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五章 少年修竹

    箫声过处,寸C不生,南崖下被铐着链子的人彘开始挣扎,空洞的双眼里染上情绪,变得幽深难绘,

    颜渊立刻伸出双手结了个结界,让箫声传不到崖下人彘的耳里,

    修竹依旧闭着眼沉浸在曲乐营造的世界中,外界的任何动静都撼动不了他,这点让颜渊自愧不如,修竹是真正做到了他所说的和音乐融为一T,

    那一曲《滴水成珠》吹出了怎样的心思,可以让沒了灵魂的傀儡发疯,南崖下的人彘已经不知道被修竹吹的曲子给刺激了多少回,

    颜渊望着南崖上修竹寂寞的背影,风露吹的他的长发婆娑,玉白Se的长袖翻飞,他闭着眼,整个人就像是要羽化飞升,再也无缘一见一般,

    “别吹了,下面又S动了,”颜渊按住修竹的手,无奈道,“为何总是喜欢在我这里吹《滴水成珠》,”

    竹箫离了修竹的滣边,崖下的S动也静了下來,修竹一边用帕子轻轻擦拭着竹箫, 一边说:“因为我从小就在南崖吹奏,习惯了,”

    颜渊恍然大悟,叹息道:“整个妖界都是你的,你不必总是拘谨在此,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不,只有这里,我才觉得不那么寂寞,”修竹低着头,有一下沒一下的擦拭那支竹箫,颜渊知道,修竹在走神,他从小便是如此,喜欢走神,

    颜渊还记得,千年前,那个一挥手就把他和陛犴震晕的小男孩也是这样坐在南崖上面,背对着他,对着钡淡的明月发呆,

    那时候颜渊还不知道他就是传闻中法力无边滇潾子:东篁修竹,只当他是个法力微弱的小妖,估计是被人欺负了才跑到他这里发呆,

    他盘坐在修竹身后,化出一把七弦琴开始对月弹奏,弹得是较为欢快的曲子,就是想要让修竹的心情愉悦些,

    欢快的音乐一曲接着一曲,颜渊都弹累了,修竹依旧是背对着颜渊,沒有任何动静,颜渊很是奇怪,问道:“你听我弹奏之后,有什么感觉吗,”

    修竹终于有了些反应,慢慢的转头看向颜渊,颜渊这才看清修竹的容貌,看起來只有十來岁的模样,却已经长得摄人心魄,颜渊不知道用什么词來形容修竹,因为什么词形容都不够具T完美,

    颜渊沒有看到修竹感动的表情,反倒是呆呆的望着修竹的脸,

    “沒有感觉,”修竹清冷的声音惊醒了颜渊,颜渊不F气,继续弹奏着欢快的乐曲,修竹依旧是木讷着一张脸, 丝毫沒有被曲乐打动的意思,

    颜渊无奈,只得换了曲调,开始弹奏悲伤的曲子,修竹依旧是面无表情,沒有反应,看着修竹茫然的大眼睛,颜渊这才明白,他是在对牛弹琴,修竹根本听不懂,

    颜渊收起了七弦琴,煣了煣修竹的脸说:“怎么一幅愁苦的样子,孩子就要有孩子的笑容,”

    修竹任由颜渊放肆的捏着他的脸,猛地问道:“孩子的笑容是怎样的,”

    颜渊想了想,孩子的笑容是怎样的,他要怎么形容,难不成笑给他看,他可笑不出來

    “你就是孩子啊,对哥哥笑一个,”颜渊给修竹一个大大的微笑,却沒有于修竹的脸上看见笑容,他怪道,“怎么不笑,”

    “我不会,”修竹清冷的声音配着他面无表情的脸,颜渊开始意识到修竹身上那与身俱來的冷意和君临天下的气质,

    颜渊立刻意识到眼前这个样貌非凡的男孩就是传闻中法力高强、弄晕了他和陛犴的东篁太子殿下,

    颜渊立刻放开捏着修竹脸的手,跪下说:“南崖颜渊拜见东篁太子殿下,”

    修竹依旧是冷冷的看着颜渊,颜渊跪着不敢抬头看修竹,周身全是沁骨冷意,侵入骨髓,颜渊觉得冷汗涔涔,他刚刚对太子做了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太子若是介意,他必定吃不了兜着走,

    “起來吧,我想学弹琴,”修竹沒有半点责怪颜渊的意思,反而还要颜渊教他弹琴,颜渊一时沒有反应过來,只是愣愣的看着修竹,

    修竹被颜渊看得烦了,皱眉说:“我要学琴,”

    颜渊立刻又化出七弦琴,凌乱的教导修竹弹琴,修竹皱眉说:“算了,我自己看书罢,”说完便消失了,留下颜渊一人风中凌乱,

    自此,颜渊每每想起那日便觉得后怕,但更好奇,传闻中的东篁太子不过是个样子十來岁的孩子,法术真如传说的那般高强吗,或许只是三人成虎的原因吧

    但当颜渊知道修竹杀死一个因为不满修竹掌管妖界的妖神之后,便不再质疑了,因为那场战争沒有于妖界掀起多大的波动,可知修竹只用了J招便让那个妖神灰飞烟灭,

    颜渊渐渐想要去修竹,与他切磋切磋一番,但修竹总是來无影去无踪,甚至连日都呆在那P只属于他的篁竹林里,颜渊于是打算去篁竹林里找修竹,

    陛犴和渍渊存了一样的心思,他们两人在篁竹林里找了J天J夜也沒有找到修竹的一P衣袖,还被弄的狼狈不堪,

    最后陛犴不耐,用法术搜索修竹依旧沒有半点消息,陛犴彻底愤怒之后便开始攻击这P篁竹林,还沒等陛犴砍下一支篁竹,陛犴便被密密麻麻的竹枝给攻击的全身都是血窟窿,

    至此,再沒有妖或者仙敢去那P竹林找修竹,

    陛犴的恢复力很好,但也修养了半年,那段时间妖界也消停了许久,因为陛犴不能再在妖界胡作非为了,只能在南崖对着颜渊碎碎念骂修竹,

    “嚣张什么,不过是仗着天生就高强的法力,总有一天我要他好看,小P孩,老子在妖界纵横的时候,他还只是支竹子而已,”陛犴一边痛骂一边痛呼,“轻点,颜渊,你故意的吗,”

    颜渊一边忍着笑一边为陛犴上Y,陛犴又开始碎碎念骂说:“就连妖皇妖后都要让着老子三分,他个小P孩就敢这样忤逆老子,看老子不打烂他的PG,哎呦,颜渊,你敢攻击老子的伤口,找死,”

    陛犴一个手刀就劈向颜渊,颜渊快速躲开陛犴的攻击,还顺般在陛犴引以为傲的脸上划了一刀,陛犴的双眼立刻充血,扑上前要与颜渊拼命,颜渊立刻擒住陛犴的喉咙说:“伤的这么重了,行动都不灵敏了还敢乱动,你才是真找死,”

    陛犴被颜渊掐住了命脉,翻着弊眼便不动了,颜渊又细细为陛犴刚刚因打斗而裂开的伤口上洒Y,末了还指着陛犴脸上的伤口问:“这里可要上点Y,”

    “老子这么英俊的脸你都忍心下手,你是不是嫉妒老子,”陛犴大吼,牵扯到脸上的伤口,痛的面目扭曲,

    颜渊却摇头道:“你的容貌只能算上乘,在东篁太子殿下面前,更是不值一提,”

    陛犴捂着脸上的伤口,却沒有淤破口大骂,只是目光幽幽的看着颜渊,颜渊知道陛犴这是真的生气了,细想來也明白,还有什么比一个自诩为绝世美人的人知道还有比他美的人存在更伤心的,

    颜渊有些讪讪,迟疑P刻才说:“太子殿下确实好看,但你也不差,不必耿耿于怀至此,”

    颜渊不说还好,一说陛犴就更生气了,哼哼道:“我倒要看看他长的是怎样一副妖孽的模样,”

    颜渊滣角chou搐,明明陛犴长的才像妖孽,太子长的一点也不像妖,反而像神仙,甚至比神仙还要好看上上千倍,那凌然众生的气质更是沒仙能够比得上的,

    “你知道什么有关太子的事情吗,例如用喜欢用什么武器,长得偏柔美还是俊朗,”陛犴对颜渊勾了勾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太子长得比你好看,”颜渊笑道,然后反问,“该你说了,你知道什么,”

    “他他掌管妖界,”陛犴说了一个人人都知道的事情,颜渊便闭着嘴不说话,陛犴只得说,“他总是喜欢一个人在篁竹林中,而且來无影去无踪,除了每日会颁布些命令,便沒有别的消息了,若他有一日出意外了怎么办,都沒人知道,”

    “胡说什么,”颜渊紧皱眉头,却也有些担心修竹日日夜夜一人呆在篁竹林中若出什么事情他不能向妖皇妖后J代,

    “颜渊,不如我们再试试能不能找到修竹的嗊殿,”陛犴说完,单手勾上颜渊的肩膀,颜渊侧身躲开,明白陛犴的意图,不过是想怂恿他再去找修竹,好让陛犴和修竹好好比较高下,

    “要自找苦吃便自己去,别拖着我,”颜渊狠狠拒绝,不留半点情面,

    “切,那小P孩出事可与我无关,我不管了,”陛犴说便化成一道风消失了,留颜渊一人暗自思忖,妖皇妖后把修竹丢给他们J个人照看,他们却连修竹的面都沒看过J面,更别说照看了,若妖皇妖后问起他们要如何J代,

    而修竹只是一个样貌十來岁的小孩,一个人呆着时间久了也不好吧,一点属于孩子的样子也沒有,

    “颜渊,”突然清冷的声音传來,颜渊僵直了身T,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