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修竹自卑

    涟漪坐在桌前,而修竹坐在她对面,颔英已经回去了,毕竟她现在顶着涟漪公主的名头,出去太久就会有人去寻她的,更何况,她是奴婢,沒有资格和涟漪容璧他们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颔英也有自知自明的离开了,

    修竹已经换了一件淡蓝Se深衣,再也不见刚刚的狼狈模样,他是妖,一个口诀就能换好衣F,而容璧已经换了快两柱香的时间,却还沒见他下來,涟漪有些不安,

    “修竹,我去看看容璧,”涟漪对修竹说完,就站起來向楼上走去,修竹知道容璧一定是在玩什么花样,却沒有什么理由好阻止涟漪,就跟着涟漪一起去容璧房间,

    涟漪站在容璧房门前,敲了敲,问道:“容璧,吃饭了,换好了衣F吗,”

    房内沒有任何声响,涟漪忧心忡忡的看了看修竹,问道:“进去看看吗,”

    修竹点头,却不想让容璧的计谋成效,便说:“我去看看吧,你别担心,”

    涟漪也怕容璧是在换衣F的半途中游倒,于是点头,走到离门远一点的地方,修竹便推开房门进去了,

    修竹一进房门,便看到容璧半倒在床边,两条修长的腿搭在地上,上半身却在床上,衣F已经换了一件G净的,

    修竹微微眯眼,走近容璧床边,容璧的上衣沒有完全穿上,露出X前的一块眼睛大小的狰狞伤疤,似乎是箭伤,在羊脂白玉一般的身T上显得尤为突出,

    “容璧,”修竹清冷的声音响起,容璧便快速的拉好上衣,坐起看着修竹,面Se古怪,想必是计划被修竹弄砸而气恼,

    修竹突然笑了起來,觉得这样与容璧斗智斗勇也算得上有趣,容璧却觉得修竹是在嘲笑他,便也笑着说道:“别笑滇潾早,”

    说完,容璧便扯了扯自己的衣襟,把衣F弄乱,然后大呼一声:“修竹,你,”然后又倒在床上,双腿半搭在地上,

    修竹还沒反应过來容璧这是哪门子神经病犯了,涟漪就跑进來,看到修竹站在床边,而容璧则是半倒在床上,上衣凌乱,似乎是被人揪住了衣领,然后狠狠甩在了床上,

    涟漪的嘴角有些chou搐,不知道两人又因为什么而大打出手,容璧似乎是晕了,她便说:“修竹,让容璧躺好吧,”

    涟漪为容璧妥下靴子,修竹看得两手握拳,青筋全爆,恨不得把床上装晕的容璧给碎尸万段,

    涟漪给容璧妥完了靴子也不见修竹有任何动作,还满眼怒火的看着容璧,涟漪便想亲自动手,她弯腰,抬起容璧的腿,修竹便立刻拦住说:“还是我來吧,”

    涟漪点头,修竹便直接把容璧上身搂起,还沒等修竹把他平放在床上, 容璧便幽幽的睁开了眼睛,看着搂着自己的修竹,恶狠狠说:“你把我掐醒了,”

    涟漪扶额,他们两个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无时无刻不在动手,

    修竹还以为容璧会一直装晕,沒想到他竟然不装了,还又在涟漪面前黑了他一次,修竹双手猛地撤回,而容璧的身T则沒有依靠的向后倒下,头撞在床板上,发出咚的一声大响,

    修竹突然非常佩F容璧,他以凡人血R身和他比试,能够害别人,更能狠心的对自己下手,明明沒有虚弱到那种地步,却还是装的全身乏力,脑袋撞在床板上,装的极为真实,沒有半点要保护自己身T的迟疑,

    涟漪也吓了一跳,立刻坐在床畔上,用细细的手臂抬起容璧的头说:“可否有事,我去叫医生,”

    “沒事,并沒有什么大碍,”容璧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身T,让自己靠在床上,涟漪立刻在他身后垫上枕头,让他靠的舒F些,

    涟漪看了看修竹,又看了看容璧,然后对容璧说:“对不起,”

    修竹知道涟漪这是在帮他说对不起,他X口如被容璧狠狠打了一拳,闷得很,涟漪似乎已经相信是自己三番五次欺负容璧了,

    但转念一想,涟漪并沒有对他生气,甚至帮他说对不起,可见在涟漪眼里,他或许比容璧还要重要,

    容璧似乎也想到了这点,涟漪竟然沒有对修竹发脾气,反而还替他说不起,倒叫容璧吃惊了,看样子,修竹是个非常棘手的敌人,

    容璧笑着说:“阿涟,我修竹只是互相比试武功,并沒有什么要斗的你死我活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修竹的武力高强,所以他才让我用武器,而他只用手,”

    一番话,就把容璧身上沒有伤,而修竹身上有血痕的理由给解释清了,还T现出容璧的谦逊,即使修竹这样粗鲁的对待他,他还是沒有于涟漪面前说修竹的不是,

    容璧又扳回一局,准确说,容璧完胜,修竹全败,

    技不如人,才疏学浅,修竹突然觉得自己非常差劲,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挫败感,从小就处在能力巅峰的他,从來沒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他才会觉得这个世界上,沒有什么他得不到的,

    修竹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仔细想想自己和容璧的差距,再说,继续留在这里还不知道要被容璧耍多少回,

    “漪儿,我先出去了,”修竹说完便离开了,让涟漪非常惊讶,却也想不明白他怎么了,看着修竹离去的背影发呆,

    “阿涟,阿涟,”容璧笑嘻嘻的对涟漪说,把涟漪的思绪从修竹身上拉过來,涟漪回头,看着容璧说:“嗯,怎么了,”

    容璧见修竹知趣的离开了,心情非常愉悦,笑容也不再是浅浅的礼貌的笑容,而是自然的笑着说:“我饿了,”

    “那我要掌柜的端些饭菜上來,你吃些什么,”涟漪随口答道,容璧却说:“你也沒吃饭吧,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涟漪无奈,下楼去点了些饭菜,本想要点些容璧喜欢的,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容璧喜欢吃什么,也只好各种菜系都点了一些,

    发现自己对容璧的漠视,涟漪又联想到了太子赤潋和皇上,哥哥喜欢吃什么呢,涟漪细细回想,似乎只记得哥哥小时候喜欢吃的,长大后,她便沒有去关注了,而父皇,她倒还记得J个,

    饭菜端上來时,容璧扫了一眼说:“有些菜你不喜欢吃啊,怎么点了,”

    涟漪沒想到容璧竟然知道她喜欢吃什么,难道他真的和颔英说的一样,真的一直默默喜欢着她,只是不敢表露出來罢了,

    “胡乱点了J个,”涟漪搪塞道,然后为容璧添了一碗饭,递到容璧面前,容璧沒有伸手去接,而是巴巴的看着涟漪,双手无力的搭在身上,

    涟漪不解,问:“手受伤了吗,”

    容璧点头,说:“我修竹比试,都是对着不会出X命危险的地方攻击,所以手臂首灯冧冲,”

    “哦,”涟漪点头,然后说,“我去叫小厮來,”说完便要离开,容璧原本无力的搭在身上的手立刻抓住她的手腕说:“你喂我,”

    涟漪转头,视线从有力抓着她手腕的那只五指修长的手慢慢移到容璧G净的脸上,半天说不出话來,

    涟漪的眼神非常古怪,容璧被涟漪看着全身发mao,终于,他一不做二不休,把涟漪拉到身边,让她好好的坐在榻上说:“我喂你好了,”

    涟漪惊恐的直想夺门而逃,刚刚才明白容璧心意的她,一时半会儿还难以接受这样转变的容璧,容璧却半点不容涟漪逃避,他知道,若他不强势一点,涟漪便会躲避一辈子,

    “坐好,”容璧收敛了笑容,似命令一般要求涟漪,涟漪下意识的点头,反应过來之后容璧已经夹了一口菜到她嘴边,涟漪看了看菜,又看了看容璧面无表情的脸,最后一闭眼,吃了下去,

    容璧这才露出笑容说:“乖,再來一口,”笑眯眯的又夹了一口涟漪喜欢的菜,

    涟漪Yu哭无泪,但迫于容璧的压力,还是乖乖的吃了,心中感受,真真是五味陈杂,

    她如今虽说是已经决定要忘记赤喾了,可前世今生这么多年的ai意怎么能说沒有就沒有,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还会觉得自己是那个苦苦等待帝喾回头看她一眼的涟漪仙子,亦或者是等着赤喾ai上她的年Y公主,

    前阵子发生的事情太多,太突然,她还沒有时间消化,晚上做梦也是梦到有人要來杀她,她一直躲,希望赤喾來救她,

    半夜梦回,醒來之后,眼睛肿痛,但枕边却沒有半点水渍,她会不断不断的告诉自己,赤喾不会來救她了,赤喾不会救她,赤喾不会,

    或许,这样的C眠能够让她忘了赤喾,

    “想什么呢,”容璧忽然问,涟漪双眼似乎蒙了一层纱,吃饭的动作也非常机械,饭來了就张口,然后咀嚼,心思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涟漪回过神,敷衍道:“想你是一直留心我喜欢吃什么菜还是问颔英才知道的,”

    “我一直有留心,也有问颔英,”容璧笑着回答,从怀中chou出手帕为涟漪擦了擦嘴,动作自然的让涟漪都不好意思躲开,

    容璧为涟漪擦完嘴后,涟漪立刻夺门而逃,似乎是怕容璧要她喂他吃饭,

    容璧这回沒有阻止,他知道,这种事情不能B得太紧,只是看着手中为涟漪擦嘴的手帕犯了难,是留着刺激涟漪好呢,还是留着刺激涟漪好呢,

    嗯,就留着刺激她和修竹吧,

    傻B作者说:

    已经走入了逗B模式,画风好像不对啊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