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步步攻心

    涟漪漫无目的的走着,与各Se的人擦肩,太多太多让人眼花的面具,涟漪分辨不出谁是谁,若想要从覀惻上分辨,也需要他走到你面前才能分辨,因为隔了J步,便看不到他的衣饰了,

    涟漪细细回想容璧和修竹他们的覀惻,也只记得修竹是白Se的衣F,容璧是青Se的,

    或许,是遇不见的吧,该回去了,

    涟漪低下眉眼,怎么可能遇见呢,即使遇见,也需要面对面,才能够分辨出青Se獠牙面具下的她吧,

    她转身,抬起眼,便看到人群中有一个人,一直站着不动,带着素白的面具,额头和右眼旁有JP竹叶,和那个赤莲面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身旁是串流不息的人群,只有他一人不动,显得极为突兀,但双眼绝对不是迷茫的,一直盯着涟漪看,

    涟漪也停下了脚步,看着修竹,忽然想起了先前在泌水河看到的互相凝望的两人,他们的眼神那么长那么深,

    而修竹清冷的面具下,藏了多么深望穿秋水的ai恋,涟漪不知道,她想要掀开修竹的面具,看看他的脸,

    涟漪刚要迈出脚步向修竹走去,一只温暖带着薄茧的手便抓着她的手腕,向修竹的反方向跑去,他穿着青Se衣裳,背对着涟漪,在涟漪身前披荆斩棘,在人海中挤出一道通路,让旁人碰不到涟漪半分,

    涟漪转头,修竹已经看不见了,隐在人海中,和那个竹叶面具,

    终于,身边不再那么拥挤,容璧的速度却缓慢了下來,涟漪看着周围的环境,是泌水河的源头,河水浅浅,已经非常偏僻了,灯火暗淡了许多,夜空依旧是漆黑一P,沒有一颗星辰,

    容璧停下,松开了抓着涟漪的手,转身,他脸上的面具是各Se的油纸伞,看的涟漪眼花,涟漪便伸手,拿下了容璧的面具,

    面具下的容璧依旧是经年不变的笑,涟漪却觉得,他还戴着一层面具,可是她拿不下來,

    容璧也替涟漪拿下了那个青面獠牙的面具,好奇的问道:“不怕庙里的神了,”

    “不怕了,”涟漪点头,把青面獠牙面具揣在怀中,问道,“你带我來这里做什么,”

    容璧忽然低下头,把额头抵在涟漪额头处,让涟漪的眼中只有自己,涟漪身T僵直,沒有任何动作,

    容璧双手握住涟漪的双手,十指与涟漪的十指J握,涟漪任由容璧动作,眼神迷离,

    不知过了多久,容璧轻笑说:“阿涟,嫁给我,”

    不等涟漪回答,他便松了左手,抬头看向夜空,涟漪也跟着他的目光看向漆黑的夜空,原本沒有一颗星辰的夜空却有许多光点,还在不断的向上飘浮,还有J个只离地面百米,涟漪看出那是什么,是孔明灯,

    夜露重,还有淡淡的S气,涟漪不知怎么就S了眼眶,风吹动她鬓边的发丝,拂过她的眼角,她拼命的眨眼,想让眼睛舒F些,可是却让眼眶更红了,

    容璧不知从哪里拿來一盏孔明灯,对涟漪说:“有沒有什么愿望,写在上面吧,”

    涟漪摇头,站的远了些,不让孔明灯的光照到她通红的眼眶上,

    容璧便松了手,让那孔明灯孤孤零零的飞走了,沒有带上任何寄托,

    浅浅的小溪汇成河水,漫天的孔明灯把夜空的样子勾勒,粉衣nv子和青衣男子十指J握,两人都静静的看着夜空,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远处满城的灯火与他们无关,

    当容璧和涟漪回到客栈时,修竹和如意已经回房了,颔英正站在门口翘首以盼涟漪和容璧,看见他们來时,立马上前观察涟漪的表情,但涟漪脸上却沒有任何表情,容璧依旧是经年不变的笑容,

    颔英心中狐疑,想要问涟漪心中吁么想,却也默默忍住了,然后又梳妆成涟漪的样子,回了城中最好的客栈,那里有无数的丫鬟仆从正翘首盼望她安全回來,

    也不知道公主被容公子打动了沒有,颔英心中想着,刚刚为了拦住修竹,她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她一直跟在修竹后面,修竹沒有走多远,就站在人群中不动了,但是双眼一直在人群中扫视,过了一会儿,便一直盯着前方一个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nv子,

    颔英不肯相信戴着那样面具的nv子是涟漪公主,在她的记忆中,涟漪公主一直很怕庙里张牙舞爪的神像,她怎么可能会戴上那样的面具,

    但是修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nv子,颔英便也细细观察nv子,可还沒反应过來,那青面獠牙面具nv子被人拉走了,看样子,那nv子真是公主,而且是容公子拉走了公主,

    修竹也立刻上前追,奈何他与涟漪的距离太远,一时追不上涟漪,颔英立刻行动,追上修竹说:“修竹公子,我找到您了,”

    修竹却不搭理她,逆着人流去找涟漪,颔英立刻拦在修竹面前说:“公子,你找什么呢,刚刚那个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人一定不是公主,公主从小就怕那个,”

    修竹四处扫视,终于看不见涟漪的影子,他停了下來,不再追涟漪,

    修竹的脸盖在素白竹叶面具下,颔英猜测他的表情一定很遗憾落莫,甚至还有怒意,颔英只得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不说话,

    两人都静静站在人海中不动,颔英愈发的焦躁不安,因为修竹身上的寒气愈发冰冷彻骨,她非常害怕,

    颔英咬了咬滣,所有的行为都是她自作主张,容公子什么都沒有要她做,可是她就是想要为容公子做些什么,让公主ai上他,让那么般配的他们一起白头,

    可是她三番五次的自作主张,让涟漪公主生了疑心,这次甚至可能让修竹恼琇成怒,杀了她,伤害容公子,

    颔英咬紧了牙关,修竹是什么身份她不知道,但她知道修竹的身手比容公子还要好,他杀她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但是她绝对不能让他伤害容公子,

    “你是涟漪滇濝身公主颔英,”修竹终于说话了,声音清冷,就像他这个人和他的名字一样,从骨子里透出寒意,

    “是,”颔英低着头,不知道修竹想要做什么,

    “放心,我不会对你动手,你只是个nv子,”修竹见颔英一幅战战兢兢的模样,便安W道,

    “不,你可以杀了我,但不要对容公子动手,”颔英以为修竹要对容璧下杀手,立刻阻拦,

    修竹轻轻摇头,放缓了语气,让自己显得温柔些,说:“我也不会对他做什么,我只是想要你帮个忙,”

    颔英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修竹竟然这般和气,甚至是温柔,立刻回答说:“您说,”

    修竹轻轻说:“你也知道三日之约吧,所以,当那个问題问完之后,不管结果怎么样,你再帮我问漪儿一个问題,如果有來生,她愿不愿意簢在一起,”

    颔英沒想到修竹竟然是想要问这样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題,但还是快速回答说:“好,我一定会,”

    修竹解下面具,脸上沒有颔英以为的遗憾和落莫,面无表情的默默向回走,颔英知道修竹这是要回客栈了,便立刻跟上,

    路上,颔英难掩好奇,问道:“公子,您怎么知道那个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人是公主啊,”

    修竹想也沒想便说:“不知道,就觉得是她,沒有任何理由,”

    “哦,”颔英有些不甘心,见修竹这般好说话,沒了平时冰冷高傲的模样,便得寸进尺的说,“公子,容公子是真心喜欢公主的,所以我希望你不要生气,我承认,我曾经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因为我希望容公子和公主在一起,他们很般配,”

    修竹沒有说话,继续向前走,但却不是回客栈了,而是向着一个小摊贩的方向走,一个少年手中正拿着夸张的丑角面具,嘴里塞满了吃的,手指还不停的点要这个要那个,

    修竹把银子丢在摊贩上,转身就走,如意转身看是谁那么好替他付账,可看到修竹的背影,脸Se都变了,战战兢兢的拉着颔英的手小声问:“公子找到阿涟了吗,”

    颔英点头,如意松了一口气,然后四处看,却沒有看到涟漪,便问:“阿涟呢,”

    颔英笑着说:“和容公子在一起,”

    “什么,”如意大呼一声,把走在前面的修竹惊住,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继续向前走,

    颔英好奇的问:“怎么了,”

    如意瘪瘪嘴,幽怨的说:“肯定是你拦着公子去找阿涟了,对不对,”

    颔英沒想到如意都看出了她的居心,也不掩饰了,说:“是啊,”

    如意松了拉着颔英的手,蔫蔫的说:“公子要我拉着你,防止你帮容璧作弊,”

    颔英笑着说:“这才不叫作弊呢,这叫谋略,”

    只是她的谋略太过肤浅,公主都开始起了疑心,希望不要惹得公主厌烦容公子便好,

    想到今夜容公子把公主的手按在抱柱桥时的样子,她便觉得她一切的举动都是对的,为了公主未來的幸福,为了容公子的幸福,她觉得值得,

    抱柱桥不止祝福,还有诅咒,那个nv子说:若一起触嫫了抱柱桥桥柱的有情人,悔了诺言的那一方则会受到剜心之痛,直到痛的自戕为止,

    她并不在意这个诅咒,谁知后來,千差万错,万箭穿心,

    容璧说,那种苦,刻骨铭心,就像吃了穿心莲一般,把心穿破,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