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六章 处处试探

    如意舒舒FF的泡温泉,而修竹连泉水都沒有碰一下,一直站在泉边发呆,当容璧和涟漪唤修竹和如意时,如意才不情愿的爬出來,

    如意和修竹两人出來时,容璧正和涟漪颔英说说笑笑,修竹出來后,涟漪笑着问:“修竹,今晚竟然有庙会,带着如意一起玩吧,”

    如意当然举双手同意,修竹居然也沒有淤拦着如意了,看样子已经消了气,涟漪觉得好笑,却也明白过來,那时候的修竹便觉得容璧对她有意思了,所以要如意提防着容璧,

    一想到修竹对她的深情,涟漪都觉得万分愧疚,她自知这辈子不能给修竹任何结果,却也不知怎么说出口,前J日要修竹以后不能再光明正大的现身已经让她很难堪了,

    但是,总还是要说出口的,毕竟,她这辈子还长,不能让修竹再L费时间耗在这一世了,

    涟漪因为思考而不说话,场面有些尴尬,修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颔英乖巧的站在后面,降低存在感,而如意则是怯怯的看着涟漪和修竹,不知两人心中万般想法起伏而过,

    容璧知道涟漪在走神,于是主动上前与修竹搭讪说:“修竹,泌泉如何,”

    “很好,”修竹随意搭腔,

    容璧忽然微眯眼盯着修竹看,发现容璧探究的目光,修竹也紧皱眉,身上散发出冷意,

    容璧皱眉说:“昨日你受伤了,怎么还泡温泉呢,我刚刚都忘了提醒你,但你自己应该知道这样对伤口愈合不好吧,”

    修竹愣住了,完全沒有反应过來容璧是何意,昨日哪点小伤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全好了,容璧怎么会关注他的伤,

    容璧一幅担心的样子,猛地一把拉过修竹的手臂掀开袖子,似要查看他的伤口,

    涟漪也惊醒了,容璧是何等心思细密之人,他必定是在怀疑修竹身份,若看到修竹完好的手臂,那要如何解释,

    袖子只拉到小臂,容璧的手便被修竹给按住了,修竹淡笑道:“多谢,我并无大碍,”

    容璧盯着修竹白皙无痕的小臂,细细回想,昨日并未伤到他的小臂,都是伤在大臂和肩背,他总不好在修竹拒绝的情况下继续查看,

    容璧把视线从修竹的小臂移到修竹好看却全是善凐的眼睛上,笑着收回了手,涟漪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她不知道容璧在怀疑什么,但修竹不能再继续出现在容璧面前了,不然若容璧猜到了修竹的真实身份,她不能够确定修竹是否会放过容璧,

    如意和颔英都咽了咽口水,修竹和容璧之间似乎有看不见的刀光剑影和硝烟,让他们胆战心惊,

    涟漪立刻出來缓和气氛说:“上次说好了大家一起吃饭,最后颔英偷偷离开了,容璧在自己房中吃了,修竹沒吃,这次,一定要大家坐在一起,和和气气的吃一顿,”

    容璧笑着附和,修竹也缓和了神Se,理了理自己的袖子,下意识的离容璧远了些,

    容璧也不留痕迹的把修竹和涟漪隔开,脸上是经年不变的笑脸,

    回到泌水城的街市时已经是晌午了,泌泉太舒F,他们间间断断的泡了J个时辰,涟漪颔英都饿的不行,一看到酒楼就拉着他们直奔桌子,也不管雅间什么的了,坐上座位就点了一大堆菜名,

    如意伸长脖子直勾勾的看着对面桌上的人间美味,而颔英正忸怩着是否要离开,涟漪就拉了拉她的手,让她坐好说:“好不容易出嗊,就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曾经,也忘了未來,现在我们就坐在这里,好好的享受现在的快乐和美味,”

    容璧回应:“好,忘了自己的身份,忘了曾经,忘了过去,现在,我们就是自己,沒有任何包袱,沒有任何负担,”

    修竹也点头,说道:“今日,我们沒有区别,”

    颔英也不再忸怩,点头说:“今日,颔英就僭越了,”

    如意则是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桌上还沒上完的菜,涟漪也很饿,便说:“吃吧,”

    如意率先用手抓着一只J腿塞入口中,容璧的眼P跳了跳,视线扫向正襟危坐的修竹,修竹察觉容璧的视线,便跟着他的视线看向如意,

    如意正满嘴的油光,口中鼓鼓囊囊,左手J翅,右手猪蹄,丝毫不顾及涟漪和颔英满脸的惊讶,

    修竹的视线又从如意狼吞虎咽的吃相看向涟漪,涟漪已经整理好了表情,面上带着笑,修竹又面无表情的把视线扫向容璧,当着容璧的面给如意夹了一块R,

    如意哼哼一般的谢了修竹,继续埋头苦吃,容璧哈哈大笑了起來说:“修竹,如意这么可ai,都是你骄纵出來的结果吧,”

    涟漪也为如意夹了一块R说:“他还小,长身T的时候确实要多吃些,”

    如意又哼哼一般的谢了涟漪,然后挑衅一般的看了一眼容璧,容璧便嫫了嫫如意的头,笑着说:“真羡慕你,”

    涟漪惊讶的看着容璧,她沒有想到骨子里都是骄傲的容璧既然会说出羡慕如意这样的话,可是细细想想,这有什么可吃惊的呢,她是仙子的时候不是也嫉妒墨歌,现在也依旧羡慕吗,

    涟漪也笑着说:“我也是,”

    修竹不知道他们羡慕什么,却也因为本X被不愿多说话而沒有问,只是端坐着,无视满桌的美食,

    涟漪见修竹不吃,也不强迫,和颔英如意大快朵颐的吃着,气氛渐渐热络起來,

    容璧确实沒有淤顾忌身份,丝毫都不芥蒂和如意颔英他们一桌吃饭,只是一直看着修竹,眼中有粼粼波光,

    容璧突然做了一件非常不合他形象的事情,亲自夹给修竹一块鱼R说:“修竹,昨日是我不对,伤了你,吃些鱼R补补吧,”

    涟漪坐在一旁,为修竹捏了一把汗,容璧口里虽说忘记身份,刚刚也表态说羡慕身为小厮的如意,其实心底还是防范着修竹的,

    修竹是上古篁竹化成的,原本就不需要吃东西,若是吃也并沒有什么大碍,只是他身为篁竹,却要他吃R,只怕是非常奇怪的事情,

    “修竹你不喜欢吃鱼吗,不好意思,我以为阿涟喜欢你也会喜欢,”容璧说完又给涟漪夹了一块鱼R,涟漪却板下脸來说:“好好吃饭,”

    容璧完全无视涟漪的警告,笑着点头应道:“修竹,我都沒见过你吃饭,为何今日也不吃呢,”

    修竹心知容璧对他的身T已经充满了疑问,疑H他不似凡人的速度和力量,疑H为何只是伤了他的P肤却把所有的刀P给损毁了,疑H他敢泡温泉是不是伤口全好了,疑H他为何不似常人一般作息,

    修竹静静的看着容璧,容璧亦笑着看着修竹,颔英停止了一切动作,甚至摒住了呼吸,觉得容璧每一句话都暗藏杀机,她却不知道哪里不对,

    涟漪知道修竹并不是不可以吃东西,但他却连敷衍容璧的心思都沒有,似乎是被容璧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气着了,

    如意抬头看了看他们J眼,然后继续埋头苦吃,剑拔弩张的气氛带來的恐惧还是抵不过美食的诱H,

    涟漪轻轻的说:“是啊,修竹,吃些东西吧,即使你胃不好,不喜欢吃东西,”为修竹做了掩饰,

    “嗯,”修竹知道涟漪的意图,看着容璧羊脂白玉似的脸,左眼旁下的深Se伤痕,让容璧勾起的滣角显得有些痞气,

    技不如人,才疏学浅,昨日蹦出脑海的词汇又印在修竹脑中,把刚刚被容璧激起的怒火浇灭,他从來沒有这般狼狈难堪过,沒有法术的他,完全不是容璧的对手,

    不,他不会就这样认输,即使知道结果早就不言而喻,但是他还是不想放弃,

    至少,他努力过,这样,涟漪这辈子就不会忘了他们的诺言,

    她说过,下辈子,让他先找到她,让她ai上他,他说到做到,

    酒楼中所有人都注视着这桌上的人,他们个个长得都非常好看,想要忽视都难,突然修竹站起來,旁人立刻转头装作吃饭,

    修竹径直出了门,涟漪心中着急,不知他要做什么,正忐忑中,容璧转身快速在涟漪耳边小声说:“他不是普通人,阿涟你提防着他点,”

    说完便又坐正,涟漪拉住容璧的衣袖,祈求道:“容璧,他不会伤害我们,你不要再试探他的身份了,对我们都沒有好处,过了这J天,他就会走,再也不会出现了,”

    容璧用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抚平涟漪蹙起的蛾眉,叹息说:“好,我不试探了,”

    涟漪松了一口气,修竹也回來了,手上是好J串糖葫芦,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中坐在容璧对面,一口一口咬着糖葫芦,目光不离容璧,似乎把糖葫芦当作容璧咬入腹中,

    容璧却沒有丝毫不舒F,笑着对涟漪说:“多吃些,等后日回京的路上就沒有这么多好吃的了,”

    涟漪胡乱应着,容璧继续说:“阿涟,你都瘦了,等回京皇上看到了就要怪我了,”

    涟漪渐渐低下头,脸上绯红,不敢看容璧,却不知怎么从眼角偷T窥探了修竹一眼,修竹只是机械一般的咀嚼着,双眼看着容璧却沒有神采,必是走神,

    涟漪又埋下头,微不可闻滇澗息了一声,这辈子,必定要负了修竹,

    容璧见涟漪不吃了,便从怀中chou出帕子,勾起涟漪一直低着的脸,轻轻为她擦着嘴巴,说:“这条帕子,以后专门给你擦嘴,上次喂你吃饭之后用的也是这条,”

    涟漪看了看那块绣着赤莲的白Se手帕,哭笑不得,容璧这是故意膈应修竹呢,

    修竹淡淡的说:“庙会快开始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