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离别之夜

    涟漪妥了外衣正打算就寝时,门突然就被打开了,修竹身上全是酒气,双眼迷离的走到涟漪面前,涟漪还沒反应过來时,他就一把搂住涟漪,向床铺倒去,涟漪瞪大了眼睛,吓得一动不动,

    修竹把涟漪压在身下,微醺温热的气息吐在涟漪的脖颈间,两人的青丝纠缠在一起,空气中如游丝般的酒香缠绕在两人周围,

    修竹就这样静静的搂着涟漪,沒有任何动作,身T的温度不似平时的他,甚至有些烫,使人沉醉的酒香吐息让涟漪的双眼也渐渐迷离了起來,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相拥,呼吸着对方的呼吸,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咚,,,咚,咚,”突然打更声把涟漪惊醒,此时已经三更了,她尝试着推了推修竹,修竹也沒有什么动静,全身都瘫软着,涟漪便用力把修竹推开,坐了起來,而修竹原本朝着床面的脸也露出,双眼紧闭,双颊酡红,娇艳Yu滴,慵懒滇澤在床上就如玉山倾颓一般,

    修竹似乎感到不舒适,微微蹙起眉头,红滣开开合合,似乎在喃喃着什么,让人忍不住的想上前侧身倾听,

    涟漪不敢轻举妄动,站在一旁,修竹脸上的酡红渐渐消失,似乎是感到冷,慢慢蜷缩起身T,柔若无骨的缩在床的一隅,背影很是孤单寂寞,

    涟漪难以遏制心中涌起的ai怜,上前为修竹盖上被子,修竹这才渐渐的放开身T,脸Se依旧是雪白的,红滣依旧开开合合,喃喃自语,

    涟漪似乎被蛊H,盯着修竹的脸看,空气中游丝般的酒香快要把她的理智淹沒,她凝望着修竹绝世的脸庞,只觉旁的一切都变成了微尘,

    涟漪咬了咬滣,让自己不陷入沉醉,修竹这个样子只怕是醉的一塌糊涂,而她也扶不动修竹,只能去找容璧了,

    她穿好外袍,又用冷水洗了洗脸,让自己清醒些,便出了房门,敲了敲隔壁容璧的房门,但门内半天也沒有动静,涟漪便猜测是容璧和修竹一起喝酒,只怕容璧也醉了,或许已经进了醉梦,

    涟漪下楼,循着酒香到了后院,站在花台后方,葳蕤的树木把她遮盖,紫薇花在月Se中显得清丽,不远处还有一两声犬吠,在寂静的半夜显得更加清晰,

    容璧坐在石桌前,一杯一杯的喝着酒,沒有半点醉了的样子,而他面前是十J坛空了的酒坛,

    容璧喝酒的样子非常雅观,修长的手指持着酒杯,如月Se的酒泛着如玉般的光泽,让涟漪闭上了眼睛,

    颔英说,容公子喝醉了酒,才吐露了心思,

    纵横官场的容璧,有那么容易喝醉吗,

    涟漪不信,容璧的心思有多么细腻,经过这J日的接触,涟漪已经感到害怕,

    这个男子,将是她的夫,她滇濎地,她在怀疑什么呢,

    涟漪摇了摇头,让刚刚明明灭灭的想法全部甩去,这J日,她也感受到容璧的真诚,或许,他是真的一直深ai着自己,所以不想让她知道,让她难堪,

    就像现在,她知道修竹和容璧对她的情谊,所以她必须狠下心抛弃一个,

    涟漪不得不承认容璧非常聪明,非常非常的有心计,一步步算计她的真心,

    若容璧在她还深ai赤喾的时候透露心思,那么她必定会狠狠拒绝,毫不迟疑,因为赤喾是她两世的执念,她从來沒有想过要接受别的男子,

    但现在不同,容璧故意让她去见赤喾,狠狠的击碎了她全部的希望,在她觉得心灰意冷时,再拉她入怀,让她感受到他的温暖,让她沉沦,

    只是修竹的出现让原本天衣无缝的计划出现了纰漏,若她选择了修竹不,容璧有把握她不会选修竹,

    容璧每一步都踏在她的心窝,让她沉沦,这个最受京城中闺阁少nv追捧的少年,一直深ai着自己,是一个nv子都会被感动,被容璧的深情感动,

    他年复一年的做着油纸伞,画着荷花莲叶;他一直关注着她的一切,站在她的背后,隐藏自己的ai意;他在抱柱桥下的许诺,还有孔明灯下的告白,沒有一个nv子能够拒绝,涟漪也不意外,

    她未來的丈夫,会给她一切疼ai宠ai,会辅佐她的哥哥,会让她的父亲放心,她为什么不选择容璧,

    涟漪转身回了房间,房中依旧充满让人魂牵梦萦的酒香,修竹已经睁开了眼,正呆呆的坐在床上,似乎在困H刚刚发生了什么,见涟漪出现,眼波流转,双眼又有了神采,

    涟漪拿出白日给修竹买的竹簪,递给修竹说:“修竹,送给你的,”

    修竹解开自己束发的绸带,用竹簪随意的挽起,然后笑着说:“漪儿,谢谢,我喜欢,”

    涟漪望着修竹如春风一般的笑容,Yu言又止,还沒等她开口,修竹便说:“由我來说吧,”

    涟漪愣愣的看着修竹,不知他要说什么,

    修竹开始陈述:“漪儿,我知道,你选择了容璧,确实,和容璧在一起,你毫无负担,会很开心的笑,我给不了你那样的笑容,”

    涟漪抿抿滣,是的,她的狼狈,她的龌龊,她的不堪,修竹都知道,她做不到毫无芥蒂的在修竹面前笑,

    “这辈子,对你很重要,容璧为你付出了那么多,欠他的情,你觉得需要还,而你的家人也希望如此,对你來说,也觉得我是妖,你是人,差距太大了,”

    她会生老病死,一次又一次轮回,对修竹是多么的不公平,

    “漪儿,你从來都沒有想过簢在一起吧,”修竹忽然说道,涟漪抬头看他,修竹苦笑说,“你沒有依赖过我,很多事情,只要你求一求我就可以迎刃而解了,但是,你不,因为这样,当我不在的时候,你也不会多不习惯,”

    涟漪沒有反驳,她不想再继续做一个躲在别人身后的娇弱公主了,更不想借助修竹的能力,她的父皇说了,她应该放宽眼界,不应该只是局限于儿nv情长,

    “这辈子,我希望你能够幸福,但我不想要看你和容璧在一起,看你们琴瑟在御,岁月静好,所以,我不会再出现了,”

    涟漪听到这里,终于明白了修竹想要说什么,他在帮她,把一切说透,

    “这辈子,你还欠容璧的情,下辈子,便还欠我的情,不管你同不同意,下辈子,你都属于我,”修竹目光灼灼的看着涟漪,似乎要涟漪许下诺言,

    望着修竹严肃认真的模样,涟漪却笑了,说:“我说过了,你要先找到我,让我ai上你,”

    “一定会的,”修竹一把抓住了涟漪的手,两人的掌心相贴,掌心有微微的灼热,涟漪不解的看着修竹,修竹一扫颓靡,笑容如暖Y照耀在冰雪一般明媚,张扬妖娆,信誓旦旦的说:“下辈子,我一定会先找到你,让你ai上我,”

    “下辈子,你只属于我一个人,完完全全只属于我一个人,就连记忆都只有我一人,”

    “下辈子,永永远远陪在我身边,你愿不愿意,”修竹握紧涟漪的手,目光灼灼,涟漪感受掌心的灼热,知道修竹这是在许下契约,若她不同意,契约是沒有效果的,

    涟漪反握住修竹的手,说:“我只是人,下辈子的时光对你來说不过是弹指之间,若你愿意要,我必定给,”

    两人的掌心中发出柔柔的光,灼热感变成刺痛,然后又渐渐降温,修竹松开手,涟漪看着掌心,掌心中有一朵粲粲开放的赤莲,旁边有JP竹叶,沒有半点突兀,反而显得极为协调,

    修竹的掌心也是同样的花纹,花纹渐渐变淡,直至消失,涟漪不解的看着修竹,修竹解释说:“这是我们定下的契约,下辈子,我要先找到你,然后让你ai上我,而你要永永远远陪在我身边,”

    涟漪看着雪白无痕的掌心,问:“既然是契约,若是毁约了会怎么样,”

    修竹笑的清浅,淡淡说:“我会魂飞魄散,”

    涟漪吓了一跳,不明白修竹为什么下了这么大的赌注,何必如此,不过是凡人的一辈子,在他的生命中不过是浮生一梦,

    修竹见涟漪呆呆愣愣的看着他,便微微弯腰,在涟漪的额头留下如蜻蜓点水一般的吻,然后打开窗子,轻轻一跃,便消失在夜Se中,

    夜风从打开的窗外扑來,扑在涟漪微红的脸颊上,也吹散了房中修竹身上留下的迷人的酒香,修竹一如从前一般留给涟漪一个寂寂离去的背影,但不同的是,这次之后,他便不会再出现了,

    “下辈子,再见,”涟漪走向窗边,看着G净的沒有纤尘的夜空,轻轻的说,“再见了,修竹,再见了,我的前世,再见了,赤喾,帝喾,”

    去年九月修竹出现,到今年八月修竹不再,不到一年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她都要统统忘记,就当H粱一梦,

    梦醒了,便要继续这苍白苦涩的现实了,

    天地为炉,无人不苦,

    ,,,,

    修竹要下辈子绝对不简单,他还会出现的,读者们放心,作者的脑洞很大,能够杜绝烂俗的剧情就杜绝,涟漪绝对不会再到人间过一辈子,所有的故事,都是涟漪这辈子完成,所以分类是嗊廷贵族,当然,有一卷会特别细说仙妖的故事,调剂一下口味,

    容璧一不小心就逆袭了男主,啧啧啧 

    容璧:什么东西乱入,我就是男主,

    修竹: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