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 七孔流血

    当完颜到云荣华嗊中时,已经看不见混乱的场面了,皇上坐在正中央的椅子上,撑着头,似乎很是疲惫,

    云荣华和刘荣华的遗T还在内室中,所有滇潾医都在里面研究是什么毒Y这样霸道,七孔流血而死,

    大殿中黑压压的跪了一地的人, 完颜却沒有被这样压抑的气氛给吓着,反而款款走到皇上身后,

    皇上一直是闭着眼,单手撑着额头,脸Se憔悴,眼下是青黑一P,只怕又是连着J夜熬夜批阅奏章,

    过了许久,太医们终于出來了,他们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噗通一声跪下说:“臣等无能,不知是何等霸道的毒Y害死了两位贵人,”

    皇上依旧是撑着头,面无血Se,只是铿锵有力的吐出J个字:“宣安乐侯,”

    完颜有些嫫不着头脑,宣个侯爷來G嘛,难道太医查不出的,那个安乐侯能够查出吗,

    太医们便也陪着那些嗊nv一直跪着地上,等着传说中生死人R白骨的神医安乐侯的到來,

    完颜想要上前为皇上按太YX,还沒走到皇上面前皇上便说:“别碰朕,”

    完颜顺从的退后,确定皇上听不到她说话之后问身后的嗊nv:“皇上宣那个安乐侯有什么用,”

    “安乐侯是神医,他一定能够查出是什么毒,但安乐侯X情古怪,不一定会來的,”嗊nv低着头,小声回答,

    完颜紧皱眉,不就是两个荣华,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这样大动肝火,还去请神医,难不成皇上那般在意那两个J人的命,Y差Y错中杀了她们也好,

    嗊nv见完颜皱眉,怕完颜吃死人的醋,便立刻解释说:“皇上大动G戈的原因是觉得下毒之人太过毒辣,而且”

    那嗊nv顿了顿,然后说:“原本云荣华和刘荣华好好的坐在皇上面前,突然却气孔流血,面目狰狞,别提多恐怖,许多嗊nv都吓晕了,皇上也脸Se青白,怎么能不找出那个凶手”

    完颜沒想到死两个妃嫔会闹得这么大,只能静观其变,等着那个传说中的神医安乐侯,

    安乐侯沒有等來,倒等來了墨皇后,毕竟后嗊是皇后掌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后必定是要承担责任的,

    墨皇后细细打听了情况之后,也端坐在皇上身边,等着辈乐侯到來,

    不知过了多久,J个年老滇潾医都跪的晕过去了之后,安乐侯梁子尘才慢悠悠的摇着他的轮椅出现在众人面前,看到梁子尘的全貌之后,完颜轻嗤笑一声,什么神医,不仅腿脚不好,就连眼睛都是瞎的,真真是可笑,

    皇上听梁子尘來了,才幽幽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梁子尘覆着锦带的眼睛,刚想问候一番,梁子尘红润的滣中就吐出一句:“皇上,您中毒了,”

    一句话惊起千层L,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就沒了脑袋,

    皇上深深皱眉, 然后站起來,走到梁子尘面前,伸出手说:“你帮朕看看吧,”

    梁子尘冰冷的指尖轻轻的搭上了皇上的脉搏,低头沉思,皇上紧紧皱眉看着梁子尘,终于,梁子尘抬头,勾起滣角,轻笑说:“皇上,您中毒不深,修养J个月是不会伤及根本的,”

    皇上这才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墨皇后适时说:“那就有劳安乐侯为皇上清毒了,”

    墨皇后的声音端庄大气,梁子尘却沒有给墨皇后面子,甚至从开始到现在都沒有对皇上皇后行礼,但沒有人敢说他什么,毕竟皇上看重他的才能,

    “子尘,方子写给太医就行了,你说说我中的毒是什么毒,”皇上知道梁子尘是绝对不会照顾他J个月的,愿意给他写去毒的方子已经是很好了,

    梁子尘接过太医们送來的笔墨,龙飞凤舞的写下方子,才开始说那毒:“那是异域的毒,无Se却奇香,多是放在食物中,一小指的量就可以让人七孔流血而亡,”

    大殿中由倒吸冷气的声音,所有人都知道云荣华和刘荣华都是七孔流血而亡,若不是云荣华和刘荣华先死,才让皇上发现已经中毒,不然后果

    皇上却冷静的很,坐回了正中的高椅,闭目养神说:“子尘,你去看看刘荣华的云荣华是不是也是死于这个毒,”

    说完又转头对墨皇后说:“你去查,看看朕和荣华是怎么中毒的,”

    墨皇后立刻带人在容华嗊中翻查,从食物到香料,从衣物到胭脂,一个也不漏过,却沒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梁子尘已经确定荣华就是死于此毒,见墨皇后沒有她们沒有半点头绪,突然好心的开头道:“都拿给我查看吧,我知道那毒是什么味道,”

    平日里连入嗊都不想來的梁子尘竟然会有闲心去查毒Y,大家都面面相觑,茫然P刻便麻利的把有嫌疑的东西递给梁子尘, 梁子尘一一放在鼻下轻嗅,确定不是之后便随手一丢,也沒人敢说什么,

    完颜站在角落紧皱眉头,这个安乐侯不简单,但即使知道是什么毒又怎么样,反正不是她的口脂,

    终于,当一盒口脂传到梁子尘手中时,梁子尘只是打开了一下,甚至沒有放在鼻下轻嗅,便说:“毒在这里面,”

    皇上面Se青白,然后渐渐转黑,这J日他专宠云荣华和刘荣华,就连曾经宠冠一时的风萧萧那里都沒去过,连日流连于两人嗊中,而两人又喜欢涂抹着口脂,和皇上亲昵之时必定会让毒进入皇上T内,但分量终究抵不过连日涂在滣上的云荣华和刘荣华,所以荣华死了,而皇上只是中毒,

    皇上掀开眼帘,双眸黝黑,如浓墨一般,可以滴出來,他冷冷的说:“宣风萧萧还有芳贵嫔,”

    听到这里,原本安分站在一旁的完颜险些笑出了声,风萧萧,芳贵嫔,谋害皇上的罪名足够你们死千万遍了,

    完颜捂住嘴巴,让自己的存在感尽量显得更小些,奈何平日里都是学怎么吸引人眼球,这样畏畏缩缩的样子反而引人狐疑,但完颜却不知道,还以为大家都忽视了她,

    突然,一张平日里都是高贵美丽的脸转向她,就如蛡惻信子的毒蛇,眼眸中全是杀意,完颜就如被掐住了喉咙,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再也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见完颜安分下來了,墨皇后才幽幽的转回脸,脸上依旧是高贵端庄的笑容,再也不见刚刚的杀意,

    芳贵嫔來时段美人也跟在后面,见大殿中气氛如冰窖一般,两人都害怕的缩了缩脑袋,然后跪下说:“妾身拜见皇上皇后”

    “你给风萧萧的口脂从哪里來的,”皇上开门见山,直接把口脂丢到芳贵嫔面前,沒有给芳贵嫔直接判罪,而是问她哪里得來的,毕竟,芳贵嫔跟了皇上十多年,皇上对她还是念着旧情的,

    芳贵嫔不明所以,但也不好说是从完颜那里拿來的,只能结结巴巴的说:“这这”

    这时,易潇潇也到了,不同于往日的打扮,她画着远山眉,眉间是一朵紫薇花,滣上是朱红的口脂,还未启便有暗香扑鼻之感,沒了半点容贵妃的样子,尽显妩媚妖娆之Se,

    易潇潇腰肢轻摆,踏着莲花步走进了大殿,如虚浮在空中一般,沒有半点踩实地面,皇上似乎想到了什么,刚想开口说话,易潇潇突然就倒了下去,就如突然熄灭的烛火一般,徒留袅袅青烟,

    “子尘,救风荣华,”皇上大喊,大殿中的人又乱成一锅粥,只有梁子尘慢悠悠的从怀中拿出银针说:“把她扶进内殿,我给她施针,”

    完颜见梁子尘和易潇潇进了内殿,反而不开心的哼哼,算那风萧萧运气好,这样都能拿回一条J命,

    皇上继续B问芳贵嫔:“这口脂你从哪里來的,”

    芳贵嫔见皇上面Se非常不好,便察觉那口脂又问題,似乎与荣华的死有关,想说实话又不敢说实话,却见完颜在一旁轻蔑的笑,刚想要说出真相时,完颜便开口说:“你不知道你给风萧萧的口脂里有毒,毒死了云荣华和刘荣华,”

    “怎么会怎么会” 芳贵嫔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那口脂里竟然藏着那样歹毒的心思,这口脂是她从完颜手里夺过來的,她又送给风萧萧,再是风萧萧转送给荣华,谁知道是不是风萧萧下的毒,栽赃给自己,对,一定是这样,

    芳贵嫔立刻回应:“皇上,口脂是我给风萧萧的不错,那也不能说是我下的毒啊,也有可能是风萧萧自己下的,”

    皇上却闭上了眼睛,沒有淤继续看芳贵嫔,墨皇后便开口道:“一切都是需要证据的,你说风萧萧栽赃陷害你,是为何,她平日都不怎么见人的,”

    芳贵嫔不说话,而墨皇后继续冷静分析:“但是你陷害风萧萧,也沒有什么理由啊,难道还有别的幕后之人”

    这句话延绵悠长,挠的完颜麻木了,从今日皇后的表现來看,她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小动作似乎完全被皇后看着眼里,而皇后也沒有任何阻止的意思,那现在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要把她抖出來吗,

    完颜不敢再轻举妄动,乖乖低头站在一边不说话,

    这时,一个太医上前说:“皇上,臣有证据,”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