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七章 贵妃容宓

    易潇潇坐在紫薇花树下,一笔一划的抄写着nv则,为了防止沾染墨水,易潇潇用左手把右手的长袖拢起,紫Se的衣袂下是雪白的皓腕,

    偶尔有J朵不堪拥挤的紫薇花落在易潇潇抄写的案桌上,易潇潇也不理会,依旧静静的抄着,直到紫薇花落了满身,

    皇上就站在易潇潇的庭院门前,一直看着她,看着她拢起的袖子下的皓腕,看着她因写字低头而露出的颈后侧雪白的肌肤,看着她专心致志的抄写着nv则,不管紫薇花怎么凋落,

    明明记忆中的容宓沒有做过这些事情,可是他还是觉得若是容宓也这样抄着nv则,必定比易潇潇还要娴静美丽,

    其实易潇潇和容贵妃一点也不像,模样不像,容贵妃是倾国倾城的容貌,而易潇潇长得只能算上乘;身材不像,容贵妃是清丽佳人,而易潇潇是丰腴美人,

    可是,每每看到易潇潇,他总是会想到容贵妃,想到若是容贵妃也这样做了,必定比易潇潇美丽千万倍,

    前日,他看到易潇潇穿过花海,站在紫薇树下,明明记忆中的容宓是不会穿过花海的,她是不忍心踩踏任何生命的,但他还是把易潇潇看成了容宓,

    他也曾遇见过许多把自己装成容贵妃模样的妃子,学着容贵妃坐在窗前看书,学着容贵妃细心关照每一个生命,学着容贵妃娴静内敛可是,他都觉得那是在侮辱容贵妃,因为她们学的虚伪恶心,

    而易潇潇也有许多和容贵妃相似的地方,例如,在窗前看书,低头露出颈后的肌肤,X子也安静,但更多的是不相似的地方,例如,安静却不内敛,甚至是火热,就如第一次在湖心亭遇见她一样;会坐在窗前看书,但也在更多的地方看书;会低着头露出颈后的肌肤,却更会仰着头露出笑容,

    他似乎,是透过易潇潇,去看一个不一样的容宓,

    就连看着涟漪,他也不会怎么想到容宓,但一看到易潇潇,就会那她和容宓比较,

    “皇上,”易潇潇轻轻唤道,皇上从思绪中醒來,见易潇潇已经在自己身前盈盈拜见,自己却毫无反应,便立刻说:“起來吧,”

    易潇潇娇嗔道:“皇上每次看着妾都会走神,莫不是看痴迷了,”

    皇上笑着点头,走到紫薇花树下,翻阅着易潇潇抄写的nv则说:“怎么抄起nv则來了,昨日说好要给你画花钿的,你却跑到母后那里去了,不喜欢朕给你画花钿,”

    易潇潇委屈的摇头道:“皇上,妾自然是希望皇上多宠ai自己一些,只是这后嗊姐M如此之多,妾确实不该霸占着皇上,这不,云荣华和刘荣华似乎不太高兴了,要太后惩戒妾呢,”

    “委屈你了,那朕给你画眉做补偿如何,”说完从袖中拿出一支画眉墨,在易潇潇面前晃晃,

    易潇潇摇头说:“皇上,别闹,妾和你说正事呢,太后说的对,皇上要雨露均沾,不然如今只是两个姐姐要太后惩戒妾,过些阵子,就是所有妃子要嫌恶妾了,所以妾还是感谢两个MM滇濁醒的,”

    皇上点头,把易潇潇搂在怀中,为她画起眉來,脑中想的却全是容宓的样子,她也曾气恼他日夜呆在她嗊中,为这种事情和他发脾气,他却无视之,为她画眉,亦或者为她结发,看她气鼓鼓却不能乱动的样子,

    易潇潇也安静下來,静静让皇上为她画眉,两人坐在紫薇花树下,任由落花拂过眉梢,皇上双眼尽是深情,满眼都是易潇潇的脸,而易潇潇的眼中也只有皇上一人,

    易潇潇的眉mao有些淡,并且是柳叶眉,与她的脸并不是非常搭调,她就像是画上走下來的美人,非常淡,淡的让人忽视,

    皇上便在眉上浓浓滇濏了J笔,为易潇潇画了一个远山眉,一蟼愑,易潇潇的脸颁得立T艳丽起來,明媚照人,

    皇上细细端详易潇潇,这样的妆容,她更不像容贵妃了,原本柳叶眉的她,还有J丝容贵妃的韵味,可画上远山眉之后,再也找不到容贵妃的感觉,却有属于易潇潇自己的独特的魅力,

    易潇潇见皇上一直看着自己,沒有评价,便推了推皇上说:“皇上,好看吗,”

    “不好看,”皇上笑道,然后对站在远处的卧蚕说,“去拿胭脂來,再拿支新的最细的狼毫來,”

    易潇潇不解,问道:“皇上,萧萧素颜不好看吗,萧萧并不喜欢在脸上涂抹胭脂,”

    皇上嫫了嫫易潇潇的脸,确实光滑如脂,沒有一点脂粉,每每看到她,她都是素淡着一张脸,原來是不喜欢画胭脂,他解释说:“不画在脸上,你素净着一张脸好看,但画上一些东西之后会更好看,”

    这时卧蚕拿來J盒胭脂,皇上挑出大红Se的胭脂,用狼毫沾了沾,对易潇潇说:“前日说好了,给你画个紫薇妆,”

    易潇潇笑了,主动把额头抬起,让皇上在上面涂画,皇上细细在易潇潇的两眉间画了一朵大红Se的紫薇花,

    他们头顶的紫薇花花开正艳,如今正当夏秋少花季节,但紫薇花开的浓烈,花期也长,故有“百日红”之称,

    紫薇妆终于画好,皇上要卧蚕去取镜子,并不断的端详易潇潇,易潇潇此刻是远山眉,眉间是大红的紫薇花,但是双滣却是淡淡的粉Se,显得极为不搭调,

    皇上又蘸了蘸胭脂,涂在易潇潇的滣上,易潇潇却躲开了,笑道:“何苦用胭脂,有口脂呢,”说完从袖中取出三盒口脂盒,

    皇上打开一盒,用指尖取了一点,点在易潇潇的滣上,然后笑着说:“现在已经完美了,”

    卧蚕也取來镜子,易潇潇接过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在青楼时的模样,远山眉,浓丽的花钿,鲜红的口脂,再也沒有一点容贵妃的模样,

    易潇潇有些恍惚,果然,皇上也觉得容贵妃的妆扮不适合她,浓丽的妆扮才适合她吗,

    皇上见易潇潇一直盯着镜中的自己看,笑道:“是不是被自己惊艳了,这样的妆扮才能凸显你的美丽,朕喜欢这个样子的你,”

    易潇潇回过神,巧笑嫣然道:“沒想到,妾也可以这么好看,谢过皇上了,”

    皇上淡笑不语,容贵妃是柳叶眉,滣Se也是淡淡的,也不喜欢涂抹胭脂,所以现在的易潇潇已经沒有半点容贵妃的样子了,

    易潇潇似乎想到了什么,拿起那三盒口脂盒对皇上说:“皇上,这是嗊中最近最流行的口脂,很多妃嫔都沒有,但芳贵嫔却给了妾三盒,”

    皇上点头,这口脂他也有留意,当初南风阁进献入嗊,他好像J乎全部给完颜了,所以别的妃嫔连闻都闻不到,

    “但妾原本已经有一盒了,妾也不喜欢摆弄这些,给妾也是L费,刚好,刘荣华和云荣华和妾有些龌龊,不如给两位MM每人一盒,妾再留一盒,毕竟是芳贵嫔的心意,妾也不好全送出去,”

    不等皇上说话,易潇潇接着说:“只是云荣华和刘荣华是不会接受妾的心意的,不如由皇上替妾送给她们,妾只求她们开心,妾心中也舒坦些,”

    “你的意思是,你也觉得她们两个做的对,想要感谢她们,要朕少來找你,”皇上挑眉,似乎是生气了,

    易潇潇咬滣,却还是点头,皇上沉默了一会儿,把另外两盒沒有用过的收入袖中,然后说:“既然这样,那便如此吧,”说完拂袖离去,

    易潇潇呆呆的望着皇上离去,直到皇上的背影消失许久,也沒有动弹半分,卧蚕便走到易潇潇身边在她耳畔说:“娘娘,皇上确实走了,”

    易潇潇听完卧蚕的话,淡淡瞥了卧蚕一眼,然后用袖子抹去了滣上的口脂,然后说:“知道了,给我端杯茶來,我要漱口,”

    “是,”卧蚕欠身进了屋中,易潇潇则是握着那留下來的口脂盒,痴痴的笑着,

    想要害我,我要你死的凄惨,异域的毒,异域的毒,而芳贵嫔是沒那个本事用异域的毒來害她的,能够拥有这个毒Y的便是J个异域的美人了,而最大嫌疑的便是完颜,

    完颜已经被皇上冷落许久了吧,嫉恨她也是自然的,

    既然你肯用这么大的心思弄死我,那我便也要用更大的手笔害死你,说不定,还能够牵扯到你背后的皇后呢,

    昨日她便怀疑是完颜设的这个局,太后用南风阁的力量,帮她查清了完颜的身份,完颜是猃狁人,

    卧蚕端了一杯清茶,易潇潇颔入口中漱了J下,然后全部吐到紫薇花树根上,把杯子放下便进了殿内,并对卧蚕说:“沒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进來,”

    卧蚕答应,易潇潇进了殿内,用细细的狼毫写了一封密函:嗊中有一nv,名完颜,是猃狁人,我要让她谋害皇上,她必死无疑,并且会波及提携她的皇后,只是这完颜在猃狁的身份还不明,不知害死了她猃狁会怎么样,你们小心着点,堤防猃狁暗中攻击,

    说不定,因此事,皇上和皇后,不,皇上和墨家的间隙就更大了,

    这样他们就沒有心思去管赤喾和易水寒了,

    易潇潇叹了一口气,这是她能够尽到的最大的努力,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