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三日之约

    客栈楼下是剑拔弩张紧张气氛,穿黑Se乘云纹衣F的男子全身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而另一个白衣男子即使是淡淡的笑着,也因脸上的十字伤痕,让人觉得那笑是冷笑,

    容璧拿出玉骨扇有一下沒一下的轻轻扇动,笑着问修竹:“修竹,不知我能不能这样叫你,”

    “嗯,”修竹出声回答,也算给容璧面子,但常人可不这么想,暗暗猜测这两位好看的公子是有什么样的过节,难不成与楼上的面纱姑娘有关,

    一想到两男一nv,众人立刻发挥想象力,脑补出大段故事,看修竹和容璧的眼神也变得奇奇怪怪,

    有些人觉得是白衣男子抢了黑衣男子的心上人,所以黑衣男子才那么生气,也有人说,是黑衣男子不喜欢那个nv子,要白衣男子离nv子远一些,更有人说,那戴面纱的姑娘定是毁容了,两人正在推卸照顾姑娘的责任天马行空,乱七八糟,

    容璧沒有搭理众人奇怪的眼神,也不在意修竹冷淡滇潿度,似乎对修竹很是感兴趣,继续说:“我在冬至和元宵时见过你,很是好奇你的身份,太子大婚时,你坐在猃狁人的位置上,让我更加疑H你的身份了,不知有沒有这个荣幸,了解你的身份,”

    “沒有,”修竹直接了当的回答让容璧的笑容一蟼愑僵Y了,他从來沒有见过这样简单粗暴拒绝他的人,但也让他更加好奇,

    容璧的表情立刻又变回经年不变的笑容,说:“修竹,我直接和你说了吧,”说完,故意顿一顿,看着修竹,

    “嗯,”修竹终于正眼看了容璧,等着容璧继续说,

    容璧微微收敛了笑容,依旧是有一下沒一下的扇着玉骨扇说:“我知道你喜欢涟漪,可是,你不能娶她,”

    修竹沒有说话,他心里何尝不知道,涟漪这辈子是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的,于是面上便沒有什么情绪波动,

    “你的身份诡异,还曾经出现在猃狁人那边,所以皇上是不可能让涟漪嫁给你,”容璧见修竹沒有多大的情绪波动,暗暗赞许,心中揣测对方也是个心机深沉之人,不如直说的好,

    容璧继续说:“我看涟漪对你滇潿度,好像并沒有什么情愫,所以,我希望等这J天在泌水城游玩过后,你便不要出现在涟漪身边了,毕竟,看着她嫁给别人,你心里不舒坦,皇上还会派人來试探你,”

    修竹却开口道:“你的意思是我打扰到漪儿了,”

    容璧点头,如果涟漪又ai上修竹,必定又会重蹈豫章王赤喾的覆辙,既然会这样,他还不如随了皇上的意愿,娶涟漪,

    修竹紧皱眉头,冷冷说:“若我不走呢,”

    “那便由不得你了,”容璧也冷下脸,玉骨扇猛地指着修竹的咽喉,上面有锋利的刀P,冷冷说,“我会亲自动手,”

    修竹却不为所动,沒有眨眼也沒有退缩,一点惧怕的意思也沒有,容璧心中愚叹,表情也缓和了一些,收起扇子说:“修竹,其实我挺想和你比试比试的,不管是在武艺上,还是其他方面,”

    容璧又打开了扇子,走到修竹身边,为修竹打起了扇子,轻声说:“不如,我们比谁先得到涟漪的真心,”

    修竹转头看着容璧,等着他说输赢的惩罚,

    “若你先,我就想办法让皇上同意涟漪嫁给你,若我先,你就离开吧,再也别出现在涟漪面前,”容璧笑着问修竹,“如何,”

    “时限,”修竹平视容璧的眼睛,即使知道这个赌注或许是容璧设下的局,却还是应了下來,因为他也想知道涟漪今生究竟对他是个什么态度,

    “三天,明日是第一日,到第三日下午,加上今天的时间,刚好三日,到第三日下午时,我便让涟漪滇濝身侍nv去问,她愿意嫁给谁,”容璧说完,还以为修竹要思考一下,但修竹却立刻应下了:“好,”

    容璧继续扇着扇子,向楼上走去,修竹看着容璧的背影,心中Y郁,其实这个赌注对他來说根本沒有意义,他要见涟漪只需隐身便好了,谁也不知道他的到來,

    但是一想到涟漪这辈子要嫁给别的男人,修竹便觉得醋海生波恼怒不堪,想要杀掉所有觊觎涟漪的人,但是那样肯定会打破涟漪正常的人生,

    涟漪是绝对不会同意他去破坏她现在的人生的,因为她太在意这辈子的亲人了,所以修竹明明有很多方法得到涟漪,例如让涟漪直接喝下孟婆汤轮回,下一世她一定会ai上他,可是修竹还是迟迟沒有动手,

    他知道,涟漪一定很想很想好好过完这辈子,所以她会努力的活着,向更美好更幸福的生活努力前行,就像沉在湖底的莲花种子,即使周围都是泥泞污秽,她还是会向Y光生长,努力探出水面,

    修竹正想着,涟漪便从楼上下來了,见修竹低头沉思,涟漪好奇的问:“想什么呢,”

    “沒什么,”修竹回答,容璧紧接着涟漪下來,然后是颔英,

    容璧笑着对涟漪说:“那我先送颔英回去了,三日后,我们便回京城,”

    “嗯,”涟漪的脸有些异样的C红,一直站在门口看着容璧和颔英的背影渐渐变小,修竹不知道她是在发呆还是在看容璧,心中却还是酸涩无比,比那糖葫芦中的果子还要酸涩,

    当两人的背影消失不见时,涟漪还是沒有动静,修竹倒放了心,涟漪是在发呆,并不是在看容璧的背影,

    “漪儿,”修竹唤道,涟漪立刻惊醒,猛地记起來一直耽搁的事情,说:“要给父皇写信,”

    她出发前写了厚厚一沓,要颔英分次送给皇上,现在这么久沒写,只怕皇上也要担心了,

    “修竹,我去给父皇写信,等下带你去泌水城有名的泌泉,如何,”涟漪询问修竹的意见,修竹点头,沒有反对,

    向掌柜要了文房四宝,涟漪便和修竹回了房中,涟漪铺好信纸,又磨起了墨,修竹便在旁边仔细观察涟漪磨墨,

    涟漪见修竹看得这般认真,便笑道:“你看这个G嘛,难道想学來给别人磨墨,”

    修竹不语,从涟漪手上接过了墨块,学着涟漪把墨块轻轻在砚上垂直打圈,动作轻且慢,姿势也十分端正,磨出來的墨比涟漪磨的还要好,

    “磨的真好,”涟漪惊异,然后掩口而笑说:“都说红袖磨墨,如今须眉磨墨,也可流传为佳话了,”

    “画眉一般的佳话吗,”修竹忽然停下手,转头问道,涟漪却不敢再笑了,男子为nv子画眉便算是极为恩ai了,而要男子为nv子磨墨,那是要多么的深ai,

    修竹对她的情谊,她不敢再深入了解,因为,她是人,要顾忌的事情太多太多,

    涟漪不再继续这个话題,便沾了墨,在信纸中向皇上述说在嗊外的见闻,地理风俗,轶事趣闻,都是乐事,沒有忧患,

    修竹便也不说话,静静的为涟漪磨墨,四周静的连嗅濜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涟漪不太适应这样安静的环境,好像就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压得她喘不过气來,她便起身去开了窗户,此时已经是H昏,街道便沒有那么热闹了,只是偶尔传來J声犬吠,还有车马路过的声音,

    男子拢着袖子,端正站在桌前,轻且慢的为nv子磨墨,即使长时间一个姿势一个动作,也沒有丝毫懈怠,

    nv子坐在桌前,一笔一笔的写着路上看到的见闻,脸上是幸福的笑容,偶尔有思绪凝滞的时候,她会沾一沾墨水,然后对男子轻笑,男子便开口提点J番,nv子又立刻埋头于信纸之中,

    夕Y从开着的窗框中漫入房内,照在两人的身上,黑Se的乘云绣纹也变得流转生韵,上面的对鸟似乎要扑翅,飞翔在朵朵云气之中,

    当容璧來到房内时,便看到这样一幅如诗如画的画面,比那红袖添香还要温馨L漫,都说是佳人磨墨,而一个男子肯放下身架,为一个nv子做本应nv子所做的事情,他该是多么深ai那个nv子,

    或许,自己不应该在他们两人之间cha一脚,毕竟,自己真的对涟漪无男nv之情,

    只是,感情终究敌不过现实,

    如今,大家都在问墨契何时成亲,明年就该轮到他了吧,在家人的撮合下,和一个从未见过的nv子相守,然后一起白头,了却一生,

    若是一个从未见过的nv子,还不如是涟漪,

    皇上前J日给他的信条他还留着,“公子无双画”,每个人都认为他最适合涟漪,所以他理应娶涟漪,

    或许,随了皇上和家人的心愿,娶了涟漪,是最好不过的,

    “纵是举案齐眉,到底我意难平,”每每想到如此,nv子的声音变会在容璧心中不断回放,容璧叹息,他终究还是不甘心就那样CC了却一生,

    其实,他心中常常在想,会不会在一个开满桃花的美丽岛屿上,有一个nv子,和他一样,等待宿命的邂逅,等他穿越过人海,等他穿过孤岛,等他穿越迷雾,终于找到她,然后他抱着她,轻轻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就像《青梁悬想》一样,青俍皇后在找了许多年之后,终于找到了昭明太子,而昭明太子,也在等一个人,等冥冥之中今生注定的人,

    可是那是多么虚幻的事情,那个人,不可能存在吧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已不再幻想,他不希望,和容与一样,守着虚幻过一生,

    等待了这么多年,油纸伞已经堆了一屋,香C美人画遍,十二月花画了多少轮回,她还是不肯出现,

    原本说等到二十及冠,只怕,是沒时间了吧,

    他终究还是要娶Q的,与其娶一个不认识的nv子,还不如娶涟漪,和她相敬如宾,相守一生,未尝不是不可,

    就这样得过且过吧,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