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一章 有花堪折

    容钰折下一朵紫薇花别在涟漪的鬓发中,笑着问:“阿涟,你想不想要幸福一辈子,”

    “想啊,”涟漪沒有想便回答,茫然的看着容钰促狭笑容,嫫了嫫自己鬓发上的紫薇花,猛地反应过來容钰话中的颔义,容府内开满了紫薇花,她嫁过去便会一生一世幸福,

    容钰见涟漪脸颊通红便知道她已经明了其中内涵,便不继续打趣了,说:“快去换衣裳吧,这样穿着着实不不好,”

    涟漪摇头说:“换了衣裳不就要回去了吗,我不想回去,沒意思,”

    容钰也点头,问道:“那去哪里,”

    涟漪眨了眨眼睛,然后摘下头上的紫薇花放在容钰手中,笑着说:“去容府看紫薇花,”

    容钰也笑起來,说:“好,去看容府开了满园的紫薇花,”说完,把手中的紫薇花别在树枝间,拉着涟漪向嗊门走去,

    被Y光晒得温柔的风吹落别在树枝间的紫薇花,落在青石板的小径上,还不知命运如何,一只小麦肤Se的手便拾起了它,

    容璧站在深幽小径处,目视墨契弯腰捡起那朵紫薇花,然后走到紫薇树旁蹲下,用手指一点点在树根处挖出一个小小的坑,似乎想要葬花,

    容璧噗呲的笑出了声,引的墨契总是莫名其妙的看容璧,

    见容璧笑的欢还沒有停下的意思,墨契皱眉,抬起手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容璧也走到墨契身边蹲下,接过墨契手中的紫薇花,在指尖转了转,仔细看了一圈也沒看出这朵花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然后问墨契说:“你作何要葬花,”

    墨契这时已经挖好了一个浅浅的坑,一把夺过容璧手中的紫薇花说:“葬花,这倒是一个文雅的词,我不过是学我父亲的,”

    容璧却啧啧啧的摇头说:“若镇远侯看到你这个样子葬花,绝对要吐出一口鲜血,”

    墨契不解,把紫薇花小心翼翼放入坑内,一边用手填土一边问:“为何,”

    容璧指了指墨契满是汗水的脸,又指指墨契满是泥土的手指,笑道:“明明葬花如此文雅之事,却被你弄的狼狈至极,你还说是学镇远侯的,别说要学到神似,只怕连形似都沒有学到吧,”

    墨契腾地一下红了耳根,他这个葬花的样子确实和他的父亲有天壤之别,墨魄葬花虽说沒有多么繁文缛节,但也绝对沒有他这么随意,至少绝对不会用手指去抠土,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

    墨契脑中忽然浮起了他父亲镇远侯墨魄葬花时的场景,他着一身水蓝Se深衣,微微弯腰,束绅垂落在地,手中是一把锄头,三下五除二就挖好了一个深坑,然后把从石板上拾起的香樟果子丢在里面,亦或者是J朵小花,动作不算优雅,却不矫煣造作,自有男子一番风度,

    墨契只得憨笑道:“确实沒有学到我父亲半分”

    容璧丢给墨契一块手帕,让他擦了擦汗再擦了擦手,然后说:“不过,你葬花也自有你自己滇澵Se,纯朴至极,不必特意去学别人,不然你葬花的X质便变了,还不如不葬,”

    墨契点头笑道:“容璧,你的见解总是与旁人不同,深得我心深得我心啊,”

    一边说还一边拍容璧的肩膀,

    容璧被墨契打了J下便感觉有内伤了,于是黑着脸说:“这J年,你的脑子沒什么长进,手劲却大了许多,”

    墨契哈哈大笑,继续拍着容璧的肩膀说:“我脑子斗不过你,在手劲上胜过你也是乐事一桩,”

    容璧懒得和墨契计较,避开了墨契的手,然后问:“墨皇后替你相中了谁,”

    墨契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一开始姑姑问我看中了哪家的姑娘,为何不敢让皇上赐婚,我不知怎么回答便敷衍过去了,然后姑姑又问我觉得安乐侯MM梁子芥如何,我说我过阵子回答,可过阵子她便沒有淤提起过了,”

    容璧打开扇子,一边扇一边说:“极有可能是梁太后不答应,所以墨皇后便沒有淤提了,”

    墨契见容璧只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扇着扇子,自己完全沒有感受到风,便一把夺过來,为自己和容璧扇着,说:“我也沒打算要娶梁家小姐啊,”

    “那你打算终身不娶,”容璧挑眉看墨契,上下打量说,“你莫不是有什么隐疾吧,”

    容璧刚说完,墨契便恶狠狠的拍了容璧的脑袋一下,骂道:“你才有隐疾,真希望把你打傻,”

    “你真下的了手,”容璧嫫着头,睨了墨契一眼,然后挥拳直直袭向墨契的肩头,

    墨契沒想到容璧也來真的,立刻用手挡住容璧的攻击,容璧却不肯饶他,接连攻击,墨契有些招架不住,向后退去,只得用蛮力抓住容璧的手,让他动弹不得,

    见手被控制住,容璧立刻换脚攻击,墨契却沒有容璧灵敏,一边牢牢抓住容璧的手,一边还要躲开容璧脚的攻击,一时手忙脚乱,混乱中拉着容璧倒在地上,也松了紧拽容璧的手,

    容璧见手妥了控制,便坐在墨契身上,毫不留情的攻击墨契的X膛,墨契依旧用手挡,抓住容璧的手不放,喊道:“找个时间出去打啊,”

    “好啊,”容璧松开紧握的拳头,墨契便也松了抓容璧的手,刚想做爬起來,容璧乘机再捶了墨契一拳,然后站起來,拍拍手说:“什么时候,”

    墨契翻身坐起來,捂着X口,眼神幽怨的看着容璧说:“骗子,”

    容璧捡起刚刚因为打斗而掉下的玉骨扇,然后唰的一下打开,泛着寒光的刀P直指墨契,笑着说:“不F气再來啊,”

    墨契坐在地上,仰视着容璧,容璧脸上是肆意的笑容,有薄薄的汗水覆盖在白玉一般的脸上,只是那白玉微瑕,左眼下有一道十字伤痕,给他添了十足的英气,

    墨契挥挥手,拍拍PG站起來说:“安乐侯答应给你治脸上的伤痕了吗,”

    “沒有,但也无妨,不过是小小的伤痕罢了,对我而言,沒有什么大碍的,”容璧嫫了嫫他脸上的十字伤痕,只是微微的隆起,颜Se也只是暗灰Se,若要掩饰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題,

    墨契说:“对我们这种饮血征战的男儿当然无所谓,你可不一样,以后是要入朝廷的,怎么能说沒什么大碍,”

    “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容璧上下打量墨契两眼,然后退后两步,捏着他的玉骨扇说,“听说军营里有龙Y之好的很多啊,”

    “容璧,”墨契怒道,“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容璧有一下沒一下的扇着扇子,反问:“我有不正经的时候吗,那说点正经的呗,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墨契不解问:“什么意思,”

    容璧解释道:“就是趁现在年轻,好好解决人生大事吧,”

    墨契哈哈笑道:“你这是要五十步笑百步吗,你还有两年便也弱冠了,那时候你也躲不掉的,”

    容璧好笑的说:“躲,我为何要躲,娶Q生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即使沒有我心动的nv子出现,我还是会娶一个让自己舒坦的nv子相守一生的,”

    墨契皱眉,他记忆中的容璧是很抗拒那样被强迫的人生的,今日沒想到他会这样淡然的接受了,于是问道:“我记得小时候的你不是这样的啊,你不愿意当太子伴读,便总是欺负赤潋,希望他赶走你,闹得皇上都知道了,可是赤潋不但沒有怪你,还为你求情,恳求皇上不要责罚你,要你留下,”

    容璧扬起脸,透过横斜J错的树枝,看着湛蓝天空,说:“是吗,我都不记得了,但你这样一说,我倒觉得赤潋是故意的,他知道我不想当他的伴读,他就故意留下我,让我不舒坦,以此來报F我,”

    “不是吧,”墨契惊讶,他印象中的赤潋善良温和,绝对不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定是容璧故意抹黑赤潋,于是说,“定是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赤潋绝对只是怕你被责罚而求你留下的,”

    “是啊,我就是度君子指之腹的小人,你还沒有笨到那个地步嘛,”容璧低下头,“我早就立志要把他衬托成一个心怀苍生的好皇帝,”

    墨契却撇了撇嘴说:“说的你会做很大的牺牲一样,你莫不是要做个J臣吧,要是如此,我可不会放过你,”

    “放心,不会的,”容璧笑着说,“回去吧,宴会现在差不多已经高-C了,也要回去为涟漪她们给太后打个招呼呢,”

    墨契点头,理了理发髻衣裳便和容璧一起回了御花园,宴会确实正是高-C,所有人都聚鏡会神的看着舞台中央的舞姬,舞姬着红绡留仙裙,手里拿着短剑,动作端庄、悠然,沒有半点善凐腾腾的气氛,

    那舞姬脚下也有一排宝剑,却沒有开锋,舞的正是完颜首创的剑上之舞《入塞》,但与完颜的不同的是,舞姬手中拿了剑,配着震天的鼓声,即使沒有什么凌厉善凐,但也有J分四面楚歌之感,

    容璧饶有趣味的看着那剑舞,问墨契:“你觉得如何,可否有烽烟四起兵荒马乱的感觉,”

    墨契摇头说:“只觉得她把剑舞的很好看,沒有什么肃杀之气,”

    容璧也应道:“我也只觉刀光剑影寒,红绡美人散,”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