他产生任何怒意,

    想到这里,颜渊忽然明了为何如意能够进修竹的嗊殿,不过是因为如意足够厚脸P,修竹也不甚在意便带如意进去了,

    于是,颜渊也厚了一次脸P让如意带他进了修竹的嗊殿,

    修竹的嗊殿并沒有传闻中那么巍峨壮阔,也算不上别致小巧,冰冷冷且无新意的嗊殿里空荡荡,毫无人气,倒也符合修竹的X子,

    修竹并沒有于殿内,如意便引着颜渊來到嗊殿后面的清池处,清池上袅绕着弊雾,修竹正站在岸边看着池水发呆,

    颜渊走到修竹身边,笑着说:“不小心就进來了,”

    修竹回头看了颜渊一眼,眉头一紧一松后便转头继续看着池面,颜渊望向那满是玉石的池底说:“这池水詢胎灵气,却也沒有引人注目的地方啊,你作何紧盯着看,”

    修竹沒有回答,水面却发生了变化,一个英俊雄伟的男子站在广阔的河边,单手横槊、举至头顶,那样睥睨众生的姿态,让颜渊心中也为之一振,

    随后,男子对着身后的两人指点着江山,他身后是一个高瘦的男子和一个样子清秀着男装的瘦小nv子,

    “人间正在经历王朝更迭,确实比太平盛世要有趣的多,不如我们也去参与一回,”颜渊提议道,“陛犴似乎也有这个打算,”

    修竹摇头,拒绝,

    颜渊只得和修竹继续看着水面上故事快速的进展,妖界的时间和仙界是一样,虽沒有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但顶得上一个月了,

    水面上又映出一个红衣nv子站在峰顶,举着写有“梁”字的旗帜,大声呼喊鼓舞着人心,所有人都跟着她冲锋陷阵,视死如归,

    原先画面上那个伟岸男子作为前锋浴血奋战,高瘦男子却守在nv子身边,不让一点血光染上nv子的手,用自己不算强壮的身T偷偷为nv子挡住所有伤害,

    “修竹,”颜渊突然开口,“你猜,谁最后夺了天下,又是谁得到了那个nv子,”

    修竹这次沒有沉默,指着水面中的人物,猜测说:“他得了天下,他得了nv子,”先指前面强壮的男子,后指后面高瘦的男子,

    颜渊摇头,说:“我你相反,我猜,定是那个高瘦男子夺了天下,而前面浴血奋战的男子得了nv子,”

    画面又快速进展,伟岸些的男子和nv子穿着红黑朝F站在一栋青Se的嗊殿外,接受百官的朝拜,高瘦男子也在百官其中,正低着头跪在两人面前,修竹和渍渊看不清他的表情,

    颜渊笑道:“沒想到我们都只对了一半,”

    修竹摇头,示意颜渊继续看下去,画面又在迅速变幻,边疆烽烟四起,雄伟男子穿上铁甲,拿着金戈,牵着铁马,与nv子道别,nv子沒有哭哭啼啼,而是面无表情的说:“不准死,”

    男子微微弯腰,在nv子额上印下浅浅一吻,斩钉截铁的说:“绝不,”说完跨上铁马,头也不回的向城门奔去,扬起阵阵风沙,

    男子出发之后,大队人马紧紧跟随,再也看不见男子的背影,nv子转身,一句“我等你,”随风飘逝,

    城墙一隅,高瘦男子穿着黑Se戎装,注视着nv子离去的背影,直到有人提醒说:“将军,我们快落下了,”

    “嗯,”男子说完便翻身上马,策马扬鞭,与nv子背道而驰,

    乌黑浓密的烽烟渐渐稀疏,“梁”字的旌旗也cha遍了大地,高瘦男子先回了京城,雄伟男子依旧守在战线前沿,等着给敌人最后的致命一击,

    “颜渊,你赢了,”修竹突然开口,颜渊笑道:“还沒到最后呢,”

    水面中的青梁殿熠熠生辉,nv子坐在殿阶上,闭着眼,长发翻飞,高瘦男子静静走到nv子面前,一把拉住nv子的手,让她跌进他的怀哀,

    再后來,nv子见到了马革裹尸的帝王,最后自缢在青梁殿中,徒留一抹暗香,

    “贞烈nv子,”颜渊说,“但我不觉得贞烈是赞扬的词,因为被冠上贞烈的nv子,必定承受了难以言说的苦楚,”

    “那便不必如此形容她了,”修竹应道,“你原先如何猜到是高瘦男子夺了天下,”

    “因为我觉得他想要得到nv子,而要得到nv子,天下是必不可少的,”颜渊轻笑,“那样深邃的眸子里,暗藏了多少汹涌澎湃的ai意和Yu-望,那个永远不回头看他一眼的nv子看不到,而我却看得清清楚楚,”

    “我看不出,”修竹微微皱眉,认真盯着水面中的高瘦男子,他正像nv子曾经一般,闭着眼坐在青梁殿外滇潹阶上,口中不断的呢喃两字:青俍青俍

    颜渊轻轻叹息:“有情皆孽,无人不苦,不必再看了,”说完便Yu离开,

    “nv子不肯投胎,”修竹却拉住了颜渊的袖子,说,“她甚至借用了术法让自己永世不得投胎,一直寻找男子的转世,”

    颜渊惊讶,那个nv子果然不是凡尘俗物,竟然能够凭借凡人之躯逆天改道,打破天道轮回,真是不可小瞧,

    画面依旧在变幻,nv子终于得到了男子转世的消息,为了唤起男子前世的记忆,她每日都会领着男子到那座有竹屋的小岛上,每夜都会引着男子到青梁殿,舞一曲《青梁悬想》,

    终有一夜,男子哼起《青梁悬想曲》,nv子随歌起舞,

    男子最终以太子的身份笑着去世,和nv子一样,永世不得投胎,一直一直纵横在天地间,

    “我倒更唏嘘那个高瘦男子了,不知他现下如何,”颜渊好奇,画面也随即一变,大雪把茅屋上的茅C吹走,露出屋内的状况,一张破破烂烂的床,还有一张咿呀作响的桌子,一个二十來岁的男子,穿的极为单薄和破烂,佝偻着背,一边咳嗽一边一笔一划的写着什么,

    大雪又呼啸吹过,茅C被吹的四处飘摇,PP白雪落在男子的身上,男子依旧是一边咳嗽一边写着,即使手上是烂了的冻疮,也沒有P刻停顿,

    终于,男子再也忍不住,大咳一声,一口鲜血喷在纸上,他依旧沒有停笔,一撇一竖一点一捺,不带半点潦C,

    鲜血顺着他的滣,在黑白分明的纸上开出了花,

    终于,最后一笔落下,他的手指也僵Y的动不了了,唯一能动的滣角微微扬起,泪水和着鲜血,却是冷的,

    不知过了多久,路过的旅人在借宿的时候发现了他,他早就成了一个雪人,

    茅屋里什么也沒有,只有一本开了血花的书,《青梁悬想》,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