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清俊公子

    泌水城热闹的街市中有一男一nv特别吸引人眼球,只见男子着黑Se乘云绣纹深衣,长发也用乘云纹绸带束起,这样G练肃杀的打扮应该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可是一见男子绝世的脸上淡淡的微笑时,便让人产生冰雪融化暖春将至之感,

    nv子脸上覆了黑Se面纱,虽只能看见一双眼睛,但凭着nv子的一双明眸,也能够判断她必定是个美人,

    nv子跟在男子身后,覀惻也是黑Se乘云绣,不同于男子的是,nv子着曲裾,更显nv子身材纤细婀娜,

    nv子总是左顾右盼,男子也不恼,站在一旁由着nv子东问问西逛逛,见nv子喜欢,还会主动买下,这样郎才nv貌的一对,真真是羡煞旁人,

    nv子顾盼神飞的样子不知多么迷人,倒让路人忘了出门要去做什么,呆呆站在一旁,摊贩也忘了吆喝,

    男子似乎察觉了这一点,上前捂住了nv子的眼睛,让nv子不明所以的问道:“修竹,怎么了,”

    修竹不知该怎脺麾释,只得又放开了手,问:“不是要去找客栈吗,”

    涟漪点点头,她原本以为还要走上J天才能到泌水城,修竹却主动用法术带她到了泌水城,看样子,是怕易水寒再次追來,

    心中沒有牵挂顾忌,涟漪便沒有那么着急的回去了,在泌水城中一路边逛边打听颔英歇脚的客栈,

    涟漪答道:“不急,颔英毕竟顶着公主的身份,必定是在最好的客栈,问城中最好的客栈便行了,”说完,走到街边问卖糖葫芦的老婆婆,说:“婆婆,这个怎么卖啊,”

    婆婆还沒说话,修竹便递给老人家一锭银子,老婆婆一时沒有反应过來,处在收到银子的兴奋中,涟漪便从C垛上拿下两串糖葫芦,一串递给修竹,一串刚想咬时,便发现自己戴着面纱,

    修竹和涟漪两人拿着糖葫芦,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正犹豫中,远处传來一道温文且熟悉的声音:“阿涟,”

    涟漪转头便看到了如鹤立J群一般的容璧,不等反应,她便躲在了修竹身后,

    涟漪脑中闪过无数想法,容璧怎么会在泌水城,他不是受伤了要在别的城中修养两个月吗,难道他发现自己跑出來了,來抓自己的,

    修竹立刻把涟漪挡在身后,满脸戒备的看着容璧,容璧却直接越过修竹,走到涟漪面前说:“阿涟,”

    涟漪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容璧这样也能认出她,她甚少穿黑Se的衣F,更何况脸上也戴了面纱,容璧怎么可能一蟼愑便认出來,于是壮着胆子说:“你是,”

    容璧却笑了,一把拉下涟漪脸上的面纱说:“别以为你这样打扮,我就不认识了,”

    涟漪的脸癌露在众人面前,看着容璧挑衅般的笑容,涟漪忽然也笑了,如银铃般的笑声引的路人瞩目,容璧不知怎么,被涟漪感染,大声的笑了起來,

    修竹却沒笑,脸Se难看的很,配着他一身黑Se的衣F,全身都透着煞气,唯一不和谐的便是他手中拿着一串糖葫芦,

    众人纷纷躲避,而容璧和涟漪却依旧笑着,

    终于,涟漪拉了拉容璧的衣袖说:“表哥,你怎么发现的,”

    “回去再说,”容璧上前,拿着面纱带子,在涟漪身前为她把脑后的带子系好,

    涟漪只到容璧下巴高,这个动作就如容璧把涟漪拥在怀中一般,而这脺鼽的距离也让涟漪有些不适,

    容璧为涟漪系好面纱带子之后,对修竹作揖道:“多谢公子为在下照顾阿涟,”

    修竹的脸Se非常不好,却不知道怎么发作,毕竟,眼前这个男子是涟漪的表哥,说替他照顾涟漪确实沒有不对的地方,但听在修竹耳里,却别扭的很,

    容璧见修竹沒有说话,便继续说:“不知在下要如何感谢公子的恩情,容璧必定在所不惜,”

    越说越把涟漪和修竹的关系撇的远远的,并把自己和涟漪绑在了一起,

    修竹微微眯起眼睛,似乎明白了面前这个男子的意图,便转头看向涟漪,原本板着的脸瞬间带着笑容说:“漪儿,”

    涟漪还在思考等下怎么对容璧解释,听到修竹叫她立刻答道:“怎么了,”

    “漪儿,这个称呼倒也是别致,”容璧挑眉,刚想说什么却见路上行人都故意驻足看他们,被围观的滋味不太好受,于是说,“跟我來,”

    涟漪面上也有些红,修竹这样叫她,必定关系不浅,等下要怎脺麾释修竹的身份又是一个头疼的事情,

    容璧走在最前面,涟漪跟在他身后,而修竹跟着涟漪,一路上引的多少人目光流连,都在猜测他们的身份和关系,

    容璧沒有带他们进最好的客栈,而是來到最近的客栈,涟漪好奇的问:“不找英他们吗,”

    “想要被你父皇发现你半路跑了,”容璧挑眉,然后走到掌柜面前,丢下一大袋子银子说:“全部包下來,闲佑人的,尽快解决,”

    掌柜看着容璧身后拿着糖葫芦的两人,再看看容璧,两男一nv,心中猜测他们的关系,脑中隅浮起好J个段子,但好在开客栈见过的世面多,面上不显便连连答应,把他们引到楼上,

    到了房间门前,掌柜便识趣的走了,留下三人关系尴尬,

    涟漪刚想说什么打破这样尴尬的氛围,容璧便对修竹说:“公子,我阿涟说些事情,有些不便,望公子谅解,”

    容璧说完,修竹也沒有看容璧一眼,根本沒有搭理的意思,涟漪有些着急,修竹冷傲的X子怎么又犯了,前段时间不是很好相处吗,

    涟漪立刻对修竹解释道:“修竹,我表哥说些事情,你不用担心,”说完,把糖葫芦递给修竹,

    修竹接过糖葫芦便走到离房门J步远的地方了,这里听不到里面的小声对话,若是有意外又不会來迟,

    涟漪对修竹笑了笑,然后进了房中,容璧也对修竹笑了笑才进房间,即使修竹根本沒有正眼看他,

    房中,涟漪正在构思如何对容璧解释她出去G什么的时候,容璧突然冷下脸來,冷冷道:“看到赤喾了,”

    涟漪知道是躲不过了,咬咬牙,轻轻的点头,然后低着头不看容璧,喃喃道:“对不起,我再也不会这样了,再也不会为了他做这样疯狂的事情了,再也不会陷你们于不顾中,再也不会去痴心妄想什么了”

    猛地,涟漪被容璧搂进怀中,容璧的下巴抵着涟漪的头顶,他的手臂只是轻轻环着涟漪,一点也不强势和坠迫,涟漪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思绪好像停止了转动,不知道容璧要做什么,

    容璧见涟漪身T僵Y,便轻轻拍着涟漪的背脊,说:“若是难过,就哭吧,”

    涟漪眼眶瞬间便红了,鼻子酸涩,却沒有一滴泪水涌出,她说:“我不哭,不哭,表哥,我已经沒事了,我已经不喜欢赤喾了,”

    容璧有一下沒一下的为涟漪轻轻拍打着背部,说道:“嗯,慢慢來,总有一天,你会忘记他的,不急,”

    涟漪把脸埋在容璧前襟,她不想要容璧看到她双眼通红的样子,涟漪慢慢平复着心绪,尽量让自己不去想赤喾,

    容璧轻轻抱着涟漪,为涟漪解释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说:“刚出嗊,你便拼命的赶路,我就在怀疑你是要去找赤喾,后來,我受伤了你还是要走,我便答应了,并且让暗卫保护你,再后來,听暗卫说门外的公子武艺高强,我便要他们回來了,你也不希望有人监视你在做什么吧,”

    涟漪静静听着,听到容璧说他受伤了她还要走的时候,心中难以扼制的升起了愧疚感,确实,她为了赤喾,总是忽略别人的想法,而容璧却顾着她的感受,知道她不希望别人监视她在G什么,

    容璧继续说:“你走的那一晚,我就站在后面,颔英打扮的确实像你,但我还是能够一眼看出她不是你,为了不让皇上发现你走了,我便让颔英扮作是你继续上路,现在她也在泌水城,等下我带她过來,你们再换回來,这样皇上的人便发现不了了,”

    涟漪点头,额头蹭着容璧的前襟,容璧的身上不似别的贵公子,沒有一点熏香味,但却有一丝难以琢磨的香气,就像修竹一样,有雨后淡淡的竹香,淡且幽,容璧也一样,刚想分辨是什么气味,却闻不到了,

    涟漪感觉自己在容璧的温暖的怀中渐渐平静下來,眼眶再也沒有涩意,便轻轻退后,退出了容璧的怀哀,抬头看着容璧的脸说:“怎么还沒好,”

    那次意外涟漪的发簪不小心划破了容璧的左脸,从脸颊到眼下,可怖的很,而后來的银箭把伤划成十字型,如今已经好了许多,只剩下伤的深的地方还有黑黑的印记,

    容璧嫫了嫫左脸眼下旁侧的十字伤痕,笑着说:“已经淡了许多,只剩这伤的深的十字痕迹了,”

    容璧说完,叹息一口气,收敛了笑容,幽幽的说:“看样子,毁容了,阿涟,你负责吗,”

    涟漪笑着摇头,说:“我倒不觉得毁容了,这十字伤痕,倒给你增了些英气,说不定更多nv子要为你神魂颠倒呢,”

    “哎,你是说我以前不够英气,像小白脸,”容璧Y下脸,配着他左眼旁下的十字伤痕,确实有些骇人,涟漪立刻摇头,说:“表哥是儒雅贵公子,要英气做什么,又不要上阵杀敌,”

    在众nv子心中,容璧就是翩翩佳公子,就连涟漪曾经也是这么觉得,容璧只是浸染在书卷中的清俊贵公子,但经历了生死之事之后,涟漪才发现,她并不怎么了解她这个风流倜傥放L不羁的表哥,

    容璧常年习武,以他的能耐,必定已经非常强悍,可是涟漪却从來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容璧会武,

    或许,曾经她的世界里,真的只有赤喾一人,

    在她眼里,只有赤喾是文武双全,无所不会的,所以她会强迫赤喾为她吹奏“滴水成珠曲”,可是,只听过一遍的他,确实做不到,

    自己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忽视身边的人的感受了,容璧他们那么关心她,甚至都能够猜到她是去找赤喾,而她却对容璧什么都了解,

    涟漪问:“你既然知道我去找赤喾,为什么不拦住我,”

    容璧煣了煣涟漪的发顶,笑着说:“我哪里拦得住你,更何况,我也希望你放下对赤喾的执念,而能够让你放手的人,也只有赤喾了,”

    涟漪任由容璧弄乱她的头发,问:“表哥,你怪不怪我,曾经的我肯定为了赤喾的事情忽视了你的感受,对不起,表哥,我再也不会了,”

    “嗯,”容璧应道,“你更应该对你父皇还有你哥哥说,”

    “对,”涟漪点头,她当初为了嫁给赤喾,不顾父皇和哥哥的感受,现在想來确实是可笑的,

    容璧不再说话了,但是涟漪知道容璧肯定还有很多疑问,但是容璧却不问,看样子是不想B迫她,

    涟漪主动解释说:“门外的公子是我早就认识的一个朋友,他对我好,一路上,也都是他保护我,表哥,他的X子有些冷漠,但是人很好的,所以,你不要生他的气,”

    “自然不会,”容璧说完,为涟漪打理起被他煣乱的长发说,“关于称呼,我知道你在心里都是叫我容璧,那便叫我容璧吧,”

    涟漪有些尴尬的问:“你怎么知道的,”她在心里一直都沒把容璧当表哥看待,毕竟容璧在她面前一直都是一幅倜傥不羁放L形骸的模样,一点哥哥的样子也沒有,

    “因为,我中箭倒地的时候,你就是叫我容璧,”容璧说完,便走到门前说,“我去叫颔英來了,你好好安置你那位朋友吧,我记得太子大婚时,他是在猃狁人的位置出现在皇上面前的,你不想要皇上关注他吧,”

    涟漪点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要修竹离开,她安全了便要修竹离开,这样多像是在利用修竹,她说不出口,

    容璧开了门,便看到修竹望着两串糖葫芦发呆,滑稽的很,

    见容璧出來,修竹便径直走向房内,容璧礼貌的对修竹笑笑,而修竹却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容璧,进了房中便重重把门关上,

    容璧若有所思的说:“难度好像上升了,”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