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刺激魂魄

    涟漪不好意思打开,便放下画卷,跟着容钰出了这放满油纸伞的房间,

    房外的景致已被晚霞镀上红光,小径尽头的小亭内有J只雀儿在石桌上嬉戏,胆儿大的就着茶杯喝起茶來,见涟漪容钰走近,扑腾着翅膀飞到容钰肩头,歪头转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涟漪,

    涟漪伸手戳了戳雀儿的喙,雀儿张嘴就咬,容钰偏头对着雀儿说:“一边玩去,”那些雀儿果真扑腾的飞到了亭上的檐角,机灵的很,

    容钰领着涟漪坐到石凳上,涟漪见石桌上有好J块磨损的厉害的磨刀石,便拿起一块的问:“常常有人在这里磨刀吗,”看这些磨刀石磨损的程度,似乎已经使用过很多次了,

    容钰点头,从怀中chou出J块小刀P,在涟漪面前晃了晃,涟漪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问:“你随身带着刀P,”

    容钰点头,用两指捏着刀P,双眼紧盯远处,涟漪顺着容钰的目光看去,远处是一个木桩,上面刀痕累累,

    “看好,”容钰说完,便有银光一闪,指间的刀Pcha入木桩,泛着弊光,

    涟漪惊讶的站起來走到木桩旁,刀P直直的cha入木桩,但相较其他的刀痕,就显得浅了一些,涟漪试着蔽了一下,随意便拔了下來,

    涟漪捏着那P刀P,转身笑盈盈的对走到身旁的容钰说:“教我不好,”

    “不好,”容钰沒有思虑便回答,涟漪苦下脸,捏着那小小的刀P问:“为什么不好,你可以学,我也可以啊,”

    容钰伸手把刀P收回怀中,指着那木桩说:“你看上面的刀痕,像全是我划出來的吗,”

    涟漪仔细观察了一下木桩上的刀痕,摇头说:“上面的刀痕深浅不一,但是大T只有两种程度,一种便是阿钰你划出來的,浅浅的,一拔就能拔下來,还有一种是入木三分,是容璧划出來的吧,”

    容钰点头,笑着说:“你若真想学,便去叫我哥哥教你吧,我也是他教的,就连这些刀P都是哥哥帮我磨的,哥哥教的很好,”

    涟漪看了看那木桩,又看了看容钰笑的张扬的脸,迟疑了许久,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说:“好,今后我每日都会來学一个时辰,叫容璧准备着,”

    “好嘞,”容钰也笑盈盈的说,涟漪用指尖弹了弹容钰的额头说:“促狭鬼,一点也不像容家的nv儿,容璧怎么把你教成这个样子,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容钰依旧是笑着,甚至是自豪的说:“我觉得我这个样子很好啊,”说完,反问涟漪,“你觉得容家的nv儿应该是怎么样的,”

    “应该像我母妃那样的啊,”涟漪沒有想便回答,因为在所有人的口中,她的母妃容贵妃是容家最最引以为傲的nv儿,是最为蕙质兰心、娴静内敛的nv子,

    涟漪又开始举例子说:“我母妃诗书礼仪、琴棋书画样样鏡通,舞蹈也是京中翘楚,就连最最困难的《青梁悬想》也能够完完整整的在房梁上跳的妩媚,X子脾气也是极好的,皇嗊里每个人都称颂我的母妃,说她能够和青俍皇后媲美”

    容钰看着涟漪掰着手指算着容贵妃的优点,不忍心打断,直到涟漪再也举不出了,才问道:“阿涟,这些都是你从别人口里听到的吧,那你可想成为你母妃那样的nv子,”

    涟漪不明白容钰为何要用一种怜惜的语气问她,茫然的说:“想,”

    容钰却摇头,怜惜的说:“不要做姑姑那样的nv子,绝对不要做姑姑那样的nv子,”

    涟漪更加茫然,因为所有人都在称颂容贵妃,都希望她成为容贵妃那样娴静美丽的nv子,唯有容钰说不要,

    涟漪知道容钰是在可怜容贵妃,就是因为可怜容贵妃,才不希望她成为她母妃那样的nv子,她明明应该生气,应该怒斥容钰对她母亲不敬,可是涟漪沒有,甚至是盯着容钰问:“为何,”

    容钰总是说出一些让她觉得不同于常人的见解,甚至是让她如梦初醒的话,今日,她也想想要知道,她的母妃容贵妃,在容钰眼中是个怎样的人,

    容钰反问:“你信别人口中的容贵妃真的是你母妃吗,是容贵妃心中希望的自己吗,亦或者,别人口中的容贵妃是真真正正完完全全的容贵妃吗,还是一个按照世人喜欢的方向塑造自己形象的可怜nv子,而一个安静内敛的nv子如何能又如何敢在房顶跳舞,阿涟,你敢吗,”

    涟漪被反问的说不出一句话,她从别人口中得到的容贵妃是完美的存在,可又有谁敢在她面前说她母妃的不是,

    她对于她母妃容贵妃的一切印象,只是通过别人的描述塑造起來的沒有血R的形象,

    涟漪只能回答:“我不敢,”

    容钰继续说:“容贵妃是容家的nv儿,而容家的nv儿从小就要被人塑造成一个鏡致的雕刻品,就像容贵妃那样,琴棋书画、舞蹈曲艺,样样都要鏡通,”

    “阿涟,你知道吗,曾经的你简直和容贵妃一个模子,不过,还好,还好你现在不是了,”

    涟漪沒有明白容钰所说何意,问道:“我现在不是什么,”

    “不再是那个中规中矩恪尽职守的雕刻品了,阿涟,从知道你看了《青梁悬想》的时候,我就慢慢发现你变了,”

    涟漪记得,那是在修竹來到她寝殿的第二日,她不知怎的就打开了那本她从來都沒有打算要看的书,似乎,她一切的改变都是从修竹那日开始,

    让她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别人口中的莲花仙子,反而是一颗顽石,让她明白,她心中汹涌的反抗、叛逆和嫉妒,不过是被她用柔顺安静的外表所掩盖了,

    别人口中的她都是为了迎合世人眼光而刻意营造出來的形象,那么,她的母妃容贵妃呢,是不是也和她一样,用安静内敛的外表,掩盖心中翻涌的Yu望,

    “现在的阿涟,会看以前从來不敢看的书,会学以前从來都不屑的刀剑,最重要的是,会肆意的笑了”

    涟漪打断容钰:“阿钰,我母妃的事情,你还知道多少,”

    容钰顿住,最后讪讪的说:“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哥哥告诉我的,对于容贵妃的看法是,对光武帝赤城的看法也是,都是哥哥说出不同于常人的看法,我才深入去思考的,”

    涟漪忽然轻笑:“那么,容璧曾经是不是也觉得我只是个鏡致的雕刻品,”

    容钰沉默了一阵子,然后说:“嗯,但只是曾经,”

    涟漪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哪里不对,她说不上來,刚想细细思考,容钰开口道:“其实我也接受了和容贵妃一样的训练,但是我更坚守自己,容家也奈我不何,因为有哥哥呢,”

    “因为容璧才是最最反抗容家的那个人吧,”涟漪笑道,“小时候他可是为了不当太子伴读,都敢给我哥哥脸Se看呢,”

    “现在不会了,哥哥现在即让容家的人挑不出mao病,又活得舒心,”容钰笑起來,一口银牙露出,明眸皓齿,沒有半点矫煣造作,涟漪噗呲的笑着说:“还说受过我母妃一样的训练,笑的这么不淑nv,牙都露出來了,”

    容钰瞪了涟漪一眼,然后扬眉说:“看好咯,”说完转身轻轻甩袖,回眸一笑,涟漪还沒看清那妖娆笑容便被长袖掩住了,容钰又回旋着在涟漪身旁舞动,涟漪鼓起掌來,容钰便随着涟漪的节裴潳着舞步舞动,

    涟漪一开始拍的很慢,容钰踩着节拍舞的随意,涟漪便故意加快了速度,沒想到容钰舞的依旧随意,沒有因为涟漪凌乱的节拍而混乱,涟漪心中佩F,便开始按照《青梁悬想》的节拍拍掌,容钰快速的回旋,幅度适宜的折腰、拧袖,

    涟漪又换了《步虚调》的拍子,容钰回头瞪了涟漪一眼,然后流畅的衔接上了舞步,涟漪心中叹F,但还是换了拍子,却是她自己编的《滴水成珠》,

    容钰的身T僵Y了一下,然后快速反应过來,伴着音乐跳即兴起舞,虽沒有涟漪编排的舞蹈好看,但也算中上,涟漪喝彩:“阿钰,跳的真好,”

    “这是自然,”容钰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自豪的说,“我们容家的nv子,即使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更何况我也不差,”

    涟漪愈发觉得容钰被容璧带坏了,人前一面人后一面,该正经的时候比谁都正经,甚至让人觉得严肃,可一旦不正经起來便沒了面P,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活得足够恣意,

    涟漪从袖中chou出帕子,递给容钰说:“别污了这上好的衣料,”

    容钰沒有接手帕,依旧用袖子擦着汗水问:“刚刚你拍的是什么歌,我沒有听过,”

    “滴水成珠,我编的,”涟漪挑眉,“如何,”

    容钰恍然大悟:“我记得哥哥说过,有个男子吹这首曲子,让他震撼,刺激他的魂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